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英文时评翻译】没错,就是要将病毒肆虐归咎于中共国

作者:保罗·D·米勒 (Paul D. Miller)(美国乔治敦大学国际事务教授)

译者:朱之瑜@matters

原文链接:https://foreignpolicy.com/2020/03/25/blame-china-and-xi-jinping-for-coronavirus-pandemic/

发表时间:2020.3.25




西方应付本国疫情不力并不能成为让中共国避开舆论焦点的原因。如果中共国不是由现在的政府在治理,全世界有可能避开这场可怕的病毒大流行。


 
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在提到这场大流行时,不断将其称为“中国病毒”。许多批评人士坚持认为这种说法有种族歧视嫌疑,和中共国官方说法一致。还有一些人,诸如美国参议员凯莉·罗夫勒(Kelly Loeffler)则认为我们不应该归咎于谁,将这场危机政治化,而是应该专注于携手起来共同应对这场席卷全球、跨越国界和群体的流行病。

 
这完全是胡说八道。这场危机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场政治危机,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就是由无能、腐败而又满怀恶意的政客导致的。无视这场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政治层面,一定会让这样的灾难卷土重来。如果我们不想再次遭遇全球大流行,我们就必须让造成疫情恶化的政客负责,其中最首要的就是中共国主席习近平。他本身并没有制造新型冠状病毒,但习近平政府的治理不力对于病毒蔓延到全球及其传播失控以及对全世界人口和经济体造成的严重后果,负有直接责任。

疾病的全球大流行并非纯然是看不见的大自然之力,一定有人为因素潜藏在背后。这个因素就是政府治理不力,用饥荒来做类比恰如其分。诺贝尔奖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在他卓越的著作《发展即自由》中解释称,饥荒其实并不是缺少粮食引起,而是由缺少有关粮食的信息再加上运输问题导致。事实上,地球上的食物足够养活每一个人。如果知道食物在哪里,饥民在哪里,就能够为每个人提供食物,没有人会挨饿。这就是为什么拥有自由市场的老牌民主国家不会发生饥荒的原因,在这些国家信息能够自由流动,市场也是自由的。

同样,并非每次有一种新型具有传染性的病原体出现,都会导致全球大流行。在缺少有关这种病原体的准确信息以及基本公共服务缺失的时候,才会出现全球大流行。基本公共服务缺失时,人们无法调控食物和市场来阻止病原体传播,也无法在病原体传播时阻断交通并控制活动。在政府部门能够调控公共卫生并分享有关病原体的信息,还能合作以控制其传播时,疾病就能得到控制,全球大流行也不太可能发生。

这些是政府治理的问题,而非科学问题。各级政府必须以承担公共卫生职责的方式来采取行动。政府必须接受信息透明,愿意分享信息(哪怕是有关政府失职和无知的信息),并且要命令各官僚机构相互合作且与国际组织和外国政府开展合作。良好的政府治理能对公众对需求作出回应,奖励信息的自由流动(包括坏消息的自由流动),以及奖励符合公众利益的合作行为,即使这些行为与地方官僚的利益背离。糟糕的政府治理则完全相反。

并不出乎意料的是,如中共国这样的独裁政府不喜欢分享有关其无知的信息,也不喜欢和其他国家政府合作。正如丹尼埃尔·普莱柯塔(Danielle Pletka)近来所言,习近平“重点关注的并非人命受到威胁,也不是遏制病毒传播,而是中共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和习自己的权力稳固程度和声誉。”与之相反,“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则不害怕信息,因而他们能够判断其决策的有效性,从而微调或者调整决策,还能够对信息流动作出回应,从而挽救更多生命。”普莱柯塔和其他评论人士已经准确记录下来去年12月和今年1月,中共国领导人如何撒谎并且如何试图掩盖冠状病毒的出现以挽回颜面。

但是,这个问题还能再进一步讨论。由于中共国政府并不对其人民负责,它从未费心来有效管控食品和食品市场的安全性和清洁程度,而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早在100年前就开始为应对公众和媒体的压力而进行治理。中共国的政策制定者从未面对过选民,这就是为什么例如在2008年上万名婴儿因被污染的三鹿奶粉致病住院这桩丑闻之后,政府几乎没有进行任何持续性改革也未进行有意义的问责。

简而言之,中共国政府完全视中国民众为草芥,这也是为什么中共国政府无视食物污秽、携带病毒的市场(这和中国文化并没有关系,尽管美国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持这种看法)。这些市场如今导致数千中国人死亡,它们也成为2020年对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国家安全和经济的最大威胁。中共国政府自2019年底开始撒下弥天大谎,直接导致病毒全球大流行、数千人死亡以及全球经济崩溃,这一点千真万确,应该让中共国政府对此负责并追究其责任。

