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共產主義及資本主義的本質差異

前言

本文由
读《共产党宣言》有感
市场经济必然导致严重贫富分化和马太效应吗?

的討論延伸,嘗試提出一種解構式的方式來分析人類社會的政治經濟運作方式,並指明共產主義及資本主義的差異,以及其所面臨的問題。

文字定義

首先,「政治」即是「兩個以上的智人,決定生存所需的資源該如何分配」的過程,「生存所需的資源」包含了原始資料、生產資料及生產過程產生的新資源。

當數以萬計的智人,建立了一種組織,這個組織的主要目的是決定集體的資源該如何分配,那就是「政權」或者「國家」。而這個組織運行的規則稱為「政治制度」。

主要論述

由於資源的初始狀態是分散的,因此資源該如何分配,可拆解為「集中」和「再分配」兩個議題。對於資本主義及共產主義的差異分析,也分為兩者討論。

在集中方面
資本主義的核心主張:資源默認是私有的,因此集中的過程需要擁有資源者同意。
共產主義的核心主張:資源默認是公有的,集中的過程不需要「形式上擁有資源者」的同意。

在再分配方面
資本主義的核心主張:由市場機制進行資源的再分配,國家管制市場使其順利運轉。
共產主義的核心主張:由國家收集了大量的資訊後作出適切的判斷,進行按需分配。

請注意這點:無論是資本主義或者共產主義,在涉及再分配時,都不討論實際上如何運作,而只討論理想上如何運作。因為無論是資本主義或者共產主義,由於個體的能力有限,集中以及再分配都需要透過科層體制(Bureaucracy)來進行。科層體制如何運作的規範,可以有議會民主制、民主集中制、封建等級制…等各種制度,但這其實與資本主義及共產主義的核心主張無關

比方說,某國的民主集中制既可以實施按需分配,也可以實施市場分配。由按需分配轉為市場分配的專有名詞叫「改革開放」。


…寫到這裡我發現要寫的實在太多很累,品蔥上這麼多有能之士,不如我列幾個子題請大家幫忙寫吧:

1、科層體制的「按權分配」傾向:
議會民主制為何形成金權政治?
民主集中制為何形成獨裁政治?
科層體制的行政權力究竟該如何監管?

2、智人所形成的社會究竟適合私有制或者公有制
智人個體的自利衝動與利他衝動是如何產生的?
完全的私有制智人社會可能存在嗎?
完全的公有制智人社會可能存在嗎?
社會制度設計如何才能具有彈性,以適應社會組成的變化?
是否應透過教育來創造適應制度的個體,以避免社會組成的變動衝擊制度?

3、中國面臨的問題
「集中」採用共產主義的公有制,「再分配」採用資本主義的市場機制,理論縫合是否可行?
國家資本主義的制度,有可能建立權力分立的政治體制嗎?
民主集中制的所面臨的獨裁問題,與共產主義或者資本主義的核心主張有關嗎?

4、人類文明的未來
如果科層體制由不具備自利衝動的人工智能執行,可以實現完美的按需分配嗎?
如果基因編程去除智人的自利衝動,文明會如何發展?
如果基因編程去除智人的利他衝動,文明會如何發展?
3
分享 2019-12-30

15 个评论

不如替换成人性主义和非人性主义,那么本质就一目了然了
         资本主义中资源也是在不断集中的,但是集中的方式和社会主义明显不一样,资本主义中资源的集中全部是市场行为,为了的是更充分的资源利用,但是社会主义的集中表面上是“集中力量办大事”但是其实都是以更大的代价去完成“首领”眼中的大事,这个对于资源的利用效率和实际的影响,现在历史上那么多社会主义国家都已经在实际上证明是愚蠢的。即使在理论上,某个人或者某个特定组织也不可能比市场本身更能反应市场需求。
      “在再分配方面
       資本主義的核心主張:由市場機制進行資源的再分配,國家管制市場使其順利運轉。
       共產主義的核心主張:由國家收集了大量的資訊後作出適切的判斷,進行按需分配。"
这点你的描述就是错误的,如果把经济过程简化到生产与分配,那么共产主义的核心并非是介入分配,而是介入生产,通过介入生产来直接获取分配权利才是核心。如果用现在的市场体现来描述,那么所谓的介入生产就是直接企业国有化,市场行政垄断化。这个本身不是一个分配过程,而是生产过程,但是通过介入生产,可以直接获得完全的分配权利。
       真正的国家介入分配应该是税收化分配,而不去介入生产。这两者的社会在现在地球上都能找到,中国就是典型的介入生产的国家,也是传统的社会主义模式,其实更接近习不让讲的那个“裙带资本主义”。
       而那些被戏称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北欧福利国家,其实就是政府主要介入分配环节。

