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姨学沒有什麽不好接受的,這篇短文告訴你姨粉的訴求

我們是誰?

這要從我們的歷史談起,也就是造就今天的我們的那個“路徑積分”的路徑。我們這些人出生和成年所在的地方,是歷代大一統支那帝國當中最邪惡的共產支那。我們在這個社會裡經歷著來自各級官方和同儕方方面面的奴化、洗腦、愚弄,但我們內心始終有一種堅持,最終我們擺脫了那一切,沿著各自的路徑見到了先知,也相聚在了一起。

我們反對的遠遠不止這個現政權,事實上我們既反對“中國”,更反對“共產”,而且我們還認識到,“中國”實際上在德性重力場中必然自動導向“共產”。概括來說,我們反對古往今來在這片土地上出現過的、以及未來可能出現的一切大一統帝國,同時我們反對全世界一切共產主義組織和國家。
https://miro.medium.com/max/936/1*20lReNWHp6qFaqv4BBEPWg.png
紅色邪惡帝國 — 支那


我們要求這個帝國解體,把他所吞噬的各個邦國全都吐出來。我們拒絕大一統分子對我們的誣衊:分裂。好像我們熱衷於破壞、解構。其實是大一統分子的侵略奴役在先,大一統的怪獸吞噬了無數民族,把後者變成自己的機體,把這些民族的人民變成降虜,不分身份平等地扔進集中營。我們要解體就是要拆毀他們的奴役機器,把被奴役的人們從犧牲品和幫兇的處境中解放出來。
https://miro.medium.com/max/936/1*LdfX9CBSsmkoJylXpDx_nA.png
用諸夏的屍身拼合而成,揮舞著鐮刀斧頭,渾身散髮惡臭的「中華民族」


什麼是諸夏?這就是我們出生所在的那片土地,我們的母語文所繼承的祖先。是在文明上有淵源的許多民族建立起來的邦國群,是一個多國體系。而我們出生的國家試圖讓我們相信,她才是諸夏幾千年文明的繼承者,而且是歷代最優秀的繼承者,其實她和她之前歷代大一統帝國,都是諸夏的謀殺者、奴役者,是諸夏民間傳說中,吸食了人的魂魄、操縱被害人的人體,來冒充人類繼續作惡的惡鬼。

諸夏這片土地自古以來生活著眾多的民族,一直到戰國時代,仍然是多個邦國組成的多國體系。每個邦國是由天子分封而建立的政治實體,邦國內存在著多個階級的共治,新的民族特性不斷發明出來。邦國之間遵循國際法,井然有序,偶爾爆發的有限戰爭也完全遵守騎士風度,讓人動容,不僅無害,而且讓人民的靈魂保持健康。這是諸夏的黃金時代。而秦國首先成為法家理想的絕對主義國家,成為國民的奴役者,又進一步侵犯文明的鄰國,最終毀滅了諸夏的古老自由。

自秦以來,大一統野心家像非洲原始森林的野生動物一樣黑吃黑,諸夏各民族的後裔在無休止的逆向選擇、難民訓練當中成為沒有自尊、智力紊亂的費拉。儘管諸夏先民的靈魂一直在頑強的活在母語文、民間藝術、歷史和文學作品當中,但數千年來每一個後繼的大一統野心家總是處心積慮的消滅任何民族的記憶、消滅任何有利於民族復活的最後一點遺產,而且野心家和依附野心家的狡黠費拉不斷製造為邪惡的辯護的輿論,兜售閹割人性、還讓受害人自我閹割的費拉世界觀、費拉史觀。
https://miro.medium.com/max/936/1*njrOrKvr9PDDxTbq5wBI9A.png
暴秦興起,歷史終結,華夏世界淪為⼀代代野心家的戰利品


所謂的逆向選擇是什麼呢?每一代大一統惡棍在“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以後,所有國民,也即降虜,成為榨取系統的一顆螺絲釘,“擰到哪裡就在哪裡閃光”,並且還要“我為祖國獻青春,獻完青春獻終身”, 同時伴隨著對組織資源、對人性的各種閹割。

所謂的難民訓練又是什麼呢?每一代大一統惡棍建立起來的秩序最終朽壞、新一代惡棍/“中國人民”“找到了救國真理”以後,降虜們想做螺絲釘做不成了,而平時被去勢,社會資源被消滅殆盡,同時社會經濟也崩潰,於是費拉在新的張獻忠義和團面前紛紛變成兩腳羊或者相食,實現最後一點剩餘價值。這個階段即阿姨所謂“大洪水”。

所謂的中國歷史,無非就是這樣一個二衝程發動機,兩個階段總是互為因果,提供製造費拉的“萬世不竭的動力”。

我們就是這麼一群人,活過了這麼讓人絕望的歷史,卻能認清正確的方向,於是成為“種子”。
https://miro.medium.com/max/936/1*GSpub4eZTko91oLpsRN7dw.png

