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李文亮所謂的撐警微博而攻擊他的,我只希望你們明白壹件事

李文亮,壹個普普通通的大陸人,壹個忙忙碌碌的醫生。

他所做的,只是壹個大陸人會做的最普通的事。

他並不知道港人訴求究竟是什麼,亦或是反暴治亂背後更多的事情。

他只知道媒體告訴他“香港有暴力分子受境外反動勢力勾結企圖鬧港獨”。

他只知道“香港市民期望社會安寧,反對港獨分子的暴行”,“香港被廢青搞得壹團糟,記者和警察被廢青襲擊”。

他本著最善良最樸素的目的,為香港早日恢復社會秩序點贊。

更何況他所點贊和轉發的微博,掛著國旗,那是他作為醫生曾經宣誓過要熱愛的國家的國旗。

你可以指出他的無知,但你沒有理由去苛責他。

他沒有時間,也沒有渠道去了解所有的事情。

他沒有人雲亦雲地出口辱罵香港示威者,就已經是他最大的善意。

你們現在將矛頭對準李文亮,就是遞給中共壹顆轉移怒火的救命稻草。

中共巴不得現在有人跳出來承受壹切民怨,而攻擊英雄李文亮的你們就是最好的活靶子。

“你們要言論自由?要中共下臺?就是你們這幫人天天攻擊李文亮!不安好心!”

李文亮已經走了,讓他在天堂休息吧。

我們的鬥爭還在繼續。



附李文亮過去的壹則微博

https://i.imgur.com/Uplupui.jpg
91
分享 2020-02-08

110 个评论

對於內地網民統一轉發支持警察的微博,我不曾感到憤怒,我只感到悲哀,是一個民族的悲哀,是一個國家的悲哀。因為黨,他們統統都是受害者。
对的,除非有主动去墙外了解真相(这个比例太少了),不然在墙内你只能得到香港人在搞暴动这一种信息。这不是他的错。
1. 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否则任何个人追责都没有意义了。纳粹军队、苏联红军、中国解放军,哪个不是洗脑+强制征兵?所以说他们个人都没有责任了吗?

2. 香港人和中国人并不在同一场斗争里。互相加油打气可以,过多的自我感动还是免了吧。
1. 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否则任何个人追责都没有意义了。纳粹军队、苏联红军、中国解放军,哪个不是洗脑...

1. 如果李文亮受到蛊惑报名当了香港警察去一线殴打示威者,那是他的责任。可李文亮就是个治病救人的医生,给一个支持祖国的微博点了个赞,你告诉我他有什么责任?

2. 争取民主的斗争中大家都是同袍,何况敌人都是中共。
對中國人有信心,對政權沒信心,那一場運動沒死人不是長期運行的,這次的病情已經找到藥了。就網上的人也就只能網上叫兩聲而已,跟香港人差多了
1. 如果李文亮受到蛊惑报名当了香港警察去一线殴打示威者,那是他的责任。可李文亮就是个治病救人的医生...

从你的角度看好像所有人重点都是消灭中共,然而从香港的角度看可未必。
如果未来瘟疫和其他各种因素导致中国国力衰退,香港完全可以寻求与中共私下妥协或者依靠国际力量维持独立/自治,这可比等着中国完成民主化现实多了。
我不認為中國人甘於屈從中共無罪(指道德上和倫理上的罪過而不是法律上的犯罪)
从你的角度看好像所有人重点都是消灭中共,然而从香港的角度看可未必。如果未来瘟疫和其他各种因素导致中国...

谁告诉你必须消灭的才是敌人?香港有自己的政治诉求,中共现在是最大的阻碍,那就是敌人。香港实现了自己的政治诉求,中共是死还是妥协这都不重要了。
我不会因为他无法洞察共匪的恶而说他愚昧,因为这种恶实在不是人类能够想象的。但我可以因为他的无畏和敬业感动,因为客观上他的勇敢拯救了很多人的生命。
谁告诉你必须消灭的才是敌人?香港有自己的政治诉求,中共现在是最大的阻碍,那就是敌人。香港实现了自己的...

