中國人活得這麼痛苦,為什麽沒有大規模反思面子文化?

雖然有躺平主義但還不構成主流
大多都發發牢騷 

社會攀比不減
大家都要假裝過得好
內卷一部分是因為經濟停滯 
一部分是因為大家即使累 還是要一個名聲好的工作和職稱
鄙視鏈盛行 也是面子文化的延伸

對外更是 什麼都要贏 越來越玻璃心
你不能期待對外要面子 對內可以寬容

台灣早期支性也很重
近十年越來越不在意面子 照自己生活方式過
人民幸福指數也很高

躺平有佛系等我感覺比較像是抱怨居多真的實踐的可能不多

似乎不成主流

為何? 活的自在不是最重要嗎?
怎么评论都不提小共同体社会?

中国作为农耕社会,往往需要一堆人在一起劳动才能养活集体。
这就造成人口相对稳定的聚集,其结果就是大家互相知根知底。
这种知根知底导致声誉(即面子)代替了契约,更高效的组织这个小共同体。
比如,无需经过法官的裁决,德高望重的长辈的评价,就能左右小集体对于个体的态度。

那么,结果就是个体如果要在小集体活得好,就必须维护自己的声誉。
这其实是非常好的道德约束,而且是正反馈的。
比如,今天盛行的精致利己者,我们在法律上是无法制裁他的,因为他钻的就是法律的空子。但是这种人在中国的小共同体就活不下去,因为人们用常识和经验就能判断出这种人的毫不利人、专门利己,自然就没人跟他打交道。

问题出在哪了?

问题出在“德高望重的长辈”,共产党是绝不允许这种类似于山大王、土寨主的人存在的,所以共产党通过胡萝卜+大棒,能收买就收买,不能收买就捶死,共产党取代了“德高望重的长辈”,成了奖惩的裁决者,所以这种小共同体的反馈机制完全失效了。
比如,最近的孙大午,就是一片区域的“德高望重的长辈”。这也是法家“驭民五术”之一:资源只能唯一来自圣上。


但是了,长期养成的维护声誉的习惯,或者说对声誉的敬畏之心,依然使得很多人爱面子;
另一方面,由于奖罚机制失效,这种爱面子却不能带来好处,反而成了钻营共产党的精致利己者利用的把柄;
这会造成大家对面子失去信心,觉得拜金、务实是最好的,中国人的矜持、谦让彻底成了摆设,还被人嘲笑为“死要面子活受罪”,这也是所谓的“真小人”高过“伪君子”论调的来源。
其实如果说重视面子就是重视荣耀、就是在意别人的评价的话,那么我觉得其实重视面子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因为面子、别人的评价这些事情,和一个人在他的小共同体里的地位息息相关,不重视面子其实就是不重视自己的小共同体,而正常情况下不重视群体的人是活不下去的。

但是什么正常的事情在中国都会变得不正常,因为中国不是一个正常的共同体。现在你国的流行舆论是爱面子是一个贬义词,你国的主流价值观是为了个人利益可以无止境地突破底线、完全践踏别人的感受和意见。而这种舆论的形成当然是因为中国改开之后的特殊历史环境。在这种特殊的历史背景下,越是能够突破底线、越是能够出卖集体利益、化公为私的人,越是能笑到最后。以至于爱面子已经成为了你国人对于有底线、有道德感、想要对小共同体负责的人的pua专属词汇。

前几天在豆瓣上看到有人问你是喜欢真小人还是伪君子。而回答当然是喜欢真小人多一些,而且论据居然是真小人相比于伪君子是有底线的人、在乎自己利益的小人更能让人看到他的底线,而他们完全看不到小人的定义就是没有底线的这个逻辑矛盾。而且就我的个人经历而言,虚伪的人在实操上要比真小人好对付很多,因为虚伪的人往往会囿于道理和逻辑、会被自己讲的大道理束缚住,但是真小人就完全是无法交流的流氓。

而你国舆论场能把真小人看成是有底线的人,只能说明你国人被精神强奸还乐在其中。而且从这个地方也可以看出,中文词汇已经被中共埋下了无数地雷,任何一个词只要稍有不慎就会掉进中共的逻辑陷阱,被他们卖了还帮着数钱,可以说中文世界之后的前景是十分黯淡的。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因爲反思本身就是一件很沒面子的事
多少中國人爲了面子拒絕道歉?因爲道歉就等於承認自己錯了,就很沒面子
就是這種文化
真的拉得下臉,「不恥下問」的人,早就脫離了面子文化了,反思不反思有什麽區別?
买车这个事情很迷思的,要是三十年买车是很有面子的,可是现在买个车就是个累赘,很多人就是为了面子买车,然后停止不开,下好大雨还是开个电动,问为什么不开车,怕来了没车位,等下回去也费事等车位,然后欢欢喜喜的隔几天洗洗车,毕竟洗车说明是有车一族了,还要发动一下说是给车子充电怕电池废了,这么辛苦就是为了怕没个车面子好像就不行了,悲哀啊
就像这次奥运会吧
可能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们都当成是一个大party,回到运动本身,纯粹为了运动员高兴与悲伤

