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孩子不加入少先队。

我是二零零零年之后得法的。虽然得了法但没有真正的走進大法,直到二零一五年才开始真正修炼。我和丈夫是同修。

现在我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一个人带孩子,还要上班,时间很紧张,总觉时间过的真快。我知道作为修炼人就得做好三件事,时间有限,我一般是早晨三点多起来炼功,晚上学法,平时利用接孩子放学,买东西的时间讲真相救人。平时包里装着真相资料,遇上有缘人就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也给孩子学校的老师讲真相。

现在这个社会的人,被邪党搞的道德败坏,满脑子都是邪党的那一套。刚刚入学的一年级小孩,啥都不懂就得入队戴什么红领巾。我的孩子二零一七年上一年级时,老师就在班的微信群里说是要举办入队活动。我一看,这得给她老师讲真相了。

正好有一个同修在我家,她就和我一起去了学校,说帮我发正念。我在接孩子时就把孩子的老师叫到一边,跟老师说我家孩子不入队。老师问:为什么不入?我就跟她讲真相,她说她知道法轮功,她到国外旅游看到过国外有很多人炼法轮功。一听老师也了解真相,我心里挺高兴,但老师还是让我考虑考虑,说别影响孩子。我跟老师握握手,接了孩子就走了,没再多想。

第二天下午,我和丈夫去学校接孩子,就跟老师说我们考虑好了,孩子不入队。没想到老师180度大转弯,说不入队不行,还说我家孩子愿意入,还找来同学当证人,又说了一些不好的话。我当时有点懵,昨天好好的今天咋成这样了!我就当着老师的面问孩子,说:“你愿意入队吗?”孩子说不入。老师一听就生气了,我一看老师这样,就没再多说什么,带孩子回家吧。走在路上我有点激动,跟孩子说:“咱一定不能入队!”还把邪党迫害她奶奶的事跟孩子说了。当然心里想得更多的是怎么才能再跟她老师讲。

回家后,我就叫姐姐帮着发正念,解体老师背后阻碍她听真相的邪恶因素与生命,我自己也向内找。找到一些人心:听到老师在国外了解过真相,起了欢喜心;感觉老师了解大法真相,有了好感,是情;有为私的心,只要孩子不入队就行,没有意识到作为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等等。

我首先要归正自己,把这些阻碍我讲真相的执著心去掉。第三天我就一个人去给孩子老师讲真相。我心里想:不管孩子戴不戴红领巾,我都要讲清真相救孩子的老师!一路发着正念,想着怎么跟老师讲,也对自己说:一切有师父说了算,学校和老师说的都不算!到校接了孩子,我就又把老师叫到一边给老师讲贵州发现的“藏字石”;所谓“天安门自焚”是伪案;邪党活摘大法弟子的人体器官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三退”保平安,还讲了一些其它真相。老师听完后说,孩子不戴红领巾的事她得问问学校领导,她做不了主。最后我问老师入过党吗?老师说不是党员,我说没有别的意思,只希望你能平安,老师笑着说:“我一定平安。”

第四天老师拿着一张纸让我签字,我看上面写着:“我叫某某,自愿不加入某某党领导下的……”大体就是这些内容,我就签了名。这就是说,学校同意孩子不入队、不戴红领巾上学了。

另一个孩子到上学年龄时,是丈夫去和校领导讲真相的,学校允许不入队不戴红领巾。每次我去接孩子碰到这位校长时,他都笑着主动和我打招呼。现在孩子上初中了,我们也和老师说不戴红领巾的事,老师很痛快的就同意了,而且还让我家孩子当了班长。

https://m.minghui.org/mmh/articles/2021/10/20/431530.html
4
分享 2021-10-21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0-21
  • 浏览: 2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