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罗马的政治强人经常急流勇退放弃权力,他们的权力观和东方君主有何不同?

我发现在罗马的历史中经常有政治强人在功成名就大权独揽之后放弃权力回归平民的现象,这在东方国家是非常罕见的。

举两个例子:

共和国晚期的著名军头苏拉,其在一系列权力斗争中获胜,也曾血腥清洗了大量政敌,然而当他大权独揽之际却意外的宣布退休并解除一切职务,然后真就回家养老去了。

还有帝政晚期的皇帝戴克里先,其大大加强了皇权专制,甚至引入东方的神秘主义和繁文缛节拱卫皇权。但是他居然也在权力顶峰宣布退休了,还倡议共治皇帝一起退休。

按照东方国家的逻辑,都大权独揽了自然应该千秋万代乾纲独断,怎么会主动退休归隐?这背后的文化和观念因素是什么呢?

这边说说个人看法,希腊罗马都是公民文化深厚的社会,其权力更多被视为一种公共财富,即便是大权独揽的强人也不认为公权力可以私有。因此在希腊罗马社会即便出现专制,也会比东方帝国弱的多。
而东方专制帝国完全是家天下的家产制思维,将势力可及之处都视为统治者的私产,权力天然就是个人的财产。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權力觀」的差異,即對權力 power 的認知不同,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

首先要瞭解中文的皇帝和古羅馬的所謂皇帝不是一個概念,它們的詞源涵義不同。中文的皇帝是秦王嬴政實現大一統之後為建立新制度通過議帝號所創,意在彰顯自認為德兼「三皇」功過「五帝」的無上地位。

而拉丁語的 Imperator Romanus(羅馬皇帝)裏的 imperator 源自動詞 imperare 指揮,是一種職務和責任。中文則根據已有詞匯翻譯成「皇帝」。此皇帝非彼皇帝。

古羅馬政治哲學和古希臘一脈相承,而且有很大發展。其中一個共性是認爲掌握權力是一種責任和負擔,屬於能者多勞。謀求統治地位的正確原因是為自己的國家負責,不讓比自己更差勁的人獲得權位。

掌權者由於公務纏身,無暇追求最上層的(精神意義的)快樂。同時,由於職責所在,掌權者也不應該去追求最下層的(生理意義的)快樂。於是,掌權者應該只能獲得中層的(社會意義的人的)快樂,即其他人給的榮譽、尊重、逢迎等。可既然掌權的原因是我比其他人都強,那麽其他人給我的榮譽和尊重其實并不具有真實的價值,也不應該留戀。那麽到點退休去追求精神或物質的快樂就不難理解了。

古羅馬的斯多葛哲學 Stoicism 大體持上面這種觀點。該學派的一個代表人物是《沉思錄》的作者,哲學皇帝奧略留。時至今日,用英語形容一個人喜怒不形于色,寵辱不驚,可以說 He is stoic.

以上是我目前想到的比較直接回應樓主問題的一個角度。時間有限無法提供更多細節考證,暫且説到這裏。


另一個觀察角度是兩個文明的創建神話中對權力和世間秩序的描寫。中國的神話如三皇五帝,堯舜禹湯。而古羅馬的重要神話史詩則是 Virgil's The Aeneid.

以我有限的認知,我覺得中國權力神話可歸於喜劇——應天和人,有德者居之,天命所歸——直至《竹書紀年》戳破了一些幻想。而古羅馬的 The Aeneid 則是悲劇。如古希臘悲劇一樣,它告訴世人權力會腐蝕人、敗壞人、異化人到什麽程度,以及人爲了避免上天預兆的禍事而努力,結果卻通過自己的努力加速實現了那些禍事。我猜想,這些權力和建政的底層神話也對人們的權力觀有潛移默化的影響。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不是罗马政治家权力观和东方专制帝国不同,而是罗马社会与东方专制帝国不同,东罗马帝国晚期的君主在经历长时间僭主政治后,看上去和奥斯曼帝国哈里发也没什么区别,尽管他们名义上也是罗马共和国继承者。罗马共和国政治家对于权力的克制,是因为公民社会的法统和元老院保民官权力的制约,这一点也因为帝国的扩张与因扩张导致的奴隶种植园经济对罗马公民小农经济的腐蚀,而慢慢不负往日荣光,小加图的个人悲剧就是共和国公民未来命运的先声,而四贤帝末期马克奥勒留传位康茂德,这是权力腐蚀的最终结果。
为了暂时的利益,破坏古老的自由与自治,最终的命运必然以悲剧收场。但尽管如此,诱人的权力之果,还是让人不断饮鸩止渴,希望以一时的欢愉,牺牲子孙的自由。贪恋享受或许是人之常情,因为人人都有懦弱与侥幸之心。也正因如此,不为外物所动摇,如小加图与华盛顿般坚持信念才格外可贵,在人类历史上如同黄金一般熠熠闪光。人类在蒙昧之时都是自由的,但是因为文明得到权力仍能保持自由的国度却寥寥无几,他们并不是先天异能或聪慧异常,他们不过是坚持信念不为诱人的权力所动摇把人类古老的自由保存下来而已。罗马的伟大恰恰因为他既是文明的也是自由的,而今日的美国以自由之国实现文明的昌盛,也无愧为罗马的继承人。但我们也要看到,即使伟大如罗马,也没有永恒的灵魂,祖先对自由和信仰的坚持,也会因为子孙的败坏德行,而逐渐丧失。权术是复杂的,但美德却很简单,只是正直勇敢,但也正因为如此,做到这一点格外艰难,保持自由格外可贵,因为正直勇敢不论出身如何,都没有捷径可走。
中国是走绝对独裁道路,建立起官僚监控体系,皇帝是监控体系源头。 
中国独裁也叫监控式独裁,只要发现反叛迹象,就立刻诛杀全族。
此种残暴式立威,让皇权不受制约。所有官僚几乎都是奴隶状态下,中国的权力斗争残酷性,必然十分严重。
因为没人相当奴隶。 