但是香港实现诉求不但和中国的民主运动关联不大,还可能完全相反
比如从香港的角度来看瘟疫死的人越多越好,最好是全国维持溃而不崩的状态,这样有了争取诉求的空间还避免了战乱和难民,但是这对于渴望中国实现民主化的人来说恐怕是最差的场景
但是香港实现诉求不但和中国的民主运动关联不大,还可能完全相反比如从香港的角度来看瘟疫死的人越多越好,...

我明白你的看法。瘟疫客观上导致中央权力萎缩,在这一点上两边是一致的。
如果你了解过文革发生的事情,其中大部分都是这类,事件具体内容略有不同,实质都是这类东西。

文革其实——没有停止过。
但是香港实现诉求不但和中国的民主运动关联不大,还可能完全相反比如从香港的角度来看瘟疫死的人越多越好,...

我觉得你说的话在搞笑,香港想要独立,共产党是非倒不可的。共产党不倒,香港人的诉求永远是镜花水月。如果连最大敌人都不清楚还是别斗争了。
我觉得你说的话在搞笑,香港想要独立,共产党是非倒不可的。共产党不倒,香港人的诉求永远是镜花水月。如果...

共产党没倒,台湾不也一样实质独立了么?诉求能否实现只取决于实力对比。
李文亮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纪念他。
他是一个普通人,也只是做了一个普通人应该做的事。
然而只是做了这些事情就要被我们纪念,那说明是我们这个社会出错了,而不是他。
李文亮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纪念他。他是一个普通人,也只是做了一个普通人应该做的事。...

我与你的想法恰恰相反。
一个普通人,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他就是英雄。
我最大的希望是,通过这一系列的事,人民能够深深记住一件事:官媒说的话,每个字都要质疑,都要自行查证!
不攻擊(基本人性)
不吹棒(實情是他本來也沒多敢言,只是在私人群裡提醒親友一句)
希望死後有機會相見時他能看清真相覺醒
忠于自己职业就是英雄
说明很多有良知的人都被共党的宣传和新闻封锁所蒙蔽.
李医生不是孤例.
当他发现真相时,他觉醒了.
共产党没倒,台湾不也一样实质独立了么?诉求能否实现只取决于实力对比。

台湾本来就脱离于共产党掌控之外,你香港现在脱离于共产党掌控之外了么?而且台湾的确是实质独立,香港现在不管是实质还是法理,哪条独立是有理有据的?
香港人靠的只有是民意,然而你们自己看看,独立派声音能在香港占据50%以上么?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是一个恒古不变的道理。
精神洁癖要不得
不攻擊(基本人性)不吹棒(實情是他本來也沒多敢言,只是在私人群裡提醒親友一句)希望死後有機會相見時他...

他是在自己的同学群中传播的消息。他的同学都是各个医院的医生,所以这可能是能将疫情信息最快传递到全国各大医院的方法。
他还很小心地加了句不要向外界扩散,因为从科学的角度,当时疫情确实还没确定。即便如此,还是被抓。
我不认为李文亮值得吹捧,但他的行为值得肯定。
所以為什麼要用妳?
因為你是男的嗎?
還是你默認所有女性都說醫生不好?
還是你覺得只有女性會說這種話?
請給我你的理由。

*樓主已回應為簡轉繁的問題並做了修正*
我与你的想法恰恰相反。一个普通人,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他就是英雄。

我仅评论他在泄露疫情方面,如果是在正常社会,这绝对是该说的,但正是因为在极权社会,这才显地珍贵。因为他知道自我审查,也知道风险,但还是进行了透露。他的这一举动至少挽救了不少人的健康甚至生命。
当然,他的牺牲仍然值得被铭记,但是如果没有提早告知大家,那么他的牺牲会变得和那些目前已经牺牲的医疗人员一样,毫无意义。这个只是我们对英雄的不同定义的理解。
由于信息不对称,有些事情可以理解。但是大部分事情是可以自我判断的。比如五百次入刑、定于一尊、账号实名制、修改宪法。这些都是赤裸裸的开倒车,但是人民并不反对,反而叫好。你一说司法独立他们就跳脚。共产党有句话说的非常对:“是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
所以為什麼要用妳?因為你是男的嗎?還是你默認所有女性都說醫生不好?還是你覺得只有女性會說這種話?請給...

