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教科书该怎么定义剃发易服,陕甘回乱等中华民族大型互害行为?

中共教科书花浓重的笔墨描写了近代外国人是如何残害中国人,中国是如何如何屈辱,中国人是如何被欧美日列强霸凌的。但对中国人杀中国人,满蒙汉回藏民族互杀互害的历史轻描淡写。

那么未来民主化中国的教科书,该怎么介绍和定义满洲人入关剃发易服,上千万汉人被杀,陕甘回乱 汉回民族互杀,太平天国湘军淮军屠城,文革互害,百日无孩等“中华民族”大型互害相杀的行为?

是否会影响一个国家的团结?增加民族之间的隔阂?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陷進「中華民族」,把支那(地名)全土居民當成單一民族看待,就已經是不正常的觀點了。
从不卖国恨党 God, country, family. Conservative with a dash of rational thinking.
建议楼主赶紧恶补姨学不然在此葱很难发展的好。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道歉和补偿。

德国以向个体幸存者赔款和向以色列赔款的形式,为大屠杀做出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补偿。
这些年来,德国的政治领导人都表达了歉意,并不同程度地承担了过去纳粹的责任。
在1951年联邦议会上的发言中,
德国总理康拉德·阿登纳(Konrad Adenauer)声称:
“绝大多数的德国人都憎恨对犹太人所犯下的那些罪恶,他们并没有参与其中。”
但是他也承认,“以德国人民的名义犯下了这么多让人难以启齿的罪恶,这要求道德上和物质上的赔偿。”
2000年,德国总统约翰内斯·劳(Johannes Rau)在以色列的议会上发表演讲,为大屠杀表示道歉,并请求“宽恕德国人的所作所为”。


日本一直不太情愿为其在战争时期所犯下的暴行道歉。
在20世纪30~40年代,成千上万名韩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妇女和女孩,被迫进入妓院,并被日本士兵当做性奴隶而加以虐待。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就面临日益高涨的国际压力,要求他们向“慰安妇”正式道歉并给予赔偿。
在20世纪90年代,一个私人基金给那些受害者支付赔款,日本领导人也做出了有限的道歉。
但是,最近在2007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坚持认为,日本军队并不对强迫妇女成为性奴隶负责。
美国国会通过一项解决方案做出回应,要求日本政府正式承认其军队奴役慰安妇,并为此正式道歉。


其他关于道歉的争论,涉及历史上对原住民所作的不公之事。
在澳大利亚,近年来人们关于政府对原住民的责任争论不休。
从20世纪初到70年代早期,那些混血原住民的子女,被迫与他们的母亲分开,并被安置在白人收养家庭或定点营地中。
(在大多数这种情况中,孩子们的母亲是原住民,而父亲是白人。)
这项政策试图使孩子们融入白人社会,并加速土著文化的消亡。

1977年,一个澳大利亚的人权委员会,为发生在“被偷的一代”的原住民身上的那些残忍事件,提供了文件证明,并提议将每年的某一天作为全国道歉日。
当时的总理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反对正式道歉,于是这一道歉问题成为澳大利亚政坛上一个容易引起争论的事件。
2008年,新任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对原住民发表了一份官方道歉。
尽管他没有提出要对个体进行赔偿,但是他承诺,将使用多种手段来克服原住民所遭受的各种社会和经济的不便。


在美国,近几十年来,关于公开道歉和补偿的争论也日益凸显。
1988年,总统罗纳德·里根签署生效了一份官方致歉,向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监禁在西海岸拘留营中的美国籍日本人道歉。
除了道歉,这项法律还向从拘留营中存活下来的每个人,提供两万美元的补偿,并提供基金支持以促进美籍日本人的文化和历史发展。
1993年,国会为一个更为久远的历史错误道歉—为一个世纪以前推翻独立的夏威夷王国而道歉。

在美国,最严重的道歉问题与奴隶制的遗留问题有关。
内战对那些获得自由的奴隶们所承诺的“四十亩地和一头骡子”,从来都没有兑现过。
20世纪90年代,补偿黑人的运动获得了新的关注。
从1989年开始,国会议员约翰·克尼尔斯(John Conyers)每年都会提议成立一个委员会,以研究对非洲裔美国人的补偿问题。
尽管这种补偿的想法,得到了很多非洲裔美国人组织以及民权团体的支持,但是它并没有在普通公众中流行起来。
问卷调查显示,大多数的非洲裔美国人支持补偿,而支持补偿的白人则只有4%。

尽管补偿运动可能已经中止,可是近些年却掀起了,正式道歉的浪潮。
2007年,曾经是最大蓄奴州的弗吉尼亚州,第一个为奴隶制而道歉。
许多其他的州,包括亚拉巴马州、马里兰州、北卡罗来纳州、新泽西州以及佛罗里达州,都相继效仿。
2008年,美国众议院通过一项决议,为奴隶制以及延伸至20世纪中期的歧视黑人时代(Jim Crow era)的种族隔离而道歉。



国家应当为历史上的过错道歉吗?

