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七位零零后聊了聊,似乎也并非坊间所传那么“又红又专”

单位的人事问题终于爆了,公司给了长假。闲来无事,至中学好友李君处小叙。此君颇好桌游,去年公司行情太差,就势辞去了会计工作,开一家桌游店,亲自主持游戏。去的途中翻阅了几篇大众点评,颇有对此君的溢美之词,亦有调侃“李老板看不下去了亲自下场代打”的逸事。

天色渐晚,附近大学城的学生们三五成群,在华灯初上的街上走过。病毒带来的的经济危机似乎并未来到这些年轻人头上,他们高声笑着,与李君打着招呼,熟门熟路地搞定了扫码与押金,去到一个个房间里准备游戏。大厅里放着一桌三国杀,正是我大学时代所专长的,多年不玩难免手痒,而这类卡牌游戏相较于剧本杀一类又更为冷清,便腆了脸去那七个围坐的年轻人里准备凑上一桌“八人军争局”。(自然,李君忙于主持游戏,无暇顾及鄙人道别后又趁虚而入,并未付钱)

七个年轻人一开始面露难色,表示一会还有一位同侪来玩剧本杀,但久久未至,遂先开一局。鉴于鄙人技术不算太臭,另外桌上的武将也都较为常见,第一局的主公御驾亲征,一番操作连斩两人于马下,而有幸未遭到几位年轻人嫌弃,那第八人(据说是位漂亮女生)又临时毁约,众人剧本杀兴趣大减,笔者得以继续上桌。

打着打着,一位“AJ1”(原谅笔者不知其尊姓大名,用衣着或扮演武将代之,下同)扮演刘禅,刚开局便大肆指挥、臆测场上并不明朗的局势,并对下家的鲁肃不断攻击。在桌游的君子协定里,这样的“盲狙”和“嘴牌”是破坏场上气氛的大忌,何况刘禅又是个技能划水,防御靠存牌的弱主。鲁肃玩家是个好脾气,挨完一顿打后调侃一句“你说你一个刘禅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个啥”

这言论有些“反”的耳熟,不过考虑到大家并不熟悉,且没准是同学间的无心之语,笔者也没有跟茬。场上四五个人不约而同地笑起来,又注意到笔者神色有异,“鲁肃”急忙装作无意岔开话茬,回到牌局与闲聊去。刘禅“盲狙”误把那忠臣鲁肃打的奄奄一息,不一会便被笔者一张决斗配攒了很久的南蛮收掉人头。鲁肃玩家疾呼昏君,扔下手牌便起身买零嘴去了,席间谈笑依旧,渐渐带上了笔者。

这七位是附近不同大学、不同专业的学生,在李君的桌游吧相识,平时有空了便在桌游吧的QQ群里一呼百应,来这玩上一晚。(笔者心中直呼现代科技真TM牛逼,老子刚当社长那时候想找几个高手组局打都得求爷爷告奶奶跨着四个学校的桌游社去凑——当时有位”眼镜赵子龙“做优酷解说名气很大,而且“只打专业的规则”,派头做的很足,——还得辛苦带上一两位社里的漂亮女生及隔壁科大社长同去,人家才屈尊出来“不能驳了女生的好意”打两把。那局技术细节如何已然忘了,就记得打完以后赵眼镜避开鄙社长,忸怩作态地要了鄙人社里学汉语言文学,喜欢玩Cosplay(那时候还是小众新潮爱好)的社花的QQ号去“互相精进探讨桌游技术“去了。至于这事我怎么知道的以及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一方面赵眼镜后来表白失败,跑到宿舍楼顶就着后巷最好的香烟烧了一盒08龙盒(当时也不容易得到了,现在更是价值连城)闹得风风雨雨,另外那社花后来当了笔者舍友(人人网昵称至今还是”高卧外语系的诸葛亮“,帅哥一枚)的女友,舍友每天打饭打水伺候要我”仔细调查”——至于笔者,倒不是‘兔子不吃窝边草’,主要是当时钻研魔兽加速齿轮等邪魔外道四处兜售、交流,并不觉女友除了无码,较之东瀛电影好到哪去)