这两者的差别就是,当政府直接介入生产的时候,蛋糕会越做越小,越来越烂,但是能直接保证统治者拿到最大的那块。而且拿的天经地义,毕竟国企就是政府的,而政府的就是领导人的。当别人指责这一切的时候,又能用这是“国有资产”来搪塞,所以指责当年企业改革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所谓的"国有",和"国家领导人的孩子有",有什么区别?真的问题是在这些企业国有化那天诞生的。当然企业改革有更好的办法,但是这帮“曾经抢劫式的国有化”的人,你能指望他们真的还给民众么?-------

而政府不介入生产,没有国企,没有行政垄断,只通过税收介入分配的模式,就是现在北欧很多福利国家的模式。这个模式不会干扰市场做大蛋糕的过程,又能兼顾社会分配。但这个模式在共产党的眼里缺点一定很明显:灰色领域太少了,一旦伴随税收用途的公开,根本无法为他们的家族获取利益。

    所以那些想通过国企化来发展经济的共产主义者,就是一群强盗。
人的理性无法掌握经济运行。哪怕是计划机构通过行政手段引入价格机制,极权也是无可避免的。社会主义的唯一出路是文化大革命。
这几天说了无数次。

现金的共匪不是毛时代的共匪。
毛时代的共匪至少披了块共产主义的皮。
表现在宪法明确工人第一。工人阶级斗争等等可以把走资派批倒批臭。王洪文陈永贵这种工厂保安可以做国家主席接班人。虽然临时当当充门面凑数。


现在的共匪根本不是共产主义,表现为压榨完农民压榨劳工压榨完农民工放回乡下创业种地。

现在的共匪就是勾结国外资本或者自己做大资本只为追逐利益的独裁黑社会。



再说一遍现在的中共不是共产主义,不是毛时代的共匪, 更不是苏联共产主义。


无视这些基本事实。怎么忽悠带节奏。说现在中共是共产主义。不是蠢就是别有用心。

任何回答问题先问主要基本特征,中共的五毛就是喜欢别开事情本身基本特征。拿边角问题再扯。
共产主义是伪命题,世界上从来没有过共产主义国家。中国和苏联都是法西斯国家
馬克思所提倡的共產主義是對資本主義未來的一種推論,資本主義發展到盡頭時就會出現無產階級革命。
中國和蘇聯當時連資本主義的影子都沒有出現過,何來基礎去實行馬克思的共產主義。
中國和蘇聯只是利用了共產主義這四個字來奪取權力,但從來都沒有真正實行過。
已隐藏
     什么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差别什么的,这完全是马克思那批阴谋派编撰出来的谎言。买东西付钱,有多少社会贡献拿多少钱得多少资源,从古至今合乎人情法理的事情愣是被说成是什么邪恶的资本主义。要是共产主义有用也就罢了,可那又纯粹是个老淫棍马克思用来报复社会的一套邪说。妖魔化以前的社会然后使得他们的各种各种行动看起来很合理?
     群体生活水平提高,那你总得提高一下生产效率吧,再不行就减少一下分配差距吧,共产主义不却不这么干,限制思维抑制创新,任人唯舔狗不唯才,那你提高个毛的效率,然后专制集权腐败横行那个贫富差距啊以前都不敢想。好歹最后苏联说得很明白了,共产主义不论如何都是行不通的,共产党就是个犯罪组织。  
     顺带提一句,洪秀全还老说自己是基督教的使者带领人类进入均富的太平世界呢,只是他老人家没干过清廷提前嗝屁了。
>>共产主义是伪命题,世界上从来没有过共产主义国家。中国和苏联都是法西斯国家

