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不爽 看当年“天津事件”的肇事者们

文: 欧阳非 更新: 2021年12月09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九日】“善恶有报是天理”,可是,太多的时候人们看到坏人逍遥法外,对天理不免有些气馁。明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仍会感到一种无助。其实,报与不报之间,恰恰是留给当事人与旁观者的机会。当事人可回头是岸,旁观者能引以为戒。就算报应来时,看起来也好像事出偶然。有病死的,自杀的,贪腐坐牢的,家人子女不幸的,仕途遇挫的,权斗失败的,丑闻缠身的,还有让他活着干受罪的。当初害人时,整得被害人提心吊胆,如今自己怕被整治也一样提心吊胆,这也何尝不是一种报应呢?但表现出来却象一团谜。正因为有迷,才能看出人心,才能看出谁能够在昭昭天理面前,做出良心的选择。

* * *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引用不实事例污蔑法轮功。天津学员陆陆续续到教育学院反映情况。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三百多名防暴警察殴打驱散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抓捕四十五人。随后学员去市政府反映警察抓人的事,被告知天津管不了,你们到北京去上访吧。这就导致了四月二十五日的北京万人大上访。“四·二五”当日国家总理出面责成信访办接待了法轮功学员,让天津方面把被抓的学员释放了,上访和平落幕。

“天津事件”中,出动警察故意激化矛盾,说市政府管不了,鼓动学员到北京去讨说法,这当然不是天津地方政府敢做主的。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这是前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一伙人在为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制造借口。不过,“天津事件”的直接责任人还是天津市一把手和天津市政法和公安系统。这就牵扯到三个人,当时的市委书记张立昌、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宋平顺,还有公安副局长武长顺。

宋平顺畏罪自杀

宋平顺把持天津政法系统近二十年。作为当时的天津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宋是策划“天津事件”的关键人物。

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日,宋平顺被发现在天津市委办公大楼内身亡。据中共官方的说法,宋 “畏罪自杀”的主要问题是:道德败坏,包养情妇;滥用手中权力,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情节严重,影响恶劣。

张立昌郁郁病死

据消息人士说,在“天津事件”中,当时张立昌主持的天津市委“坚持对法轮功不道歉、不妥协,果断采取措施平息了事态”。正是这个抓捕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的“果断措施”才导致了后来的“四·二五”大上访。

在天津市委、市政府任职二十多年的张立昌,在天津官场的口碑甚差,常遭到天津市民的调侃和讽刺。当地流传顺口溜“天津四大张”:果仁张,泥人张,风筝张,瞎话张! “瞎话张”指的就是张立昌。二零零四年张立昌卸任天津市委书记后,天津市民对张的卸任拍手称快。二零零七年宋平顺案发自杀之后,张立昌的仕途也走到尽头,卸任政治局委员,退居二线。没过多久,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张立昌病死,终年六十八岁。消息传出当天,天津市大街小巷再次传出鞭炮声,亦有大量市民吃喜麵庆祝。丧事被百姓当作喜事办,也是张立昌的另类报应吧。

武长顺锒铛入狱

要说报应,当年抓人,今天被抓,可谓一报还一报。作为当时的天津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武长顺是“四·二五”事件的具体操作人。

早在二零零七年宋平顺东窗事发后,武长顺被“双规”之说就在天津迅速蔓延,后来几年能化险为夷、青云直上、全面接替宋平顺,与周永康的庇护分不开。“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七年之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在武长顺六十岁这年,终于落马了。通报称武长顺道德败坏,生活糜烂,涉嫌贪污、受贿、行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等犯罪。

说起报应,让人想起害死忠良的秦桧。老百姓恨死秦桧了,可是秦桧一一四二年害死岳飞,直到一一五五年病死,十几年秦桧独揽朝政,排除异己,气焰嚣张。“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后来秦桧落得在岳飞像面前跪地请罪、受尽万民唾骂的报应,也算是中国历史上对报应的另一场生动演绎。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十八层地狱已准备就绪,只等着所有参与迫害和诋毁真善忍的罪恶之徒阳寿折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9/%E6%8A%A5%E5%BA%94%E4%B8%8D%E7%88%BD-%E7%9C%8B%E5%BD%93%E5%B9%B4%E2%80%9C%E5%A4%A9%E6%B4%A5%E4%BA%8B%E4%BB%B6%E2%80%9D%E7%9A%84%E8%82%87%E4%BA%8B%E8%80%85%E4%BB%AC-434540.html
4
分享 2022-01-02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