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贼“大佐化”的两大原因

最近关于“民小”和“大佐”的争论又起来了,下面说说我的分析与看法。

1.认同感与共情度下降:

反贼与多数中国人甚至身边的熟人都会出现观念上的严重分歧与冲突,甚至因此被排挤与孤立,长此以往必然造成恶感上升。尤其习上台后,墙内舆论场愈发暴戾极端,反人类反文明言论层出不穷,让追求善政的反贼看了无不“恶向胆边生”。在这种情况下,反贼对中国人的认同感与共情度势必持续下降,从善意的同情逐渐变成厌恶甚至仇恨。

就我本人而言,我能清楚的感受到香港反送终运动后我对中国人的共情度是显著下降了,恶感则前所未有的高。因为当时墙内的主流舆论包括周围人的言论确实太可恶了。

2.心理自我保护机制:

这是我要讲的重点。反贼经常能接触到关于中国各种不公与苦难的资讯,这会让反贼长期处于极大的精神压力与痛苦中。在这种情况下,减少对中国人的共情甚至把中国人的苦难解释成“罪有应得”就是缓解反贼普遍的政治抑郁的有效途径。这点人的潜意识就能做到,所以很多反贼的“大佐化”是无意识的。在某种意义上说,中国人落得如此下场也确实不无辜,因此认同感的下降和心理保护机制就会互相强化,让反贼越来越讨厌和痛恨中国人,最后就是看到墙内的苦难只会冷笑。

总结:

个人认为反贼“大佐化”既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也不是罪恶滔天,它属于“人之常情”。基于上述原因,一般来说当反贼时间越久,“大佐化”的可能性与程度就会越大。所以很多反贼一开始是“民小”,逐渐变成“支黑”,最后成为“大佐”。所以真的没必要相互嘲笑相互指责。
94
分享 2023-07-04

104 个评论

受不了这里民小多的可以去葱轮TV屠支:https://h.pincong.rocks/
所以说不存在「互相不理解」——「大佐」们对「民小」的理解甚至比「民小」自己还要透彻,但是进化程度不够的「民小」是没法理解「大佐」的。
NO,我不认同。痛苦抑郁当然是肯定的,因为你发现你生活在谎言和虚假信息包围的世界里,而又无法发声无力反抗,当然会抑郁,痛苦,但是然后就堕落成屠支派了,这不可能。这是反人性的。就像武汉的那个跳楼的母亲,孩子被汽车碾压,自己又被网爆,被警察维稳,无力反抗,自杀了。按理说屠支派应该在欢呼屠支又前进了一小步,对正常人来说可能为此庆祝吗,和畜生有何分别。你翻墙了,知道更多了,是让你向文明世界和高素质靠拢,不是让你变为是非不分,张口闭口屠支的畜生。中国人那么多,有好人,也有坏人,这是肯定的。坏人是值得屠100遍不为过的,而好人却应该被善待。屠支派不会按人区分,所以这些人的人性是十分丑恶的。
我想的是把亚洲都屠了
。。。。
我是品葱里想法比较稀少的人
已隐藏
>>NO,我不认同。痛苦抑郁当然是肯定的,因为你发现你生活在谎言和虚假信息包围的世界里,而又无法发声无力...


中国人对自己同胞遭遇的冷漠与不作为就是最大的原罪,可以说除了彭载舟等极少数义士以外所有墙内人都有罪。我家在疫情风控期间也有不少损失,我当时就跟我妈说:“这是我们对香港与新疆同胞的冷漠无为所应得的惩罚”。对于其他中国人也是如此,只不过这种惩罚有大有小,经常以风险的形式存在,有时确实过于惨烈,但没有人无辜。
>>中国人对自己同胞遭遇的冷漠与不作为就是最大的原罪,可以说除了彭载舟等极少数义士以外所有墙内人都有罪。...


