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书院 (六)--- 半空的车厢

在伴随着细雨的寒风中,我登上了列车,7点10分的班次,与往常一样。
与往常不同,乘客只疏落地坐了小半个车厢。
大概是因为不少人得到了远程工作的许可,而我,却不是那些幸运儿之一。

车开了,伴随着耳机里,张学友的《淹没》。脑子里,想起梁朝伟的一句对白,“他们的嘴上说着都是千秋万代的国家大事,可是他们的眼睛里只有两个字,恐惧。”而在我的心里,已经没有大事,只有恐惧。
车停站了,旁边山坡上的橡树已经发出了新芽。树下的枯叶也渐渐的被嫩草推开。
Winter is leaving, but the coronavirus is still there.

车又再开动,风从车窗的缝隙,一丝丝吹在头顶。这提醒我,我已经剪短了我的发,虽然是每个月的例行公事。不可否认,最近的每天早上,我确实在一寸一寸地挣扎,到底要不要外出?
这时候,车厢另一端的一位乘客打了一个喷嚏,在我的耳里化成一响惊雷。人,这种自以为是的脆弱生物,一点飞沫,一次触碰,就可以将你摧毁。没错,瘟疫就是这样一步步,从遥远逼近。会不会找到你,只是个概率问题。
通过一条隧道的时候,时间好像变慢了。我谦卑地祈祷起来,但是并非对神灵。“好人真的有好报吗?”“我的人品余额还够吗?”“别人落难时,我鼓励他们的话,会回来吗?”越想越变得无稽,荒诞,歇斯底里。

车出了隧道,雨云居然散去了。早晨的阳光照进车里,洒在乘客的脸上。借着这片刻的温暖,我便想闭目养神一会儿。

就在此时,邻座响起一声清脆的童声,“爸爸,你看那边的樱花开了!”
他的父亲缓缓回答:“是呀,今年开得有些早。”
我也顺眼看去,浅粉色的花瓣,在阳光里格外柔和。
啊,这就是樱花的命,这就是命。你开花并不是为了让我看到,我之所以看到了,只是一个偶然。可是我还是要谢谢你,樱花树。

......

要到站了,阳光照在我的背上。我看了一眼自己的影子,然后头也不回地下了车。
8
分享 2020-03-11

6 个评论

歐洲沙哭拉3月中那麼早就開花的只有西班牙吧?
在我眼里,瘟疫会不会找到你,是业力的问题。过往的业,因缘成熟。

好的果报在它的因缘成熟时自然会碰到。

鼓励的话,回来了,就如你对人所说,阳光,总会出来。
歐洲沙哭拉3月中那麼早就開花的只有西班牙吧?

唔讲你知,等你心思思。 :)
在我眼里,瘟疫会不会找到你,是业力的问题。过往的业,因缘成熟。好的果报在它的因缘成熟时自然会碰到。鼓...

太紧张,打漏字了......谢谢指正。
担心我自己,也担心我在乎的人。病毒面前,人人平等。
是的,回来了。"我感觉到了,大师兄他们都回来了......"
太紧张,打漏字了......谢谢指正。担心我自己,也担心我在乎的人。病毒面前,人人平等。是的,回来了...

我的看法是,做好防疫措施,不让恶业有成熟的因缘,多做善业,希望善的果报多一点成熟,看能不能让不善的业力比较难有足够的因缘来成熟。

业力若深重到非要成熟的地步,防疫措施做好了也会出现纰漏,让恶业有因缘成熟。
歐洲沙哭拉3月中那麼早就開花的只有西班牙吧?

楼主所在乃是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靈河岸,藐姑射之山,无何有之乡,与欧罗巴何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好好说话,装甲萌虎。Panzer vor!!!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09
  • 浏览: 2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