但是中共国政府在这场危机中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中共国政府还需要为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负责,需要对在南中国海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负责,需要对在美国及其盟国大肆盗窃知识产权和进行网络间谍活动负责,需要对全世界最恶劣的环境污染记录负责,需要对建立新型高科技极权监控政权负责,还有很多很多。

中共国政府是全世界最病入膏肓和腐败透顶的政治制度,野生动物市场还算不上。这个政权是全世界惯于与人类自由、发展和尊严作对的最有权势的政权。本质如此的这个政权会谋划这场导致数千人死亡、数百万人患病、数十亿人陷入困顿的全球危机,丝毫不令人感到惊奇。

不论我们如何命名这种病毒(我喜欢以中共来命名此病毒,叫它“中共病毒”),让中共国对此负责并非在“政治化”这场COVID-19大流行,因为这场疫情早已是一个政治上的问题。此次危机的政治层面意味着我们必须进行问责以防其再次发生,而问责的第一步就是指出罪魁祸首。

尽管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应付疫情不力,结果使得危机更加深重-尤其是川普不断发表错误声明,没有认识到问题的紧迫性,但中共国政府要对自己的治理不力负起最直接的责任,它的治理不力如今对全世界造成了难以计数的痛苦和经济崩溃。其撒谎成性以及治理无能应该让全世界的政治家、决策者和商界领袖重新考虑他们与中国打交道的意愿,除非它能证明自己是世界舞台上一名负责任的参与者。
16
分享 2020-03-31

13 个评论

為什麼海外華人處境越來越不好,罪魁禍首果然還是CCP啊(•ิ_•ิ)
已隐藏
已隐藏
这篇文章切成两个部分看。

罪魁祸首是中共和习没有错,习要负责,但是习对不起的是中国人,他可半点没有对不起美国。墙内韭菜被他们的“不会人传人”的鬼话害惨了,可是他们在12月份就已经向美国通报情况了,而且在中国境内明显扩散的2月份特胖普也没有采取任何实质的仿佛措施(在全球化人员流动如此快速的时代,仅仅封掉直接从中国入入境的人远远不够)。在美国境内疫情的迅速扩散美国自己要承担责任。

这篇文章的逻辑前后不一致:她主张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之前没有爆发大型流行病(其实也不是实情,包括西班牙流感在内很多疫情在西方爆发,见注1.),是因为“疾病基本信息缺失”和“公共服务水平”。假如她的逻辑成立,那这次疫情在欧美就不该发生。因为疫情先在中国爆发,欧美不缺失基本信息。且欧美的公共服务水平也还是很高。总不能说同样的条件,原发型的疫情就能控制,输入型的疾病就不能控制吧。

我把她的逻辑用三段论形式写出来,会更清楚
大前提:有疾病的信息和公共服务,疫情就不会发生。(她的观点)
小前提:美欧有疾病的信息,且有很好的公共服务。(现况)
结论:美欧不该有疫情(合理的推论)
但是现况呢?欧美做的一团糟。显然她的大前提(也就是她的观点),是有瑕疵的。光有疾病的信息和公共服务远远不够,还要有政府本身的科学治理和决策。不然解释不了,同样是民主政体,为什么台湾能控制住,欧美控制不住。(台湾不是WHO成员国,拥有的信息比欧美只会更少,不会更多)

对欧美而言,要分两个阶段看。老习和CCP需要为原始的疫情输入负责,但是疫情后期的扩散完全是欧美政府疫情治理决策失能的结果,怪不到老习头上。
当然,对中国大陆来说。当初的瞒报和任由疫情扩散,CCP和老习需要负100%的责任,但这个是另一个话题了。


注1
https://www. cnbc.com/2020/03/26/coronavirus-may-be-deadlier-than-1918-flu-heres-how-it-stacks-up-to-other-pandemics.html
中国爆发初期的数字隐瞒导致了很多国家误以为传播力不强,所以轻视。
最后各国政策不够重视,导致了全球灾难。
对于中国而言,百分百共匪责任。
对于世界而言,共匪有7成责任,剩下3成怪别自己。例如川普就一直说这只不过是比较严重一点的感冒。
我1月就给政府写信,建议取消中国新年庙会,完全没有人理我,庙会照开。
这篇文章切成两个部分看。罪魁祸首是中共和习没有错,习要负责,但是习对不起的是中国人,他可半点没有对不...

