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粉红即使知道共产党干很多坏事,依然为此辩护?

ta们自己也进入不了权力中心,不过一介草民。共产党能锤别人也能锤ta们。为什么ta们依旧坚定地站在共产党那一边。
之所以问这个问题因为我身边同学基本都是粉红。有的同学经常在课堂里可以随便发言的时候和老师一唱一和赞扬共产党贬低民主人性的价值。我觉得着很扭曲而且很沙币,所以我经常忍不住想纠正。但是有的时候能忍住有的时候不想忍,因为太沙币了。我真的想给ta们重新换个脑子,这样就不用一直听沙币言论了。
CG艺术家 搞搞事情
费拉的理解的世界法则中,正直,善良,包容等品质是无法与强大,富有联系在一起的。他们认为,强大与富有的人与国家=坏人。他们自然也就默认想要强大与富有就必须坏,坏的结果就必然会强大且富有。

“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所以他们不仅不会因为知道了我党干过的坏事而震惊,反感。反而会因为我党的坏而沾沾自喜,并会积极的为这种坏进行辩护。他们会成为精神俄国人的原因也是如此,就是因为他们知道俄国人坏,掠夺我3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屠戮江东六十四屯,并且经常性的攻击和歧视中国人。

既然费拉的真实心理是慕强,那为什么它们却十分仇恨西方,仇恨英美,日本呢。因为他们认定了坏与强大,富裕是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他们不相信英美的强大,富裕,是因为他们更正直,更道德的缘故,因此认定英美是虚伪的,更重要的是英美是不承认坏=强大与富裕的,因此会遏制这种坏,也就是费拉认定的,万恶的美帝打压中国的发展。
以我在长年在墙内反串加速和对粉红的了解来看,首先你的问题就是不存在的,它们根本就不觉得共产党干过坏事

什么延安整风ab团?不好意思,这是党的自我革命

什么消极抗日壮大自身?不好意思,白狗子们散播的谣言

什么三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不好意思,那是自然灾害,饿死几千万是经典造谣

什么文化大革命?不好意思,为了防止资产阶级复辟付出一些代价又怎么了?即便有冤假错案那也是四人帮的错!不关教员的事,而且他们后来也被抓了,党又有什么错?这更加证明了党的自我纠错能力棒棒哒

什么8964天安门屠杀?不好意思,屠的就是你们这些殖人恨国党,我们拍手叫好

等等等等

所以知道了吧,它们根本认知不到坏事是什么概念,仿佛活在共匪宣传的平行时空,直到铁拳落在自己头上那天才会痛苦的惨嚎,发出撕心裂肺的不甘声音:“都怪资本!!!”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1. 他覺得那不是壞事
例「六四那是暴動,學生暴徒攻擊解放軍。不打行嗎?」
此言論沒有否認「軍隊在六四事件鎮壓學生」,但是有別於正常認知,他認為鎮壓合理合法、不是壞事
所以你說「他都知道六四了,怎麼還能護航呢」你的前提是「鎮壓學生是惡」,但他的前提就和你不一樣了

2.他覺得那不是真壞,不是惡意
例「文革是革命路上的一次錯誤嘗試,本意是好的」
不否定事情本身是壞的,但通過強調「本意好的」部份來洗白「好心辦壞事」的黨
常理來說,動機不重要,重點是手段。這些人看不清這點,認為動機比較重要
通常這種人是牛沒動到。當他真有牛的時候,動機良善就不重要了
要是你對他訴苦「我父母強迫我讀書讀到半夜,這是虐待」他就會說「父母是為你好」,但當他的父母讓他讀到半夜時,他就不覺得父母為自己好了
就是這種人

