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有些人说“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别总把问题归咎到外部环境上”

这种理论,跟以下这几种谬论很像:

1. 不成功一定是自己不够努力,失败肯定跟环境没有关系。

2. 强奸犯对自己的受害人说,你被强奸是因为你穿的太暴露了,为什么只有你被强奸?

简而言之,如果问题出在我身上,那我会马上改正。但如果问题出在不可控的事情上,出在环境上,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们都是一介普通人,都是平常百姓。

事例A:
2020年,因国内疫情期间的地方隔离政策,有一公司导致员工A被强制居家办公的。居家办公期间,员工A仍然在兢兢业业地工作。随后,员工A发现自己的工资停了,但是仍然有房租要交,有食物要买。A去询问自己老板,老板回复说他把公司注销了,公司都没了还发什么工资?

员工A无奈,只好去地方派出所上访要去讨个说法——结果上访了两三次,被寻衅滋事罪名逮捕。

随后员工A便发帖说中国环境不好,中国是个很差的国家。

下面有些人回复:

“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别总把问题归咎到外部环境上。”

你这么说合适吗?

那员工A他讨厌中国有错吗?讨厌大环境有错吗?他做错了什么?又不祈求大富大贵,仅仅只是想养活自己。但是为了能够养活自己,仍然要被黑警和黑老板霸凌?这种社会欺负的就是普通人,欺负的就是底层的人。

那他们抱怨说中国不好也有问题?要他们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他们要怎么从一个不给他们机会的社会里找到自己的问题?

一个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结社自由的社会,要怎么从自己身上找问题?

那也许员工A的问题是”他在说中国不好“。

这让我想起来一句话,”疫情病毒有没有被控制住不知道,人民是被控制住了。“

总有些狗屁逻辑让我们往死里挖苦自己,找自己的毛病。结果自己根本没毛病,病的是这个社会!
8
分享 2022-03-28

30 个评论

立足点不同。你是在上帝视角,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是主人公视角。

换句话说,或者凡事怪自己,努力学英文赚钱,肉身翻墙。或者凡事怪社会,天天上品葱发泄。我不是说键政不好,但是说实在的,也没什么好的。
讨论过很多次了,中国流行社会达尔文主义。
下面的话都是我见过中国人说过的:
你穷就是你不努力,有手有脚随便工作月入过万。
谁你晚上出来又穿的骚,不强奸你强奸谁。
你被欺负是你的原因,为什么他不欺负别人。

我也说过很多次了,有机会学外语,努力跑出来,中国这个地方正常人是待不下去的
>>讨论过很多次了,中国流行社会达尔文主义。下面的话都是我见过中国人说过的:你穷就是你不努力,有手有脚随...

同意,学好外语,逃离中共
有次 粉红在群里发那些责备 乌克兰责备美帝的言论,我出来说 俄罗斯发起的战争,自己做的事情不要赖美帝。 他们不干了 说这都是美帝的阴谋 你这是被洗脑了。
而当我说  政府的政策导致民不聊生的时候,他们跳出来说  不要责怪外部环境 都是你自己的问题。

是的。 他们所谓的 不要责备外部环境  其实 只有一个意思:不能责怪政府,不能给政府提任何的不满和要求,皇上永远是对的。   但现实是 他们内心充满了怨恨和仇恨。只是 仇恨的对象 是他们心中的万恶的美帝,现实中也可能是 当初的武汉人,河南人,, 你  我 他
我爱德国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外部环境论和主观能动论,一直是社会学科科学方法论争论里的底流之一。
现代主流社会学中,外部环境论相对来说比较强势,特别是在研究社会内部行为,政治行为的时候。
一方面是方便观察,另外一方面从规模研究的角度上来看,人和人个体之间差异是可以忽略的。
比如社会环境对一个人的价值观的影响,在特定社会构造中人的一种普遍存在的行为倾向。
但是当把社会作为一个整体,研究社会对外关系的时候,主观能动论则比较强势。
比如社会发展方向,社会与自然的关系,此时人的能动性是优势的。


至于中国政府大力宣传人的能动性,纯粹是为了推卸政府的行政和社会管理责任。
和上面的科学方法论或者哲学上的认知论没有半点关系,
中共一向是要人民对他们感恩,对他们奉献,自己在享受税收和权利的同时,
尽可能不履行自己的义务。吸血鬼逻辑罢了。
其实都有问题,不过分析法很难有人做到宏观(环境)分析和微观(个人)分析并行,而且后者的分析在国内已经成为逃避大环境的原则,我其实挺讨厌这样子的,因为只有在全面分析的情况下才能看清接下来该做什么,该走哪条路。
中国现在的价值观里几乎都是扭曲的,其实这句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放到中国就是完全没有道理
_ _ 我只問要一個法制昌明的環境很過分嘛? 若很過分不在一個基準上沒啥可討論的. 不過分那可以討論下爲啥變成現在這麽爛, 人們該如何修好法律系統.
屁民吃了憋,责任全在己方
党国吃了憋,责任全在美方
那为啥不骂共匪骂美国呢?
>>外部环境论和主观能动论,一直是社会学科科学方法论争论里的底流之一。现代主流社会学中,外部环境论相对来...