扯远了,七个年轻人吵吵闹闹,虽然并非好友酒局,却也不惮提及政治(这与大家常常提到的忌惮政治或迷信我党有所不同)。其中两位家庭条件明显较好的(包括那位”AJ“,虽然鞋笔者不懂,可能确实不真,但是谈吐间还是颇能看出些见识与自信)却是”反“的最为激烈的,笔者到后面与他们一起调侃了些”二百张牌,吕蒙我十个回合不换肩“、”没有,没有,没有“之类的乳包常用切口,还科普了些”膜蛤“、”金克拉“这些老梗的出处和来源。这几位总是笑得最放肆,跟茬跟得最欢。他们倒和大学时代的笔者政见相似,是较为温和的演变派,希望中国大众能够认清现在的共产党,和平地走向真正的民主共和,而不要通过内战、天灾人祸等形式。(笔者现在已经放弃了一切幻想,认认真真准备移民枫叶国)

另外两位则是墙内常见的改良派形象,包括那位”鲁肃“,与一位虽然长相不算十分出众,但是衣着干净整洁,性格文静的女生——”我们政府确实干的挺糟的,但是我相信随着这一代人下台/人们见识越来越广泛会逐渐变得好起来“。他们通常不会主动挑起关于政治的话题,但是大家调侃起来也会一起开开玩笑、帮帮腔。对肺炎的态度,在座的大多是赞成清零,但这两位对于“科学清零”明显有更深的思考,还能提出更好的方法。”鲁肃“的父亲是个基层公务员,母亲是单位的人事,他有个小城市里的幸福的家庭,不想要太过动荡的环境,这无可厚非。我相信这样的能理解何为好坏,但没有反抗的信心与动力的人仍然是中国人的大多数,也占00后的大多数。我也相信这个国家的人民,以及这代人还有拥抱民主自由、真诚与爱的能力。

还有一位手机壁纸都是《神奈川冲浪里》的”浪人“,但所言远不及网上的”屠支大佐“般激烈。他明确地表示自己不相信中国还有未来,正在努力地考取雅思和各类证书争取出国,也希望这些统治者付出应有的代价。

他家在北京,但父母离异,09年父亲的生意失败,把自己同天量的债务与他们母子隔开(这些是李君后来与我所述)。可能是生活的压力所致,我感到他是所有人里最理性的一个,无论是对事情的判断,还是打牌时的选择,冷静得可以用冷酷来形容。但我感到他也不完全是那种冷酷的谋划者,在”AJ1“开玩笑地调侃那位女生”何不选个颜值搭配的角色“时(没有恶意,连那女生都表示无所谓),这位”浪人“认真地替那位女生辩护,这让我不禁感到出乎意料。

临别时分,他站在门口的路灯下,把包里带来,却忘了拿出来的饮料分给大家。我在群里找到了他的QQ号,他的个性签名是”希望我的过往能如蝉蜕,留在时间的墓碑处“。

也许不全是少年的中二与幻想。

这个”浪人“改变了不少我对”屠支大佐“和”浪人“的负面印象。

剩下三位则无可细述,一位满嘴大概是劣质短视频里学来的粗俗笑话,对事物的描述很难脱离婚姻与性话题,思想的下流与粗浅程度均令闻者啼笑皆非,不过还算知趣,说了几句发现无人呼应后便不再多说,剩下两位则是专注非政治话题,其中一位牌打的很好,一心二用,一边控场操作,一边沉着应对女友的微信轰炸。在我们乳包的时段,他们不会反对,只是简单应和几声,低下头去默默的看牌或者看看手机。我感到他们不愿讨论时政,或许出于兴趣的缺乏,或许出于对自己的政治话语权的认知与对”莫谈国事“潜规则的忌惮。

关于“小粉红”话题,我专门咨询了他们的意见,“我相信没有人会真的愿意拥抱独裁、专制与愚蠢的统治阶级。”鲁肃这样说道。“我们身边的小粉红确实很多,但他们大多只是不需、不愿或不敢思考中国的灾难从何而来。”

想起当年大学毕业前,在毕业墙上看到的话:“我们大家要一起创造光明,然后在那里重逢”。

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27
分享 2022-03-29

76 个评论

x,写太长了,大家有意见没意见都说两句呗
:)
其实关于粉红、五毛的这些话题聊得很多,我也不知道该从哪个切入点说了。今天的00后年纪最大的也不过22岁,我22岁的时候也是比较朦胧的,最后在社会上磨砺了很多年又恰好有认识了一些有良知的朋友我才彻底把狼奶吐干净,所以这一代今天也是站在了历史的拐点上,他们青少年时期可能衣食无忧,但未来的日子一定铁拳不断,希望他们能早日觉醒吧!
七个人的样本不够,你这纯属于幸存者偏差,仔细调查一下你就会发现现实中零零后粉红畜类绝对不是少数,而且比大龄粉红思想还极端很多,什么核平台湾日本美国基本张口就来,相比来说反贼中的支黑比例还是太少了。

