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極權國家的國家元首的反智傾向

作者 張傑

在中美對抗中,川普總統和國務卿蓬佩奧稱必要時,可與中國全面脫鉤。中國的反應很有意思,戰狼也不再呼喚暴風雨了,而是堅決不脫鉤。意思是,妳美國勾引俺中國上了榮華富貴的道,剛過了幾天好日子,現在妳要拋棄俺,讓俺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那可不行,俺這壹輩子就賴上妳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個扁擔抱著走。蓬佩奧7月在加利福尼亞州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對華政策演說時,號召中國人民與中共脫鉤,與美國和世界民主國家壹起改變中共。這下,中南海可就慌了。妳想中共靠誰供養?中國人民。中共奴役誰?中國人民。這中國人要不玩了,脫鉤,那可就斷了中共的生路。習近平恨死了美國人了,這麽毒的點子是誰想出來的,這比斬首行動更厲害,簡直就是斬草除根。

2020年9月3日,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5周年會議上,習近平發表講話說: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歪曲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醜化中國共產黨的性質和宗旨,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歪曲和改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否定和醜化中國人民建設社會主義的偉大成就,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割裂開來、對立起來,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通過霸淩手段把他們的意誌強加給中國、改變中國的前進方向、阻撓中國人民創造自己美好生活的努力,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破壞中國人民的和平生活和發展權利、破壞中國人民同其他國家人民的交流合作、破壞人類和平與發展的崇高事業,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

習近平這五個“中國人民絕不答應”,矛頭直接指向美國。自從美國決意把中國和中共,把中共和中國人民區分開來時,中南海炸了鍋,慌了神。

但問題是習近平怎麽就知道中國人絕不答應呢?中國人也沒有選票,也沒進行過公投。中國人希望知道是誰欺負中國共產黨,對它的歷史、性質和宗旨進行歪曲、醜化,又是如何歪曲和醜化?想知道誰想改變中國道路和否定中國成就?但中共的互聯網防火墻阻斷了人民的知情權。中共不是壹直在說自己已經強起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厲害了我的國”電影都放映了,誰能否定妳呢?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割裂開來、對立起來的不正是共產黨自己嗎?屏蔽老百姓言論的不是網信辦嗎?背棄香港“壹國兩制”承諾的不是中共嗎?將百余萬維吾爾人非法關押和剝奪蒙古族人說母語權利不是中共嗎?美國人今天選民主黨,明天投共和黨的票,也沒見美國分裂啊。誰要把意誌強加給中國、改變中國的前進方向、阻撓中國人民創造自己美好生活的努力?否定鄧小平改革開放路線和返回毛澤東文革時代不是習總書記嗎?讓民營企業家惶惶不可終日的不正是中共嗎?中國老百姓不願搞政治運動,不願折騰,但高喊“黨領導壹切”讓人民恐懼的不正是中共嗎?是誰在南海、臺海炫耀武力,是誰隱瞞新冠疫情,讓世界2000余萬人被感染,60余萬人死亡不正是中共自己嗎?請老百姓幫忙辯理,又不讓老百姓知道對方是誰,又不告訴老百姓對方說了些什麽,這忙如何幫?這理如何辯?

在“五個絕不答應”中,習近平真正害怕的是“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割裂開來、對立起來”。這個世界很有意思,凡是把人民掛在嘴邊的,壹定是反人民。如人民政府、人民公安、人民法院等。習近平常說:“人民是我們黨執政的最大底氣,是我們共和國的堅實根基,是我們強黨興國的根本所在。我們黨來自於人民,為人民而生,因人民而興,必須始終與人民心心相印、與人民同甘共苦、與人民團結奮鬥。” 在意大利訪問時,還口吐蓮花“我將無我,不負人民”。

習近平到底是“不負人民”還是“定於壹尊”呢?文淵先生指出:他登基後,先將九龍治水變成以他包衣奴才和死黨為主的七駕馬車,又沿用毛在文革時的流氓手法,先後組建了幾十個淩駕於政治局和中央委員會之上的各種“小組”,架空了黨、政、軍等權力機構,並以“舍我其誰”的不雅吃相,將這些“組長”統統收入囊中。在成功地集權於壹身後,在壹幫奴才和奸佞們的吆喝下,恬不知恥地煽起了壹股“個人崇拜”和“個人迷信”的妖風,致使這些毛死後沈寂多年的渣滓又泛了上來。他的名字被寫進黨章、憲法,報紙電視連篇累牘、天天都是他那狗屁不通的說教和油膩的身影,他被塑造成毛以後另壹個“偉大領袖”。窘困於實在找不出什麽像樣的“創造性理論”來比肩於毛,竟將“梁家河大學問”這種文盲加流氓的笑料拿來充當門面,可謂黔驢技窮。隨後又利用政治花瓶,打著人民的旗號公然修憲稱帝,為他的戀棧至死修築了法理基礎。他幸虧宣稱是“無我”,如果“有我”,那豈不要將整個國家都生吞活剝下去。

