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移民,华裔移民在欧洲北美的身份认同的事情,和价值观等,我觉得也不那么难

我就稍微说两句,

中国大陆PRC作为孝子,之子莫若父,所以例子还是要从俄国来借鉴,

一个人是Zora Arkus-Duntov,

https://i.imgur.com/jvhRx6D.jpg

比利时布鲁塞尔出生的俄国犹太裔人,典型沙俄时期中产,中上产,生父是煤矿工程师,继父是电气工程师,年少时期搬回彼得格勒(圣彼得堡),俄国革命布尔什维克政权建立稳固后跑去了德国读大学,

二战爆发参加了法国空军打德国纳粹,法国投降后跑得快跑到了葡萄牙(妻子开着MG跑车在法国跑赢了德国人也一起跑去了葡萄牙)然后去了美国,首先在NYC落脚,

战后当赛车手参加法国勒芒比赛,后来跑去了GM当Corvette的工程师,70年代退休,



Marina Yurlova,
哥萨克少校的女儿,随军一段时间后修车当司机,十月革命后在白军打布尔什维克,受伤恢复后跑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的美国医院,
再后来跑去了日本,1920年代又到了美国当舞蹈家
https://i.imgur.com/he12Evn.jpg
https://i.imgur.com/5slbVUF.jpg


除了这两位,还有那位写洛丽塔的納博科夫,等等等等

照着做就是了,我觉得也不那么难,想想Tesla也不过这样,去不成还有别的地方呢,GE也可啊


再想想西科尔斯基(Igor Sikorsky),搞沙俄巨无霸飞机的那位,后来跑去美国继续搞飞机,

https://i.imgur.com/13gfzKd.jpg

Sergey Brin(Google创始人)可能还不够让人感同身受,那么看看俄国内战后的也不难有代入感。
2
分享 2022-04-06

28 个评论

俄子毕竟是半个欧洲人,而且在叶卡捷琳娜女皇和亚历山大沙皇的时候可是离脱亚入欧就一步之遥的。亚历山大沙皇为成为欧洲的大救星,作为唯一能和英国平起平坐的超级大国,一战后的俄罗斯其实已经比这个地位差太多了,更别说二战后和现在,基本就是和伊朗朝鲜相提并论了。洼地连伊朗都不如,怎么能跟俄子比呢?
中国解体了洼地内陆连朝鲜都不如
>>俄子毕竟是半个欧洲人,而且在叶卡捷琳娜女皇和亚历山大沙皇的时候可是离脱亚入欧就一步之遥的。亚历山大沙...
>>俄子毕竟是半个欧洲人,而且在叶卡捷琳娜女皇和亚历山大沙皇的时候可是离脱亚入欧就一步之遥的。亚历山大沙...

哎呀,这么悲观的么。我觉得总体很差,但是也不影响出现一个个有能力才华的个人,只是表现方式不同
>>中国解体了洼地内陆连朝鲜都不如

洼地内陆也就塔吉克斯坦的水平(可能还不如),但是真正有价值的是广州福建上海江浙周围,有了这些地方的独立是主要,需要哈尔滨天津西藏的辅助,再剩下就随缘了
>>哎呀,这么悲观的么。我觉得总体很差,但是也不影响出现一个个有能力才华的个人,只是表现方式不同

俄子目前7成多支持大帝的行动,芝麻对伟大领袖的支持率只会更高不会更低。基本盘就是支持伟大复兴的。华人里的义人比例肯定低于索多玛,对西方来说甄别成本太高了。
>>俄子目前7成多支持大帝的行动,芝麻对伟大领袖的支持率只会更高不会更低。基本盘就是支持伟大复兴的。华人...
环境越险恶,越要区分开嘛。

就像是反动派越走投无路越疯狂一样,很熟悉的味道嘛
>>环境越险恶,越要区分开嘛。就像是反动派越走投无路越疯狂一样,很熟悉的味道嘛

要这么分的话加利西亚人是怎么进的加拿大的集中营呢? 他们都要关起来,何况什么自由派俄子和芝麻之类的东西。在欧洲的俄子现在资产扣押公司破产信用卡都停了,在德国让人打,不给看病。这群人里面亲欧派的比例肯定高于美华里面真爱美国的。预设了西方世界不能拉低底线,不能马基雅维利,其实是给了流氓集团一个预设的胜利姿态。最终的结果就是有倾向于: 能力的,能胜利的都是坏的。这就是费拉右派从骂白左到骂美国到最后投共的路线。
>>要这么分的话加利西亚人是怎么进的加拿大的集中营呢? 他们都要关起来,何况什么自由派俄子和芝麻之类的东...


让人打,不给看病不都是个别现象吗.资产扣押了的不是只有寡头,普京和少数金融集团吗,真扣押完了难道滞留欧洲的那么多俄罗斯公民这些天都是吃救济过来的?如果真的基于民族排俄那又是谁给他们救济的?俄罗斯裔的西方公民不受任何法律和政策影响,这不正是事实,也是法治社会的基本吗?
>>要这么分的话加利西亚人是怎么进的加拿大的集中营呢? 他们都要关起来,何况什么自由派俄子和芝麻之类的东...