啊。。我是先写成简体再用软件统一转成繁体的,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不好意思。
所以為什麼要用妳?因為你是男的嗎?還是你默認所有女性都說醫生不好?還是你覺得只有女性會說這種話?請給...

因为这事用机器翻译的繁体中文。。。
1. 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否则任何个人追责都没有意义了。纳粹军队、苏联红军、中国解放军,哪个不是洗脑...


同意,老實說至少對我來說就只是一個敵人的支持者因支持我的敵人而死。
眞正的罪歸禍首是歪曲事實、掩蓋眞相的人,其實香港朋友可以通過這次李醫生的事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當民眾瞭解眞相以後,普遍是會站到正義的一邊,而洗地抹黑的祗是極少數。所以香港問題也是同理,本質上是因為大家不了解實情所以才會引發矛盾。
他也只不過是制度裡的受害者
啊。。我是先写成简体再用软件统一转成繁体的,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不好意思。

瞭解,另外我完全贊同你說的話,剛才也在FB看到很多這樣的言論。
https://m.imgur.com/a/3RA3Qv3
我無意轉移焦點,也謝謝您的文章
瞭解,另外我完全贊同你說的話,剛才也在FB看到很多這樣的言論。我無意轉移焦點,也謝謝您的文章

感谢理解。其实我的这个文章主要就是给他们看的,希望他们不要在李文亮这个事情上过于极端。
壞的制度讓好人變壞

對牆內的中國人來說,李文亮醫生是普通人,是吹哨人,是抗疫英雄。

對牆外的人來說,李文亮是護旗手,是支持香港警察的腦殘,是吹哨人,是疫症中陣亡的醫生。
既不该过度贬低他,也不该封神,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邪恶专制牺牲品,希望他的生命可以唤醒一部分人的觉醒,这条路很漫长,仅此而已
其实讨厌和利用并不矛盾,中共利用死人,香港人也可以利用死人
若是他支持中共屠杀64学生,那你们还会原谅他吗?说到底大部分人的想法就是香港人受害又不管自己的屁事,哪怕香港人30年来帮我们纪念64又怎么样。
不同意楼主的看法。
李本来是个道德根本谈不上多高尚的人,他也从未向将真相告诉民众,他只不过是在和朋友分享自己在工作中的所见所闻。他之所以被抓,并不是因为他的勇敢,而是因为他的愚蠢。他努力隐藏自己,希望共产党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坏分子”。他绝对是一个在共产党的暴政下苟且偷生者。但是他低估了共产党的邪恶,没想到和朋友之间的聊天会成为自己被训诫的原因。这种人随时随地可以拿起屠刀砍向周围那些更加弱小的受害者。如果给他一根棍子然后送他去香港,他绝对会对香港的抗议者痛下杀手。
李之所以成为某些人眼中的英雄,是因为支那是个道德彻底沦丧的地方,当人们及其需要一个英雄的时候,环顾四周才发现周围大多都是人渣败类,所以只好找一个不那么败类的人勉强拿来滥竽充数。
不同意楼主的看法。李本来是个道德根本谈不上多高尚的人,他也从未向将真相告诉民众,他只不过是在和朋友分...

李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堪,从我转发的配图就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你是在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我不苟同。
我不贊同這個說法,他沒有時間去了解事情的真相就能輕輕鬆鬆的將整件事情定性了?他不了解真相沒事間翻牆是讓他完全聽信牆內新聞的原因?他完全可以不發表言論在他不清楚狀況的情況下,而不是聽信國內的新聞發表不實言論。他的錯很小,但不代表他沒有錯
我不贊同這個說法,他沒有時間去了解事情的真相就能輕輕鬆鬆的將整件事情定性了?他不了解真相沒事間翻牆是...