3.他覺得那是必要惡
例「六四不鎮壓,就給美國顛覆啦」「抄襲也是一種技術」
他可能承認中共是作惡,但他發自內心認為作惡不是問題,只要達到效果就好
簡單來說,就是壞
被洗了脑的疯子。
红卫兵何曾觉得他们殴打父母、殴打老师是违背人伦,是做了猪狗不如的事情?直至今日,仍有零星红卫兵在网上疯言说年轻人没资格评价他们。
共产党最喜欢的就是把老百姓变成跟他们一样的疯子。他们是变态神经病,也要老百姓变成跟他们一样的变态神经病。他们是流氓起家的黑帮组织,也希望治下的人民变成跟他们一样的流氓和黑社会。共产党的手段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他们只是利用了人类的弱点。人类这种物种,智商看起来很高,但群体的智商却很低,有严重的从众心理,在群体事件中往往缺乏逻辑分析能力和理智地看待事物的能力,非常容易被煽动,越是年轻人越是这样。中共先以利诱之,吸引平时就没有同情心没有道德心的人成为某场运动的带头人,中共往往给予这种人非常好的待遇和荣耀,让他们带头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同时,也会允许这些人暴力对待不支持反抗运动的人。归根到底是胡萝卜加大棒。简单的组织原理即可造就可怕的惨剧。这一点上,中共却比不上柬埔寨的波尔布特。共产党的血腥历史,没有最疯,只有更疯。未来哈马斯也会制造比以往更加恐怖的惨剧吗?拭目以待。
根据我近几年的观察,一般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1.真傻型:年龄两极化,不是学生就是老粉红,思维不健全。但由于特别听话,使得这种人性格反而较为温和,攻击性较弱。

2.自卑型:广义上的小粉红属于此类。他们多半已经走上了社会,但处于社会底层,一直受到打压不得志。他们讨不到老婆、赚不到钱,遇到不公不敢发声甚至嘲讽发声者。他们因为自己的自卑,所以更依赖党国的宏大叙事,你一旦不顺着他说,他仿佛看到了白天凶他的老板/客户,不管有没有理,他都要扣上各种帽子开喷。俄乌战争期间意淫乌克兰女人的就是这群low货。

3. 边缘既得利益群体:我把他们和核心既得利益者区分开,因为在核心既得利益者看来,他们根本不入流、没法对核心人物的地位构成威胁。而这些体制内边缘人会为了以后的更高地位,去做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粉红行为,多数人是普通中国留学生,例如伦敦涂鸦墙事件。还有一部分为私营五毛,比如磊哥、孤烟大妈。

4.核心既得利益者:这个群体就不用多说了,平时很少遇到,一般来说很低调,不会当面做出政治评判。

以上这几种可能会有重合,楼主可以参考一下。
屑大大突开沼气池 一脸粪啊一脸粪
粉红缺乏同理心且认为铁拳只会发生在别人身上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又聪明又好运又听党话跟党走铁拳这种事和自己八杆子打不着。用这一类的理由不断自我催眠自我安慰变得越来越自私冷血愚蠢。直到第九杆子被铁拳砸头。
平疫禁人忍民领袖 大搬运运动、大还原运动发起者(见本人文章)
你不得不说共的洗脑系统(主要分为信息控制和宣传两方面),虽然粗陋,且偶有漏洞,但确实运作效果极佳。
铁甲小驴 观察 李鵬,有一句話我一直想對你說: 我肏你媽!
因為這些人群,普遍都是一些底層的,
農B與文盲,農B普遍都那個操性,
撒潑耍賴,損人不利己,
說白了就是屠的少。
你问题问的就不对,大部分粉红并不知道共产党是在干坏事,在他们眼里共产党干的事都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这就是信息茧房的威力,当然那些拿钱办事的和既得利益者除外。
zsy2023 魔鬼是上帝派来净化世界的使者
为什么脑残知道哈马斯对平民下手,那巴勒斯坦人当肉盾,高层极度贪腐,还挺哈?

这是个相当高深的问题,已经不能从道理解释了,这是心理问题,粉红是智力和心理都存在问题。

本质上粉红不是单单指拥护中共的那帮玩意,所有支持残暴极权的杂碎都是粉红。
陈启闻 “党管人才”这个词让我害怕。反贼里面的脑残和粉红一样恶心
为什么颠倒黑白反而成了唯一被赞赏的声音被鼓励发出的声音。不让人说话,最基本的抱怨都不能说不然就是所谓负能量,强迫大家不要想受过的苦只能闭嘴,这是一种精神强暴。
共同赴狱 以前的号没了
你说他们慕强,但最强的是美国,他们却反对;你说他们慕权,可是慕权的目的是从权力拥有者那里获得利益,共产党可没给他们分配利益,他们甚至连工作都找不到;所以,谁有权力用鞭子抽他们,他们就觉得谁是对的,抽他们的人反对的人和事,他们也觉得是错的、恶的。
本质就是慕强,慕强本质来源于自卑和不安全感,把自己渴望强大的心理投射到(站在自己一边的)强者,这就是慕强。