我最近也意识到这一点,我觉得中国人是有原罪的,即使有些中国人心理上脱了支,肉体上润到了国外,在这个润的过程中占用的资源也是一种吃人血馒头的过程。最终就是不论是谁都是有罪的。
中华民族主义者动不动就是中华上下五千年,自古以来我大中华最牛逼,全世界都绕着古中国转,把 勤劳 勇敢 团结 努力 善良 朴实 等等blabla各种褒义词全套到中华民族上

有一小批人开始接触到真实历史之后被破防了,物极必反到全部都不信,那不就是自然而然了嘛

有些人与其纠结“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有那么多支黑仇视同胞”,还不如探讨下中华民族主义者把大中国吹成宇宙神国这个问题到底该怎么矫正,毕竟这才是前因
小水账号1001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东方3K党,不同的是西方3k是白人想屠黑人,东方是黄人想屠黄人

心里虽然按耐不住想着只有屠支救世界无可厚非,我也能理解这种心情,但是把这种心情表现出来却不是一个理性的人应该做的

就和李老师不是你老师,Leonard,多伦多方脸,波特王好帅,摄徒日记。他们的节目开悟了很多粉红。靠的不是屠支,而是肛道理

他们的节目把很多墙内的粉红变成了会自己思考的”民小“

这些”民小“未来都可能是摧毁共匪堡垒的一股股力量,这些都是上述开悟者所为反共事业做的贡献



屠支和墙内喜欢玩”地狱笑话“的粉红同种同源,屠支的人本身就是支人
上文被开悟的很多没有理想的”民小“很多退化成屠支,还固步自封觉得自己是进化,所谓可悲
屠支派可曾为反共这项人类最大的工程做过任何贡献?可有任何粉红因为看到了屠支的言论开始转向反共阵营?没有,屠支就是口嗨,本质还是个只会从别人痛苦汲取快感的”乐子人“

反正支文化只会孕育二极管,非红即黑:
不是”非我族虽远必诛的杀光外国人“,就是”支那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全该死“
把这里的中国人替换成共匪就可以了,当然打击范围是小了很多,但其实也不小,更进一步应该替换成核心共匪成员,那就更少了,有葱友说10w左右,差不多就这个数了

所以从共匪核心习猪开始画圈,六度理论,向外6-7圈,就可以干死80%的邪恶轴心支柱
每个人的性格心理都是遗传加社会环境的产物,有因必有果,强行逆转因果,是无法做到的,也不符合天道。

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上天对世人大多时候是考验,但世人在世间经历的各种考验磨难,也是有容忍底线的,一旦以为突破了个人容忍底线,感到绝望或愤恨,那就会枉顾一切禁忌规则,比如:屠支。-------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法西斯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是怎么被改造成人的?难道仅仅是靠民主自由的口号和爱的抱抱吗?
木蔡 观察
76年后已经给过支那人机会了,8964的失败就不说了,89年上大学的现在已经50多了,请问这批人现在都在干嘛?有在做好事吗?
>>中国人对自己同胞遭遇的冷漠与不作为就是最大的原罪,可以说除了彭载舟等极少数义士以外所有墙内人都有罪。...
这些主因并不是冷漠,而是政治正确具有胁迫性,比如法论功就是国内的红线,如果你不反对法论功,那么就肯定会受到某种相当严厉的后果或者处罚。
能做到屠支的还真的只有ccp能做到,那么干嘛还当反贼呢?ccp替我们屠支了呀?反正芝麻人沒有一個是无辜的不是吗?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己思考过大量伦理学的问题,结果看到周围人对自己和其他人都在用十分残忍和不屑的想法施加不人道对待。最后,出了墙遇到一堆民小说“这都是你的问题,天下乌鸦一般黑”,对支人产生仇恨。
曾经看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看到眼泪纵横,曾经我也是满怀爱与希望的,但如今我坚定地赞同一切屠支的势力。

难道民小成了政治正确吗?屠支哪里有错?

