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朋友的评论笑死我了

刚刚微博看见一个人评论:我们可以接受一党专政,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但是我们要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司法独立。
  这位朋友你是有人格分裂症吗,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有了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共产党做的恶还怎么隐藏?
36
分享 2020-02-03

38 个评论

他的意思是可以接受一个开明的共产党实施新加坡式的统治。

至于共产党能不能开明,那是另一个问题。
 骨子里渴望被一个真正完美无瑕的领袖领导呗。
沒有權力,一切自由不過是打嘴砲。
還以為是睡醒,居然是夢遊了。

專制獨裁政府哪個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
有什么,奇怪的又是一个秋实而已。。大惊小怪。。。。。
另類君主立憲之類也不是不能做,不過共黨必需交出所有權力,人數大大大大減,可以留著部分公司,但往後必須與市場競爭
這樣做能減少一次革命的機會,可是共黨會嗎?不會。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法西斯的新闻“理论家”居然公开无耻地鼓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主张。它们对于“异己”的进步报纸,采取各色各样的限制、吞并和消灭的办法,如检查稿件、任意删削,威胁读者、阻碍推销,派遣特务打入报馆、逐渐攘夺管理权,最后则强迫收买,勒令封闭。(《解放日报》1943年9月1日)

统制思想,以求安于一尊;箝制言论,以使莫敢予毒,这是中国过去专制时代的愚民政策,这是欧洲中古黑暗时代的现象,这是法西斯主义的办法,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决不适于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适于必须力求进步的中国...言论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没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团结统一,不能争取胜利,不能建国,也不能在战后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的幸福...新闻自由,是民主的标帜;没有新闻自由,便没有真正的民主。反之,民主自由是新闻自由的基础,没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真正的新闻自由,决不可能。(《新华日报》1945年3月31日)
已删除
他的意思是可以接受一个开明的共产党实施新加坡式的统治。至于共产党能不能开明,那是另一个问题。

明居正之前的节目说这个路线已经没戏了
因为法律体系从根上就不行
不奇怪。

墙内的人的平均思维水平就是这样的。首先中国不能乱,其次在这个前提下什么都想要。

极权下面人真的容易变蠢。
黨內改良主義?又回到了好皇帝和壞皇帝的老話題。壞的是皇帝,皇位永遠是好的。

持這種樸素想法的人很多。不僅可笑,而且悲涼。可見不少人的政治常識何其匱乏。當務之急是爭取傳媒的自由,哪怕是自媒體的自由。這幾天的事表明。發聲的人一旦多,沈默的大多數也會跟著去發聲。

p·s 今日pink們集體復活。
古有一個日本兵佔領一個村,
今有一萬網評員控制十億人。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


我 罵 我 自 己
明居正之前的节目说这个路线已经没戏了因为法律体系从根上就不行


行不行是另一个问题

我的意思是厚道点,别因为墙内人的思想没有一步到位就嘲笑他。
有了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就不会拥护共产党了,所以共产党坚决要抵制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司法独立。
现在搞投票,就是前几年村长选举一张票1000块全部买断这样的。
首先一定要保证三权分立,出版游行结社自由允许工会,其他都可以商量,一定要制约住上面那个人的权力,然后随便是谁了,一个普通CEO都可以,因为他的喜怒哀乐根本不重要,有一套成熟的法律做日常指导,所以这个方式也可以被称为农村包围城市。
不可笑,很可悲。中国人一直以来都有明君梦和忠臣梦。帝制被推翻了,这明君梦也与时俱进了一下下。
他的意思是可以接受一个开明的共产党实施新加坡式的统治。至于共产党能不能开明,那是另一个问题。

新加坡的人还没有争取到吃口香糖自由,即便此朝主子开明,谁能保证不会出昏君
這個人,頂多說他傻、天真等等
但他的這個期望的本身,沒有問題,不至於人格分裂,如同前面大家所說的。
我覺得這麼說可以,舉著四項基本原則的旗號反黨,等拿到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司法獨立就翻臉嘛。
做中國夢中,勿擾.
70年了,觉得会开明?开明就没钱可污了…
没什么,他想要个蒋经国,最顶不济李光耀也行,是这个意思。
新加坡的人还没有争取到吃口香糖自由,即便此朝主子开明,谁能保证不会出昏君