一般人都会说自己讨厌黑社会,但是如果黑社会大哥认你做朋友,有困难的时候帮你出头,那么你听到别人骂他的时候就可能会像粉红那样愤怒,维护大哥帮他说话了(即使他作了很多恶,甚至偶尔欺负你,但是毕竟还是“自己人”)。
之前有人说了,这是农业社会的价值观

首先没锤到它头上

其次,把别人都锤死了,荒地不就是它家的了,它的繁殖空间反而变大了啊,你说它开不开心
exlifeisexlife 习包子就是大傻屄,大傻屄就是习包子!
很多粉红是职业五毛,就是共产党给他这碗饭,是真的。而大多数人其实是被共产党剥削的,只有五毛这个群体,才真的是被共产党养的狗。
functional Russian
共产党是他们的主人。他们没了主人不知道怎么活。
flyfighter IP属地:西朝鲜的废墟之上
简单的从众心理罢了。
心理学实验,让一个人进房间,突然屋里所有人都站起来,大部分被测试者都会随之站起来,尽管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更何况爱党教育是有学校和老师这种学生眼里的绝对权威背书的呢?
“我什么都不想,我只想赚钱”
对于只看到钱的民族来说,把外资抽离,让他们变得一贫如洗,他们依然不会做更多的思考
小土豆 加拿大第23任总理,自由新民主社会主义联合党党魁,黑脸怪,数学代课老师,滑雪教练,独裁习近平崇拜者,女拳主义,极度自恋者,绯闻缠身,花花公子,绣花枕头,我爸是老土豆不是卡斯特罗 。
“夏虫不可语冰”,井底之蛙就那么点知识,你强求他们干嘛呢。
体制内啊,一些粉红是体制内的,就和传销一样,紫薯布丁,
嗯你說得對 🐰🚞 Daai gwai sik bat gon jing si dik siu gwai 我慈心大发拼搏数年座驾BMW,可不是租的,你们这些蠢喽啰离我远点,小心我削
從中國人信奉的真實歷史來看,中國人跟共產黨一樣都壞這個沒人反對吧
香港就是這麼被坑的啦
总得说两句 让幽默涤荡我们生活中的苦涩和艰辛
一种是为微小的利益所驱动,一种是被愚昧所蒙蔽。
听说过没有对错只有立场吗?
在粉红看来
咱们读书人根本没有资格享受高福利待遇
共产党用人民医院反腐清洗知识分子
人家粉红都狂欢死了好嘛?
你要分清这些人是“真傻”还是“装傻”,不要听他们怎么说,而要看他们怎么做。比如秦刚,在台上拿着本宪法装模作样,背地里私生子确是美国国籍。
心情不好 我是岁静
因为那样说安全,那样说对他将来的发展有利。你要反着说,你自己承担各种风险。
像这种对于改变不了的事情做评价的时候,其实怎么说都行,看你是要自己内心爽,还是追求一种安全感。
讨厌墙的人 新注册用户
我有同感,我以前就不说是粉红也是岁静。原因就是宣传洗脑过于成功,所有媒体包括教科书全是明夸暗褒中共的。继而形成对政府的信任。
所以即使政府做了错事,比如南海仲裁。电视上一讲:南海仲裁没有权威,就信了。
如果相信政府,即使他做了错事也会觉得他其实是在下一盘大棋只是自己不懂,再不济就是他本意是好的执行坏了。
长年累月下教师和媒体的洗脑可不是盖得,从小培养的起来的事情特别难改观,在遇到矛盾事情的时候,人会对自己根深蒂固的认知产生应激反应,他们会自己给自己找合适的借口,直到再也找不到为止。
粉红都是非常看重中外矛盾,为了打败外部敌人,必须容忍内部矛盾。看重外部矛盾,而轻视内部矛盾是核心原因。其实,外部矛盾可能是被幻觉夸大了。
zxcvbnm12345 新注册用户
本意是好的 必要的牺牲 时代的局限 无奈的选择,西方的抹黑 农匪的背叛 艰难的探索 少许的弯路编造的回忆 不得已而为之 忍痛割爱 顾全大局迫不得已的选择 再忍一忍 自力更生 世界奇迹,眼前的暂时现象 水深火热 堕落腐蚀 不够努力 相信后人 无奈之举 负担不起 进行到深水区 也在尽力而为,非洲中东现状 不习惯听真话 不是不知道 也是两难没办法 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 形势不容乐观 挑拨离间 美中不足 要留出时间来改进 不可能一撮而就
lpti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salpti
刷到楼上所谓“资本”我想起来了现在国内粉红对资本的抨击,民生一片惨状舆论完全都是对资本的抨击,想来可笑,动动脑子起码搜一下资本的基本诠释也行,喷也得具体富有逻辑一点,假想敌资本现在已经抽象化了,“我过得不好=资本剥削”眉毛胡子一把抓甚至有对小型民营企业也开始抨击,也被归纳到资本剥削这一栏里,对资本的认知停留在胎教水平,连假想敌都可以去自行杜撰捏造的一群人,我不敢想象得有多蠢
这还不简单么? 这种要么蠢 要么坏 还有一种就是中共养的舆论狗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又犯了。。。。。。。。。。。。。。。。。。。。。。。。。。。。。。。。。。。。。。。。。。。。。。。。贴85e
文革中逼死父母的红卫兵还少吗?