哎..... 换护照换护照,这种时候对于俄国人说以色列护照就很必要了,没有啥联系的,更西方国家的护照更有必要了。现在的西方国家和社会,至少知道了集体处罚某一个群体是不道德的,该告告,一个人也是该做什么也需要做什么
>>哎..... 换护照换护照,这种时候对于俄国人说以色列护照就很必要了,没有啥联系的,更西方国家的护照...

那自然就是促使以色列也要逐步和俄罗斯划清界限了,这就是苏伊士运河危机翻版了。高加索局势如果继续恶化,伊朗入场之后,以色列必然要重新考虑和俄罗斯/俄裔的关系。这比起什么德俄关系纠缠多了。德国说到底是很难被俄国碰瓷的,以色列可不一样,前苏联犹太人是冷战后移民最大的一个来源。
不是对不对,而是甄别成本的问题。到了关键时刻你就没有那么多资源去搞甄别。最后就只能一股脑全抵制了。对于欧美可能还能稍微做一做,第三世界国家的话,ok我们印尼要去甄别一下华人,看看谁是康米谁不是。那肯定是还没等你甄别完呢,印尼就不存在了。印尼之所以还留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因为它能果断行动。
>>让人打,不给看病不都是个别现象吗.资产扣押了的不是只有寡头,普京和少数金融集团吗,真扣押完了难道滞留...

但如果我们都保持大爱,不国有化俄气分公司,不切断芬兰和俄罗斯的铁路,不马基雅,那西方早就最美女教师了。关键时刻你必须能拿出这么措施。如果奥地利能像瑞典芬兰白卫军那样挨家挨户搜康米那样搜纳粹分子,怎么至于亡国? 维也纳是千年帝都,地位比斯德哥尔摩之流高得多得多,结果二战后很长一段时间穷困潦倒灰暗封闭。当然更蠢的是战前日本,等着KMT制造出通州之后再也无法坚持了,让泛亚主义发动外交革命。
我不觉得将来西方要付出什么成本来甄别华人种族民族搞大清洗,有什么成本,有什么必要,有什么法律基础?
任何一个长期居民或公民,无论是不是华人,首先他能影响的直接范围就是他身边打交道的那几个人.知道他是个垃圾,周围人早就敬而远之了;相反,如果他是个品行优秀的社区助手,派对救星,团队领袖balabala,周围人都知道了就会欢迎他,这不就是现代西方社会的常识吗?你圈子之外的人,对他们来说你也就是个陌生人
一个你完全不认识的人,或者一个短期在你国家停留的人,你管他干什么?只有种族主义者和小粉红喜欢给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扣帽子,施展义和团本色.在这个法治社会,一个这样的人能对你做什么,你怕他来打你吗?有警察,有国民警卫队,有法律,那又有什么好怕的?
除此之外会被外国势力影响最重要的不就是葱友们最喜欢讨论的核心军工,国家机密,企业情报吗,相关组织的准入门槛哪管你什么出身什么民族,不都得严格筛查万里挑一?
西方不是100年前的西方,法治,民情和文化的进步甚至都不是20年前可以比拟的,看重每个个人的自我认同和品质是一直以来发展的趋势.所以你认同什么,开心就好,just be yourself.
>>我不觉得将来西方要付出什么成本来甄别华人种族民族搞大清洗,有什么成本,有什么必要,有什么法律基础?任...

我大体也是这么觉得的,
在美国的,晓得美国的,都晓得Corvette和Google对于美国的含义是什么,这两个后面都是俄裔人士,我觉得照着做就是了,照着这些人的例子做就完全可以抵御中共大外宣(布尔什维克也是一样,白军照样吃穿住行都是俄国方式),政治切割后完全可以做到和文化共存,说到容易做到难,但是找到方向和范例后觉得也不过如此。

不过法律也是要执行,我最近也逐渐发现别的法律如果不执行,也就没有什么效果(比如说维基百科里外国代理人的问题)
>>但如果我们都保持大爱,不国有化俄气分公司,不切断芬兰和俄罗斯的铁路,不马基雅,那西方早就最美女教师了...


现在的西方和以前不能比吧,现在法律条款完善很多,极端化没必要也早就过时不符合现在的观念了,何况白卫军抓人还要像模像样审判一番.还有俄气公司也就是普京帮凶,寡头坐镇,惩罚他们理所应当,也有法可依嘛.在宪法和人权法则之下正当生活,正当工作的每个个体我不觉得适用.
>>那自然就是促使以色列也要逐步和俄罗斯划清界限了,这就是苏伊士运河危机翻版了。高加索局势如果继续恶化,...


以色列太难做,在俄美中的正中间站着,这下真是没办法了,难怪总理一直摇头叹气。

不过甄别成本啊,有的时候那么显眼,不甄别都难(比如说一向社会运动投入激烈反对独裁和审查的某些俄裔人士,Kerensky都挂出来了)
>>以色列太难做,在俄美中的正中间站着,这下真是没办法了,难怪总理一直摇头叹气。不过甄别成本啊,有的时候...