他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只是给14亿护旗手的一个微博点了个赞,恰巧那个微博的第二个hashtag是支持香港警察。
李医生的状态处在自干五粉红向反贼的转变中,但是如果没有这次疫情,他大概率是岁静派,或者是星辰大海的小粉红。
中共的洗脑过于邪恶,他确实给香港人带来了伤害,希望香港人能原谅他。
我不贊同這個說法,他沒有時間去了解事情的真相就能輕輕鬆鬆的將整件事情定性了?他不了解真相沒事間翻牆是...

在大陸了解到真相很難,大多數不翻牆的牆內人只能看到被過濾的新聞。牆內關於香港的新聞都說香港手足是暴徒,只會打砸搶燒,黑警打他們就是維護正義,所以有這麼多人撐警。
我还是想说一下纪念李文亮的事
我们这里有人纪念他,是因为我们品葱的部分用户,理解到了李文亮的善良正直,但是在李文亮眼里,我们就是个该死的汉奸,李文亮这种中国人眼里,我们这些反贼,都该被警察收拾,都该被国家收拾,政府收拾,那么好的,你说这是他不了解我们,OK
那无知在我眼里依然是一种邪恶
壞的制度讓好人變壞對牆內的中國人來說,李文亮醫生是普通人,是吹哨人,是抗疫英雄。對牆外的人來說,李文...

请你不要这么说,大家每天都在接受不一样的讯息,对一件事情的反馈肯定会不同。大陆人是被蒙蔽的太久,李医生去世后,也渐渐有更多人开始去了解香港的五大诉求到底是什么,并且有很多人表示认同。你我都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可你至少在墙外,接受的讯息要真实很多。
對於內地網民統一轉發支持警察的微博,我不曾感到憤怒,我只感到悲哀,是一個民族的悲哀,是一個國家的悲哀...

反对,我不认为这些人是受害者,转发微博,又没有枪指着脑袋,完全是自愿的,自发的邪恶,包括很多支持屠港出兵的恶言,也都是自愿的,发自内心的邪恶和仇恨,所以中共倒台,这些人要跟着一起受惩
我还是想说一下纪念李文亮的事我们这里有人纪念他,是因为我们品葱的部分用户,理解到了李文亮的善良正直,...

如果他长在香港,他不会。
讲道理说服李文亮这样的跟风撑警人士会比说服猪队友简单,有些人如果恰巧生在墙内大概率也是长成个战狼小粉红
我不贊同這個說法,他沒有時間去了解事情的真相就能輕輕鬆鬆的將整件事情定性了?他不了解真相沒事間翻牆是...

你不在墙内,所以你理解不了李文亮的所作所为,觉得他有错;可他也不在墙外,没有每天接受自由民主的熏陶。一定要给他归个错的话,那么香港最近发生的事每件都是对的都是合理的么?
反对,我不认为这些人是受害者,转发微博,又没有枪指着脑袋,完全是自愿的,自发的邪恶,包括很多支持屠港...

我坚信,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便得不到客观理智的判断。当年红小兵也是那么判断资本主义余孽和臭老九的。
反对,我不认为这些人是受害者,转发微博,又没有枪指着脑袋,完全是自愿的,自发的邪恶,包括很多支持屠港...


人的趨向性在這個封鎖的環境內將被無限放大,一方面是共黨導惡的功力,一方面是多年來因其他人民行為而被港人歧視的壓抑
很多反共人士最蠢的一点就是以圣人的标准要求他人甚至死人,导致派系林立,相互攻讦。

殊不知如果一个人完美无缺,那就没有任何其它的事物能补足他,只会使其孤立无援。完美其实是一种弱点。

能为我所用即可,为何不能求同存异?
我坚信,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便得不到客观理智的判断。当年红小兵也是那么判断资本主义余孽和臭老九的...