西方的独裁,没走到监控式独裁那一步,虽然有很多寡头,诞生寡头之间,未被皇帝监控。
君臣之间,并非奴与主的关系。
别人的君主受到各种制约,比如其他寡头权力,官僚职位限制等等。

中国和西方的差异就是,(中国)奴隶与皇帝。(西方) 贵族与大贵族。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政治制度的衰败往往表现在去机构化(deinstitutionalization)

机构化的社会权利和职务挂钩
反其道的就是权利和个人身份挂钩

毛泽东习近平即使不做主席也依然控制解放军和国安局(保命的办法)的确是东方特色
因为东方文化就是不如西方,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你看看墙内什么样子你就知道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要知道羅馬的獨裁者,是一個正式的官職
平時羅馬是由執政官、元老院、人民大會三方互相制衡。但在危急時期自然會減低效率,所以在緊急時會選出一個獨裁者,去讓他解決問題,一般任期不會超過半年。

在這情況下,羅馬的土壤並不足夠羅馬建立一套完全獨裁的體制。但在五賢帝過去,康茂德的死帶來了政局的不穩定,有軍隊就可當皇帝,為何我不可!
原先在皇帝、元老院、人民大會的制衡,也完全消失了。


補充:辛辛納圖斯都是有名的獨裁者,但退敵後16天後辭職,被傳頌是美德。
即使凱撒大帝,要元老院封他十年獨裁者,都是稱結束內戰,要提高效率解決內戰後的問題。但元老院的意見,即使只是走過場,還是要聽一聽。
zhengyi 反共并不能带来优越感和智商提升
中国皇帝不要说退位,就算是睡觉闭了眼,被自己兄弟 爸爸 弟弟 亲人谋杀夺权的 还少吗?

所以在中国秦制之下,皇帝是不可能退休的。
这是共和国时代的残余了 到了拜占庭帝国之后 高层的权力斗争一样残酷,挖眼,阉割都很常见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歷史告訴中國皇帝,放棄權力幾乎必死無疑。不只是他本人,他全家甚至他家都會被燒光殺光
一樣死當然要死前掙扎一下
西方皇帝如你所說,放棄權力還能活著回家養老
grantyang IT男,生于北京,痛恨共匪
一句话:中国太野蛮,西方欧洲即使政治斗争,在最高层也还有宽恕忍让与允许告老还乡功成归隐或卸甲归田。中华民族是五千年野蛮血腥厮杀不已,至今野蛮血腥一如千年前,整个文化停留在数千年前。政权职位的得失与生命家人家产同进退。这样野蛮血腥之民族,最好灭亡,以为人类文明的发展扫清道路。
厮杀千载仍猖狂
居然妄作地球王
冷血索命代代狠
不灭此族难文明。
gikkabos I’m Nobody
能够激流勇退是因为不用担心退休后被政敌弄死。

让我想起当初西方记者对缅甸军头政变作出的评价,“亚洲的政治斗争是不存在妥协这个概念的。”

