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成敗的關鍵就在黨性和人性

『胡耀邦、趙紫陽這兩位優秀政治家的悲劇就在於他們的權力是這些頑固老人賦予的,一旦他們的政見與老人們不合,權力就會被收回,自己毫無辦法。六四後很多人都在提一個假想問題:如果趙紫陽能像俄國葉利欽挺身而出,公開抗命,形勢會否逆轉?此書沒有提到,但本刊九七年六月號一位接近趙的人士報導,趙下台後對此問題回答說:「如果我站出來,中國就會打內戰,受苦的還是人民。」(開放雜誌)


徐勤先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陸軍第三十八集團軍前軍長

在1989年八九學運中,他因患腎結石在北京軍區總醫院(在東四十條)就治。5月17日,他被上級要求率陸軍第三十八集團軍入北京執行戒嚴令,因拒絕在部隊調兵令上簽字[3][2]。他後來談到這件事時表示已作了殺頭的準備,並說:「寧肯殺頭也不能做歷史的罪人!」[4]「最好收回成命,好好研究研究,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國務院,好好研究研究,這問題不能這麼解決。」[5]原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將羅瑞卿次子、總參謀部原師級軍官羅宇在回億錄《告別總參謀部》中說:開槍鎮壓學生的作戰命令起草好後,先送給中央軍委副主席兼秘書長楊尚昆,趙紫陽是第一副主席;楊尚昆要鄧小平先簽才肯簽,說:「先送鄧,鄧不簽,我不簽。」於是命令先送給鄧小平,讓鄧小平簽字後,楊尚昆加簽。徐勤先拒絕執行命令的理由就是:軍委第一副主席趙紫陽沒有簽,軍令不全、不合法,不能執行[6]。』




黨性、人性、智慧,三者不可共存。

1989年,中國本來有機會走向民主和自由的。當年不止民意站在學生那邊,即使在中共黨內,從上到下都有不少人反對武力鎮壓。


在那個歷史的關鍵時刻。在血腥鎮壓與和平解決之間,趙紫陽背棄了民眾,選擇了黨性。趙紫陽在下台後,一直否定他分裂黨的罪名。面對鄧的強硬立場,退縮無疑是讓學生和民眾慘遭屠殺。在人性與黨性的鬥爭之中,他們拒絕了血腥鎮壓,卻沒有選擇用武力強硬對抗的立場。最終選擇了向鄧屈服的方式,保存了他們的黨性。人性和黨性各保一半的悲劇。


當時如果引發內戰,就算是鄧小平也沒有對軍隊的絕對控制,民心卻是一面倒的。真打起來,估計鄧小平就會成為另一個齊奧塞斯庫。


何況如果趙紫陽利用他法律上的正當性,加上軍方中的支持。鄧小平不見得敢升成級內戰。他並沒有絕對的勝算,他的威望也不如毛。十年改革的功勞非他一人可獨佔。法律上他的行動也不合法。


趙紫陽不是光緒皇帝,不是一個無兵司令,完全沒有實權派支持他。論法理地位,鄧也不如慈禧太后。民心和法律都站在和平解決的一方。


可以說﹗歷史沒有讓中國在89年後走向政改,就在於趙紫陽的選擇。黨性還是高於人性﹗而東歐和蘇聯是人性戰性了黨性。


三十年後的今天﹗共產黨員既沒有人性也沒有黨性了,只有對金錢和權力的崇拜。如果能夠得到更多的錢和權,共產黨員可以出賣包括共產黨在內的任何東西。
3
分享 2020-06-13

6 个评论

说得好,现今中国人只有金钱利益。

我前几天无数次说过。现在大多数内陆人不信民运学运改开派。还痛骂排斥搞臭改开民运学运。
就是基于改开后入世贸后得到的一点利益,比如房地产。这点利益捆绑着共匪。共匪由于掌握绝大多数社会和经济资源。一旦共匪倒台。内陆人手里的那点利益绝大多数也会受损。
所以基于手里利益不受损,就是共匪无论说什么胡言乱语的理论。他们都信有那么点道理。如果不信共匪,一旦倒台自己手里利益受损,那是真金白银。在我葱发一万帖子也挣不来。所以无论你红不红粉不粉。不抛开自己手里利益。绝对和中共站台。哪个手里没几套房子,房产跌价那是百万级损失。卖了我葱也挣不了。


为了维护岁月精好的生活和利益,怕共匪倒台伊拉克利比亚。这就是普通人现在被洗脑的逻辑。





必须把民运改开批倒批臭,因为他们就是投降美国,就是要把内陆变利比亚。
有枪有炮颠倒黑白乾坤
反共不反华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有枪有炮颠倒黑白乾坤


當謊言沒有用騙不到人的時候,就用槍炮強迫接受謊言。
说得好,现今中国人只有金钱利益。我前几天无数次说过。现在大多数内陆人不信民运学运改开派。还痛骂排斥搞...


沒有民運﹗大陸人手中的那點利益也快要崩潰了。支爆做成的經濟衝擊會摧毀整個社會。

經常有人說餓死都不做反這謊謬的說法。
事實是有多少人是餓死都不搶劫和偷竊的聖人﹖
以現時的道德水平,真要餓死人,十個有九個都會做賊。
賊多了任何社會都承受不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14
  • 浏览: 1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