西方的民主制度,不是谁喊两句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的口号就可以获得的,不是谁心地善良上帝就把民主送到谁家的。西方的民主是基于现实利益演进出来的,考验整个社会所有成员的整体成色。

咱们支那整个社会的整体成色,无论民间的,还是庙堂的,不必多说,什么《水浒传》《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之类的历史小说里可是写了不少,几千年了都那个样子,鲁迅都直呼没救。

这个时候,如果咱们企图自己内心善良一点就可以换来民主,这民主到底是有多廉价?或者我们是对自己有多认识不清?这像不像西方国家的白左啊?

支那历史上那些走上顶峰的人,为什么绝大多数到最后都选择了对支那最坏的方式来统治和管理支那?这叫做双向奔赴,叫全过程民主!

至于你们说的屠支大佐本身就是支人的观点,我根本不想反驳。我没觉得屠支大佐又比什么民小啊、粉红啊高到哪里去,大家都是支人。即使肉翻的人都有很大部分无法脱支,何况一群键盘大神?

屠吧,大哥!应图尽图!
>>能做到屠支的还真的只有ccp能做到,那么干嘛还当反贼呢?ccp替我们屠支了呀?反正芝麻人沒有一個是无...


总算在品葱上见到一个思想正常的人了,谢谢你对我党屠支事业的理解与支持。
>>所以说不存在「互相不理解」——「大佐」们对「民小」的理解甚至比「民小」自己还要透彻,但是进化程度不够...

大佐至少對中國人是十分理解的
>>NO,我不认同。痛苦抑郁当然是肯定的,因为你发现你生活在谎言和虚假信息包围的世界里,而又无法发声无力...

痛苦抑鬱?你看看天天在品蔥開帖罵街的是民小還是大佐?別幻想大佐們跟你們一樣痛苦,天天看著支那魔幻新聞可是樂得很呢!
我先問一下?你為什麼覺得大佐們原先跟支人有共情?支那連家庭內部都可以進行超限戰,你還真的以為天天叫囂著中國如何如何的小粉紅很喜歡中國人?中國人的最大特點就是所有中國人互相都是敵人。
中国人配得上中共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屠支派是无法自己实践的。如果实践了,将失去所有正常人的支持。实践他们理念的人只可能是他们的敌人。
所以屠支派最大的缺陷是无主观能动性。喊的最狠的人对历史进程毫无影响,中国几千年本来就是一路屠过来的,他们屠得起。这一点还不如合理非招来坦克压的温和派。
_ _ 受的苦都是同一來源, 我當然心疼大佐們. 但也要說人不絕望怎會想著靠屠殺來解決問題? 絕望的人怎能解決問題? 就靠肉體毀滅或文化毀滅能做到嗎?

_ _ 誰也不可能做到, 建立元朝的古蒙古人沒做到, 有人說比他(她)們更野蠻, 我也得能信啊. 蔥站或許有人比我更野蠻那也沒幾個, 我這麼野蠻暴力的人都向善講理, 大佐們非要在後網絡時代跟古蒙古人比野蠻, 騙鬼去吧.

_ _ 要不是大佐們所說極端卻無實質的邪惡, 我早就當作共匪的維穩工具去罵翻了, 共匪的肉喇叭也少藏在大佐身後圖謀把年輕人煽惑的更極端! 國際上大的時與勢雖稱不上多正義, 但確實在不斷向這正義一側走儘管很慢就是了. 共匪與它的肉喇叭這些蟊賊也就只能藏身在世界一隅, 藏在縫隙裡.

有種把那些腐敗思想攤在世人面前, 看看大佐們會否憤怒到網暴了這些渣人.

_ _ 趁年輕儘快成長, 擺脫那些謠棍、肉喇叭、陰謀論教主的擺佈. 請切記人生來自由, 共匪奴役不了你, 也別讓別的惡人奴役你! 想擺布、遙控我也不看看自己猙獰的面目, 共匪和奴役真真臭死了!
其实反贼大佐化,还不是因为支国如此变态极端的反日教育导致的
>>中国人对自己同胞遭遇的冷漠与不作为就是最大的原罪,可以说除了彭载舟等极少数义士以外所有墙内人都有罪。...