那你用最大的善意去揣测一下共产党,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理智的判断,然后你再用最大善意来揣测一下我,看看能不能获得了什么理智客观的判断
除了对李文亮人格和道义的评判之外,我觉得实用主义也是需要考虑的。李文亮的去世和前后的事件把大陆的主流舆论撕了很大的一个破口,对于需要得到大陆人理解的香港人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展示“我们的抗争是有理由的”的好机会,而不是急于审判已死之人的政治立场。

因为归根到底我们这次并不应该浪费时间在判断李文亮是不是个好人上,这种事情永远没有好处。甚至李文亮本人都并非那么关键的人物,大陆和香港真正需要对抗的始终是中共,那么也只有针对中共才是真正紧要的目标。
那你用最大的善意去揣测一下共产党,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理智的判断,然后你再用最大善意来揣测一下我,看看...

我从来都以最客观的角度辨别是非,而不以主观的善恶揣测他人。
人的趨向性在這個封鎖的環境內將被無限放大,一方面是共黨導惡的功力,一方面是多年來因其他人民行為而被港...

那还是恶,恕我直言,中国人被共产党压迫,和对比港人的歧视,明显前者更严重,但是中国人卑鄙懦弱,对共产党是忍气吞声,对港人则是喊打喊撒杀,这不就是典型的邪恶吗?
除了对李文亮人格和道义的评判之外,我觉得实用主义也是需要考虑的。李文亮的去世和前后的事件把大陆的主流...

谢谢你,这正是我想表达的。
我从来都以最客观的角度辨别是非,而不以主观的善恶揣测他人。

那你分什么最大的恶意?那你怎么能区分什么恶意算最大?那你这是客观?????
那你分什么最大的恶意?那你怎么能区分什么恶意算最大?那你这是客观?????

你打那么多问号干嘛啦。又不是问号越多越有理。
你打那么多问号干嘛啦。又不是问号越多越有理。

你关注点为啥这么神奇?????
個人感想:
我明白他可能不了解一切,所以我個人不會幸災樂禍
但我也希望各位明白,不是所有事都必須被原諒,每個人有自己的底線,也許有人會覺得他只是被騙了,這不是什麼大事,然而對一些親歷過、身邊人經歷過警暴的香港人來說,原諒他?那有人同情過那些被打被自殺的手足了嗎?

當然會被轉移怒火這點是對的,感謝你提出意見,雖然我很想說據過往經驗即使香港沒說什麼,他們還是會找到靶子打的,例如口罩。
其實理解應該是雙方的,我也希望蔥友理解香港的憤怒、理解那些知道不明智仍選擇不原諒的手足。
你关注点为啥这么神奇?????

lol
共党所谓的“发动群众斗群众”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忽悠一批人,斗另一批人,它们自己坐享其成。
要始终明白谁才是真正的敌人。
对。
我一直觉得有些人那种论调看着着实令人恶心。
李文亮他的确是只提醒了他大学同学群。但是即便这么简单的,只是想照顾他认识的人,这样的好人,下场都如此悲凉。
证明这个体制已经毫无丁点人性了。

不是每个人都一出生都在香港,在台湾,在美国,在非独裁体制的地区。
共党所谓的“发动群众斗群众”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忽悠一批人,斗另一批人,它们自己坐享其成。要始终明白谁...

聪明人,您比胡锡进强
我与你的想法恰恰相反。一个普通人,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他就是英雄。

一个德国党卫军,按照任务杀了三个犹太人,于是乎一个普通人,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他就是英雄。太片面了,你这种思想
对。我一直觉得有些人那种论调看着着实令人恶心。李文亮他的确是只提醒了他大学同学群。但是即便这么简单的...