等到这批零零后粉红成长起来以后解决支国就估计只有核平一条路,当然民小还在做共产党垮台的美梦。
00后觉醒感觉不到5%,最多10%,毕竟他们读书都是习时代,被洗脑得干干净净
>>00后觉醒感觉不到5%,最多10%,毕竟他们读书都是习时代,被洗脑得干干净净


00后粉红最可怕的其实不是爱党,而是思想极端,我觉得要是再煽动一次文革绝对比之前要惨烈十倍以上。

也多亏这帮人让我彻底看清支国无药可救,不然我现在还是民小。
同意樓上的倖存者偏差 

思維大致相同的人才能玩到一塊 樓主恰巧是碰上了這個樣本 別的粉紅怕不是已經偷偷錄音給你突開了
搞不好玩完回家回手舉報你,或者微博上寫今天碰到一傻逼一直在講反動言論,要不是沒他壯早就一巴掌招呼上去了
https://pincong.rocks/video/5874
美国战略研究中心: 中国自由主义无声主体?

中位数偏政治自由和经济自由
CrAFy4WF 灰名单
小粉红之所以叫分红而不是红,就是这个意思,指他们不是认同共产主义,而是认同任何形式的强权。假设现在台上是普京,反对列宁,搞法西斯,小粉红还是会管普京叫爹的

你觉得小粉红必须要和共产主义挂钩是因为他们刚好是中国人,如果有一天中共不讲共产了讲法西斯,要杀日本人,韩国人,小粉红也一样留岛不留人
>>小粉红之所以叫分红而不是红,就是这个意思,指他们不是认同共产主义,而是认同任何形式的强权。假设现在台...

不是认同共产主义而是认同任何形式的强权,这句简直醍醐灌顶
这代人基本都是温饱小康的一代,很容易变冷漠,不过粉红的话大多都是因为还没进入社会,没被社会主义铁拳安排过,当韭菜收割过
所以不必担心,铁拳镰刀之下,不说全部,最起码一大批要成反贼
說實話,00后粉紅還是有些多的,只是有的是顯性粉紅,  有的是隱性粉紅(表面上是靜好,其實是粉紅),這種粉紅最可惡,他們表面上不說話或贊成,背地里就舉報。尤其是在學校里。我高中時經常被這類隱性粉紅斗過,最後我當了值日班干部后天天整粉紅.
看楼主的文风,让我想起了好久不见的张二伯。
>>看楼主的文风,让我想起了好久不见的张二伯。


好多人都好久不见了。
那是因为加速被铁拳砸过的
你得问问岁月静好
>>好多人都好久不见了。


是啊,之前的老人都不见了。文风有趣的张二伯,经常抱怨的范松忠,还有特别水的熊等等。
家父也是70后,我小的时候跟着他去了不少饭局,对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的思想多少有些了解。
毋庸置疑的是,他们中的一部分(仅仅是一部分)确实是“反贼”,能意识到习近平在走毛的路线,在饭局上喝开了也能大骂中国人都是奴才,共产党在天安门杀了多少人如此这类。他的交往圈里起码有四五个这样的人。

但是很不幸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与现在00后或者95后一样,只是没那么疯狂。但支味仍然很浓,诸如:你赚的都是共产党的钱,还说共产党不好?(我爸是个体户,赚NM共匪的钱)没有毛主席,哪有现在的好生活?。。。。

论反贼比例来说,绝对比年轻人高得多。第一他们是第一批接触互联网的人,当时的互联网环境不必多说。第二,他们确确实实被铁拳砸过,知道生活多不容易。

00后或者说95后是没救了的,相比较家父交往圈还有人能吐槽一下,我(95后,某211硕士),这两年因为政治原因跟不少人都闹掰了。从小到大,没遇到过一个反贼。身边多的是红的不能再红的粉蛆
太长不看,直说一句,中国的粉红是绝大多数,这其实无所谓,粉红发明不了b2轰炸机,和平卫士洲际导弹,先进光刻机,让他们自嗨去,无视
百京还有这样好的桌游店?去了想玩
现在许多年轻人最乐观的想法是,等台上那代人死了,轮到他们这一代人上台了,中国社会就会变好了。他们根本不懂体制,不了解共产党。
>>說實話,00后粉紅還是有些多的,只是有的是顯性粉紅,  有的是隱性粉紅(表面上是靜好,其實是粉紅),...