認同。新加坡現在尚且成功,但不代表這模式行得通,下一個毛澤東上場就仆街。
其实墙内如果维持08-11年的风气,我感觉我不会出来当反贼的,他说的可能是08-11年国内的样子吧
搞共产党立宪应该是可行的,但是让那群人交出权力估计难,没有武力还是麻烦的,战争动乱,受苦的还是普通民众,不过很多时候和平都是打出来的,不是求出来的。
其实我有个提议,习近平当皇帝并非不可接受,既然他有皇帝梦,完全可以将其加冕为皇帝,让其家族名正言顺成为皇室。

前提是他解散匪党,交出权力,成为象征性的国家领袖,他以及他的家族由财政供养,只拥有象征性的权力,实际权力由内阁/议会和民选首相/总理/总统共同拥有,让中国成为君主立宪制的民主国家。
反不反党目前不重要,让更多的人重视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很重要,当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后者的重要性,而gcd又不作为,反党的只会增多不会减少,不是吗?
指望有新加坡的家长式统治,但要求言论、新闻自由无异于叫共产党员集体自杀。
其实8964时的“爱国民主运动”的大部分人都是这个观点,稀里糊涂。只有邓等强硬派和黑手们是清醒的。

毛泽东1954年在宪法讨论会上的讲话:“我们不少同志就是迷信宪法,以为宪法就是治国安邦的灵丹妙药,企图把党置于宪法的约束之下。我从来不相信法律,更不相信宪法,我就是要破除这种宪法迷信。国民党有宪法,也挺当回事,还不是被我们趕到了台湾?我们党没有宪法,无法无天,结果不是胜利了吗?”
我们要民权人士发声,但自己不肯给实质性的支援,民权人士说的不够露骨我们又不满意,民权人士被抓了我们又只会在这怒骂共产党。

我们真比小粉红聪明吗?
他不这样说你就看不到这条评论了。
其实我有个提议,习近平当皇帝并非不可接受,既然他有皇帝梦,完全可以将其加冕为皇帝,让其家族名正言顺成...

common wealth of the sager king(sarcasm)
在墙外也是有很多这种人
例如:一个生于上海,有加拿大国籍的中国人,是维基助理主编和维基原创专家
他反对中国政府审查网际网路,对中国封锁维基不满,表示支持言论自由
同时表示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和中国共产党,并拥护包子
微博上的人很多高中生,你指望他们有多高层次的发言吗?
他们可能连司法独立是啥意思都不知道
不就是圣君情结嘛,墙国人标配,像个中世纪的农夫一样去祈求、祈祷君主赐予更多权利,一旦获得了就暗自窃喜,却不想这本是自己应有的东西。
运气好是可以碰到个施行善政的开明君主,然而只要一党专政一天,就始终存在变成恶政的可能,从历史上看,这个机率几乎是100%。
为什么要笑他呢?这个人已经意识到言论自由、司法独立的重要性了,只是由于对中共的恶了解的不够彻底,或者是觉得目前没有实势力能对抗中共。

在我来看,这人比那些就是不要民主不要自由,一心跟党走铁杆粉红的好多了,他距离完全明白只有一步之遥。

如果有人在他身边可以跟他讲一讲中共的发家史,讲一讲为什么中共不准民众有言论自由,这人很有希望变成完全的反贼。

希望葱油们不要忘记自己觉醒的历程,把那些还在半山腰的人赶紧拉上来,而不是嘲笑他们蠢。如果当年我懵懂的时候能有人点拨一下我,我会视他作恩人的。
这就好比说,我们可以吃一个不臭香碰碰味道超过法国鹅肝的大粪。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字雲崖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04
  • 浏览: 8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