补充一点,李文亮是武汉大学毕业,武汉大学是中国大陆比较顶尖的大学,他的大学同学应当都是国内各大一流医院的大夫,这种消息传播方式反而非常有效率,能让各大医院都能够有警惕心理。
一个德国党卫军,按照任务杀了三个犹太人,于是乎一个普通人,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他就是英雄。太片面了,...

有道理,需要排除一些极端例子。
请你不要这么说,大家每天都在接受不一样的讯息,对一件事情的反馈肯定会不同。大陆人是被蒙蔽的太久,李医...


我只是客觀地說出現實。

在中國,每個人都是受害者,也是加害人,
邪惡得以盛行,並不只因為有壞的人。

我不想人鬥人,中共是核廢料不證自明,
可是普通人也有普通人可以做的事:尋真究責。

在路上,多一個擋風的人,後面人也就能走的更前
但是香港实现诉求不但和中国的民主运动关联不大,还可能完全相反比如从香港的角度来看瘟疫死的人越多越好,...
民主运动关联不大?

如果大陸甘心做順民,過幾個月還繼續老樣子,誰會指望你們什麼?搞不好中共玩一下轉移視線,你們就樂啦!否則別怪人家希望"死的人越多越好",這種隋性和助紂為虐的人民誰有興趣期望?

另外5大訴求,本身就是針對地方政府的民主運動,如何是相反?除非你認為地方自治有問題!
我认为告诉墙内大众,偏或不偏批判的角度叙说,李先生是护旗手,李医生转发了撑警的微博没有什么不妥。

中国舆论流行造神,李医生的壮举在于他在生命的最后几天终于觉醒,实名站在了国家舆论维稳的反对第一线。

如果有更多人从人道情感的立场出发再慢慢开始理性思考。这对打破迷信神而开始自己行动有正面作用。

比如护旗手微博截图的第一个评论,「你是护旗手,谁来护你呢?」
品葱有些人搞得好像自己一生下来就是圣人,就能明辨是非似的,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不都是渐渐觉醒的吗?我们中的多数曾经不也都被中共洗脑过吗?因为李医生一个撑警微博就攻击他的人自己扪心问一下,难道懵懂无知未觉醒时就没有过一句粉红言论?人都死了,为什么还要抱有那么大的恶意?拿这种圣人放大镜看人,你们自己当真就那么洁白无暇?我有时候真的觉得中国人没救了,不管在多不合时宜的情况下,都永远有人互相内斗。
大部份的普通人并不是纯白或者纯黑,我们希望人们能单纯得像二次元那样,但是,多数时候,人们的做法都有好有坏,所以要对事不对人

且不论他在香港一事是被蒙蔽还是主观上的支持,支持的话力度如何,现在大家要针对的是肺炎的隐瞒事件,而不是他有没有支持过香港警察,是否了解香港的真相。

重点是,他在肺炎这件事情上有没有做错。

没犯错的话,那很好,若是错了也要明白做错了,一个人做的两件事情,要分开判断,不要搅拌在一起。
李文亮就是一个普通的墙内岁静嘛,岁静受到官媒宣传的影响支持港警再正常不过了。不过我也能理解骂他“求锤得锤”“活该”的香港人的,毕竟是哪一方坚持不懈地对香港进行污名化导致其愈发极端化呢?
個人感想:我明白他可能不了解一切,所以我個人不會幸災樂禍但我也希望各位明白,不是所有事都必須被原諒,...

嗯,能够相互理解就最好了。
民主运动关联不大?如果大陸甘心做順民,過幾個月還繼續老樣子,誰會指望你們什麼?搞不好中共玩一下轉移視...

我不是在反讽。我希望中国和香港的抗议者都能实现自己的诉求,与此同时这两者之间可能并不相关甚至有冲突。这是我希望双方都能认清的。
所谓「溃而不崩」当然是一种比较极端、出现几率也较小的假设。但是以此来说明中港两地各自为诉求分头努力、不被所谓「同胞」「手足」名义而影响抗争实践是有意义的。
1. 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否则任何个人追责都没有意义了。纳粹军队、苏联红军、中国解放军,哪个不是洗脑...

