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八九民运失败鲜为人知的另类原因:缺乏民族主义

请注意,这里说的民族主义,不是中共所谓的“中华民族”、“血浓于水”的民族主义,中共所钦定的主义,无论是“民族主义”,还是“爱国主义”,本质都是爱中国共产党主义,这点去年上任的中共党棍——香港中联办新主任骆惠宁说得很赤裸,他说:爱国不是爱历史上的中国,而是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
  中共无数次地示意:中华民族就是热爱中国共产党的中国人,不爱中共你就是汉奸、叛逆、反华分子;所以爱中共主义就是中共的“民族主义”。

  这里所说的民族主义是真正的民族主义,在中国,真正的民族主义就是汉民族主义,因为少数民族既不是汉字汉文明的创造者和忠实维护者,也没有“华夏子孙”的认同感。


  由于历史上中国遭蒙古人和满洲人彻底征服和直接统治,蒙、满统治者(尤其是满清统治者)对汉族长期实施彻底销蚀民族意识(如剃发易服、文字狱和闭关锁国),以致于作为中国主体民族的汉族,民族凝聚力低下,远逊于日、韩、越南、印度、俄罗斯等周边民族;

  中共窃国后,全盘继承了满清压制和消灭汉族民族意识的衣钵,在优待少民的同时,将汉族列为最低等民族,中共还从其马克思主义教义出发,竭力助长少数民族的分离意识,遍设少民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甚至为本已汉化的少民造出文字...同时,对汉族,中共大搞汉族虚无主义洗脑,动辄打成“大汉族主义”,在法律上,中共大搞民族不平等,对少民犯罪“两少一宽”,而对汉人犯罪“从重从快”...
  七十年下来,中共对汉族民族主义的摧毁,比满清有过之而无不及。满清的统治导致了汉人一盘散沙的化,中共的统治则造成汉人普遍丧失了民族意识——已经意识不到自己是一个民族,甚至以冒充少民为能事,因为冒充少民有加分、提干、生育等优待。


  可以说,严重缺乏民族主义,是中共国主体民族与其他共产党国家主体民族的重要区别,这个重要区别,也是在1989年千载难逢的时机到来时,东欧、俄、蒙变天成功,而中国八九民运功败垂成的重要原因之一。

  始于悼念胡耀邦学潮的中国八九民运,本质是一场自下而上的颜色革命,自下而上的颜色革命要想成功,就必须软化专制者的镇压意志、或者瘫痪专制者的镇压能力,在赵紫阳不敢作为,而邓小平一伙不可能放下屠刀的情况下,感化解放军“戒严部队”是最后一招——一旦解放军失控,邓小平、陈云、李鹏之流将迅速垮台,就象齐奥塞斯库那样。

  然而,八九民运力量,无论是“高自联”,还是“工自联”,还是民主墙民运分子、或是开明知识分子,及以为有机可乘的中共花瓶“民主党派”,都没有民族主义。

  没有民族主义,就不可能感化解放军戒严部队调转枪口。


  明白人都知道,中国八九民运的精神集结号是之前在央视黄金时间播出的政论片《河殇》,《河殇》打着自由民主(所谓“蓝色文明”)的旗号,却把中国的一切苦难,包括共产党造成的浩劫,全部归咎于汉族的劣根性,并对汉文明作了全盘否定的回答;这不仅导致中国的民主运动缺了文化之根,而且与马克思主义的反民族、反传统息息相通,这样无根的逆向种族主义者反传统毒株,自然种不活,更不可能借出宪政民主之果,反而刺痛了中共国广大愚民的自尊心,被中共顽固派抓住把柄,更加方便地向包括解放军官兵在内的群体指控民运是“汉奸”、“反华分子”,从而向其灌输镇压民运的伪民族主义。

  不能不说,“河殇派”异议知识分子的代表刘晓波,就是授中共以柄的典型人物;刘晓波的名句:“香港150年殖民地变成这样,中国这么大,必须300年殖民地才行;300年还不够,我还有怀疑...(试问刘晓波:中国做了满洲人268年的殖民地,变得怎样了?)”

