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到底是要“变强”还是“民主”?

一百多年来,他们到底是希望一个“强大”的大清还是一个“民主”的中国?

清末,民智初开,无数志士为“”救国”奔走,幻想打造一个“强大”的大清。但甲午战败,民族自信心破灭,极大地刺激了国人,意识到是制度的问题,改良派,革命派先后登场。满清贵族假意立宪,实则安插满清贵族要职,改良派也只空做了一场梦。“既得利益集团是不会放弃自己的蛋糕的”。

武昌首义,革命派与袁大头妥协,合力推翻满清专制政府,但各省“督军”林立,袁大头甚至做起“皇帝梦”,这时又有“保皇派”说“皇帝”有利于中国稳定发展,奈何辛亥后民主共和深入人心,即使独裁也不能“称帝”,洪宪皇帝仅八十几天,就死去。新文化运动“德先生”(民主),“赛先生”(科学),在全国范围内流传。

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蒋中正按孙文的“军政”“训政”“宪政”三步走,但即使到了1949仍然处于“训政”阶段,到了台湾也一样,到了他儿子小蒋,在台湾民众的呼求,斗争下,才开始放权。看来中国人对权力的不舍,来自于几千年来的文化积淀。

下面到了我们的“主角”,狗共,打着“反独裁,反内战”“民主”的口号,宣传着“剥削理论”上台,大肆清洗“旧社会分子”,对外抱住苏联大腿,“炮轰”西方帝国主义,对内不断宣传国耻论,看,中国“强大”了,中国可以骂西方了,“只有共产党可以救中国”,“必须坚持共产党的指导”。举个栗子,原来有几个混混放债,欺负一下,然后“奋发图强”认了一个黑社会大哥作“义父”,可以大摇大摆骂混混或者跟混混称兄道弟。

狗共执政前几十年大肆迫害反对者,或者饿死个几千万人,从来没有正式道歉过,仅仅是以路线错误搪塞过去,要保持“党的伟光正”形象。邓shopping 上台后开始,终于考虑搞钱啦,江泽民上台后,全体向权贵家族资本主义转型。

包子上台后,“厉害了,我的国”“强国”“国家富强啦”,“中国不去东南亚国家旅游就能饿死他们”,“中国将会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霸主,威胁中共统治的都是美狗,民主有屁用”。

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仇恨”把民众绑在强国的战车上。
4
分享 2019-12-21

21 个评论

中國人要的是 "吃飯"
民主是什麼?民主能當飯吃嗎?
變強好像可以搶別人的飯來吃
決定了,就選 "變強" 吧
經過這麼多年的污名化民主,中共終於成功了,成功的把民主跟中國人徹底的對立起來。。。
这就是中国近代走弯路的原因,救亡大于启蒙
中国是赵家人的 不是人民的  中国强则赵家强  屁民高兴什么? 就好比农场主由小房子换大房子  把杀猪小刀换成宰猪大刀  那些猪便欢呼雀跃 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一直想变强永远变不了强,一直想赚钱最后还是穷鬼
已經很強了,現在誰能真正威脅到中國? 真的變成牆國。
你是選擇山東航母還是民主呢,我想一堆人選前者。
中國人要的是"吃飯"民主是什麼?民主能當飯吃嗎?變強好像可以搶別人的飯來吃決定了,就選"變強"吧

民主不能当饭吃,但是没民主那就没饭吃啊,参见北韩
这矛盾吗?
中国人要变强,所以五四运动压倒了新文化运动,”救亡”压倒了启蒙。
时至今日,所谓中国人对变强的渴望,其实是在面对国内强权对自己的压迫时的自我安慰:

我被社会主义铁拳打了———>社会主义铁拳很强大是为了不被外国欺负甚至能打外国———>所以我应该忍受被铁拳打———>所以我不反抗社会主义铁拳不是因为我懦弱。
这矛盾吗?