左翼份子太喜欢把所有自己不喜欢的政权归为法西斯主义,以至于法西斯主义这个词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
中国和苏联就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国家,跟法西斯一点关系都没有。
楼主继续更吧,慢点更也好,目前没人深入讨论这个意识形态根本问题啊。楼里大部分回复都没太大意义啊,短短一句马克思妄想狂是最低成本的。不管马克思还是亚当斯密,要是都能这么一两句话轻易驳倒了那也不用搞什么学术研究了吧。
社会主义不是马克思首创,至少在15世纪这个词就已经由乌托邦和太阳城等作品而诞生,卢梭是社会主义第一个重要人物,他是第一个对私有财产提出异议的重要思想家,可以说《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及发展》就是第一份社会主义提纲,而著名的社会契约论的公意理论为社会主义提供道义支持。毫无疑问,社会主义的第一次实践其实是法国大革命的雅各宾派,尽管马克思本人认为雅各宾是小资产阶级激进派,但是雅各宾的国家价格管控下的全面普选与恐怖统治,就是社会主义的雏形。马克思本人是社会主义的重要人物,主要是因为他对社会主义提出来尽管现在看起来很不靠谱的经济学解释,使得社会主义革命有可能在现实中实现,而不是激进派单纯的空想,实际上当时的德国主流的社会主义拉萨尔等人并不是激进主义者而是因为资本主义对传统行会的破坏企图通过国家恢复行会福利,这种主张在俾斯麦那里得到实现。
真正的激进派社会主义者在19世纪的面目一直是比自由主义者更加激进的抵制国家政权的,自由主义愿意接受作为必要之恶的小政府,激进社会主义者连小政府都不愿意接受必须废除政府。今天的社会主义与其说来源于马克思不如说来自列宁,列宁通过一战鲁登道夫总动员体制创立的国家控制经济才是今天社会主义的源泉,这种体制正是19世纪社会主义者最反对的国家专政,但他也确实是唯一可能在现在实现的社会主义,社会民主党人厌恶专政,但同样喜欢社会主义,通过全民普选与福利实现了一种温和的曲进社会主义。
冷战在欧洲实际上是社会民主主义与列宁主义的斗争,因为在世界大战之后,老兵福利必须解决,旧的自由主义者的小政府已经不可能存在,全民普选与社会福利已经不可能撤销,里根时代的新自由主义是对国家调控的一种反对,但是这种反对也只是关乎部分福利与国有企业,全民普选这种19世纪社会主义者的要求已经是全民共识,即使是最右的政治家也不敢反对。
列宁主义是一种国家控制经济的技术手段,他可能被理论上共产主义的反对者如纳粹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使用,传统社会主义者也可能因为厌恶专政反对列宁主义。在今天剩余的列宁主义国家无论是中国还是朝鲜都已经和马克思主义关系不大,而西方马克思主义者的各种思想文化问题,越来越看起来和政治娱乐笑话以及宗教相似,而和现实政治无关。无论如何马克思本人在现代的现实政治中都已经不再重要,未来的政治主场与其说是传统左右派的斗争倒不如说是多元文化与西方本土秩序的斗争,匪帮与俄罗斯作为冷战残余,已经变得越来越不适应冷战后的以美国主导的国际安全体系,改革开放的苟且政策作为和平演变的一体两面已经逐渐被双方抛弃,未来的西方反对派只可能来自有生命力的社会如伊斯兰社会,冷战残余们在本世纪中叶前就可能全部灭亡。
无论匪帮如何解释自己的意识形态,都改变不了他是一个衰老的即将灭亡的社会的现实,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与满嘴弟子经的保守主义都只是对西方自由主义的沐猴而冠,一个健康年青社会的机制对弱智的保护是不需要大声宣传的人人明晰的默会知识,大声的意识形态宣传与赤裸裸的社会淘汰强权政治都是社会灭亡的前兆,传统的自由主义不需要国家福利因为那时的社会基层组织足以提供对弱智的保护,战后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本来就是因为被战争破坏社会的不得以之举,如果说美国有什么特别无非是他比较年轻。
「集中」採用共產主義的公有制,「再分配」採用資本主義的市場機制,理論縫合是否可行?答案当然是可行。这种制度早在共产主义提出之前几千年就已经存在,一般史学家把这种制度叫做国家公有奴隶制或奴隶种植园经济,这种制度大幅度降低了劳动力成本,为罗马居民提供竞技和面包,当然只有一个问题奴隶人口并不是无穷无尽,封建制度之所以代替奴隶制,因为农奴有自己的私有财产和私人时间为生儿育女提供基础,奴隶的人口枯竭是种植园经济以及未来全球化经济崩溃的根本原因。
