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年轻与年长

我发现目前中国大陆存在一种状况:年轻人和年老人之间存在着非常大的矛盾和敌对,而且也不仅仅只是年轻人和年老者之间,就包括年轻人中的不同年龄阶段之间,比如说,“80后”、“90后”、“00后”,我认为敌意和仇视都是非常严重的,现在我想谈谈我的看法。

现在的许多年轻人喜欢炫耀自己年轻的资本,而且严重程度都到了不惜作假的程度了。比如说,我在微博上关注了一个博主,注意到她以前填的出生日期是1998年,但现在我发现她改成了2003年,如果她实际出生日期确实是1998年,那么由此行为可以推断出她内心是很害怕暴露自己的实际年龄的。从而我认为可以反映出这个社会对年龄增长的焦虑感是非常严重的。

不仅如此,我感觉现在年轻的人非常看不起年老的人或者是弱势群体,例如有长期慢性病的人等等,所以当年老的人不会用智能手机、移动支付等应用就会表示非常嫌弃和看不起,这是一种典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思维,是非常不健康的。

同样,我认为其实现在年长的人同样爱把年长当成资本来欺压年轻人。比如说,有些年长的人会利用自己的年龄优势对年幼无知者进行精神控制,他们会讲什么诸如“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要多”之类的话,来对年幼者进行精神控制。因为年幼者活的时间天然比年长者少的多,所以心理不成熟,又缺乏知识和经验,所以很容易“中招”。比如,我前几天在这里发布过一篇文章,就是写上海一个班主任对女高中生进行羞辱导致她跳楼的。我觉得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种行为也算是是利用自己的年长优势对年幼者进行一定的精神控制,所以导致她走投无路而跳楼。

再比如说,马化腾这个人,因为他是1971年生的人,所以在他开始创业的那个年代,互联网对中国大陆来讲还是相当陌生的东西,所以马化腾就利用能激发青少年的攀比和贪婪心理的互联网产品来盈利。例如,以前大家挂QQ,你挂的时间越长你等级就越高,那如果你挂的时间少是不是就代表你不如别人呢?所以马化腾就鼓励青少年不停地挂QQ,但是其实现在看起来以前大家长时间挂QQ的行为是不是很没意义呢?

再比如说,马化腾他会从墙外抄一大堆游戏到墙内,而且还不停鼓励青少年去充钱买装备来“割韭菜”,这样一来腾讯就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但是现在我们来看马化腾的这种盈利模式是不是就显得特别低劣、特别下作?他难道不就是利用了他比青少年活得久,知道得比青少年多这个优势么?但是那些年龄小缺乏判断力被“收割韭菜”的青少年们,他们有做错什么吗?那也许有些人会说,“那些青少年可以不去充钱啊!”“又没人逼他们去充钱,谁叫他们虚荣呢?”这其实也是典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思维,青少年之所以虚荣是因为有人在背后刻意引导、去刺激、去鼓励,而那些上当的青少年们,由于信息又这么封闭,年龄小所以判断力又薄弱,当然是非常容易上当的啊!

所以,从以上几个例子可以看出,当前中国大陆是有很多人用年轻当资本去欺压年长的人;也同样很多人是利用年长当资本去欺压年少的人的。

可是年轻的人总会有一天老去,年长的人也总会有一天跟不上时代前进的步伐,从而面临被时代淘汰的危险。那作为年轻人,如果现在欺负年长人,那每长大一岁都会增加一次焦虑感,“自我价值”就会“贬值”一次,所以,何必呢?;同样,作为年长的人,如果现在欺负年轻人,那等老得跟不上时代的前沿的时候,年轻人就会利用年老判断力下降的方法来欺压老人,所以,何必呢?

但是,我不禁想发问,难道年轻就不能作为一种资本么?难道年轻就错了吗?难道一个人因为年轻和长得好看,而用这个赚钱的话,就是不道德的事情吗?

反过来说,难道年长就不是资本么?难道年长就错了吗?难道一个人因为年长和积累的知识和经验多,就不能用比年轻人积累多得多的知识和经验去赚钱吗?

我认为,年轻和美貌完完全全是应该算资本的,一个人很青春、长得很好看,去用这个赚钱,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因为大家就是爱看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去直播、或者去录宅舞视频给别人看,我觉得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总不可能把江泽民或者美国前总统卡特拉到B站上面去,让他们跳宅舞供大家欣赏吧?那样会辣眼睛辣得要命的!

反过来说,如果老人去传授知识和经验来赚钱,有问题吗?完全没有问题,因为许多老人就是活得比别人时间长,积攒的知识和经验就是年轻人望尘莫及的,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讲,叫“大器晚成”,所以完全没任何问题!