这种“应得”并非佛教印度教的karma,而是有真真切切因果关系的,不是中共与西方敌对脱钩,香港就不会砸烂,中国人就不会吃大封控的苦,小将们星辰大海,是有一天让他们坐上中共的战舰和美帝交战沉到海底的,你以为爱国无罪,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后果就是成为炮灰。头上三尺有神明,这都得应验的。
>>把这里的中国人替换成共匪就可以了,当然打击范围是小了很多,但其实也不小,更进一步应该替换成核心共匪成...


六度理论怕是要屠地球
屠支、殖民是大陆民主化最快的方式,类似外科手术,还有我说句  ccp主要目的是圈(圈养)支不是屠支
>>痛苦抑鬱?你看看天天在品蔥開帖罵街的是民小還是大佐?別幻想大佐們跟你們一樣痛苦,天天看著魔幻新聞可是...
已经润出去的人,当然我觉得大部分都在乐呀,因为这样才能显示他们早 run 的决定多么聪明,多么划算,回报多么的大,中国人本来就有一种比下心理,就是喜欢看到别人比自己更惨,来为自己的凄惨寻找心理慰藉,这也算支性的一种把。但是如果身在国内,自己都在被老共每分每秒吸血压榨,随时能被老共铁拳的情况下,还在屠支,或者嘲笑别人的痛苦,那就是无法让人理解了。
>>NO,我不认同。痛苦抑郁当然是肯定的,因为你发现你生活在谎言和虚假信息包围的世界里,而又无法发声无力...

我赞同你的说法,这类型的派系仍没有走出中共给他们画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怪圈,没有包容,没有人性。
论屠支谁比的过CCP呢?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建议有屠支倾向的加入CCP
>>已经润出去的人,当然我觉得大部分都在乐呀,因为这样才能显示他们早 run 的决定多么聪明,多么划算,...

润出去的人不见得支持底层互害啊。刘先生例外,自己润出去了,还巴不得国内洪水滔天
一片一片又一片,飞入泥潭皆不见。前消后继不断飞,终叫山河颜色变。

https://telegra.ph/file/8e8cf5efd4b3244c6f4c6.jpg?width=540&height=351
>>中国人对自己同胞遭遇的冷漠与不作为就是最大的原罪,可以说除了彭载舟等极少数义士以外所有墙内人都有罪。...


如果我有机会成为黄巢张献忠,我把反对屠支的中国人最先屠了。
>>我赞同你的说法,这类型的派系仍没有走出中共给他们画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怪圈,没有包容,没有人性。...
感谢支持,不过我也看开了。屠支派的支是可大可小任意定义的,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情绪宣泄,但是是不利于开启民智,向民主文明靠近的。想刘晓波说我没有敌人,这语言力量要大的多了,会感染更多的人。
轉自 Twitter

支黑是漢地民主化長期失敗、陷入絕望的副產品
邊發泄情緒、圖個口嗨
邊反思華夏文化、漢地地理或它們養成的族群性格
是否有排斥民主、自由與現代化的一面
不過 y1s1, 那些性格或特質屬於「支性」
仍是言人人殊, 沒有統一的定義
当你身边几乎所有人(家人/朋友/同事/同学)都和共产党站在一起反对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90%拆腻子都拥共,印尼屠的不是‘华’,是屠共。他们也区分不来
从互联网进入中国到现在都快半个世纪了,该说的话早他妈都已经说尽说烂了。
还有什么好说的,支那人老老实实等着尸山血海吧。
>>所以说不存在「互相不理解」——「大佐」们对「民小」的理解甚至比「民小」自己还要透彻,但是进化程度不够...

理解真正大佐行为的才是透彻的,天天意淫自己变成大佐的 那只是可怜的无能狂怒。
>>我想的是把亚洲都屠了。。。。我是品葱里想法比较稀少的人
作為你屠刀名單中的一員,可以容我問問理由嗎?
>>作為你屠刀名單中的一員,可以容我問問理由嗎?

