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不明肺炎:男子2/3肺有阴影日打7瓶点滴 治疗已花光存款

【苹果日报】湖北武汉市的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疫情爆发至今多日只排除与SARS和MERS无关,仍未寻到病原体。目前,怀疑爆发源头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已关闭进行消毒,感染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人也集中在金银潭医院接受隔离治疗。内地记者于上周深入了解患者的日常生活工作和诊疗情况,并与至少6名的家属接触。

华南市场急冻食品档打工
王姐表示一家来自东北,在武汉落地生根了20多年,弟弟在华南市场一间经营鸡鸭鱼等急冻食品档打工,每天凌晨3时上班,从武汉市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处进货,再运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进行售卖,傍晚5时半下班。

「弟弟在海鲜市场打工,一个月工资5,000元人民币(下同;约5,578港元),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王姐称,她弟弟的工作主要是每天要搬运急冻食品,双手已经变得有些僵硬麻木了。「弟弟工作的环境也不容乐观,市场常年脏乱差,我每次去都要捂着鼻子,可即使这样,市场的客流量依旧可观,因为价格便宜。」

王姐说,其弟弟于上月31日下午2时许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转往金银潭医院,入住该院住院部南楼4楼。每当有患者从其他医院转到金银潭医院,医务人员都会问:「是不是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或有否到过市场、吃过市场的海鲜。

她的弟弟大概在上月16日或17日开始出现发烧症状,在家里「挺了8天」后,因持续高烧约40°C才入住武汉市第六医院。王姐说:「2019年12月24日住到医院里,当天医生通过(电脑扫瞄)CT拍片,发现弟弟的肺部出现近1/3面积的白色阴影,到了12月27日白色阴影面积扩散至2/3,随即要求我们转院。」

王姐表示,现在她弟弟在金银潭医院一天共要打7樽点滴,包括白蛋白等药品。上周五(3日),除了给弟弟和隔离床病人带物品之外,王姐又向金银潭医院预交了1万元(约1.1万港元)住院费,而在此前3天,已在金银潭医院共计花去4,000元(约4,462港元),加上之前的治疗开销,王姐一家共花费约4.3万元(约4.8万港元)。

「弟弟今年44岁,一直在武汉租房子住。」王姐说,』现在弟弟已经没有钱治病了,是我们两个姐姐在帮忙凑钱。」据其了解,在金银潭医院住院的病人大多是体力劳动,很多人东拼西凑,到处借钱治病。

市场猪肉档商贩
在金银潭医院的黄姓大婶表示,其丈夫今年52岁,夫妻两人在东区卖猪肉副食产品。她说:「我们做了一辈子的肉品批发生意,至今已经有30多年了,最近这些年一直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

市场休市、丈夫住院,并没有让黄大婶停止工作,只能趁空闲时探病和送饭。她说:「市场关停休市后,里边经营户的一些货拿不出来,我这几天深夜12点就起床在外边接货,再给人家送到酒店去。」

她忆述:「我丈夫大概是2019年12月31日从其他医院转到金银潭医院的,之前发烧不是很严重,38°C多,但症状一直没有好转,转到金银潭医院之后,现在还是有点儿发烧。 」黄大婶称,其丈夫在圣诞左右开始有感冒发烧症状,当时先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医务人员听说是海鲜市场的商户就建议直接到金银潭医院。

「老公最开始来的时候住在6楼,住进去听说是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商户,就又转到了4楼。」黄大婶指,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患者大多集中住在4楼。来了3天,预缴了6,000元住院费。
黄大婶称,华南海鲜市场患者主要来自西区,东区少一些。西区主要卖海鲜、鸡鸭禽类冻品,东区卖猪肉的多。「市场的货,全国各地都是一样的,全国各地是通的。」黄大婶表示,也不清楚感染和来货有否关系。不过,她说:「我在丈夫发烧后的两三天也感冒发烧,打了两天针就好了。」

黄大婶又指,两个多月前市场西区还发生一场火灾,一间卖干货的商铺起火,从凌晨2时半开始烧,烧到7时多,明火才被扑灭。「烧的是辣椒等干货调料,当时烟很大,特别呛人,西区11街和12街全部烧完了。」

曾到市场采购的酒店主厨
另一名家属称,其丈夫在武汉一酒店任职主厨,隔两三天就要到华南海鲜市场进货,生意好的时候每天都去。她丈夫于上月23日开始发烧,开始烧了3天,在诊所治疗,第4天送往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抽血发现白血球下降,住院期间发烧最高到41°C,治疗一段时间体温未见明显下降。

元旦日早晨,发烧40°C左右,从同济医院打完针,下午被集中转到金银潭医院6楼,转过来的时候没有明显发烧症状,但一个多星期没怎么好好吃饭,脸色有些发黄。「刚来的时候,医院病房是刚腾出来的,连枕套都没有。刚来的时候病房里有两个病人,去交钱之后房间就满了,住了五六个人,4楼基本上是和华南海鲜市场有过接触的患者。」家属称,在精神上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之外,希望相关部门能承担治疗费用。