你说的这个外部环境和主观能动的两个概念在什么书里能够读到?

中文、英文的都可以, 社会学这方面的资料我还挺感兴趣的。
>>其实都有问题,不过分析法很难有人做到宏观(环境)分析和微观(个人)分析并行,而且后者的分析在国内已经...


感觉支人在出问题后并不会往自身上面去找原因?一般都会归咎成别人的错。例如说疫情期间的国内新增感染——都是境外的锅。
>>感觉在出问题后并不会往自身上面去找原因?一般都会归咎成别人的错。例如说疫情期间的国内新增感染——都是...


事情没有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永远要别人找自身原因,

事情落到了自己身上,可以是所有人的原因,但一定不是自己的原因。

——————

没有共情能力,也不愿自省
所谓命苦不能怪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
潜台词很简单,不能怪共匪。
每当我们说中国被世界围攻的时候 这句话自动失效
从一个层面上,这句话是被奴役人民的生存策略。因为这个压迫人的制度是你个人改变不了的,那么你为了生存只能调整自己的行为模式。

这是专制给人造成的一种深刻的心理伤害的体现。

就好像一个被绑架的女孩子,她自欺绑匪是爱她的,只是因为这样的心理调整才能让她活下去。
总结:好事就是党国的原因,坏事就是自己的原因。
[略重口的比喻]

在粪坑里也能学好游泳,或许比在游泳池或者大海学到的技巧更多更好。
但是等到有选择在哪里游泳的权力了,谁会想留在粪坑里呢。

也看是谁说给你听的,我知道有一类人评论起别人来头头是道,对自己各种宽容。既得利益者或者养尊处优,非常善于劝他人向善。
对这类人,他们幸信奉毫无底线原则的弱肉强食,可以。等到自己真的被踩到地上那请别扮演个受害者惺惺作态,恶心。


我赞同传统价值和秩序,鼓励人们在此价值秩序中竞争。当哪天我被自己所支持的价值和秩序淘汰,我也毫无怨言。但在粪坑仰泳还是算了
看情況
總把問題推在別人身上,覺得自己永遠無辜,肯定是不對的
但覺得環境永遠正確,問題只可能在自己,也是不對的

再說,『環境一定沒錯,錯在自己』和『環境一定沒錯,錯在自己』又是兩種不同的思考
後者把自己放在『沒錯的環境』的部分,只是不想承認自己有問題而把錯推給『你自己』而已
>>看情況總把問題推在別人身上,覺得自己永遠無辜,肯定是不對的但覺得環境永遠正確,問題只可能在自己,也是...


最后那个说法真的是中国式诡辩
自己的事情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党爹的是亲要从外国实力找原因
奴才思想,根深蒂固
自我檢討沒有錯,不管錯誤來自本身還是環境,承認他它接受事實,再想辦法解決,正常是這樣

提供兩點思路
1. 無法接受自己錯誤的人,只會把錯歸咎環境
2. 神是不會錯的

當錯誤因神而起,神是絕對正確的,所以只能合理化錯誤,無論合理化的過程你信不信,最終神一定是對的,於是矛盾產生

父母政府領導老師,只要權力階級存在,神就一定在
,而中國人的悲哀就是已經習慣逆來順受這種合理化過程,簡直就像馴服的動物
因为中共自己最清楚,统计学上每个个体的失败,不论是就业、住房、教育,还是医疗、养老和生育,这些民生与社会问题,放在一党专制的极权环境下整体观察,都逃不开体制问题。

房价为何高,房奴喘不过气?地方财政需要卖地收入支撑,不高也得高。低了这世界60%的公务员谁来养?
教育为何培养不出人才,大学毕业即失业?如果有了学术自由与教授治校,CCP就失去了笔杆子。没有知识分子(叫兽)的支持,宣传还不乱套?
为何医患矛盾重重,农村看病难?党有高干病房和疗养院,农民和普通市民死了关领导什么事?
农民养老金只够买几个盒饭?对比50年代的雷霆手段,我CCP算仁慈了。不把你奴役至死还给你发钱,还不叩谢天恩?
农村的小孩高中都难上?北京上海的干部子女有自己的特供试卷,农村留守儿童的死活关我屁事?

所以凡是有可能导向体制问题的都必须归咎于个人-你失败是你没能力,别只会怨天尤人。如此才能转移对CCP的聚焦,“保住江山不变色”。
小学时同学欺负我,我反抗他然后两人打了起来,老师对我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为什么就找你欺负?”想想这事发生过不是一两次我就来气
這就是中共匪國日常啊 難道看不出來嗎 這就是一個糞坑啊
>>自我檢討沒有錯,不管錯誤來自本身還是環境,承認他它接受事實,再想辦法解決,正常是這樣提供兩點思路1....


"God is dead and we killed him."
中国最大的问题倒不是“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别总把问题归咎到外部环境上”这句话,而是只要求被中共统治下的低端人口们这么思考,而对于中共自己却从来不按照这句话思考问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