支那朱就很特别了,要参杂政治,面子之类的,虽然支那朱没有任何政治权利,但是不妨碍它们是大棋党,支那朱根本就不了解运动或者说某一项的运动,但是一听到谁能拿金牌了,支那朱就像狗闻着那屎味道儿,蟑螂过境一样涌入了,支那朱觉得,仿佛支国运动员拿了金牌,它们脸上也有光

它们一会怕美国拿,一会怕日本拿,一会怕台湾拿,一会怕韩国拿,啥印度菲律宾,它们也要反对,英法德澳等也不受它们待见,这些国家相遇,支那朱自己都不知道支持谁

看着恶臭的支那朱,你觉得呢
刁哀帝 哀呀,朕怎么挂树上啦
因为韭人没有真正的互相尊重和普遍尊重的文化,只有物质和权力崇拜,面子文化就是源自物质和权力崇拜并替代尊重文化的。

物质和权力,你必须有其中一项,才会“有面子”,也就能获得韭人的尊重。
处于痛苦中的人是没有思辨能力的。
只有暂时排解掉痛苦以后,才能进行思考。

支人短暂排解痛苦的方式,

不是自己获得了小圈子内自娱自乐的成就,不是自己对酒当歌娱乐开心,
而正是和别人比较,把别人踩在脚下,给自己长面子获得的。

你指望这种人能排斥面子文化?
因为反思这件事情本身就意味着会搞得人没有面子。
pcpcaaa 新注册用户
主不主流,媒体说了算。但媒体,是被管制的。知道真相的人,通常明哲保身,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当然也有郎咸平那样的坏蛋,会发声,迎合统治者的喜好。
中国人爱面子?是爱国家面子。说实话爱面子不是什么坏事,日本韩国也爱面子,体现在男女普遍注重仪表,都会化妆打扮自己,中国人在外面插队喧哗的时候怎么不注重面子了?中国人天天没脸没皮的出征别人账号的时候怎么不注重面子了?中国人做坏事的时候还会考虑面子吗?
现在绝大多数年轻人根本就没有存款 还反思?人家都不知道自己明天自己会不会活着
珠三角居民就不怎么讲究面子,拖鞋出门,日系车出入,婚宴红包就100块。
大强 矮人看戏何曾见,都是随人说短长
”面子“实际上就是别人对你的评价,是一种对行为的约束,在法治不健全的地方,一个人对“面子”的注重程度往往和一个人的可信度有着很强的关联性,因此“讲面子”可以起到降低交易成本的作用。同时一个人讲“面子〞,会带动一局部人讲“面子〞,从而产生精神的扩散效应和乘数效应,这将进一步直接和间接促进社会经济效率的提高。

《贫穷的本质》也举过过度追求“面子”损害经济的例子,发展中国家的穷人会把很多钱花在婚礼、丧礼等场合。有时候,这出于面子的压力。在南非,一次葬礼可能要花掉一个家庭四成的年收入,孩子可能为此辍学。

“面子”做得再好,终究只是表面现象,而不是“里子”,真正降低交易成本、提高经济效率的方法还是得依靠完善法治。

同理,一个国家喜欢面子工程、爱搞举国体制可以间接说明其政权缺乏法理上的正当性。
新垣结衣的老公 在迷雾中看清方向
你要知道,现在墙内公开提反思会被扣上“反思怪”的帽子,而且这所谓面子的根源是贫富悬殊,当一个国家的中产阶级壮大起来,大多数人都能过上比较好的生活了,各种攀比现象自然就会慢慢减少,但墙国现在走的是贫富分化越来越悬殊,中产阶级萎缩的路子,这现象日后只会越来越严重
Luca 辱支、反支、脱支份子,永远不要相信支那贱畜的任何言语、任何事物,支汉就是大谎言、支汉是正常人类的公敌
面子是蝈人的弄虚作假的社会习惯与以丧心病狂的内在为基础而产生的获取各种利益与价值的方式,面子是蝈人之间早已固化了的深植于社会结构中的各种形式的权力的游戏、国人的社会上面子就是利益,围绕着这个弄虚作假、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形式上对资源的配置的影响或控制的游戏。
蝈人依靠面子而活、蝈人的人生、生命无法脱离面子,蝈人没有灵魂、只有面子与狭隘的自我。
kndleo 顆粒無收
到處出征,瘋狂謾罵、對他國選手人身攻擊。太讓人印象深刻了!
炮打中南海 纵使艰险,也要有做国父或被虐杀的觉悟
社会主义也是基于面子文化窃取全国政权。建立之初可以各种不要脸来获得自己想要的,建立之后再通过面子文化绑架全国所有公民,巧的是大秦朝立的规矩,大红朝的子民也喜于遵守。
反思了反思了不重要,但是不要脸需要过程。从小按冤大头培养的,不是立场改变了认知,谎言的背后太过黑暗。大家都是努力在合群,合着合着就失去自我
,生离死别大是大非才,看透本质只是太残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