酒店配货员曾到市场入货
另一位郑姓患者家属指,其丈夫今年69岁,也是酒店的配货人员,到华南海鲜市场采购货品后统一发往荆州,大概每天都要去拿货。「给荆州一家专门经营海鲜的酒店采购海鲜,荆州那边有专车,采购之后统一运过去。」

郑妇称其丈夫最早于上月12日开始发烧,以为是感冒只在诊所吊盐水,反反覆覆发烧一直不退烧,后来转往武汉市优抚医院输液、抽血,指标有些高,建议转往武汉市第十一医院,在医院住了7天还没退烧,头晕眼花没有力气,后来转到同济医院呼吸内科,只是发烧,也不咳嗽。
同济医院的病情证明:「初步诊断为重症病毒性肺炎,高血压2级,高危。患者因反覆寒颤发热11天入院,考虑病毒感染(腺病毒)可能,不排除外机化性肺炎可能,建议结合临床治疗后覆查。」据郑姓患者家属称,经过治疗,目前已没有明显的发烧症状,本来准备出院,但又被转到金银潭医院,目前住在医院4楼。

市场附近药材店上班的新毕业生
刘杰的妈妈表示,他们一家来自武汉市黄陂区三里桥街道的农村,儿子23岁,去年刚毕业后在汉口火车站附近一间药材公司做销售工作。刘杰的病情牵动着全家人的心。本月3日,其父母先后赶到医院,送来了生活用品,并拿着刘杰的社保卡缴交「住院预收款」,姐姐则留在医院病房陪护。

刘杰的妈妈说:「大概2019年12月24日儿子跟我说生病了,头痛、头晕、气短,喘不上气,就让他请假回来了,把他送到三里桥医院打了2天针,第3天准备回去上班,但回去之后也没有去公司,就又到他租房子的楼下诊所打针,还是不见好转。元旦那天儿子烧到38、39°C,体温总是降不下去,走也走不动,我们就把他送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抢救了两天,1月2日晚上转到了金银潭医院6楼。」

同济医院开出的电脑扫瞄报告显示:「双肺多发斑片状实变影及磨玻璃密度影,部份小叶间隔增厚,考虑感染性病变可能,建议治疗后复诊。」

「我儿子病得重,只能让他姐姐留在医院病房里照顾,他姐姐在里边照顾就不能出来了,得一直等到儿子病情确诊并出院。」刘杰的妈妈表示,「在协和医院抢救的时候,我跪在地上求医生救救我的儿子,他才23岁,大学刚毕业参加工作,一个月工资就几千块钱,他自己还在武汉市区租的房子。」

刘杰的妈妈说:「我们都是农村人,没有多少钱,在协和医院抢救了两天,分两次预交了1.5万元(约1.6万港元),第一次交了5,000元(约5,578港元),第二天又交了1万元(约1.1万港元),协和医院那边还没有办出院结账,不知道具体花了多少钱。」

「我们是农村户口,只能报销30%,在小医院可以报销得多一些。」刘杰的妈妈称,转到金银潭医院后,又交了3,000元(约3,346港元)的「住院预收款」,入住的是金银潭医院流感科。她说:「我和他爸爸今天都过来了,只知道床位号,不能进去,送过来的东西需要让医院人员带进去。现在我女儿说好一点儿了,但刚才我们和刘杰通电话,听着还是气短,有点喘不上气来,不能深呼吸,然后就一直咳嗽。」 刘杰的检查报告。
https://i.lih.kg/540/https://static.appledaily.hk/images/e-paper/20200106/large/1578282300_9b6c.jpg
搬运来源: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200106/60454767
9
分享 2020-01-07

41 个评论

不给钱也不可能不治的,不然官老爷得了这病,没有治疗经验咋整呢?
穷人病不起 没有安乐死
我还以为这种疫情是国家免费治疗,没想到。。。
香港這邊,500元一天,不包癌症標靶藥,癌症標靶藥自費

但愛滋梅毒等傳染病藥費是500多元一年,政府包底所以才這麼便宜
打点滴有什麼屁用?🤔
香港這邊,500元一天,不包癌症標靶藥,癌症標靶藥自費但愛滋梅毒等傳染病藥費是500多元一年,政府包...

