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韩国左派总统候选人李在明的内政经济外交策略?

链接:http://china.hani.co.kr/arti/politics/10433.html

韩国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李在明表示,现政府推出的社会经济改革政策不仅没有达到国民期待,还加剧了房地产问题,将诚恳地接受这些批评。作为文在寅政府和民主党政府的一员,向国民致歉。

10日,在首尔中区韩国新闻中心举行的宽勋俱乐部邀请讨论会上,李在明表示,不认为第三届民主党政府做到了让国民百分百满意。对于“如何看待超60%国民要求政权更替”的提问,李在明以承认文在寅政府中存在的错误并反复道歉的方式给出了回复。李在明表示,之前历代总统或总统亲信都有腐败问题,但文在寅政府没有出现该问题,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李在明政府与文在寅政府同根同源,但将会反思功过,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并新增必要的政策,成为不同以往的进步政府。李在明重申了将继承文在寅政府的成果,并进一步改善的原有立场。

李在明还表示,应保留朴槿惠政府末期在庆尚北道星州建设的萨德(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炮台。对于“在2017年竞选中反对部署萨德,现在却改变立场”的提问,李在明回答,从原则上讲,很难同意在东亚地区部署萨德完全符合韩国的国家利益,但在目前的状态下,不能反对或随意撤回部署萨德的决策,虽然之前的立场是不继续部署萨德,但现已不得不接受部署萨德的事实,并将在此基础上寻找其他可行的解决方案。他接着表示,在外交领域应该根据变幻莫测的国际局势灵活行动,若在外交领域保持一成不变的态度,将会出大事。

李在明还表示,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一事应该迅速推进,但反对韩美日军事同盟。李在明指出,将韩国的战时作战指挥权转让给美军,一再维持美国军事利益的体系是不对的,这是国民的共识。让美军返还战时作战指挥权一事有必要迅速进行。如果能彻底解决(与日本的)领土争端和历史遗留问题,双方可以永久和平地交流,韩美日联盟才有可能,但考虑到日本政府在领土争端问题和帝国主义殖民侵略问题上的态度模棱两可,韩美日军事同盟将非常危险。关于对朝问题,他表示,经济问题是核心,初步的构想是建立和平经济体制,和平能促进经济增长,经济增长能保障和平。
tdgvujg 想逃离
【韩总统候选人:韩美日联盟可能非常危险】据韩联社11月10日报道,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李在明11月10日对“韩美日三边联盟”表示反对,称此问题需要非常慎重地加以考虑。

他说,只要日本继续宣称对韩国最东边的独岛(日本称竹岛)拥有主权,且日本的帝国主义动机仍存疑,这个三边联盟就“非常危险”。

当天,李在明还重复了其此前将二战后进入朝鲜半岛的美军称为“占领军”的说法,而该言论引起韩国国内保守派的批评。

今年7月,李在明首次使用了“(韩国)亲日势力通过与美国勾结维持统治”的表述,批评者称他的这一言论贬低了韩国唯一的盟友。

当时,李在明主张:当时美军亦如此自称,因此从技术上讲,这种说法没有问题。

11月10日,李在明强调说:“虽然当时的美军是占领军,但1948年大韩民国政府宣布成立后,驻韩美军应该被定性为‘联军’”。

“他们(驻韩美军)的客观属性是占领部队,”李在明表示,“驻韩美军的性质随着时间点的不同而完全不同。”

据韩联社报道,目前美国在韩国部署了大约28500名士兵。

李在明10日还表示,他认为韩国国民普遍反对维持现行体制,因为该体制支持的是美国的国家和军事利益,“联军”的作战指挥权也在美国手上。

他表示:“有必要尽早(向首尔)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

李在明曾在2017年竞选韩国总统时表示反对在韩国部署美国导弹防御系统“萨德”。

李在明表示:“原则上,我不能同意这(部署‘萨德’)完全符合我们在东亚的国家利益,但因为它的部署已完成,我现在也不能反对萨德的部署,并要求将其撤除。”

他补充称,对于该系统的追加部署不应该发生,“但必须接受已部署的萨德单元,并在这一前提下寻找可能的解决方案。”

在谈及他对朝鲜的态度时,李在明表示,这问题的核心是“一个经济问题”。

他说:“我的基本计划是建立一个和平与经济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下,和平带来经济增长,经济增长保证和平。” 

韩国将于明年举行大选。10~12日,美国国亚太助理国务卿(负责中日韩)康达访韩,将与两位总统候选人会面。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李在明说,韩国不需要限制自己,在美中之间选边站。

与李在明完全相反的是,在野党(国民力量)候选人尹锡悦表明他将采取更公开的亲美立场,对正式加入“QUAD”也持开放态度。

韩国总统候选人尹锡悦承诺,若当选将重点重建韩美联盟,并且寻求逐步加入美日澳印四国机制。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請所有朝鮮半島居住的人, 包括北朝與南韓看清形勢, 共產中國已經沒法再養北朝了
北朝金家三代領導人金正恩, 也是見識過現代自由民主社會的, 給共黨當狗兒滋味如何想必你已飽嘗了
你們都是朝鮮人, 爲何不協商一致携手共同步入現代國際社會呢

