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有一部“小说”正在构思,但是目前不知道怎么往下编了,求助万能的站友们

几个来自于极权国家的学生,他们早在国内的时候就曾相识。他们本是生活不错的超级小康或富家独生公主或少爷。他们娇惯成性,在外界人看来一无是处。当然他们自己曾经不那么认为。他们还认为某些人就是土老帽,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直到有一天,一个更加严厉的独裁者上台,极权者的爪牙们对国家的资产阶级及其附属人员采取了严厉的措施。他们的父母纷纷将他们送出国读书,自己则在极权国家中默默承受末日的到来

有一天,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小A)的父亲被以“行贿罪”的罪名起诉,母亲也联系不上了。但在这国家,资本家或创业者不行贿是活不了多久的。行贿让他的生命有效地延长,但达摩克利斯之剑还是落下失去了父母的小公主在父母留给她的,一座坐落于这个国家第二大城市附近的公寓内嚎啕大哭。朋友们也纷纷从第一大城市和第三大城市赶来安慰她。

虽然他们都有一个叫做“基金”的东西足以让他们衣食无忧,但是他们也清楚地意识到:

他们知道,下一个,就是他们了。

他们决定反击,fightback,血债要用血来还。凑巧的是,在这个国家里有一个法案,如果检举人举报在这个国家洗钱行为,举报人即可获得赃款内的分成。

极权国家很多大人物在这里有“生意”。这并不是秘密。为了保卫生养的父母和天下苍生,他们决定不再沉默,用自己的力量去报复那些践踏他们家人,无视法律和人伦道德的家伙们。

在第二大城市东部的一个地方,有一个著名的非军事领域。是科幻片的常客。他们聚在一个信号根本不可能传达出去的地方,一个女孩子展开了她自认为是慷慨激昂的演讲:我们的父母,辛辛苦苦赚来的干净钱,我们却要像贼一样的偷偷摸摸的花。而他们,是这颗星球上最恶劣的贼,他们却不知羞耻的在这里享受荣华富贵!我不能忍了。她也不能忍了,你们呢,相信也不能忍了。

于是他们积极地投身进了一项他们根本都不知道怎么做的任务里。他们还开玩笑式的定制了各种暗号,甚至准备了各式各样的武器。

原本是安慰小A的举动,没想到,事情来得如此之突然。

住在第一大城市的女孩子(大姐)是他们当中最年长的一个,有一天,她的前roommate兼闺蜜在进行投资风险评估的时候,无意间她说:你们国家名字的银行在第二大城市竟然没有联邦存款保证金?(联邦保险,即在这个国家的商业银行中最重要的保险,可以获得联邦保证金。即在银行倒闭的时候,储户依然能够收到存款)


女孩瞬间感觉事情非同小可,因为她曾经读到过一本书,其中有一个经济学家担任了反恐顾问,经济学家说:找找这个国家中,谁是穆斯林,而且还没买保险。结果,果然缩小调查范围,抓住了许多恐怖分子。

随后用“电报”发出了

“疑似雄鹿栖息地,要猎吗?约个时间一起去”

一周后,大家如约的聚集在第一大城市。

第一大城市的繁华区有一座世界很大的公园,某人就住在附近酒店的十八楼。这座酒店是他的基金所持。

此人遭遇的事情和小A的父亲差不多,都是行贿的官员被斗败,自己也遭到了清算。他很富有,富有到连他们都难以想象。本来他可以就在第一大城市了此残生,可以顺便玩个女人,包个女学生,打打高尔夫,坐在游艇上出出海。但是有一天他的脑子不知抽了什么风,觉得自己这样是不会获得幸福的。于是他开始以一人之力,高调地向极权国,即他们的祖国的执政者们宣战。

但事情并不顺利。话说在这个国家不乏励志讨伐极权国的所谓的志士。但大多一无所成。功劳没有,苦劳也没有,只有话痨。于是,就在一个人搭台九个人拆台的环境下,他竟然还是撑起了一片天。