(節錄於《諸夏自由同盟宣言》)
3
分享 2019-07-09

12 个评论

统一即是奴役,分裂保障自由。
翻來覆去重複這些東西
您老除了会匿名复读还会什么?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如何评价朱践耳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760023
此人是精致的利已主义者。是一个典型的无产阶级费拉做题家。

他45年才加入中共,国共内战,他都在文工团,懂得狡猾地明哲保身。
选择亲共我认为一是他崇拜聂耳。二是他也有通过亲共,获得去苏联进修提高的机会。
无产阶级费拉做题家,试图通过体制获得留学机会在过去是非常正常的路径。

后来他的愿望成真,1955年公派去苏联。进入著名的莫斯科音乐学院,不过之后没几年就遇到了中苏关系恶化。他学了5年之后于1960年回国。虽然在苏联他躲过了大跃进,不过没有躲过大饥荒和文革。

回国后,这个费拉第一感受到中国原始社会主义的铁拳,他的创作几乎停止,在苏联他可以能写交响乐的,结果回国之后,只能写写小曲。《唱支山歌给党听》就是这期间创作的。

他认为,从1960年到1978年是十八年断层(包括前六年的迷途,中间十年的荒唐压抑,后两年的反思),不仅毁了他的“交响梦”,也使“革命梦”被扭曲和变质。


文革后,他进入上海交响乐团工作,重新开始创作。80年代相对自由的氛围,让他也重新创作出了一些作品。
比如他创作过一部缅怀张志新的交响乐:交响幻想曲《纪念为真理而献身的勇士》上海交响乐团 陈燮阳指挥

说明他心里很清楚中共是个什么货色。把子女送出国,但是自己留在中国赚大钱,也说明他是个很典型的骑墙派,与利己主义者。如同当年很多贪官一样,自己在国内赚钱,子女出国享福。反正我死后哪管中国洪水滔天的那种。

纵观他一生,他都是能躲就躲,从不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偶尔有自由的环境,才敢于表达一些自己真实的想法,但是人生根本目标还是无产阶级费拉那种无脑赚钱,精致利己而已。

他幸运地在2017年去世,但是他的夫人和子女终究没有躲过社会主义的铁拳。我相信他若是活着,也一定会遭遇同样的下场。

有的时候,费拉们得想明白一点,当你永远选择那条看起来即容易,又光明的道路时,你得看看这条路是谁修的,若是修路的人来自于原始文明,那么你还是离这条路远一些。
无非就是军阀割据而已,再近点就是李登辉的那啥分裂论,没啥新鲜的。小心被人当棋子~
难道拥有租界的桂枝不比今日的桂枝自由多了么???
要不是你們天天給姨粉潑髒水,把姨粉和支黑混為一談,我也不想復讀。我還要再重復一遍:支黑是對被稱作中國人的群體無差別歧視,是種族主義者。姨粉則是為被中國奴役的人爭取自由,是諸夏愛國者和復國者。
admin 公共账号
姨粉先证明自己不是费拉再向别人传脱支之道吧。很多姨粉的行为本身就费拉不堪,法轮功比你们高得不知道哪里去了。
還要我再復讀一遍嗎?支黑的訴求才是脫支,姨粉的訴求是肢解中國,恢復諸夏多國體系。別把支黑和姨粉混為一談。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没有议论美国政治的资格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8279
中文世界任何对美国政治的讨论,本质上都是倒转歧视链的沐猴而冠行为。

所谓拜登川普、左右之争,本质上是自由世界文明人类的分歧,这其中并没有中国人的任何空间。这也是刘仲敬真正想表达、然而无人问津的主旨:中国人,无论持何种护照,都不配参与美国政治的运作。华人右派自以为BLM是最大威胁、自己在捍卫美国自由,而华人左派自以为自己是社会正义的同盟军——然而真相是,华人的每一派都是自由的威胁,而华人反对的每一派都是自由世界有机构成的一部分。没有中国人的世界里,BLM和redneck轮番上镜,无论谁也不会对自由造成根本损害,太阳仍会照常升起;而有了中国人的参与,无论左派、右派还是中立,都只是消灭自由的不同幌子而已。这才是刘仲敬不愿明示、反贼圈不甘承认、文明人类不屑挑明的真相:反华先于一切主义,而有中国人参与的政治即是空谈。

列举「左派犯下的罪行」「大选舞弊的证据」或是「川普犯下的罪」都是毫无意义的行为。你可以问自己:即使这些都是真的,中国人就会因此不去美国了吗?事实显而易见,在「中国人」的存在面前,任何罪恶都不可能让美国成为比中国更邪恶的存在。假如Trump想要称帝甚至独裁,美国的统治还是强于中国;假如Biden真的全靠舞弊推崇白左甚至就是撒旦本人,美国的统治还是强于中国;甚至假如真的存在什么深层政府娈童岛,那岛上最邪恶的恶魔的统治,也必然比最仁慈的中国统治者强千万倍。

中国才是最大的问题和罪恶。在承认这一点之前和之后,谈论美国的政治毫无意义。
你们该找一条阻力最小路径,天天闹有个屁用?
鲁迅都能在租界获得言论自由,看来因为鲁迅是上等人是不是??傻逼五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