  毫不夸张地说,刘晓波此种毫无民族自尊心的言论,换在蒙古、前苏联或者任何东欧前共产党国家异议人士口里说出来,那简直是找死和自毁名誉和政治前途,但刘晓波却因为这句话在中国民运异议人士中大受追捧,并奉为金句圭言,可见汉族的民运异议人士是多么没有民族主义!
 

  一般异议人士在总结1989年为什么别国能变天成功,而中国民运凄惨失败,总喜欢渲染东欧人的民主觉悟有多么多么的高,其次这完全有违真实:前苏联和东欧共产党国家民众真正比超过中国人的是民族主义。

  事实只有三个国家的示威游行规模接近中国的八九民运,但是瓦解前东欧、前苏联当权者镇压意志的,无一例外是民族主义,前苏东国家,无论官民,其民族主义都比中共和中国民众强得多:
  1989年2月,民族主义高涨的氛围中,匈牙利第一个变天,匈牙利共产党(社会主义工人党)宣布放弃马克思主义,回归匈牙利民族传统,并开启多党制;东德共产党政府昂纳克一伙,因为无法向德意志同胞开枪,而只得交出政权,试问顽固派昂纳克有什么自由民主理念?东德共产党政权显然瓦解于民族主义;前罗马尼亚因齐奥塞斯库调动内卫部队,对本国示威民众大屠杀,而令罗马尼亚国防军绝望倒戈,罗国国防军是因为追求民主而倒戈吗?非也,是因为要阻止齐奥塞斯库屠杀本国同胞的民族主义!

  1991年8月,因反对“紧急状态委员会”重启极权专制,而涌上莫斯科街头的俄罗斯示威民众仅几万人,规模远不及“六四”示威民众,但苏联红军为什么放弃了镇压,主要不是因为民主理念,而是因为“俄国人不杀俄国人的民族主义”!

  试问:蒙古民众的民主觉悟又比中国人高到哪里去?1990年一月的寒风中,在乌兰巴托苏赫巴托尔广场要求效法戈尔巴乔夫改革的示威民众仅三千多人,但是面对示威者打出的成吉思汗像,蒙古共产党(人民党)官员和军警齐齐丧失了镇压意志,迅即在5月份就修改宪法,放弃马克思列宁主义,恢复蒙古民族传统、结束一党专政...
  因此,与其说是民主打倒了蒙古共产党,不如说是以成吉思汗为标志的强大的蒙古民族主义,冲垮了蒙古共产党的一党专政!


  诚然,中国人要恢复民族主义比蒙古人难得多,俄国人可以回归东正教、蒙古人可以回归铁木真、中国人能回归伪康熙吗?当然不能,汉人只能梦回汉唐。

  无边的暗夜中,我常常想,1989年北京学潮的那一帮人,如果能够超越以《河殇》、刘晓波、胡平为代表的洋泾浜习气,做到比中国共产党更接地气,打出“中华魂”的横幅,高举唐太宗的画像,感化解放军的效果会不会好很多?






曾节明 2021.10.5 湿闷雨后凌晨 






友请广大网友光临在下油管寒舍,不才虽口拙,但保证你能听到独一无二的东西,别人只有逻辑推理,寒舍既有逻辑推理,又有玄学古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I_cojzxlufGCp-CLzWrKA

中国社民党
www.csdparty.com


曾某精神贵族一个,写作无偿,欢迎有条件者打赏,多谢!支付宝打赏:
https://www.paypal.me/zengjieming
1
分享 2021-10-09

4 个评论

很有道理。民族主义也就是民族右翼比一盘散沙的共同体更有为自己抗争的灵魂,也更容易实现民主,昭和和纳粹都是从极端民族主义法西斯迈向民主的
>> 很有道理。民族主义也就是民族右翼比一盘散沙的共同体更有为自己抗争的灵魂,也更容易实现民主,昭和...


不谋而合,真知灼见!
别掰掰了,我从学会翻墙不能发言看海外专栏看你写的文章看到现在,你的核心论点就是反满清,第二才是骂中共,写的东西空洞无物无营养,码那么多字都是乐色

你所说的民族主义更加证明你的本质是个低素质的皇汉
>> 很有道理。民族主义也就是民族右翼比一盘散沙的共同体更有为自己抗争的灵魂,也更容易实现民主,昭和...

法西斯是共产党赤化的防毒软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