当前的问题就是过多的自我感动,所以无人会被真正追责,更不会有多少人去反思。从自我感动引发一种虚幻的参与感,好象自己也是善人一样,而避免去考虑自己其实是刽子手的一份子。
我只是客觀地說出現實。在中國,每個人都是受害者,也是加害人,邪惡得以盛行,並不只因為有壞的人。我不想...

也请你明白,你说出现在这一切的勇气,不是全部来自于你本身,还包括你身后所处的大环境。所以所谓的墙外人,没什么资格去指责他
和64不一样,64是被大陆埋藏的历史。而香港则是大陆一直在刻意误导,他作为一个没有梯子没有肉身翻墙的普通中国人,他只是相信了中共的报道而已。更何况,一个人爱国有什么问题呢?只不过在中国来说,很多人分不清党和国的区别
也请你明白,你说出现在这一切的勇气,不是全部来自于你本身,还包括你身后所处的大环境。所以所谓的墙外人...


有點不耐煩。
我已經說明了,不想人鬥人。

還講什麼資格?別天天一副受害者的模樣!
活在牆內的人,難道就不清楚,貴支那政府的行事作風?高興就捧誰,不高興就抓誰,難道牆內人都不知道嗎?10幾歲小毛孩,還可以不懂事,牆內人活了一把年紀,還不認識貴支那文化:別惹領導?

別有事就一副我們無辜的樣子!你們並沒有你們想像中的無辜!

劉曉波,王全璋這些人都存在你們的歲月裡!
你們不知道他們,就是豬,活該被宰;知道他們也去做護旗手,也是粉蛆!

你們對需要支持的人,沉默了;對不必的表忠,發聲了!你們能了解你們對道德的缺乏嗎!?

牆外的人,也要生活,也有壓力,出了聲也要面對支那騷擾。再說,牆外的人並沒有要背負更多責任的義務,牆外的自由,也要牆國的人自己參與去守護。

支共是核廢料,也許你們沒有離開的權利,但你們有不抱著它的自由!你們做不到追究責任,也該追尋真相,至少也該對表忠留一分冷漠。

P.s
李文亮醫生是吹哨人,是抗疫醫生,這讓我敬重。同時,他是個護旗手,也讓我反感。
黑警有發言權,你看黑警悼念他了嗎?
没必要解释,人走过必留下痕迹,做错的事情不能说那岂不是跟中共一样 对的事情我们给予肯定 那就可以了。。
有點不耐煩。我已經說明了,不想人鬥人。還講什麼資格?別天天一副受害者的模樣!活在牆內的人,難道就不清...
這種矛盾的存在,簡直就是傳統華人那種對社會沒有承擔,以為做個"好"人就足夠,其他事少管,誰不知道是"好"人可以成就最邪惡的事
1. 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否则任何个人追责都没有意义了。纳粹军队、苏联红军、中国解放军,哪个不是洗脑...


1. 身为一个懒惰而缺乏主观能动性的人,我认为个人没有责任。
我与你的想法恰恰相反。一个普通人,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他就是英雄。


這句話說的真好,給你點讚,能做到自己該做的事,人人是英雄。
对于每一个个体,我想我们任何人都没权力要求别人必须是一个完美的人。

目前我所了解到的李文亮是一个有很多侧面的普通人,就像所有的葱油一样。李文亮无疑是个悲剧,从个体角度出发,我个人理解他生前的很多观点和做法和我不一致,而造成这种不一致的主要原因是在于信息闭塞和审查的存在。

所以,对于这个人的本身我自己并不想做太多评判,没什么意义;重要的是他所做的另一些事情,能够为这个铁幕撕开一道缝隙,无论他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单就结果而言,都是非常宝贵的,可以说的确是用生命换取的。所以,这就需要有人努力不要让这个缝隙又被重新掩盖住,让仅有的不多的光亮又被挡住,而不是全盘否定就因为撕开这条缝隙的人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做了不少自己不认可的事——如果这么做,那我想对真的希望中国有所改变的人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好事。
javascript:;https://i.imgur.com/Q4zJDom.gif
已隐藏
要求他完美當然不現實。他作為撐警的制度的一部分,進行了相當於加害的行為(護旗手),接著被制度所害,這是事實,也是讓他和大多數小粉紅有共鳴的地方。

