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送外卖,时时记住自己是个法轮功修炼人。

我修炼大法有十几年了。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决定把其中的某些片段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说法和做法,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坚持户外炼功

我初来美国时,虽然我住家附近有个很大的公园,每天早上都有人在那里打拳、跳舞、跑步等,但我一直没有想到要在那里建一个炼功点,有时即使想到了,也会以各种理由为自己开脱:工作忙,没有这么多时间,等等。

针对有很多老学员长时间不参加集体学法,也不参加户外炼功,师父说:“其实我说真有这样的就是人心的执著造成的,不信就挖挖你自己的思想根,一定是执著。说小了你是懒,说大了你是怕。当然哪,有一些老学员忙于一些具体工作,这不一样。”[1]

直到二零一五年,各个地区的炼功点基本都建立起来,纽约各区都有同修在自己的工作单位或住处附近建立了炼功点,在这种大环境的影响下,经与住在我家附近的几个同修商量,决定在我家附近这个公园也建立一个炼功点,这样既可以督促自己每天坚持炼功,又可以向常人洪法。我们将两幅法轮大法的横幅挂在公园栅栏的正反面,使里面、外面的人都能看到。

这个炼功点从二零一五年建立之后,除了下雨等恶劣气候没法出去炼功之外,我们每天都坚持从早上四点五十五到七点十分炼功,人多的时候有二十多人,人少的时候就我一个人,我们一直坚持到疫情爆发。由于纽约疫情严重,不能群聚,去那里炼功的频率降低了,每周只去一次,其它时间都在家里炼。

通过在户外炼功点炼功,自己感觉在各方面都有很大提高,主要有以下几点:

1、每天早上最迟四点半必须起床。经过坚持,增强了自己的毅力,克服了原来早上起不来的坏习惯。感谢师父的加持!

2、纽约的冬天很冷,风大,有时还下雪。从温暖的室内跑到寒冷的室外,温度的反差非常大,心里的落差也大,但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我们都坚持了下来。即使地上的雪积的很厚,我们也能用雪铲铲出一块炼功的区域。

3、夏天要抵抗蚊子的叮咬。夏天公园里有蚊子,虽然不是太多,但咬到了还是很难受的。我们多数人被咬到之后都能坚持下来,这也是考验忍耐力的一个方面。

4、提高了洪法的意识。公园附近有一个地铁站,还有很多公共汽车车站,来来往往的人特别多。很多常人看到后对法轮功表示极大兴趣,主要是西人。先后有几个人陆陆续续的跟着我们炼了一段时间,但可能由于缺乏毅力,没能坚持下来。也有些人当天看到我们炼功后,问我们几点开始炼,说第二天一定来,但都没有来,可能是起不了这么早。很多人是看到我们坚持长期炼功才前来咨询的。所以,坚持炼功洪法的意义非常大。

5、动作不标准能够得到纠正。如果是一个人在家炼功,开始的时候即使动作很标准,炼着炼着也会发生偏差,最后就会出现很大的变形。由于大家在一起炼功,很多不标准的地方大家都能看到,彼此之间都能够互相纠正动作,动作相对标准之后,炼功时就能感觉到能量。

为什么户外炼功有这么多好处呢?师父讲:“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练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2]尽管我的天目中没能看到炼功点的奇特景象,但身体总会感觉到非常舒服。

二、在讲真相救人中修自己

我是二零二零年三月份加入DHT电话平台讲真相的。由于中共病毒造成的严重影响,中国各个行业都不景气,来美国旅游的游客也基本没有了。这个时候传递真相最好的方式就是打电话,所以我就参加了这个项目。

这个平台是以播放录音广播来讲真相的。在同修的指导和帮助下,我学会了如何下载电话号码和真相录音,并且能根据电话号码所属的行业选择播放的内容。开始接听率不是太高,能够把一段录音全部听完的就更少。听了一分钟以上的我都记录下来以便跟進。

有一次,为了锻炼我自己讲真相的能力,我就留下了三个可以跟進的号码,想自己试着打给对方。第一个号码打过去时,对方的地方口音很重,听不懂他在说什么,难以交流,所以他很快就把电话挂了。第二个普通话讲的比较好,她说她在一九九九年镇压之前修炼过法轮功,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但镇压后就不炼了,而且对天安门自焚不理解。我就跟她讲了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以及视频里的破绽等等,她明白了,然后我问她有没有入过党团队?她说什么都没入过,我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好。通话在愉快的氛围中结束。