来自第三大城市的女孩默默的站在他的楼下,这诚然不是她第一次来到第一大城市。但每次她都像是到了耶路撒冷的基督徒般,在这里站上一会儿。

大姐家,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说,给联邦调查局打电话,丫挺的肯定是洗黑钱的。告死丫挺的。也有人说,我们应该雇佣私家侦探,去调查他们。如果真的有某些行为,那我们就报警,叫国税局搞他们。但来自第三大城市的女孩则是:我们应该把这消息告诉那个人。因为这种事情已经完全超乎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外了。小D说:只有脑子有病的人才会信他。第三大城市的女孩子则说:脑子没病的人会干我们现在干的事情吗?小D不是坏人,他和小A从小就认识。小A就像是他妹妹一样。

众人哑口无言。

B哥(大姐的男友)说:她说的对。一个金融机构没动我们不可能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儿。如果那位先生能在直播里说这件事情,肯定会有东西露出来的。到时候大家再商量下一步怎么办。

于是他们连夜搞定了文件问题。为了安全,复印纸张快递给了那个人,重要信息马克笔标注。顺便附上了他们的群组。

结果不到一天,收到了回音:感谢你们……我已经收到了……一定要注意安全,叔不想看到你们任何一个人出事……一定要知道你们的父母做的事情是为了你们……你们需要多少钱。

虽然他们一再推脱,但还是象征性的收了一点劳务费。然后一群人开心的像是一帮二傻子出去嗨皮。

随后发生了许多事情,包括那位先生母亲的去世。所有的事情都停滞了,小A一直没有停止寻找妈妈的各种努力,最终联系上了姑姑。姑姑说她妈在家,一切都好。小A哭着要跟妈妈说话。姑姑则闪烁其词,一会儿说你自己给她打,一会儿又说你肯定打错电话了,好好核对。事情传到了第三大城市女孩那里,女孩对小A说,你妈肯定没事,但被人看起来了。被告知不能跟你联系。

但是小A的遭遇不止这个。突然有一天,小A基金的manager通过agence告知,她必须搬出父母的公寓。否则将冻结她作为基金收益人的身份。你的基金是教育基金,而你住的公寓你的车脱离了教育的一般需求。如果你拒绝则将重新审查小A作为该基金收益人的合法身份。最后还不忘补上一句:这是你母亲的意思。小A情绪一度失控。用母语大喊:我妈在哪儿!

小A曾是他们中最矫情的,但她没有被打垮。打零工付房租。住在一个远离市区的地方。小D曾多次援助她,但都被她拒绝了。两个月的功夫,小A从一个削苹果皮都不会的傻白甜变成了一个酒馆的王牌服务员。

那位先生终于直播说到了他们国家名字名称的银行,某些人也不出意料地做了傻事。

大B哥:

“猎鹿之后,我们发现了四个兔子窝。(名称)分别是阿尔伯特,布莱恩,克里斯和丹尼尔。但阿尔伯特的兔子跑去布莱恩,布莱恩的兔子跑去克里斯,克里斯的兔子又跑到丹尼尔,丹尼尔的兔子又回到阿尔伯特。但是这些兔子是来自别的森林。这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可能吗?”

XX:

“猎鹿没有意义,他们是提供草的。关键就是找到兔子窝,找到兔子窝才能抓到兔子”

XXX

“OK,那我们去猎鹿的地方见?”

“不见不散”

第三大城市的女孩失眠了,她一直在想过去发生的种种荒唐事。其中一个“兔子窝”就在她家附近。她决定出去看看。兔子窝的周围如此的荒凉,广袤的平原仅仅伫立着一个厂房。厂房的停车场长满了杂草。不像是一个“掏出几百亿收购别家高科技企业”的样子。由于夜晚野外甚是骇人,她决定先回家,第二天逃课去往那个地方,在下班的时刻,没见人出来,也没有任何开工的迹象。停车场停着寥寥无几的车,她认得雷诺和科鲁兹,还有一辆类似思锐的东西。

她开始觉得,可能她所面临的敌人,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复杂。就连洗钱的方式都如此傻逼。

四个兔子窝,有三个在这个国家的铁锈地带。但却有数百亿的现金流。长久以来却没有被国税局盯上但众人总觉得哪里还有些不对劲。举例来说,丹尼尔是一家基金持有的公司基金股权归属阿尔伯特克里斯但克里斯本身却又是这个基金的幕后受益人。也就是说克里斯才是阿尔伯特和丹尼尔的幕后老板。但是且慢,这里还有一个布莱恩布莱恩似乎是这个基金的主要金主但布莱恩却又被克里斯阿尔伯特反复收购。也就是说,在这里循环的钱最后都还要流回布莱恩。银行主要贷款是给布莱恩德,其他三个只是个幌子。