就爲你家族或個人那點泡沫般的權力與榮華富貴嗎? 值得嘛, 在本質上和我這個大陸奴隸又有何不同?
你近來暴瘦混到這個份上, 難道非要我表示也是個被極權異化的人很可憐才能清醒嘛? 別太拿自己當回事
大號馬雲而已, 我既看不上馬雲白手套位置, 也看不上你獨裁者的位置, 我一無所有也要當自己的主人

南韓社會强烈的民族情緒很不健康, 你們受到共產極權巨大威脅, 但有自由終歸比我這個奴工強太多
作爲自由的公民承壓能力怎能如此不堪, 要行動起來扭轉社會風向, 請藉助任何自由國度的任何幫助
頂住與巨型極權接壤壓力, 在自由勝利之後讓每一個韓國人都可自豪宣稱 "我不怕共產中國, 我無所畏懼"

自由國度間有摩擦很正常, 堅持講理堅持溝通, 再不行做些利益交換總能解決
別讓小節阻礙了反共, 也不能放棄小節, 兩個目標沒有根本衝突, 可以并行一個個達成
愿你們永遠擁有自由, 一個大陸奴隸的見解
如果李在明获胜,那么芝麻吃下韩国就有极大的可能性。韩国的地缘政治风险是很大的,它是不能够做出任何错误判断的那种国家。而与美日的疏远就是它可能做出的最大的错误判断。
如果韩国被芝麻吃下去,那么北韩自然是最大的受害者。北韩能做的必然是将韩国拖入战争。
Pullthetrigger 愚蠢是原罪
韩国这种夹缝中求存的特殊国家势必会在国际关系站队中摇摆不定,说玄了是民族性,说现实了那就是利益。

毕竟政治家上台靠的是本国公民的选票,而不是世界其他国家“不怕事大”观众的爆米花,就连老司机英国这种高度奉行孤立主义的在一战二战包括现在也是看着上家再看下家,就别说韩国了。就这样一个国家,在某一时刻选择亲近中国或者选择疏远美日的政策也绝不奇怪,毕竟隔壁还有个不要姑父的疯子金三胖手里拿着核弹,毕竟民生很大程度也是要依赖中国市场,无论反贼如何痛恨中共,可钱就是钱,你可以痛骂政治家短视,但政治就是这么个玩意,从来也没有代表过正义与节操。

李在明说得确实很坦诚了——经济问题是核心。但是我个人还是比较乐观,随着中国经济加速衰退,韩国对中国市场的依赖也会加速减小,那么在政治经济军事上早晚都会更加靠拢美国。
eeexplor 共同體愛好者
以最新一期的民調來看,尹錫悅的支持率高出李在明7.8個百分點,但最近還是在捉殺階段,不好説,而且共同民主黨和國民力量黨支持率差不多。但令人不安的是,在20-40歲的這個年齡層,李在明獲得很大的支持率,尹的支持者主力為50歲以上的老人,這説明未來的政治理念核心可能越來越往遠離美日同盟的方向上走,但這也不意味著喜歡中國,李的經濟主張才是他高支持率的主因,但和台灣正好相反。就算尹這次能夠當選,恐怕也很難改變韓國收回戰時指揮權和更加獨立自主外交的決心,因爲年輕人才是未來,南韓芬蘭化已初步成形。以經濟上對大企業的打擊,增加經濟公平,大幅提高基本工資爲主,深度開發東南亞和大陸市場,但會越來愈難以獲得西方世界的信任。
无根的现代民主,不负责任的国民,不负责任的政客。
国民对内仇视商人,看不起艺人,实则靠商人和艺人分别撑起半边天,政客都是跑龙套,连个像样的保守党和进步党都搞不起来。对外恨美国恨日本,离开了美国日本什么都搞不起来。
政客也都是这种货色,政纲不行执行不行,就甩锅腐败分子。外交不熟悉就拿见机行事应付过去。反正干不满一届就要被弹劾的,跟这种国民有什么好讲的,自己今朝有酒今朝醉就是了。
sokabeikei 灰名单
韩国南越化开始走向倒计时

请韩国人民看看南越是怎么被灭国的
无心漫谈2 出埃及派
在台湾统独是主议题,独派捆绑进步议题,统(华独)捆绑保守议题,韩国左右是主议题,右派捆绑亲日,左派捆绑反日反美亲中,我觉得这种政治捆绑都挺不好的
没上台以前怎么放高炮都行。
也许李在明上台以后口头骂骂美国,实际和日本死磕,暗中为了和日本斗法不惜把韩国财阀瓦解,把利益输送了华尔街也说不定。
美国才不会讨厌这样的左翼“反美”政治家。
文在寅不也和华盛顿关系不错么。
以上是墙内五毛亲日键政家朱世巍的看法。
窝佬路过的 In primis venerare Deos.
事实上,韩国军情界依然是美国培养的人员控制,那么他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最多能做到那一步就会像现任一样,出现竞选经理通北案件,被NIS调查。

窝佬虽然不喜欢韩国左派,但韩左未必能够撼动韩国政治结构,这是韩国没有自主国防决定的。
鲁迅and卢梭 🤬不友善用户
个人比较欣赏李在明,当然也希望他务实一些。韩国的历史是最像中国的,希望未来中国也走韩国道路,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并举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