這種傳染病在香港是免費的,包括任何住院費及藥費。

Ps. 我中過豬流感,所以知道
這種傳染病在香港是免費的,包括任何住院費及藥費。

Ps. 我中過豬流感,所以知道

我2017年5月踩單車車禍,救護車送入荃灣仁濟急症室初步治理,免費。後來入聯合醫院住了一天半,做手術釘正骨裂,用了500左右
我还以为这种疫情是国家免费治疗,没想到。。。

免费?想多了.低端人口不配有免费,免费是中共高层的福利.
可怜的土匪厉害国奴才们,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病死骨啊,中南海内包子臭,武汉街头肺死穷
中国人真的非常苦了,这种病都得自费,简直是散尽家产也前途未卜.....
點滴是給藥途徑,血管藥效發作比吃藥快,胃酸也會破壞某些藥的成份,只能從血管進去。
卡泊芬净一支都4位数,还不一定能救活人,这种肺炎肯定更是大数目
我还以为这种疫情是国家免费治疗,没想到。。。

仍然不忘割韭菜
卡泊芬净一支都4位数,还不一定能救活人,这种肺炎肯定更是大数目

看了这篇报道,发现武汉不明肺炎的发病者一般伴随连日严重高烧,一天就用好多药物维持
如果不給付會很糟糕,生病的人怕付不起醫療費,就乾脆照常生活不就醫,反正是了也沒錢救,不是更沒關係,潛在傳染者又多了不少。
不给钱也不可能不治的,不然官老爷得了这病,没有治疗经验咋整呢?

老百姓=自费小白鼠
卡泊芬净一支都4位数,还不一定能救活人,这种肺炎肯定更是大数目

Caspofungin是抗真菌药物,用在病毒性肺炎上有什么用?
Caspofungin是抗真菌药物,用在病毒性肺炎上有什么用?

这两个不是一回事啊,就是比较一下
.....4.3萬RMB,我爸脊髓開刀,固定的釘子跟止血棉都選自費的也就10萬台幣,不過醫院要預繳真的....那樣繳不出來要趕出去嗎?
.....4.3萬RMB,我爸脊髓開刀,固定的釘子跟止血棉都選自費的也就10萬台幣,不過醫院要預繳真...
很有可能
蘋果這報導記者很有良心
(有感而發,純粹個人心裡所想)
.....4.3萬RMB,我爸脊髓開刀,固定的釘子跟止血棉都選自費的也就10萬台幣,不過醫院要預繳真...

也许吧 但是会成为传染源我估计会被建议安乐死
魔幻支那

這種級數的傳染病還得收費?


03年怎麼不去小湯山醫院收費,交不出錢的扔出去趕回北京市區
這種傳染病在香港是免費的,包括任何住院費及藥費。Ps. 我中過豬流感,所以知道

人能感染猪流感?
蘋果這報導記者很有良心(有感而發,純粹個人心裡所想)

我好奇中共会允许苹果日报记者在内地乱采访?这是偷偷采访的?

刚搜了下内地的新闻,确认是内地记者首先报道的,苹果日报只是转载
不開心。最開始期盼鼠疫能傳到中南海,畢竟是在北京發生的。後來慢慢沒有聲音了。心想控制了也挺好,畢竟不值得犧牲無辜平民。沒想到現在武漢肺炎這麼嚴重還傳到香港了,這個方向不對啊。求求你去中南海吧。
H1N1 流感
人能感染猪流感?

可以的有小學妹中過,醫院躺了幾天,也是挺慘的
我去果然是先缴费再说!问题是后面能报销多少?没钱的话咋办?就偷偷安乐死咯?!
不是為人民好的政權,不如倒了吧
.....4.3萬RMB,我爸脊髓開刀,固定的釘子跟止血棉都選自費的也就10萬台幣,不過醫院要預繳真...

跟你说一真事,12年左右,我骑单车在背街被撞了,没有监控也没行人,撞我的肇事逃逸,膝盖被撞了一个很深的口子,流的整条腿都是血,幸好转过街去就是医院,我进去以后挂了个号,医生过来一看让我交钱取药缝针,我当时腿都走不了路了,流的一地血,跟他说能不能先帮我把血止住,然后我再办后面的手续,人家直接头一转,不跟我说话了,我没办法只能按手续走,过去排队交钱,幸好排队的人看我这是外伤,又流这么多血,让我插了个队交钱,然后再过去,医生才给我止血缝针。
cato921 观察 回复 cato921 观察
这么讲吧,我这情况,如果身上没带着钱,那流血流死在医院里人家也不管你。
这么讲吧,我这情况,如果身上没带着钱,那流血流死在医院里人家也不管你。

這哪裡是醫院,簡直是屠宰場。D:
我还以为这种疫情是国家免费治疗,没想到。。。

似乎是因為國家不承認疫情吧?
Caspofungin是抗真菌药物,用在病毒性肺炎上有什么用?

可能是压一下伴生的细菌感染或者就是骗钱安慰剂作用
我还以为这种疫情是国家免费治疗,没想到。。。

当年SARS政府说医院垫付的钱最后国家会承担,结果现在都还记在医院和药厂的账上的
跟你说一真事,12年左右,我骑单车在背街被撞了,没有监控也没行人,撞我的肇事逃逸,膝盖被撞了一个很深...

如果有人逃单,钱从这个医生以及他同科室的工资里扣。这个医生肯定是之前被人坑过。
香港有一天十二小时月薪5600的工作吗
香港有一天十二小时月薪5600的工作吗

執紙皮?
人能感染猪流感?

部分病株是可以传人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