并不是说“强大”与“民主”矛盾,而是在探讨清末以来,中国人到底在寻求什么。
岁静的逻辑是变强,富裕后会渐渐开明,很显然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更不清楚赵大人都是些什么人。
西方以前也这么认为,于是对中国妥靖(就算这样还会被认为“和平演变”亡我之心不死),随着总加速师包包的不断作死,相信更多的人会看清。
中國人要的是"吃飯"民主是什麼?民主能當飯吃嗎?變強好像可以搶別人的飯來吃決定了,就選"變強"吧

种田,或是游牧民?
从国家主义角度,中共媚苏建国,承认沙俄时期的不平等条约尽孝。
在社会主义方面,中共对广大无产阶级敲骨啜髓,打压工运压迫劳工。
以自由主义立场,中共极权专制无恶不作,新疆弄现代集中营漠视人权。

在中共治下,既没有变强,也没有民主。倒不如换个角度说,中国本来就是强国,中国的资源和人口支撑的国力,本来就让中国在世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否定这点的可以去看看就算在老毛晚期的动乱年代,中国的GDP仍然保持世界前十)。中国目前的大国梦很容易引火烧身,迟早会成为真社会主义者举红旗反红旗的理由;或者被大中华主义者利用,对中共高层进行全面清算。国民党一开始也是搞大国梦,想着在二战抗完日后振兴民族。后来老毛、任弼时、陈伯达等人骑劫了这辆中华牌车拿去撞国民党。最后营造出了人民民主专政,中国的社会主义这种缝合玩意。

期间虽然中修与苏修互喷,但基本上毛时代逻辑一脉相乘,直到文革后经济崩溃,邓为免撞车车毁人亡,转一转方向盘,将车转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向。就是我这辆车可以换配件,内核的发动机也换了也可以,但中华牌这牌子我得留下。说得白话一点就是自由开放发展经济可以,但我这社会主义国家要留下,只要不反党/党国,那就不管你们。但矛盾的是车已经不是那车,这就有点忒修斯悖论,迟早也会有真的社会主义者,真的国家主义者或是其他改良派要出来拆了中共这种四不像缝合怪。小粉红这种超级缝合群体实际上就是民粹,一个控制不好极易引火烧身,被其他派别的反贼利用

什么人可以拆了这台车
一般的自干五和小粉红是没有办法理解中共目前的制度无法长久维持,要不革命要不改良。他们更多的是被体制内的人利用作政治斗争的棋子。真正有能力拆车的人是体制中人或至少是地方上的强大势力,像西部就是石油帮或各大门宦,东部的上海帮等等。

体制中人这一点比较复杂,因为赵家人也是内部有分阶级的,大清官大一级压死人理论在现今赵国也适用。赵家人现在普遍把钱弄到国外,因此赵国政府各种堵截资本流出,就是防止中下层赵家人逃跑。这和封建时代印度定期清查市镇的有力人士财产,以阻止他们逃跑资敌。我贵族老爷就靠你吸民众的血进贡养活我,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还是我的,你跑了我上哪收钱去?现代赵家人也是类似,不得不贪,贪完还得进贡。同时战战兢兢,怕哪一天赵太爷不高兴了,派个巡视组下来看看。纪委一请喝茶将毕生心血付诸流水。赵家体系是服务于体制内高层,也就是某苏联笑话中已经实现共产主义的集体领导们。中层的赵家人是最有可能拆车的人,因为他们既有能力,也有动机把这台车拆了。而且根据宁有种乎定律,最想清算高层赵家人的人也是这群人。

