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滅了「低人權優勢」後的民主中國,如何避免陷入貧困陷阱?

沒了「低人權優勢」,也沒了「低工資優勢」,從來沒有「高技術優勢」,再加上一個「自動化革命」。未來的政府應採取何種政策,才能使中國底層的勞動者免於失業與貧困?
winkcat Thinker
避不开,本来这个中等收入陷阱,要回避的主要办法是通过庞大人口所带来的经济优势,产生技术和人才的尖端科技,然后制造出一个文化、工业并存的产业链,从而能在消费体系里获得一席之地,让外国的消费者们也愿意买单,那么赚出来的差价就可以很好的让国内公司完成增值转型,做到良性循环。

而这里的关键细节要点,就在于如何让人才有效的在社会体系里发挥作用。

人才,顾名思义,知识分子、专业人士,科技领域如果有政治禁区,各种审核,还有落后的科研体制,那你再好的科学家也没法在这个体系里发挥,商贸上也要有合理的制度保障私人公司的发展,这又涉及到法律,法律又牵扯到公民权益,公民权益又扣在民众选举权的问题上。

所以这些几乎都是一环扣一环的,文化方面,只允许写某一类题材,不可以说过去,不可以说未来,说当下不能牵扯时事,就完全没有创作的空间。

科研、商贸、文娱,三位一体都被钳制,一旦错过了发展的黄金阶段,你的成本线到了临界点,但你国家的工业、科技与人文都没有良性产出,不能继续提供动力发展,就会开始逐渐回落。

怎么解决?大方向来说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工业迁徙潮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比如中国有十三亿人口,可以吸收欧美日等国的工业需求,然后让中国也变成一个发达国家,这样全世界就有更多的工业需求,有更多国家和人口可以受惠。

但中国承担这个任务失败了,就会变成全世界的经济下滑,过去三十年的投资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重新开始投资东南亚和印度市场,由东南亚和印度取代中国原本的角色。

因为低人力成本的市场始终存在,而中国是一个已发展且老龄化的国家,即便仍然有一定投资潜力,全球其他的工业国也不会大规模的倾注资本给中国第二次黄金发展期。

历史上有一些错过了发展机会的国家,比如南美,阿根廷是典型例子,大概一百年前,阿根廷其实差不多快完成了工业国的初步累积,但因为国内政局不稳失去了在一二战里抓紧机会继续上位的可能,而后外部不断有比阿根廷更好的市场可以开发,比如北欧,然后到日本,再到亚洲四小龙,现在是中国。

阿根廷很早就完成了中国现有的财富集中所带来的社会变革,而中国还没彻底走到那一步,阿根廷在出口产业的道路上,没有完成均势发展,内需消费没有成为一个极为重要的平衡经济的手段而被改革,大部分人在发展过程里没钱,极少数人有绝大部分财富,内部不进行改革,最终出现武装起义时,改革就已经太晚了。

如何把内需也作为促进经济的重要手段上,日本做的非常好,而且还直接靠这个手法硬抗了政府和民众不理智消费带来的“消失的二十年”。几乎所有经济危机里,内需消费都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中国是完全不具备这些情况,阿根廷到现在还没排到下一轮的工业潮进入他们的国家,中国运气不好可能要等下个世纪,改革的最佳时间点是八十年代到两千年初,最次的话,如果从零八年才开始改革也完全来得及,现在就太晚了,制度弊病带来的恶劣惯性已经开始出现,人口大幅度暴跌,养老压力极大,中共为长期执政让后人买单的各种政策,必然会给社会带来一轮极大规模的自然淘汰,培育一代知识分子要起码二十年时间,现在学校里竟出犬儒,有能人也被打压,没有什么发声的渠道。

聪明的李光耀,完全按照议会制的框架不断获得优势又确保民众的利益,笨一点的蒋经国,自我革命还落下好名声,韩国也是流血才换来的,但这些地方都没有内战,阿根廷则是武装起义,逼迫当权者就范,最差的叙利亚到利比亚,就是彻头彻尾的牛鬼蛇神全都出来,连比阿萨德还恶心的某些极端宗教组织都能出来分一杯羹。

所以最后就跟叙利亚利比亚一样,只要错过黄金期,就会出现内战,内战的规模视乎当局的独裁与寡头政权持续了多久,时间越久,内战的下限和负面影响越大。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记忆力测试表

https://telegra.ph/file/0d3e2a2e7e4a1136472a4.jpg
I_IVIAO ? 大漢至上 迫害屠殺 反對和平 混亂邪惡 種族戰爭 隔離制度 痛恨政治正確 痛恨文化多元主義者 痛恨種族虛無主義者 痛恨馬克思主義者 痛恨自由主義者 痛恨共產主義者 排斥一切其他種族與民族 支持新疆穆斯林集中營
大力发展可控核聚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8-31
  • 浏览: 2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