所以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动机”,用英文来讲叫“motivation”,就是一个人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到底是想达成什么样的目的?是想要赚很多很多很多的钱,让大家都来崇拜我,或者是想要很多很多很多的粉丝,证明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还是说你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当然,我一讲什么诸如“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之类的话很多人一听肯定就以为是鸡汤,但我认为其实不是这样的。

比如说,你长得漂亮,你去当主播,当自媒体人,观众看了之后觉得很开心、很爽,这难道不是一种让世界变好的方式么?同样的,老人们为什么要传授知识和经验?是为了年轻人学了之后,觉得无论是对自己的人生,还是未来的盈利方式是有所帮助、有所启发的,不然人家凭什么要买他们的帐呢?

但我必须指出,现在又存在一种商业模式,是打着传授知识的旗号靠贩卖焦虑赚钱的,比如说,他们会说什么“你不来上我的课你就没希望了!”“只有我才能教你怎么通过XXX,别人教都是不行的”“你如果不上我的课的话,那你怎么竞争的过别人呢?” 所以这种人实质上并不是真的以帮助他人为动机去盈利,而是利用别人的焦虑感而“收割韭菜”的。

大家当然都相当厌恶各种“割韭菜”行为,而这种“割韭菜”的行为造成的客观条件确实是因为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导致司法地位不独立,以及封锁信息,导致信息不对称。但我想反过来发问,难道诸如马化腾利用青少年的贪欲和虚荣的弱点“割韭菜”的行为是共产党逼他这样做的吗?虽然现在腾讯确实是被共产党收编了,但以前共产党还没接管腾信的时候,在某种程度上腾讯有很大的自主性的啊!所以难道在这个极权的环境下,我们自己难道就不能从自己做起,坚持自己不作恶的原则,从而影响和带动身边的人吗?

现在都说墙内的互联网公司“996”,可是我也亲眼目睹过墙内有一部分互联网公司的老板是非常尊重员工的,是非常注意保障员工的工时的,企业文化是非常平等和善良的,这些事实怎么能不被注意到呢?难道共产党的法治无法落实,我们就不能自我约束吗?难道什么事情都得等到中国自由民主的那天会一夜之间突然变好吗?不可能的啊!

我们必须在自由民主到来之前,就进行自我启蒙、自我教育、自我维新、自我变法,要用我们自己的道德行为准则去影响、感召其他人。比如说,就可以从不利用自己年轻或者年长的资本去作恶这点小事做起吧!
5
分享 2020-11-27

5 个评论

首先我很反感貼標簽式的80後,90後,還95後……我覺得中國社會中人和人交流太少了,我不肯定是(陰謀論)中共有意爲之,還是説中國人性格如此,就是寧可自己花6小時一個人在網絡上看視頻打游戲來吸收知識,也不愿意花1小時出去走走認識認識新事物。交流少就會衍生出誤解,就是你提及的年輕人覺得年長的不懂,年長的看年輕人很幼稚。這裏有可能是你在第三重,你以爲我在第一重,其實我是在第五重。關鍵就是彼此并不能有效地得知自己的水平和別人的水平。但當然交流不是萬能key,只是我觀察到,不交流,就只能靠自己的認知水平去猜測別人,以己度人,這就看自己對世界的認知是什麽水平了,而我們都知道中國人平均學歷是……所以這就會互相看不起對方,陷入無限循環鄙視,懟天懟地,活在自己的世界,人人都是NPC。
再承接前面説的“有效”得知別人水平,中國的造假和話術真的太太太太多了。如果是大家都半真半假這樣説話,那交流真不是萬能key,交流多了會覺得CHINA NO. 1的。
還有你提及到發揮個人所長來獲利,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關於這個問題,我覺得是自由和資源的矛盾,也可以説是社會制度和人性的矛盾。自由是指法無禁止皆可爲,資源足夠的話,自由就如你描繪的那樣美好;資源短缺需要爭的話,很多人就貼到底綫之上一點點,甚至有人會瘋狂在底綫上上下下,俗話就説“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又把現代文明的人類,帶回去叢林年代搞弱肉强食。這些矛盾一直都是個大難題,也不是中國特色。
>>首先我很反感貼標簽式的80後,90後,還95後……我覺得中國社會中人和人交流太少了,我不肯定是(陰謀...

嗯,你指出的这个自由和资源的矛盾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特别是很多工作岗位自动化了之后这方面就会雪上加霜,所以还是希望中国大陆能够早日民主。
这位朋友提出的年龄段不同的人的矛盾,我以前也有想过。我的解读是,这是社会资源紧缺下,人际关系竞争加剧的体现。类似地,微观层面上的宗族矛盾(家族械斗)地域矛盾(每个地方都有刻板、贬义的称呼,比如在河南、东北、苏北之类);民族矛盾(回族,汉族,满族)
范松忠 黑名单
太正常了,中共国的歧视除了种族,连年龄都是,还不光是招工问题。各种方面都是。

西方人你可以和20岁,和70岁聊同一个话题,而中共国人你和30岁人聊一个事情,他们会认为你怎么这么像小孩?就是这么可笑。

我被中共国人夸了好多年,他们夸我是香蕉人,以及夸我,你怎么永远也长不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