。。。因为我是基督徒,亚洲基督徒比例低
>>。。。因为我是基督徒,亚洲基督徒比例低

所以非基督徒都該死,了解了,感謝回答
>>如果我有机会成为黄巢张献忠,我把反对屠支的中国人最先屠了。


你父母反对屠支吗?如果反对,你能不能先从他们开始?如果他们支持屠支,为什么没有在你出生的时候就把你掐死?
>>你父母反对屠支吗?如果反对,你能不能先从他们开始?如果他们支持屠支,为什么没有在你出生的时候就把你掐...


你父母拥护共产党,你也拥护共产党呗?你父母反感共产党,你家出了个李洪志还是彭立发?
我想对那些图纸派说:有种就去干,别整天只在网上嚷嚷打嘴炮。

先别说图纸,现实里估计你连个基层共匪你都不敢得罪不敢碰。

心情郁闷发泄喊两声我理解。但是别整天没完没了发泄吧。

你不敢去干,却整天在发表这种言论,莫非你想煽动别人替你去送死?

建议那些反对图纸的朋友,看见这些图纸言论也不用费口水说道理,这些人真正明事理就不会出现这种反人类的想法。 

就回他一句;有种你就去做,别整天在这里瞎Bb。
其實口頭上偶爾說說屠支什麼的OK,但是內心還是對身在中國的人們多些同情和共情會好些,並不是所有身在中國的人們都是應該被殺的。
>>当你身边几乎所有人(家人/朋友/同事/同学)都和共产党站在一起反对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90%拆腻子都...


因为一旦反对共党,共党又不能立刻被动摇,支人就会集体斯德哥尔摩,马上就跟共党站在一起了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666722
我認為這就是大多數大佐的答案了。

泽连斯基:那个国家的公民,允许他们选出的领导人夺取另一块土地并在土地上杀戮。他们有责任吗?

是的。这些人有些是罪犯,也有那些长时间保持沉默的人,后来又说:“我们不能保持沉默。”

如果他们相信自己是善良的俄罗斯人,他们肯定会反对这个政权,会尽一切努力让这个政权垮台,它就会垮台。这只是时间问题。如果它倒下了,而你在那里竭尽所能,整个世界都会为你鼓掌。

向你的孩子证明这一切是可以实现的。不要害怕,走出去,大声疾呼。他们把你带走了25天吗?有什么可怕的?在这里,他们夺走了一条生命,永远带走了一个孩子,永远杀死了一个人。

你为什么要拿来和这些人比较?

“我被释放了,我被带走了25天,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工作。”

不,你没有。为什么?因为多年来你一直保持沉默。你在我面前无罪,是在你自己面前有罪。
>>因为一旦反对共党,共党又不能立刻被动摇,就会集体斯德哥尔摩,马上就跟共党站在一起了https://p...


英国人类学家管这叫人类的自我驯化: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lf-domestication

驯化综合征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omestication_syndrome
>>能做到屠支的还真的只有ccp能做到,那么干嘛还当反贼呢?ccp替我们屠支了呀?反正芝麻人沒有一個是无...


ccp屠支是为了维护统治,最多屠一部分,而大佐是想彻底灭绝这个劣等民族
>>ccp屠支是为了维护统治,最多屠一部分,而大佐是想彻底灭绝这个劣等民族


大佐承认自己是这个劣等民族的一员吗?
>>大佐承认自己是这个劣等民族的一员吗?


人家反华的已经意识到这个民族劣等
这个民族灭亡后
大作们会融入欧美,完全学习欧美
为什么要图自己
>>大佐承认自己是这个劣等民族的一员吗?

大佐也分类型,如果是从精外/民小进化来的,可能不认为自己也是劣等民族
如果是从抽象系神友进化来的,大概率会认为自己也是劣等民族,自己同样该被屠
>>大佐承认自己是这个劣等民族的一员吗?