往小了说,西方人到底底线高一点,政治斗争少有把人朝死里整的。往大了说,西方政治家都是博弈论的优秀践行者,妥协有时候代表着更大的长远利益。
就像上面説的,是大統領不是皇帝。其實我覺得還是世襲制家天下比較好,中世紀西歐就超穩定的,但啓蒙運動以來敗壞了部落傳統,各種大革命亂七八糟。中國的皇帝制其實也不是世襲的,不過王朝比較長久而已,因爲集權程度更强,前後王朝一點延續都沒有(除了某些),就是看誰拳頭大。我真的覺得西歐的君主制是目前人類社會最好的制度,就連我這麽極端的人面對君主制都能自我剋制一下,我也沒見到英國有多少右翼民粹主義會反對君主制,就算王室再怎麽左傾。君主制其實是一個保守的制度但由自由派的人統治,和很多人想象不同,王室幾乎一直都是自由派的,除非當左派威脅到他們的腦袋。但我懷疑今天的王室可能根本懶得統治,新移民大多數都不支持君主制,如果他們決定廢掉英國一千多年的君主制,英國王室可能就,嗯同意了。西方現在就和羅馬末日一樣,根本沒多人願意保衛傳統,完全就是等死的狀態。我猜這可能也是爲什麽這些政府傾向全球主義的原因,就像以前王室將責任推脫給議會,政客也想把責任推脫給國際組織。

説會羅馬,羅馬的建國神話就是共和國,非常厭惡君主制,帝國不等於王國,雅典也有帝國,所以才説美利堅就是新羅馬。道德楷模是辛辛那提,皇帝只是第一公民,其實伯里克利也被叫做過第一公民,希臘羅馬的獨裁者是可以被選出來的,其實就像現在公共緊急狀態,只不過獨裁者現在變成貶義詞,所以羅斯福沒有叫自己獨裁者。華盛頓、美國國父是在羅馬模板上建造美國的,山巔之城也是仿造羅馬,國會山也是抄襲羅馬,元老院都照搬了過來,英語都是senate。羅馬的全名一直都是羅馬人民與參議院,羅馬帝國就像美帝、自由世界一樣只是個稱呼而已。其實現在北約挺像希臘的城邦聯盟,又或者可能將來美國内戰,那麽就很像伯羅奔尼撒戰爭。美國的左右派還真的有點斯巴達和雅典平行宇宙版本的感覺。

總之,當羅馬參議院選舉出意大利國王時,也就否定了一千年來的共和傳統,古羅馬文明也就被認爲滅亡了。所以我現在才覺得,古羅馬希臘要是按照中國的標準不還活得好好的嗎?好歹前後有個傳承呢。看了美國的歷史后,不奇怪爲什麽美國人歷史不好,這根本説不過去。羅馬共和是反抗暴君,但英國當時是君主立憲,徵稅也還挺合理的,最多就是程序正義的問題。啓蒙運動以來,我覺得西方文明就開始開倒車了,民主共和是已經被嘗試過,然後失敗的道路。不是說民主共和不好,而是就像每個制度一樣,都有優缺點,但現代人、美國人和羅馬人一樣對共和有盲目的迷信,但價值觀沒有辦法真正凝聚一個國家,就算是共產黨都會説自由民主平等正義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現代國家和羅馬一樣强調的是公民權而不是血統文化,但所有人都是羅馬人的話,羅馬人只能憎恨羅馬人。硬要説的話,羅馬好像也沒啥文化,軍團、麵包、競技場,槍支、麥當勞、好萊塢,其他都是抄希臘的,也難怪希臘人還是希臘人,羅馬人就變成意大利人了。

信仰價值觀的話,爲了正確的事情,沒什麽是做不出來的。基督教、君主制都爲中世紀的穩定做出了貢獻,有了聖經和具體的君主,行爲就有了邊界。法律是不行的,因爲有時還真需要違法,但違法了一次就有下一次。誰來決定什麽時候需要獨裁者?所以古希臘哲學家反對民主,因爲他們覺得民主會必然導向獨裁。事實上,雅典絕大多數時間裏也都不是民主。現在西方絕大多數國家已經喪失了道德的邊界,政治越來越極端,如果你覺得你是爲了救美國或是打納粹,殺人不肯定是合理的嗎。

但政治强人也救不了羅馬,美國也是。美國不可能完全戰略收縮,也不可能終結全球化,更不可能停止移民,不是説這做不到,而是人們無法接受暫時的失敗和經濟蕭條,政客也不想惹上官司媒體騷擾,反正人們生活再糟糕都不會影響到他們。現代西方還有法律程序的問題,連英國的盧旺達計劃都能被説成是違反人權,那也沒辦法了。凱撒只會用麵包賄賂人民,川普用股價,中國用gdp,總之都要讓人民高潮。更多基建、更多勝利、更多福利、更多奴隸,中產階級慢慢完蛋了,大家都變成農奴,一無所有但你很快樂,不用再關心什麽羅馬,讓外國人幫你打仗。曾經靠義務兵打下一個帝國的羅馬,最後羅馬人自斷手指都不愿意上戰場保衛羅馬。

也許躺平會比較好。早點躺平變意大利,晚點躺平變拜占庭。南美化也沒啥不好的,其實南美上流社會反而比美國的還白,就算是南非化,白人也還是更有錢。羅馬滅亡,意大利也沒怎麽遭殃,真正黑暗時代的是那些平時跳得最歡的野蠻人,文字都沒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