他们怎么斗你的,方便简单讲一下吗
>>是啊,之前的老人都不见了。文风有趣的张二伯,经常抱怨的范松忠,还有特别水的熊等等。


松松被封了
80后还有点信仰  90后基本只信钱了  00后几乎全部沦陷了   中共掌握了钱   那么就掌握了 他们
喜歡你精細又有溫度的田野,小説家的易感與仁厚兼具。你已經創造與分享了光明,祝一切如意。
>>他们怎么斗你的,方便简单讲一下吗

1.背地里告德育中心的校領导我在學校貼反共標語,還有在學校附近的牆上也貼。(我贴的位置监控拍不到,當時也沒有人)其實他們根本沒有看見,我猜是通過监控錄像推理出來的,學校后來為了防止有人在學校附近的牆上貼反共標語,硬是把牆拆了改為鐵柵欄,加裝了多個監控無死角地監控。好在我沒被開除,因為班主任也是暗地里反共的。
2.同時我在班級QQ群只要有談到敏感話題,馬上給我禁言。比QQ審查還快.
3.我和其他同學談論敏感話題時,他們总會群起圍骂我和和我一起谈論敏感話題的同學。
他們像班上的紅衛兵,搞得我們班同學讲話都要非常注意。
00后当然不全是粉红,现在网上搞加速主义、乳包膜蛤的大都是年轻人,很多年纪大的自由派压根就不懂这些
個人信息有點多,建議改
神奈川浪人本來就是嘴上過過乾癮
找點節目效果樂子
又不會真的去屠屠
都不是什麼壞人
>>1.背地里告德育中心的校領导我在學校貼反共標語,還有在學校附近的牆上也貼。(我贴的位置监控拍不到,當...


太可怕了,还有德育中心,零几年的时候好像都没有这样
>>现在许多年轻人最乐观的想法是,等台上那代人死了,轮到他们这一代人上台了,中国社会就会变好了。他们根本...


70、80、90、00,每一代在年輕時都這麼想
等台上那代人死了,轮到他们这一代人上台了,中国社会就会变好了
結果等他們到了中老年的時候都只是重複同樣結果同樣下場

有時候真的需要聽老人言
但更重要的是要學會自己探討,自己用腦

同意中國新幾十年每一代的年輕人都以為明天真的會掌握在自己手中

天真得很
七零后是反贼最多的,从毛时代的阴影下走出来,第一次看到了外面的世界,那种反差,认识的七零厚没一个挺共的,好几个还参加过学运,而不是只会像九零后反贼那样网上放放嘴炮
猫舌 🤬不友善用户
文字儒雅,语锋犀利,爱了爱了⁄(⁄ ⁄ ⁄ω⁄ ⁄ ⁄)⁄

您提到的青年可以分成三类:政治冷感者,不满者和改良派,改良派和不满者的区别在于对中国的未来是否还有希望。我认为您笔下这群人才是青年该有的模样,这也反映出党媒洗脑的力量还没有影响到所有的青年,这值得庆幸。

非常赞同文中“小粉红是懒于思考的一群人”的论调,“鲁肃”对事物看得很透彻。
文风好多写爱看
反贼少、小粉红也少,政治冷感的会很多
好在我外公以前是地主被P斗过,所以我作为一个00后从来没觉得共惨在人们中有那光辉的形象是理所当然的。只是现在国内人都已经被蛊惑得不会抗争了,00后以后到社会也是甘愿当韭菜,🍎搞得我已经有想从香港润出去的念头了
我個人覺得 00後還是粉蛆多  而且兩極分化  00後最大也才剛剛二十二歲  多少人二十二歲就很討厭中共呢

兩極分化是指:大部分非常紅  比90後紅得多  但小部分非常反  甚至有一些魔怔激進了,三四十歲的反賊想必很少在二十二歲之前就這麼反共吧

P.S 本人00後
朝鲜冷面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现在00后中粉红比例极高,这群人简直就是暴民,再来一次文革绝对是所向披靡的革命小将
反对,我是零零后,我没见过小粉红,包括我的零零后同学们,基本不关心政治,只关心自己的学习、工作和未来。
我一直都不認為中國人會蠢到只有又紅又專
中國人是勝利球迷 牆頭草 精緻利己主義者
當共產黨逼害他人能為中國人帶來好處時 他們就會又紅又專
舉著小紅旗跟著共產黨逼害他人
當共產黨跟中國人內閧的時候 中國人就會熱愛民主自由跟反共
跑到美帝或者其他發達國家border哭訴受到逼害求庇護
>>其实关于粉红、五毛的这些话题聊得很多,我也不知道该从哪个切入点说了。今天的00后年纪最大的也不过22...