列宁主义的基础是国家所有,而大规模国家的公民难以直接制约中央,在只有几百人的以色列公社基布兹搞公有制或许是现代公司模式的新尝试,在人口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国家搞公有制必然是史上最可怕的暴政不论它具体以什么名义。
其实,共产主义并没有提倡共产。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就指出,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共产党宣言》二、无产者和共产党人)。既然任何人都有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证明至少社会产品即使在共产主义还是会被私人“占有”的。马克思在这里甚至没有指出是多占还是少占。实际上马克思所指的私有制,是指生产资料也就是资本私有制,而不是资产私有制。资本在马克思理论中是有特别含义的。资本专指用于产生剩余价值的财产。因此准确说,共产主义不应该叫做共产主义,而应该叫做共资主义。取名共产明显是一个误导。
然而马克思的共资一定会导致他以为在共产主义不会发生的共产。按马克思的理论,利润是劳动者在生产过程中创造的剩余价值,应该归劳动者所有,这就意味着出资者没有任何利益。当出资人不能得到适当的资本回报也就是利润时,就会拒绝投资。也就是资产不再转变为资本。这会使生产和再生产都无法发生及进行。对于资产持有者来说,没有生产和再生产,了不起就是失去了利润,但还能生活。但对于没有资产的劳动者来说,一旦生产停顿,意味着他们无法生存。为了生存,他们必然要用暴力剥夺资产所有者的资产投入生产使生产和再生产能够进行。尽管不投入生产的资产不再是资本而仅仅是私人财产,但一定会被暴力剥夺。无论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必然发生。这在苏联刚成立和中共刚夺权时都已经得到证明。
资产公有是不可能实现的。我们可以看一看美国曾经发生过的淘金热。在没有资产私有制的社会有可能发生淘金热吗?别说淘金,就算遍地黄金都不会有人捡。试想一个人捡了一块黄金,因为没有所有权,因此到家后甚至在路上就会被其他人无偿地拿走。而拿走黄金这人同样对这块黄金没有所有权,因而也会被其他人拿走。既然谁都不可能有所有权,怎可能去捡那块黄金?表面上看是共有的东西,实际上谁都不可能拥有。这就是公有制的实际情况,无论对资产还是对资本而言都如此。
人类社会放弃原始公有制进入私有制,肯定是因为私有制比公有制有更多的优点,对社会发展更有动力。马克思也都承认这点。然而放弃私有制回到公有制,是否一定能比私有制更好?谁也不能打保票。因为没有人真正见过公有制的真实情况。连马克思都不敢打这保票。他对欧文用自己的财产搞社会主义就不无嘲笑。他只是很小心翼翼地说,社会在经济基础上一定要发展到财富充分涌流,才能实现共产主义。然而这在逻辑上是不能自洽的。如果财产少时不能共产,则财产多时就无须共产。就如空气,没有人--无论是个人还是群体--对空气拥有所有权,能说空气是公有的么?当财产如同空气一样用之不绝,公有就如同脱裤子放屁一样可笑了。
前一段时间据说有一个直播网红饿死了。在一个自认为公有制的国家饿死人,是不是很讽刺?被饿死的人可能身上没有分文,但他有庞大的公有资产啊。天安门据说有他的一点份额,高铁也应该有他的一些公有份额,还有两桶油,通讯公司,许多的矿山资产,那些庞大的国有企业,他都应该有公共份额。他如果放弃与别人公有这些资产,换哪怕一顿饭都不至于饿死。然而,你死是你的事,公有资产与你一分钱关系都没有。对于每一个个人,公有资产都与他们没有关系,这就是公有资产的真正嘴脸。人们在这里看到了一座没有任何树木的森林。森林是树木的群体,但单株树木在这个森林并不存在。这恐怕要马克思的哲学理论才能解释得通了。
世界上没有任何树木的森林是不存在的。但理论上没有任何个人有所有权的“公有”资产在现实中确确实实是存在的。既然所有人都没有所有权,那么究竟什么人才对这些庞大的公有资产拥有所有权?这答案留给葱油们思考。
z资本主义是自然发展起来的,在诞生前没有什么理论,共产主义更像是一种空想,进而成为一些人夺权的理论依据
我一直认为共产主义就是圣经里的天堂,人人有饭吃,人人有书念,每个人都有无限的资源。
资本主义是人们认识到不存在无限的资源后,大家怎么舒服怎么过就行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