做一個護旗手和做一個有惻隱之心的在同學群裏留言的正是同一個人。

我對他的去世感到難過的理由很簡單。為他講真話卻遭遇不公,以及一份對醫護的敬重。

我恨他嗎?強國每個護旗手也許都值得我去恨,這種恨的理由,我也不再多說。但我恨都無L用,恨一恨,罵一罵,香港也不會立刻獨立。情緒釋放後總要坐下來解決問題。

現在比起恨,我只覺得可惜。很多港豬(我)也是721,換句話說就是鐵拳之後才得以覺醒,才去反思這個制度的問題。李文亮敢講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可見並不是無腦之人。也許他活下來會有覺醒機會,但這點我們已經無從得知。
有點不耐煩。我已經說明了,不想人鬥人。還講什麼資格?別天天一副受害者的模樣!活在牆內的人,難道就不清...

事不关己的时候,说什么做什么都很轻易,这句话是对墙内那些冷眼旁观沉默不语的人说,但也对很多妄加指责我们冷漠的人说。
我们需要就事论事,而不是就人论事,仅此。
悲愤!!!
李文亮先生去世了,我流泪了。
他不是死于肺炎,而是死于舆论管制!
悲愤!!!李文亮先生去世了,我流泪了。他不是死于肺炎,而是死于舆论管制!

畸形制度的牺牲品
這句話說的真好,給你點讚,能做到自己該做的事,人人是英雄。

谢谢
我与你的想法恰恰相反。一个普通人,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他就是英雄。

当粪坑里长不出莲花时, 一株野草就是英雄。
已隐藏
轉載一個王丹FB page的觀點,我是很讚同的

關於李文亮醫生的去世,除了普遍的悲憤之外,也有一些聲音出來了,說他不是英雄,不是吹哨者,挖他的黑歷史說他曾經支持香港黑警,等等。

我無法苟同在這樣的時刻出來說這些話的行為。

第一,李文亮醫生是不是英雄不是問題的根本。重要的是,他的遭遇代表了這次瘟疫揭示出的,中國缺乏言論自由的問題。網民推崇李文亮,主要是因為他的死,更能提醒人們這個問題。何必糾結於他是否嚴格符合「英雄」的定義呢?

第二,正是因為他不是英雄,甚至相反,他可能還曾經是體制的維護者,悼念他就更有意義。因為他的遭遇讓更多的「非英雄」們,更多的普通人知道了,即使你不當英雄,也難逃中共的暴政。你即使不當劉曉波,也可能會成為李文亮。通過悼念他,讓更多的人認識到這一點,有什麼不好?何必糾結於他是不是「英雄」呢?

第三,李文亮或許曾經是體制的支持者,但最終說出了「一個社會需要有不同的聲音」這句話。就憑這句話,就應當給他鼓勵和尊重。一定非要是「英雄」才值得悼念嗎?

作為牆外的人,我覺得應當給牆內的人更多的鼓舞,而不是苛求。

所以,我不能同意顏擇雅老師的看法:
https://m.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3061356
事不关己的时候,说什么做什么都很轻易,这句话是对墙内那些冷眼旁观沉默不语的人说,但也对很多妄加指责我...


罷了。
你繼續造神,不打擾。
希望造神運動能打救你們無辜的人。
共产党没倒,台湾不也一样实质独立了么?诉求能否实现只取决于实力对比。

实质独立了?中华民国台湾存在是事实,但为什么连WHO都进不去,各国在国际文件中都把它矮化,联合国没有席位。中共不倒,台湾不可能实质独立。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4
  • 浏览: 20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