你这个命题化有问题。
小前提:美欧有疾病的信息,且有很好的公共服务。(现况)
小前提可能2个都不成立,如果中共公布武汉感染100万人,那美欧才能叫“有疾病的信息”,如果中共公布这个东西也就是流感水平,这也叫欧美有信息?
而且,“很好的公共服务”也可能是假的,因为假如武汉感染100万人而且公布了12月初起的疫情已发展并且自由出入近2个月,那么欧美2月初的公共服务水平应对这个疫情状态可能就不是“很好”而是“差几分及格需要马上进入战时体制”。
而且台湾根本没有构成反例,台湾和欧美最大的不同就是台湾没有进入WHO,我完全可以归纳,这次抗疫的施政水平完全取决于对WHO的信任度,因为CCP而不能进入WHO的台湾几乎是完全没有以WHO的建议运作,相反,目前所谓解决不了问题的发达民主国家很多都信了WHO的邪。
我觉得源发性和输入性还真有区别,如果这病源发在美国,会引起美国人自己的高度关注,我相信不会大规模扩散。
发生在他们心目中“遥远落后”的中国,多多少少会放松警惕。

就和现在非洲发生一个传染病一样,国人对非洲传染病的警惕性肯定远不如武汉肺炎。
范松忠 黑名单
大家要坚持中国的“杂草”们是第一批受害者,这点是事实,不可动摇这个概念!
让你共乱甩锅,这大锅可不好甩啊
你这个命题化有问题。小前提:美欧有疾病的信息,且有很好的公共服务。(现况)小前提可能2个都不成立,如...


关于小前提:
欧美有没有信息?
①美国的大爆发是在3月份,2月份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不是大流感了。不管中共有没有通知,美国政府都有自主调查的义务。病毒是境外输入还是美国本土爆发,美国政府都不应该默认中国政府讲的是实话。蠢到相信别人讲的鬼话,导致本国人民利益受损。就是政府失能的表现。
②很明显,美国政府完全知道新冠不是大流感。参议院Senator Burr 2月份就从美国CDC疾管署看到了疫情有高度的传染性,堪比西班牙大流感,会造成全美大流行,带来经济衰退。所以提前抛售了所有的股票,并将信息在酒会上披露给了自己的金主,使得他们能从中牟利。(注2)这个时候川普还在对外讲是大流感,可见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关于政府失能的原因:
“我完全可以归纳,这次抗疫的施政水平完全取决于对WHO的信任度”。你的这个观点,恰恰可以作为我的论据使用。即便你的观点为真,WHO疾控数据,凭什么台湾不信,欧美要信?归根到底,也是政府失能的表现。失能的政府,才会轻信别人的谎言,给本国人民带来生命危险和财产损失。那个时候连品葱网友都知道CCP在撒谎,一国政府的情报工作总不能差到品葱网友都不如吧。WHO和中共的一贯表现大家有目共睹,谭德赛自己在埃塞俄比亚就有三次瞒报疫情的历史。英语里讲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 被一群劣迹斑斑的骗子耍的团团转,不叫政府失能吗?
何况这个观点有明显的反例,亚洲最早大爆发的韩国,也在WHO,为什么他们就能用很短的时间遏制疫情?

注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ichard_Burr#COVID-19_response
见COVID-19 Response部分
关于小前提:欧美有没有信息?①美国的大爆发是在3月份,2月份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不是大流感了。不管中共...

没错,很多国家的政客都有别的盘算,不见棺材不落泪,舆论监督和权力制衡在这种需要战时动员的时候还不够有力。除此之外,我认为还有一点是中共的责任,因为他们不开放境外媒体报道(其实连境内媒体在一线的报道除了财新一家有点料,别的也是粉饰太平),所以英语世界里缺少来自疫区一线的一手资料,这导致了国际主流社会只能看着粉饰过的数据盲人摸象,很难下决心行动。我觉得各国特工应该还没有这种本事在疫区武汉活动收集情报。
没错,很多国家的政客都有别的盘算,不见棺材不落泪,舆论监督和权力制衡在这种需要战时动员的时候还不够有...


对的,舆论监督和权利制衡真的很重要。

但是这种程度的情报搜集不需要间谍,1月24日武汉就封城了。如果是大流感,武汉完全没有必要封城。那个时候再失能的政府都该知道这个病的传染性和致病性很高了。而且那时候包括华尔街日报和CNN在内,有很多外国记者还在武汉,也在持续给出正确的报道。可见获取正确信息不难。
美国政府当时手里是有情报的,Burr在内四个参议员也利用了疫情情报牟利,完全是特朗普政府自身的决策问题。
既然作者明言是政治问题,写的也是政治观点,就要从政治角度,而不是逻辑角度去看。

这篇文其实表明,就连全球化的支持者也要和中国划清界线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