对公众道歉所进行的主要辩护是:
为了尊重一些人们的记忆,他们曾遭受过那种来自于政治共同体(或以政治共同体的名义所作)的不公正;
为了认识到不公正对受害者及其后代的持续性影响;
还为了偿还那些行不义之事的、或没有阻止不义之事的人们所犯下的过错。
官方道歉作为一种政治姿态,能够有助于愈合以往的伤口,并为道德上和政治上的和解提供一个基础。
补偿或其他形式的经济赔偿,可以基于同样的理由而得到辩护,它们也能有助于缓解那些不义行为对受害者及其后代的影响。

这些考虑是否足够强烈地证明,一个道歉是正当的,这取决于具体情境。
在某些情况中,促成公开道歉或补偿,有可能弊大于利—煽动过往的仇恨,强化历史的恩怨,巩固一种受害感或产生憎恨。
反对公开道歉的人经常表达出类似的担忧。
如果考虑周全的话,一种道歉或补偿行为,是更可能治愈一个政治共同体,还是更可能毁坏一个政治共同体呢?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政治判断。而对这一问题的答案也因具体情形而异。
Kwantung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正常教科书是指主流的自虐史观,还是朝鲜伊斯兰国家的宏伟叙事?

这种东西无所谓中立。要么就是坚决批判,勿忘国耻。要么就是白左圣母对敌人大度原谅、对自己批评总结。没有第三种,中立只会造成一堆嘴上说着核平日本美国,又看着日本动漫玩着外国游戏生活西化的精神分裂患者,也就是现在的中国人的精神状态
近代的国内互杀比外国人来狠多了。太平天国,国共内战的烈度和残酷性远超外战,包括抗日战争
政权之战自秦商鞅变法以来,在这片土地上才是最血腥最残暴的战争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是否会影响一个国家的团结?增加民族之间的隔阂?

國家本來就不該有團結
該團結的是同好,包括政治意見相近的人或者養同一頭牛的人。不然我的牛和你的牛一見面就會打架,難道我們還要團結地一起放牧嗎?
而民族之間的隔閡?你怎麽説得好像同一個民族裏隔閡就比較小了一樣?

話説,如果正常教育的話,那中國這種歷史比較悠久的文化本來就不適合教太細緻,因爲義務教育你還得留時間給其他科目,甚至還得留時間給選修課
所以說,必修課只要覆蓋基本常識就夠了。主綫情節如中國都有哪些朝代這些就夠了,省下來的時間去學世界史的常識。世界史也不用學太細,像是各種繼承戰爭之類的支綫情節就算了,因爲光是從羅塞塔石板到冷戰的主綫就足夠佔完整個義務教育的時間了
文革這種的,只要像holocaust一樣帶過一筆就夠了。世界史上也不要學集中營的不同種類及他們在屠殺中擔當的角色不是嗎?就像那樣,大概提一下,諸如受害者如何可憐或幸存者如何痛苦之類的細節記憶應該是由博物館負責而不是教科書。學生可以在博物館感到一點什麽,要是有興趣多了解以後選這一方面或者自己多看書就好
不過這要求這個大環境有足夠豐富的課外書籍資源和博物館,也就是説,是一個文明社會。這要求對中國,暫時是高到看似遙不可及了
说明洼地的费拉性,教科书写到恁汁原生的秩序就是互害互图的秩序
Shalllearning 不姓刁
历史教课书应该重事实而轻观点。史实是不大会变的,但观点因人而不同。历史不应该是政治,也不是仇恨教育的材料。透过历史,人们应该学到的是避免犯过的错误,比如豪无必要的战争和杀戮,和各种事与愿违的各种折腾。至于知道了历史之后还是要选择仇恨、战争,那和历史没什么关系。
上历史课完全不讲啊,墙内历史课就是照本宣科,服务考试的,历史老师也就是个铁饭碗,指望课上讲教科书上没有的反动言论,呵呵,太高估墙国老师了吧,他/她之所以还留在墙国任教,就说明最起码表面上拥护党的统治。把教学任务完成就不错了,谁管什么历史真相。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