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说胡温时代言论宽松,可我记得当时就开始打压《炎黄春秋》了?

我记得胡温政府晚期,就有开始对言论的打压了。社会也不见得多么宽松啊?
比如2009年5月22日,炎黄春秋被封风波。
比如奥运期间,北京对民工的驱赶。
三鹿奶粉事件,也让我们对中国失去信心……

我听到很多人说,过去对言论管制有多么宽松。那为何还要关闭炎黄春秋呢?
guibuhai Thinker
2009年以前炎黄春秋有肖克这个老文青护着,肖克2008年死掉以后,2009就开始秋后算账了。

肖克这厮文青特质明显,抗战的时候做为120师副师长还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写连载小说,还公开发表,可见这人像蛤蛤一样表演欲望很明显。后来该小说由于过分贬低同僚抬高肖克,惹的同事们都很有意见,只好太监了。肖克的这些性格特质大概也妨碍了他的仕途,否则以他的资历,1955是可以授大将的。

窝老估摸着,也许杜导正靠上肖克这条线以后,吹吹耳边风,顺便把肖克的那些shithole文学作品大大的吹捧一番,惹的老人家身心大悦,肖克就主动跳出来给炎黄当保护伞了。文青嘛,讲究"士为知己者死",做事全凭个人喜好和心情。可见肖克并不像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列宁党老干部,而是更像一个白左自由主义者。

炎黄春秋大体上算是体制内两头真老干部的读物,多载党史秘闻且很多都是当事人和亲历者投稿,提供了一个和官宣口径截然不同的党史维度。

人都是有倾诉的欲望的,那些亲历某些事件的老干部都到了快进棺材的年纪了,也无所谓了,有些东西可以一吐为快了免得带进棺材,炎黄正好为他们提供了这么一个发泄的渠道。窝老估计炎黄收到的原稿比他们登出来的还要劲爆。

这些投稿应该比官府的可信度更高一点,但也不能全盘接受,毕竟文章的作者是有主观情绪的,有些文章吹捧自己贬低别人的倾向很明显。

炎黄以前就登过熊向晖和王珺(国安副部长)就王石坚是否叛变的问题撕逼的文章,最后发展到熊向晖公开人身攻击王珺"历史不清白"这种典型的上纲上线的整人搞法。

窝老的某个梁山派亲戚非常喜欢讲他们当年根据地肃反杀了多少多少人的问题,自己又是如何如何的重要 blur blur,其实丫当时就一匪兵甲匪兵乙的基层干部角色,搞得好像他跟段德昌贺龙很熟似的。

窝估计炎黄的某些文章作者心态就跟窝老这亲戚差不多,人老了,有些事不吐不快,或者回顾一下自己一生的光辉历程希望能够传给下一代发扬广大(桂枝中年油腻男最热衷的立身立德立言也是类似心态)。

Anyway,炎黄虽然大体上是社民左,但实际上启发了一大批民小。
Nihilistra inster quilinis invenitur
全靠同行衬托…
kisuki lxs ame
五毛就是胡温时期最大的发明.
其次就是楼主说的封google youtube等等.
还有一上台就封bbs.