我承认自己是这个劣等民族,甚至是劣等家族的一员,并为此付出代价。
>>人家反华的已经意识到这个民族劣等这个民族灭亡后大作们会融入欧美,完全学习欧美为什么要图自己

这方面共产杂种比大左先走了不知道多少步,一方面孜孜不倦的毁灭这个民族的历史文化,奴役百姓。一方面把他们的狗崽们送到欧美。你应该听说过薄瓜瓜陈晓丹的故事吧。
这样来看,大佐们快来加入共产杂种俱乐部一起来屠支,岂不快哉?
何必混在志在推翻共产杂种的反贼队伍?

大佐是不是和成昆是一路货色?
>>这方面共产杂种比大左先走了不知道多少步,一方面孜孜不倦的毁灭这个民族的历史文化,奴役百姓。一方面把他...


你不要侮辱人
大佐的意思是,今天你支的文化底蕴可不是共产主义
还是古代皇权专制那一套
对超自然事物的理解,被道教辖制,也受到印度费拉佛教的影响
对世俗权力的理解局限于儒家

本质上文明的DNA还是儒释道

只不过你支有现代科学技术的一点装扮而已
把你支放到量子世界,你支还是人与人奴役,古代等级
人与人之间没有爱,只有丛林法则
都是個人自由罷了,回到原點也只能潤,改變不屬於中國(甚至大至整個中文圈都是改變不了的)
>>人家反华的已经意识到这个民族劣等这个民族灭亡后大作们会融入欧美,完全学习欧美为什么要图自己

文明世界:你是?
恁永远都是支那人.jpg
>>你不要侮辱人大佐的意思是,今天你支的文化底蕴可不是共产主义还是古代皇权专制那一套对超自然事物的理解,...


你就不要装了,共产杂种的就是干大左们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屠中国人,把自己的狗崽送到欧美漂白。
你应该知道哈佛耶鲁有多少共产杂种的狗崽吧?陈晓丹来往巴黎的名媛俱乐部,这不是大左向往的人间天堂?
>>文明世界:你是?恁永远都是.jpg


恁~永远~ ~都是。 支~~~~那。。。。人。。。
哈哈
>>你就不要装了,共产杂种的就是干大左们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屠中国人,把自己的狗崽送到欧美漂白。你应该知...


共产党也是你支生的
这可不是东亚给的,也不是欧美入侵
你支互相戕害几千年,到了互联网时代还在害自己人
这不就是说明了
你支是个劣等民族吗?

你支的穷人富人,还有动物都知道往欧美环境好的地方跑路
>>但凡品葱用户有过启蒙别人的经历,都会大佐化,这个大佐化不是说要图纸而是,彻底对这个民族失望,觉得这个...


你看过里根和肯尼迪在柏林墙的演讲吗?如果不是美国的大力扶持,整个欧洲都会被共产杂种吞噬。相反,美国对中国的共产杂种恩宠有加,几乎是再生父母。
>>共产党也是你支生的这可不是东亚给的,也不是欧美入侵你支互相戕害几千年,到了互联网时代还在害自己人这不...


你反反复复的顾左右而言他干什么?共产杂种的事业不是你们想干的事业?共产杂种狗崽的生活不是你们向往的生活?
>>你反反复复的顾左右而言他干什么?共产杂种的事业不是你们想干的事业?共产杂种狗崽的生活不是你们向往的生...


你在这血口喷人干什么!!!!
俺什么时候说过俺支持图纸!!!!
俺就是跟你解释一下,图纸们的心路历程!!!
俺又不图纸
再说了,就算俺图纸,俺也不想成立另一个党!!!
俺希望生活在欧美和平,简单,自由的国家!!!

俺也不想奴役你支那人
支那人爱干什么干什么去
>>你在这血口喷人干什么!!!!俺什么时候说过俺支持图纸!!!!俺就是跟你解释一下,图纸们的心路历程!!...

好吧,你的目标如果是r润 ,那就应该集中精力在准备英语和托福考试,申请欧美的学校。而这个目标对一般的平民百姓来说也是通过努力可以实现的
>>欧美的基督徒比例,如今也很低如果再过几十年,欧美的基督徒比例会更低

比亚洲高
>>你父母反对屠支吗?如果反对,你能不能先从他们开始?如果他们支持屠支,为什么没有在你出生的时候就把你掐...