十分中肯,谢谢
>>七个人的样本不够,你这纯属于幸存者偏差,仔细调查一下你就会发现现实中零零后粉红畜类绝对不是少数,而且...

也许吧,但这件事对我对00后的看法造成了很大的改变,我觉得中国也许还有些民主的可能在
>>搞不好玩完回家回手舉報你,或者微博上寫今天碰到一傻逼一直在講反動言論,要不是沒他壯早就一巴掌招呼上去...

这...未曾设想,我还是相信人性向善,不能这般冷血
>>https://pincong.rocks/video/5874美国战略研究中心: 中国自由主义无声...

有力的资料补充,谢谢
>>說實話,00后粉紅還是有些多的,只是有的是顯性粉紅,  有的是隱性粉紅(表面上是靜好,其實是粉紅),...

大概吧...若是这样那太悲哀
>>家父也是70后,我小的时候跟着他去了不少饭局,对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的思想多少有些了解。毋庸置疑的是,他...

希望是最不能放下的东西,对我而言
薄一瓜 回复 猫舌 🤬不友善用户
>>文字儒雅,语锋犀利,爱了爱了⁄(⁄ ⁄ ⁄ω⁄ ⁄ ⁄)⁄您提到的青年可以分成三类:政治冷感者,不满...

谢谢,供君一哂便足矣
>>文风好多写爱看

谢谢,供君一哂便足够
>>我個人覺得 00後還是粉蛆多  而且兩極分化  00後最大也才剛剛二十二歲  多少人二十二歲就很討厭...

我大学时也是这样,人生的阅历使人理智
>>反对,我是零零后,我没见过小粉红,包括我的零零后同学们,基本不关心政治,只关心自己的学习、工作和未来...

谢谢支持,行文供君一哂,大抵有些以偏概全
楼主行文颇有牛博遗风,让人瞬间重返前微信时代,相互称呼GGMM的温软时光,感谢发布。
幸存者偏差罢了,我之前还班上听见两个同学谈论日本什么的,就记得一个说要杀光日本人....除此之外,这些人根本不懂文革的恐怖,各种尬吹文革是“有信仰希望的年代”,甚至还有想回那个年代的,这代可以说基本没救了
我知道有还算靠谱的00后是岁静,之前还有个00后2月底时天天年俄军的“捷报”,我说点什么他上来就是一句“官方已经辟谣了”
>>楼主行文颇有牛博遗风,让人瞬间重返前微信时代,相互称呼GGMM的温软时光,感谢发布。

非常感谢
说到00后,00后在中国有个影响力越来越大的圈子叫惨圈,虽然不红不专,但都是只想润去北欧躺着吃福利的米虫,算是支蛆典范
>>反对,我是零零后,我没见过小粉红,包括我的零零后同学们,基本不关心政治,只关心自己的学习、工作和未来...
看看b站这个儿童厕所的评论区就知道00后粉红得多不可救药了🤢
>>七个人的样本不够,你这纯属于幸存者偏差,仔细调查一下你就会发现现实中零零后粉红畜类绝对不是少数,而且...

我是极端反贼,动不动把习包子吊在华表上暴打
难道现在本站不是以90,00为主体吗
非得严格区分的话估计只有80后正常一点了
按照书籍1984里的观点,历史在轮回,这一代的孩子是粉红,等他们遭受铁拳转变的时候,下一代的孩子又会成为粉红。
中国目前不像1984中那么封闭,是一种半开放的状态,如果在毛时期,最激进的粉红确实就是青少年群体。
幸存者偏差。。。。大部分人還是很粉紅的
我觉得可能就像秦晖说的那样,中国最大的问题不是真正信奉当权者的话语体系的人太多,而是难得糊涂的人太多,“怎么样都行何必较真”的人太多,犬儒的人太多
維尼是07年開始就有不少實權的,畢竟輪胎是出了名的弱主和甩手掌櫃,95後那會正好8-12歲、00後3-7歲,開始被維尼倡導的毒教育大面積「毒害」,說實話氣質和80後、85後迥異了,90後算是一個過渡期,既沒有95後、00後那麽粉蛆,也不像80後、85後那麽普世(當然普世、粉蛆也是相對比例而言,80後、85後裏低受教育群體粉蛆也不少,95後、00後裏部分名校學生和被社會毒打過的普通人譬如正文裏的浪人小夥也可能很普世、很清醒)