那么只要弄清布莱恩是什么东西。这场猫鼠游戏就结束了

接下来大家争论的焦点就是如何取得布莱恩的账目明细了。他们决定先去实地考察,看看到底是家什么企业。

大家决定立刻马上启程去第二大城市的州。这州是这国家人口最多的州。布莱恩也离第二大城市不太远。看样子是家高科技企业。

在北上的路上,小D和第三大城市的女孩等同乘一辆车(车辆1)。小A和B哥同乘一辆车(车辆2)。结果在路上,发生了谁都不曾料想的事情。

车辆1在后,车辆2在前。一辆车堵在了辆车中间。是一辆肌肉车。

小D是个热血少年,踩下油门要超车,结果肌肉车突然变道竟然将车辆2堵在了后面。小D大骂鸣笛,结果肌肉车竟然猛地一个急刹车,吓得车2一帮子人也刹了车。

肌肉车继续在前面来回开来开去的炫耀。此时,多有人都察觉到了不自然。这根本就不是一起简单的路怒。

第三大城市的女孩拿出他们之前准备的对讲机用英文告知注意,后面有一辆肌肉车堵着我们,过不去,你们能尝试减速吗?

结果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三辆车竟然同时减速。

猛然地,肌肉车开始轻微地触碰车辆1去挑衅。吓得小A高喊:这他妈的都是谁啊。小D不堪示弱:我这就去问他。说完猛踩油门。

第三大城市的女孩掏出了包里的SIG,检查了枪膛,确认处于击发状态。随后跟车辆1用母语说:听着,你们先靠边,减速。然后……但是未等她说完,肌肉车开始骄傲的在路上画起了龙。偶尔还能听到漂移的声音。

这辆车听得到他们的对话,同时也懂得他们的母语。

他们方才想起原来自己还有一个叫做手机的东西。

“听着,这样。别慌。我们想办法。你们先把它稳住。”说完,第三大城市女孩猛然发现前面停着一辆警用车辆。

刹车,刹车。她大喊。然后两辆车同时刹车,发出了ABS独有的响声(三辆车此时处于严重超速行驶中)。肌肉车来不及刹车直接从车辆1身边迅速的超过去了。车辆1正好将肌肉车的视角卡死了,使它完全看不到警车随后,他们目睹了警车开启了警铃把肌肉车逼停。

再厉害的动作片编剧,恐怕都编不出来如此惊心动魄的公路追逐战。

车辆1的司机,是小A。她自告奋勇要去开,这一回她彻底崩溃了。她说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她而起,她决定回国,陪她母亲。如果母亲死了,她就跟母亲一起死。

就连一贯以冷静,果敢,总有主意的大姐和B哥也怂了。大家心里恐怕都在怀疑是不是我们中出了叛徒。否则他们不可能知道。

也有人说,可能只是简单的路怒事件。但大姐拍桌子大骂路怒会有人监听电台吗

也有人说,是之前打过很多电话可能暴露了什么。

B哥则认为,这件事情大家先回去。这种情况不能继续了。下次一定做好准备再来。于是大家就都各回各家了。

第三大城市的女孩回家后,请了病假。五天没上学,三天没睡着觉。精神处于崩溃边缘。

======================================================

故事实在编不下去了
=================================================

如果你继续写这个故事,到底该怎么写。

一:把知道的材料统统交给那位先生。(如果他是可信的话),但是请加入一个主角们有人认(shou)识(mai)“布莱恩”的员工的设定。如果那位先生把材料公开。那位员工就会暴露。主角们就完蛋了。

二:什么都不做,主角们静静的等着自己步小A的后尘。

三:再战“布莱恩”武装到牙齿再出发,冒着被暴露风险后硬碰硬的风险和决心。因为员工可能是被双重收买,钓鱼钓出主角一行。甚至有可能在路上被人干掉。但是最后他们还是会暴露。因为一旦知道一个人,所有人就都完了。

或者有什么其他能够继续下去的剧情,让这个故事有一个看上去不那么烂尾的结局……请大家开脑洞。
已删除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