哈哈说的太好了。屠支派本质上和小粉红属于同一类人,都是很无耻的一群人。
你要求屠支派从屠父母做起,那难免对他们要求过高,所以我让屠支派先屠己,这要求应该是很低了,屠支派为什么不身先士卒去实践呢。他们可能会狡辩说,别人是支的,我不支。就像孔乙己说,读书人的事怎么能说成偷呢。自欺欺人的阿 Q 精神。
>>我承认自己是这个劣等民族,甚至是劣等家族的一员,并为此付出代价。

不要如此看低自己,有需要帮忙的可以私信我
t图纸也好,民小也好,无非都是为了生存和利益。
向日本投了两颗原子弹的美国难道不民主?
>>ccp屠支是为了维护统治,最多屠一部分,而大佐是想彻底灭绝这个劣等民族

目的当然与ccp不一样,可是现今有能力屠支的也就只有ccp,品葱大佐也只是口嗨罢了,也没有这个能力啊!
还是鲁迅说得透,中国人之所以招人烦招人恨是因为中国文化太垃圾
>>NO,我不认同。痛苦抑郁当然是肯定的,因为你发现你生活在谎言和虚假信息包围的世界里,而又无法发声无力...

这个例子不适合。但是看到被河南银行欠钱的人举着毛贼像讨钱就很难不冷笑。
>>。。。因为我是基督徒,亚洲基督徒比例低


您把亞洲屠得基本上衹剩基督徒(基督徒人口佔比超過75%)以後,還要繼續屠嗎?穆斯林、猶太人、巴哈伊教徒、錫克教徒您都要屠一屠嗎?
我不知道什么大佐什么民小,我对支那人支那完全放弃希望,每次看到低素质的支那人,就想把它们扔到苏丹叙利亚刚果阿富汗中非也门活活饿死,因为要饿死的人都做不出这些素质低下的事情
>>NO,我不认同。痛苦抑郁当然是肯定的,因为你发现你生活在谎言和虚假信息包围的世界里,而又无法发声无力...

按涂尔干的说法,自杀的人都是想杀人的,自杀属于谋杀自我,同样缺德
>>能做到屠支的还真的只有ccp能做到,那么干嘛还当反贼呢?ccp替我们屠支了呀?反正芝麻人沒有一個是无...


小同志,还是你的认识深刻。本洞现在邀请你加入我党,一起图支,阁下意下如何?
在我看来,不能实事求是的对待真想的就是傻逼。粉红如此,反贼也同样是如此!
屠支还得CCP,灭共就看你俄爹
你支不配真民主,舔共左母人人插
>>我想的是把亚洲都屠了。。。。我是品葱里想法比较稀少的人
你这句话民小看了不会跳脚因为太夸张了
和几个屠支派交流过后,我更深切的认识到,屠支派其实和他们口中的支是相同性质的,屠支派实际上是一个嘴炮派,也就是过过嘴瘾,而不是行动派,如果真的是行动派,这些人就应该屠自己,另外就是他们也确实做不到,所以只能过过嘴瘾,就像脑海里意淫操了某某,手上撸管子自我释放是一个道理。

他们不屠自己的理由是自己不支,这是很荒唐可笑的,他们凭借自己的主观好饿来把自己排除在支以外,恰恰就是他们最支的有力证据,在这件事上他们往往对自己的双标进行大脑屏蔽,忘掉自己就是支这件事,视而不见,自欺欺人。

真正的屠支行动派,是老邓,老毛,老习,还有当年的日军,他们是真正的践行了屠支,而且屠的还不少,老邓还直接拿坦克压,按理说他们应该是崇拜这些真屠支大左的,但是没见到他们公然把这些屠支大左作为偶像,可见他们又希望去讨好墙外的民主文明群体的小心思,这反应屠支派的傻逼,虚伪和人格分裂的特点。
哥们,我真的谢。。。。
日本文化我很喜欢,麻烦手下留情。。。。
已隐藏
已隐藏
已隐藏
這麼說吧,就算是包容大愛如耶穌基督,看到你老中現在的言行舉止道德,估計也會一怒之下立即發動天啟大審判
>>和几个屠支派交流过后,我更深切的认识到,屠支派其实和他们口中的支是相同性质的,屠支派实际上是一个嘴炮...