胡其实意识形态很僵硬, "学习曹县"都是他提的
aggie ? 已停用
封锁google youtube就是虎纹时期开始的
那时候觉得中国倒退的真厉害

谁知道后面变本加厉习近平来了
不是的! 胡温时代对《炎黄春秋》不错,第一因为肖克是孔原系统的人,杜导正是胡锦涛嫡系亲信,温家宝毕竟照顾下老领导的儿子胡德平。

那时候炎黄,共识,天则这些自由派理论阵地有时候甚至踩踏政治红线,也算是磕磕绊绊的活下来了。

那时候虽然也有打压,顶多就是批评教育让你消停点,现在是给你连根拔起,炎黄、南方、共识、天则都没了。
合法马克思主义 现实主义者
中共什麼時候好過?最多是比爛而已。言論寬鬆這樣東西,從來不存在。
已隐藏
疯狂习近平 一声叹息
你以现在的标准,去看看2012年以前的电视剧,电影,你会看的胆战心惊,你会发现如果按照现在的标准,当时的很多导演都能被抓起来了。
另外胡温第一届任期的时候,百度贴吧有个毛泽东吧,里面就是反贼大本营,
割断习包子的鸡巴 观察 砍掉习包子的脑袋,中国人民喜气洋洋。 在滔滔的长河中,你是一包垃圾。在绵绵的山脉里,你是一坨狗屎。你把良心藏进乌云的缝隙,你把贪欲泄给中国人民。你燃烧人民温暖自己,任人民成为灰烬,让一杆杆反旗翩翩起舞,那就是你最后的加速!
胡温时代有不少人因为辱骂领导人被抓的,也有很多上访群众被残酷镇压,还有很多人被权贵欺压无处维权,
电视台节目也经常吹牛逼。
关键是胡温时代,老百姓已经赚不到大钱了,顶多只能小康(还是拿身体健康换的)
你可以说江时代宽松,胡温时代很压抑
所谓的言论自由是相对的,12年以后,一步步的紧缩言论自由,就怀念那个时代相对的宽松。
習近平直接共產了,之後就完蛋了,你說誰更無恥更殘暴
zhengyi 反共并不能带来优越感和智商提升
人比人气死人
Meltdown 反党->反国->反中->反华
胡温时期文宣系统一直被江派的人把持(李长春,刘云山),打压出自于江派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胡温管不了宣传口,只能管自己的事情。
甚至自己的事情都不一定能管到。
山大长沙曾思佳 从 #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 开始 民族自决乃天赋人权 #胶辽是胶辽人的胶辽 #江淮是江淮人的江淮 #吴越是吴越人的吴越 #闽越是闽越人的闽越 #南粤是南粤人的南粤 #西瓯是西瓯人的西瓯 #扬越是扬越人的扬越
我觉得胡温时代可以说宽松一点,但这宽松很大原因是因为当时网络还不发达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永居条例》折射出共产党和民运的共同尴尬处境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191
因为这些民运清一色左派,他们年轻时就是因为受到白左的教育(民运津津乐道的,所谓风气自由的八十年代,所谓胡赵黄金年代),才有了追求民主自由的念头。加上他们如今在白左支配价值观的自由世界谋生,不可能去反白左几乎要统一地球的多元文化旗号,连想到去做这种事都不行,不要说讲出口了。

民运面对的尴尬和共产党是一样的,既要依赖大中国主义作为立足点,又不能用大中国主义真的去做排斥多元文化的动员,因为排斥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也就是和亲近中国,喜爱社会主义的大批白左翻脸。

实际上就是不能用大中国主义去做任何有实际政治意义的事。所以人人看到共产党天天拿大中国主义演戏,或者任何问题都打民族主义牌,好争取愚众的支持声浪,但绝不会真去统一台湾。民运人则开口闭口人权、自由、民主,更多时候,这方面的黄左比白左还要激进。

反共爱中的几乎所有群体,和共产党一样心里明白,自己的生命线在于西方资源,民运还需要明确的政治支持,断了就会挂,所以他们必须坚持把中和共分开,日常话语和文宣中强调共害了中,强调共灭了中的文化,或是共洗脑支配了中,并用这些教育青年一代。而且说来说去,始终就只有这些。只有谨守学者本份,不去掺合的极少数,倒是能讲点儿谁都不爱听,也谁都不能真正帮得了的实话。

绝大部分民运,还有中国共产党,尽管敌对,其实乘坐的是同一条命运之舟。因为西方文明真正的底线需要,是安全、价值与战略上方便的棋子。一旦不再有战略需要,或者战略转向,不要说棋子,连可能挡路的自家智囊也没什么再留的必要。比如川普上台后的大批拥抱熊猫派智库,说客,咨询公司。既然布鲁金斯学会没用,可以立即来个当危会,来个project2049。

真心信仰大中国主义的粉韭与红韭,反倒是没有这些麻烦,它们绝对没有这种意识形态和现实需要的混乱冲突。他们相信,中国只靠自己,中国至高无上。就算从黄左那里没学到作为西方白左思维源头的较真精神,起码学到了蔑视一切的自傲。

先不说是否有行动力存在,《永居条例》在微博上爆炸,起码证明了心口如一不但是粉韭与红韭,还是占中国人绝大多数的老中青三代愚众的真正优点。他们都膜拜中国这面旗帜,绝不想任何非我族类来捣乱。

现在组成中国的中国人,就是这些渗透所有领域的愚众,还有与他们完全不对盘的共产党和反共者两派。剩下少数是逃避现实的所谓中产,所谓文化与经济精英,比共产党都不占人数优势。他们将来也不可能左右得了中国的变化,只能被左右。如果继续在中国岁静,下场又能和拥抱熊猫派或是恋中的美国企业类似,那真是要感谢祖坟冒烟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