舉個例子吧,你現在在一個95後、00後紮堆的政治光譜較多元甚至偏粉蛆的群裏,誇一誇昂撒、自由世界和普世價值,損一損大清國、半封建半裙帶資本主義、「始於作偽終於無恥」,基本能保證你被舉報到懷疑人生
95後00後群體兩極分化極其嚴重。
部份尤其鄉鎮地方和城市打工群體產生的接受了包子上任和他們父輩祖輩文革思想雙重洗腦。
而大城市95後00後這些人生活條件較好,產生聖母婊和歲月靜好群體。
真正不受干擾的95後00後人在中下等城市較多。
直接反應就是支吶網絡環境於2012年前後開始的不斷封鎖及低素質化。
而85 90后群體的地域差距沒有這麼明顯。
>>看看b站这个儿童厕所的评论区就知道00后粉红得多不可救药了🤢

什么网络幸存者偏差,我在生活中从没见过你说的粉红。。。
>>什么网络幸存者偏差,我在生活中从没见过你说的粉红。。。
那你这岂不是现实幸存者偏差…人以群分,多少有点selected bias好吧
这个网站也有很多高中生, 前面还有高中生问怎么润呢?他们都是00后
>>00后觉醒感觉不到5%,最多10%,毕竟他们读书都是习时代,被洗脑得干干净净

我之前在國內讀書時的00後同學,即便不是粉紅,大多也是聽了六四後也毫無波瀾的歲靜。。覺得鐵拳不在自己身上就沒必要理會了
文筆真不錯,像在看一篇散文
00后活了这么久,什么能讲什么不能讲还不清楚吗。墙内充满了造假,从小到大不都一直在造假吗
>>现在许多年轻人最乐观的想法是,等台上那代人死了,轮到他们这一代人上台了,中国社会就会变好了。他们根本...

每一代都这样想。
>>那你这岂不是现实幸存者偏差…人以群分,多少有点selected bias好吧


呃呃,那你怎么得出零零后粉红多的不得了这个结论。。。就那么一些人聚在一起被你看到了,张口就来,你这也未免太偏见了。。。
牆內不是沒有清醒的人,但他們發不到聲。那些小粉紅的言論,不論是五毛還是自干五,才能留下來。
>>呃呃,那你怎么得出零零后粉红多的不得了这个结论。。。就那么一些人聚在一起被你看到了,张口就来,你这也...
因为00后是b站用户主体,且绝对数量庞大,所以我觉得有一定代表性
阿尔盖达 新注册用户 回复 薄一瓜
已隐藏
>>搞不好玩完回家回手舉報你,或者微博上寫今天碰到一傻逼一直在講反動言論,要不是沒他壯早就一巴掌招呼上去...


确实,像复旦女老师对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进行了思考,她又没为日本人的屠杀叫好,这就被学生反戈一击,动辄就把“人民内部矛盾”升级为“敌我矛盾”。
题主写的这篇文章,我大概能判断出这多是发达地区,知识分子家庭出来的孩子,他们的思想眼界相对开阔,在普通家庭或是相对落后地区的孩子,还是习惯于接受筛选过的信息。喜欢看ig,看国外明星,喜欢欧美文化,听欧美歌曲的,有意无意的就翻出去了,一不小心就知道六四了,就知道历史书上只字不提的各种政治事件了,而这几年一是管控大大升级,你想看看推特都找不到渠道,还有加大了洗脑的力度,让小粉红不仅没觉醒反而成了出征的“斗士”。
8964的那批大学生也没经历过文革,还都是改开后出生的,条件也比经历了文革的一代好多了。我觉得只要接触过西方的文艺作品,或者有过留学经历,都会对自由世界有向往,甚至人类可能就具有向往自由的天性。年轻人又是很容易被煽动洗脑的,只要经济变差,挨过铁拳,很快就调转枪口。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