对,真的行动屠支的,比如那个安庆无差别捅人的,人家根本没有屠支的意识就实践了屠支
真的是哈耶克式自发秩序
如果你出生在某个国家,而且父母是那个国家的国民,那么你自然也是那个国家的国民。很不幸,你不能选择你的第一个国籍。
      大多数中国人没有第二次选择的机会。因此,你可能不知道还有另外很多种生活方式,和更好的思维方式。是,中国有仇恨教育,他们恨曾经的日本,现在为日本地震欢呼,你姑且把这个记在共匪的账上。那么“千里投毒”呢?各村各寨的关卡路障呢?共产党那么教了吗?那些可是你们号称的同胞。因此,这个民族已经让共产党玩烂了。这种国家要是统治了世界,那又是侏罗纪了,不敢想象...
我确实厌恶憎恨支国的粉蛆和民粹蛆,但是对屠它们没什么兴趣,在我看来它们应该被它们英明领袖一尊屠,应该被共产主义的铁拳屠,大家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生命浪费到这些蛆身上呢
>>NO,我不认同。痛苦抑郁当然是肯定的,因为你发现你生活在谎言和虚假信息包围的世界里,而又无法发声无力...


我也不赞同无差别屠杀的观点,但是在支国的网络舆论环境,总有些蛆天天给共匪的独裁洗地,甚至翻墙出来洗,还有大量民粹蛆对其他国家的自然灾害幸灾乐祸,嘲讽别人的救灾措施,新闻报道,这些蛆是真的可恨,墙国的网络审查会消除正常的声音,只留下这种蛆的言论,很难不会有一瞬间会让你认为支国没有一个正常人。我认为不离开中国不离开这个网络舆论环境,中国人很难不演变成极端分子,仇恨教育是从幼童时期就耳濡目染的,更何况中国那么多社会问题,巨大的生存压力,压力与仇恨无处宣泄,了解了西方的生活就更感到落差,更恨这里的人,所以我觉得图纸这种问题是无解的
>>对,真的行动屠支的,比如那个安庆无差别捅人的,人家根本没有屠支的意识就实践了屠支真的是哈耶克式自发秩...


屠支派的主要问题就是拉低品葱的档次到和国内粪坑一样的水准,这样都不需要 GFW 禁你,就是开放了,国内的人一看,全都是精神病和极端的傻逼,叫嚣着要屠中国人呢,一定先骂起来了。这样毫无意义,品葱应该努力提升自己的档次到能提升民智的水平,而不是整天屠支屠支这种毫无意义的嘴炮和泄愤。
>>中国人对自己同胞遭遇的冷漠与不作为就是最大的原罪,可以说除了彭载舟等极少数义士以外所有墙内人都有罪。...


主要是中国这种降奴组成的缝合怪,要共情所谓的其他地区的降奴“同胞”其实是很困难的,就拿岁精来讲,如果不是封锁小区带来的共情反应,乌鲁木齐发生的火灾其实跟他们可以毫无关系的。

也就是这些年缝合怪对外不得不加强民族主义,使得“同胞”的基础稍微加强了点,但地域歧视的土壤是很强大的,所以在各种事件上会看到很分裂的情况出现。

那么镇压的时候,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是本地发生不公义的事件,由于当地人民更容易共情,加上沾亲带故等因素,会造反,可这时中央只要调动外敌暴力武装来镇压,就可以解决问题。所以除非全国大面积暴动,超过镇压的阈值,才有可能造反进入破局阶段。但这个阈值恐怕会很高,需要不断测试个几次才知道临界点在哪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