在所在的"理想"前,父母都是反动派,这就是共匪的洗脑可怕之处,因为小年轻阅历少,脑子简单,容易被蛊惑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锁链女也一样
“没办法” “这辈子就这样了”

你看河南那对小夫妇大概就是这种意思
瓷国人是唯结果论的,只要你最终赢了,过程、手段都会被认为是“本事”。
我觉得是中共洗脑说其他国家针对中国。转移仇恨,比如这几年经济萧条说是美国制裁。套用腊肉的名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小粉红眼里就算中共做的不好因为反美所以也支持,而且不止中共,塔利班哈马斯也是抗美英雄。
另外共朝30年洋务运动2.0之后中国经济发展了,粉红就可以只看到这经济发展无视了共朝前30年的灾难。
白头翁 白了少年头
我觉得葱人在这个问题上问问自己也挺合适~
西方国家近现代以来干过的破事同样秉烛难书,还有很多台湾的朋友,两党之间的很多破事,你们不也一样为之辩护?
都是撅腚拜大仙,心中自然而然的略过不好不虔诚的东西了,在这方面大家其实是五十步笑百步~
就好像葱里日常造毛泽东的黄谣,吹他好多情妇,扭头说蒋介石洁身自好不搞外遇,毛有没有情妇我看戚本禹说的挺有道理,这个我不多研究,光头跟陈立夫侄女那事你说有是没有?

绝大多数人,说到底都是给自己找个阵营,找个佛像满足一下精神需求罢了,粉红和大多数自由派都没什么价值~
真正有价值的,只有试图拨开云雾,想要探寻人类未来究竟走向何方的人~
要我说,都窜到墙外了,干嘛不思考思考更有价值的事情,偏跟一些狂信徒较劲和搭伙是为哪般?
粉红个个该诛 黑名单 支那人就是在野的支共,支共就是掌权的支那人
第一,支那人道德低下,没有同理心,认为支共干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第二,支那人奴性,把政府高官当成父母圣人来看,怎么说怎么干都是对的。
第三,支那人无知,认为墙外也一样。
第四,支那人玻璃心,自卑,虚伪,觉得家丑不可外扬。
第五,支那人总是把自己当作统治集团的一部分,喜欢宏观叙事。典型的地沟油的命,操着中南海的心。
第六,支那人穷逼太多,只能靠所谓的大国崛起来麻批自己,YY一下,类似于精神鸦片。一但戳破,他们会想疯狗一样咬你。
真粉紅覺得都是好事,沒壞事呢
一切都是完美的,最好的
。。。。。。。。。。。。。。。。
gmy81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道德低下,就是这么简单的答案。
这不是个坏事,看似他们在为坏事辩护,实际上他们在解构自己社会的道德逻辑。
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和我为什么要给流氓卖命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这个逻辑的内核就是我是个完全自私的人,随时准备翻面并损人利己。
所以小粉红的所有辩护都是在把整个社会的道德层面拉向最低,这种社会必然没有任何战斗力可言,特别是逆风局的时候。
具体参见齐桓公和他那三个宠臣的故事。
祖祖辈辈要生活在墙内,不把它想得美点,如何能生活下去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