他嘴裏念著“我將無我”的迷魂咒,行的卻是 “定於壹尊”唯我獨尊的勾當,哪有壹點什麽“壹切屬於人民、壹切為了人民、壹切依靠人民、壹切歸功於人民”,完全是壹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封建帝王嘴臉。黨國壹體,黨在國之上,壹尊帝又在黨之上,全國只容許他壹個人的嘴巴講話,只需要他壹個人的腦袋思考。有敢不閉嘴者則以“妄議”問罪,有敢持異議者則有“尋釁滋事”、“顛覆國家”罪名伺候。

其實他的這番醜惡表演也並非原創,與歷史上的那些獨裁者們都是壹個套路,當年的斯大林、希特勒、毛澤東、金氏小朝廷的幾代暴君們都如此。他們壹邊做著坑害、荼毒人民的罪惡勾當,壹邊又要把自己描畫成光環加持的“人民的大救星”,要人民歌功頌德、頂禮膜拜。

中國人願意與中共切割、脫鉤嗎?前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認為,中國人民太願意與中共切割、脫鉤了,而且心情很急迫。他在文章《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壹文中指出:當今中國人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中共的暴政。

“保趙家人家業、坐吃紅色江山”是中共統治集團的核心理念。中共政權隱瞞新冠疫情,說明他們心中根本就無生民無辜、人命關天之理念,也沒有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等到事發,既丟人現眼,更喪盡天良,遭殃的是升鬥百姓。習近平壹切圍繞紅色江山打轉,自以為權力無所不能,沈迷於所謂“人民領袖”的自欺欺人。大疫當前,他毫無領袖德識,捉襟見肘,將帥無能,累死三軍,禍殃億萬民眾,卻還在那裏空喊“四個自信、四個意識,二個維護和黨的絕對領導”的政治口號。

中共已經建立了“1984”式“大數據極權主義”。“微信恐怖主義”則直接針對億萬國民,用納稅人的血汗豢養著海量網警,監控國民的壹言壹行。動輒停號封號,大面積封群,甚至動用治安武力,導致人人自危。由此窒息了壹切公共討論的思想生機,也扼殺了原本應當存在的社會傳播與預警機制。

從2018年底所謂“該改的”、“不該改的”與“堅決不改”,到去年十九屆四中全會公報宣示,可以說,中國近代史上的第三波“改革開放”壽終正寢。回頭壹望,二十世紀全球史上,但凡右翼極權政治,迫於壓力,都有自我轉型的可能性,而無需訴諸大規模流血。縱便是東歐共產諸國等紅色極權政體,也和平過渡,令人欣慰。但中國則不然,當局已將路徑鎖閉,和平過渡已無可能。如此,則中國難逃“興,百姓苦;亡,百姓苦”的歷史周期律。

說壹千道壹萬,就在於生計多艱、歷經憂患的億萬民眾,早已不再相信黨國權力的鬼話,更不會將市民自由與三餐溫飽的底線生計,俯首帖耳地交還給中共暴政。尤其是歷經武漢肺炎災難,中國人民憤怒了。他們目睹了欺瞞疫情不顧生民安危的刻薄寡恩,他們身受著為了歌舞升平而視民眾為芻狗的深重代價,他們更親歷了無數生命在分分鐘倒下,卻還在封號封口、歌功頌德的無恥荒唐。壹句話,“我不相信”,老子不幹了。人心喪盡之際,便是黨國末日到來之時!人心所向,披荊斬棘,摧枯拉朽!

許章潤教授在文章最後寫道:腳下的這片大地啊,妳深情而寡恩,少福卻多難。妳壹點點耗盡我們的耐心,妳壹寸寸斫喪我們的尊嚴。我不知道該詛咒妳,還是必須禮贊妳,但我知道,我分明痛切地知道,壹提起妳,我就止不住淚溢雙眼,心揪得痛。是啊,如詩人所詠,“我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老年應當在日暮時燃燒咆哮;怒斥,怒斥那光明的消逝。”因而,書生無用,壹聲長嘆,只能執筆為劍,討公道,求正義。置此大疫,睹此亂象,願我同胞,十四萬萬兄弟姐妹,我們這些永遠無法逃離這片大地的億萬生民,人人向不義咆哮,個個為正義將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齊齊用力、用心、用命,擁抱那終將降臨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陽!
3
分享 2020-09-11

2 个评论

廣大中國人民根本無法自由的表達意見,共匪無法代表廣大中國人民。
共匪不敢開放言論自由與自由選舉意味著共匪不認為廣大中國人民支持共匪的統治,共匪擔心開放言論自由與自由選舉之後成為在野黨,共匪宣稱廣大中國人民支持共匪的統治的行為屬於洗腦宣傳。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11
  • 浏览: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