有了这次好的通话效果之后,我又拨通了第三个电话号码,对方是位老人,讲话虽然有地方口音,但我还是能听明白他讲的话。问题是他说的我都能听懂,可我说的他好像一句也没听清,不管我说什么,他就一句接一句的说川普如何如何不好。我想他是受中共邪党的每天宣传毒害太深了,而且我讲的话他一句都没有回复,我就把电话挂了。

由于我们的听众都在中国大陆,与美国有时间差,为了更好的利用中国的白天、也就是我们美国下午和夜晚的时间,经与协调同修商量,决定增加安装自动拨打电话软件。自动拨打电话这个软件当时安装的时候有些犹豫,因为听安装的同修说,这个软件的费用比较高,大概一个月要一百美元左右,我想,其它的电话拨打软件一个月也就是十美元左右,一个月一百多是有点太贵了。

后来我想,在这个项目中作些投入也许是为了去我的利益心。确实是这样,经过反复思考,心想:现在是助师正法的最后阶段,只要能达到救人的效果,投这些钱是值得的。用了一段时间之后,从系统的统计结果看,确实不错,接听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上,很多都是接听一分钟以上的,还有一些接听四百多秒的。

三、参加真相车队游行证实法

从二零二零年十月起,纽约的退党办在每个周末组织一次真相车队游行活动,近处的是去纽约和康州,我都参加了。车队经过之处,受到了民众的热烈称赞,很多西人对我们车上的标语很感兴趣,纷纷招呼同伴来看,还竖起大拇指,并且拿起手机拍照。有时遇到交通灯车子停下来等候绿灯时,有行人路过车旁,我就递送给他们“拒绝中共”的传单,他们都很乐意接受,并表示感谢。

到DC或更远的地区,我就乘同修的车,并与同修轮流开车前往。有一次去乔治亚州参加挺川车队,这次是要到该州的两个城市参加活动,因为总统和副总统分别在不同的城市演讲。在第一个城市租了车参加完副总统的集会之后,当天晚上要开三小时到第二个城市。第二天参加了第二个城市总统的集会后晚上再开回到第一个城市还车。当时不知路况,就一个人租了一辆车,后来有同修说晚上开车容易打瞌睡,最好找个同修坐在旁边说说话,以免瞌睡。问了几个同修,都说是已经有车坐了。经退党办同修协调,终于找到了一个老阿姨坐我的车。

因为是租的车,我的GPS没有地方安装,在出城之前我就让这个阿姨举着GPS给我看,开始的时候她举得比较正,但还没出城手就耷拉下来,开始打起了呼噜,我就只能听着GPS的提示音开车。总之,有个人在车上从心理上来说还是比没有要好,出城之后路上没有路灯,伸手不见五指,感觉不是在公路上开车,而是在山洞里钻,有时脸上的汗水流到眼睛里,刺激得眼睛睁不开,我就使劲睁着,叫这位阿姨给我一张纸擦擦眼睛,还好我一叫她就能醒,所以有个人在旁边还是挺好的。感谢退党办同修的协调!

大概到晚上发正念的时候到了第二个城市。第二天上午在这个城市举行汽车游行,下午到总统集会现场。离开会场时已是半夜了。从这里回第一个城市的路上,就没人跟我的车了。因为每个人离开会场的时间不一致,所以找不到同修坐我的车。我想可能是去我的依赖心。因为连续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特别困,真想睡一觉之后再走,但由于第二天上午一定要还车,为了保险起见只能早点赶回,所以只能半夜开车。一个人开车虽然慢一些,但总算顺利到达目地地还了车。

几次参加长途真相汽车游行(包括去乔治亚州和华盛顿DC),晚上的睡觉时间很短,有时是半夜十二点出发,有时是早上四点多钟就得出发,有时甚至整夜都无法睡觉,只是在不开车的时候在车上打个盹。这个过程是在去我的安逸心。住在同修家里时,我发现有很多同修都很精進,如:我晚上两点多钟起来上洗手间,看到有几个同修还在客厅打坐,既有年龄大的,也有年轻的。跟这些同修比起来,我觉的差距很大,必须加速赶上。