这台车还能开多久
开车必然要有汽油,北方某国的苏联牌车就是没油了,虽然外表与美国车差不多,配置也不差,但没有油还是抛锚了。昨天我和360探讨过苏联在戈氏年代的经济危机,强如苏联也摆脱不了市场危机的浪潮。以苏联的生产力是足够满足全体苏联公民的基本生活需求,但是因为体制的限制导致物质极度匮乏,整个苏联社会没有人能推动足够的生产力去生产必须的物品,因为油价长期低迷也令能购买国外资源的外汇急剧减少,导致全社会的生活水平急速下降。楼主你也看过我上一贴,看到那家商店除了卫生纸和罐头肉外其他货品不是稀少就是整个架子上都是空的。子弹炮弹飞机坦克大炮甚至和平号太空站都不如一条面包来得重要。目前赵国的经济模式因为贸易战和其他外部经济因素,导致赵国经济逐步转型为以内需为主的新经济模式。但任何国家都存在经济增长周期,经济运行到一定程度后,会自然出现市场危机来进行资本再洗牌。赵国也逃不掉这个经济规律,就看看到时侯有没有办法不车毁国亡。
民族主義雖然會帶來極端激進,但也可以幫助國家的強大和民主的進程,法國的拿破崙的民族主義使法國向外發動戰爭成為當時的歐洲霸主,拿破崙也積極推進法國民主法治的建設,那時他成就一部《拿破崙法典》,這即是大陸法系的始祖。中國的民主人士往往對民族主義採取鄙夷的態度,這來源於對支共的歪曲的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的解讀。一百多年前,孫中山利用大漢民族主義團結海內外華人推翻蟎䖞韃虜政權,建立自由民主之中國,奈何韃虜既推翻,便因內外壓力而搞五族共和,大漢民族主義不能鼓勵和發展,致使漢人民族意識薄弱,不能團結一致,各自為政,軍閥割據,民不聊生,共產主義等各種主義趁虛而入,知識份子鼓吹種族平等、男女平等等不切實際和不利於當時中國民主進程的口號。
      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替代大漢民族主義,意在打消歐美國家的顧忌,希望能對其金援,尋求政治支持和經濟幫助,也能取得苏聯的支持,後者幫助國民黨在廣州建立黃埔軍校,為後來留下巨大禍亂;孫中山的五權分立,太過前衛,也沒有實踐過,對於當時的正從兩千年君主專制走向民主的中國來說,幾乎不可能,中國應該是三權分立的體制。
      孫中山的軍政、訓政、憲政,個人認為現在情況就可以實行了,新的政黨或組織應該走這三個步驟,慢慢推進民主:實行軍政,建立強而有力團結一致的反共組織及其附屬軍隊,通過戰爭推翻支共政權,收復失地,建立一黨專政,黨外監督,三權分立,集權攝政的臨時政治制度,不開放黨禁,不開放報禁,允許部分自由;實行訓政,強化大漢民族主義教育,對社會和學校宣傳三權分立民主思想,逐步開放黨禁,擬定國家憲法草案,有限度允許黨外人士組黨;實行憲政,頒布國家憲法,國家各地方實行普選,反共黨解散,或繼續,個人認為還是解散的為好。
      中國需要大漢民族主義來團結一切渴望民主自由的漢人,切記,中國的主體民族是漢族,華夏文化的中國才是中國,要認識到這一點,元清非中國;要知道歐洲基督教文化的美國才是美國,印地安文化的美國不是美國;大漢民族主義要清除以孝為先的服務專制的孔儒主義還有共產主義
中國人要的是 "吃飯"民主是什麼?民主能當飯吃嗎?變強好像可以搶別人的飯來吃決定了,就選 "變強" ...
中国人就是这个样子,写的生动形象了
中國人要的是 "吃飯"民主是什麼?民主能當飯吃嗎?變強好像可以搶別人的飯來吃決定了,就選 "變強" ...

你下一句是'先讓一部分人強起來'吧?
不民主奴隶主有个p的动力变强,只要能稳稳管好奴隶就行
人真的强来自于内心,国家真的强来自于人民。
共匪多年来抹黑“民主”这个词,效果显著。
不仅令很多白痴真的反感这个词,也令赞同“民主”的人同样没真正搞懂这个词的意思。

民主的“民”,指的是“公民”,而不是“人民”。

“公民”是在享受权利的同时、承担对等的义务;
而“人民”则压根就没有“权利”、“义务”等概念,这样的生命只能被指麾,而绝不能让它们去指麾别人。

“人民”,跟一群猪、一群狗没什么两样,这个词只能用来区分物种,约等于“人类”。
当它必须发挥政治属性,只能是当它与“敌人”并存时。
问题是,谁是“敌人”、谁说了算?
当然是“党”说了算,而党的一切,又都是党的“领袖”说了算。
“人民”,只是一群紧密团结在以谁谁谁为中心的党中央周围,坚决服从别人支配、无独立意识的单一有机体。
谁敢让这种玩意儿参与运作大局?

一个小人,干不过党所指定的“敌人”,却又很想顺着体制往上爬,怎么办?好办:
调头去软柿子堆里找,看谁弱、看谁不顺眼,就把谁先创造成“敌人”、然后再害死。
这样自己就算是“立功”了,就可以是肉食者了。

不然为什么凡是有“中国人民”出没的互联网环境,无论讨论任何话题,下边都可能爆发激烈的骂街?
不把别人害死,小人们怎么上位呢?

今天这个不健康的体制,事实上就是“人民”翻身作主、而“公民”却根本没活路的后果。
一群本就该被时代淘汰的江西、湖南、湖北泥腿子,直接爬到了能做事、想做事的人的头上,当大家的“领导”。
这样既可以让自己躲过社会力量对自身专业能力的审核、又能把别人变成自己的声控工具。
它们充分地发扬光大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外行统治内行。
就算沒有共產黨 中國人的思想也很難達到民主的層次
如果你要解釋美國的民主進程怎樣讓國家富強
你只會落得像孔乙己被國人嘲笑
極端民族主義永遠跟民主自由相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