四、在常人工作中做好

我的常人工作是在一个递送公司送外卖,比较自由,时间由自己定,多劳多得。就是接到公司的订单后,到餐馆去取食物送到客户家里。除了少部份别墅比较好找之外,多数公寓楼群很复杂,有些住宅小区是很大的,一个小区有多栋房子,GPS只能导航到小区的某个地方或者停车场,具体地址要靠下车之后提着外卖一栋一栋的去找,而且楼房的顺序有些还不连续。一些楼房很高,有些还没有电梯。没送过外卖的人体会不到它的艰难程度。但我都是坚持把外卖送到每一个客户的手中,我想,虽然他们不一定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但从我的外形来看,他们能判断出我是中国人或者亚洲人,如果他们对我的印象好,他们就会对中国人或亚洲人有个好感,以便以后同修跟他们讲真相时有个好印象。有些人收到外卖后会说:“我会在网上给你点赞!”

美国人的家里平时是不能随便去的,我想我的工作是一个递送传单的好机会。在疫情之前,我都是递送神韵的传单。也就是说,在把外卖递送到客户的手中时,顺便都给对方一张神韵的传单,告诉对方这是世界上最好的演出,叫他们一定去看。有些人反馈说,听说过神韵,或者说在电视广告中看到过,并准备去买票。也有少部份人说从来没有听说过神韵,我就给他们作了简单的介绍,他们听后都非常感兴趣,表示一定会去看。

有一位男士,当我给他神韵传单的时候,他高兴的说在华盛顿DC看过了,非常好。我告诉他可以带家人或朋友在纽约再看一次,他说好。还有一位女士,当收到神韵传单的时候,她说她在林肯中心工作,知道神韵,我问她看过没有,她说还没有。我就劝说她这次一定要去看,她说一定会去。

疫情发生后,公司发通知说可以把递送的外卖放在客户的大门外面就行,但我想,还是要尽可能递送到客户的手中,而且客户也希望能送到他们手中,除非大楼里有保安拦住不让上去,否则能進去的地方我都是尽量送到了客户手中。这个阶段我发的是“拒绝中共”的征签传单,因为这时客户都不太愿意面对面对话,我就把传单放在包装袋里,或者用胶带贴在包装袋的外面递给他们。有些能见到面的,我递送给他们传单并告知他们在网上征签时,他们都能愉快的接受。这样在常人的工作中做的事情也为众生的得救打下了一些基础。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些片段。我觉的跟同修比起来还差的很远,即使有时看到同修的不足之处,我就想: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一定是要去我的什么心的,于是就向内找自己。生活环境中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为我们修炼的,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15/%E6%97%B6%E6%97%B6%E8%AE%B0%E4%BD%8F%E8%87%AA%E5%B7%B1%E6%98%AF%E4%B8%AA%E4%BF%AE%E7%82%BC%E4%BA%BA-422035.html
2
分享 2021-07-07

3 个评论

唯物主义者对贵教的各种法术和理念不敢苟同。不过在生活中遇到过一些非常友善的法论功修炼者,一些自费打印资料大冬天在大使馆门口一动不动站着发传单的,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挺值得敬佩的
>> 唯物主义者对贵教的各种法术和理念不敢苟同。不过在生活中遇到过一些非常友善的法论功修炼者,一些自...

只要是在法律和道德允许的范围内,一切宗教信仰和习俗都应该被尊重。教导人向善肯定是没错的,别教导人生病了不吃药就好
>> 别教导人生病了不吃药就好...


人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就会保护你。

共产党它会诋毁,造谣,攻击法轮大法。它会造谣说法轮功,教导人有病不吃药。

那怕你(pedestrian)在品葱声望55,依然可以看见你还相信共产党的洗脑。

法轮功的祛病健身功效是经过共产党验证的。

1.(中新社北京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二日电):因修炼法轮功致死的人数已达1404人

2.反证:1999年,平均死亡率为 0.65%

法轮功算200万,7年应死亡9万人。算2000万人,7年应死亡90万人。算7000万人,7年应死亡300万。

共产党说 7年共死亡1404人。证明法轮功死亡率低于正常死亡率的百倍,千倍。而且这是一个老年人、重症、绝症病人占比很大的群体。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