以色列的选择已经相当有限了,伊朗入场之后更是如此。
>>但如果我们都保持大爱,不国有化俄气分公司,不切断芬兰和俄罗斯的铁路,不马基雅,那西方早就最美女教师了...

奧地利之所以亡國,不是因為他們沒有挨家挨戶找納粹,而是因為他們挨家挨戶找康米,找完康米就開始找猶太人
還有不給看病是違反醫生的底線的,那叫真沒底線,又不是中國人確診陽性了憑什麼不給看病(是的,我玩梗就是地獄)

話說樓主不要說『沒那麼難』也不看看你舉出的例子都是些能寫進歷史的偉人……
那些人,尤其是家境良好的部分,大都受過良好的教育,和那些無法融入有認同危機的移民不一樣。他們可能語言基礎比大多數華人移民好,甚至哲學和心理學的基礎也比較好,懂得如何豐富自己的精神世界
認同說到底還是要融入。你在這裡日子過得好、過出家的感覺了,就有認同了。中國出去的第一代移民,基本上不是沒有家教的暴發戶就是一貧如洗的窮光蛋,兩者的區別只在於物質需求能不能滿足,本質上都是不懂得豐富自己的。不懂得豐富自己的人跑到語言不通的環境去等著別人來豐富他,沒被豐富到就抱怨當地不好離岸愛國
這也難怪,中國傳統上本來就不鼓勵豐富自己,只有別人才能豐富你,你也只能去豐富別人。集體主義就是這樣,不懂得認同自己的人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外地就沒人認同他,就出現認同危機了
要懂得認同自己、豐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光這點絕大多數中國人都做不到。退而求其次,追求找到別人來豐富自己好了,也需要基本語言水平
最後,那什麼,特斯拉也是『不解美國幽默,不是真正美國人』啊(我玩梗就ry
想太多 塔吉克斯坦才几个人 黄泛区人口死个90%生活水平(以动物蛋白摄入量)勉强达到中亚 中国沿海省大多数地形也不好 没几个良港 除了上海香港这样的城邦会比现在好得多 剩下的地方也就泰国的水平
>>洼地内陆也就塔吉克斯坦的水平(可能还不如),但是真正有价值的是广州福建上海江浙周围,有了这些地方的独...
福建这块的底层鳖权力恶心得要死,唉………希望将来能武装起义成功吧,我到时候一定贡献一点武德。
不知道你们这些人在说什么,难道你们都还没工作?

难以想象在国外定居,有稳定工作的人,能像模像样地讨论这种问题。好像盲人摸象一样。
>>奧地利之所以亡國,不是因為他們沒有挨家挨戶找納粹,而是因為他們挨家挨戶找康米,找完康米就開始找猶太人...

PRC这个医院,简直没有了医德...
不过我举的例子,也不算是能写的进历史的伟人啊.... 我看了看也就觉得职位比我高两级....
至于丰富自己,我觉得这种行为很基本,不然会无聊到精神衰退......活着太无聊的话很难受啊
>>不知道你们这些人在说什么,难道你们都还没工作?难以想象在国外定居,有稳定工作的人,能像模像样地讨论这...

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对PRC都记不清了)但是这也就是我的想法啊. (工作与否我就不说了免得暴露年龄)
>>福建这块的底层鳖权力恶心得要死,唉………希望将来能武装起义成功吧,我到时候一定贡献一点武德。

福建好的很好,坏的呢...
整天就晓得在Sam's漏税
>>福建好的很好,坏的呢...整天就晓得在Sam's漏税
17年底被闽地的黑皮狗抓去充业绩,差点就进去了,过程表现和内陆黑皮比,恶臭程度一点不差。
>>17年底被闽地的黑皮狗抓去充业绩,差点就进去了,过程表现和内陆黑皮比,恶臭程度一点不差。


黑皮嘛,那是体制内的,都很可怕。哪怕是华沙出生的NKVD也不行啊。
(不过我能问啥情况是冲业绩?)
>>黑皮嘛,那是体制内的,都很可怕。哪怕是华沙出生的NKVD也不行啊。 (不过我能问啥情况是冲业绩?)
冲业绩指:大街上随便抓捕人以完成“年终叛徒逮捕指标”
>>冲业绩指:大街上随便抓捕人以完成“年终叛徒逮捕指标”


啊,这.... 年度叛徒逮捕指标是什么?
第一件事就是洗掉身上的中国气息。这意味着自身的道德观,权威观,知识体系,为人处事,都要花不少时间去调整和接纳。长期在中国待的人会觉得这个过程很痛苦,因为它会伴随着很多尴尬和挫折。

你举的那几个例子,都是本身就欧化了的精英,人家那么有才华,去美国当然是随便乱杀。普通人最多不就是会写写代码,做几个pitch。你拿精英做比照要求普通人以此标准适应,根本不现实。

中国人困在牢笼里太久了,对于世界上近三五百年发生了什么都很模糊,也一直没跟上世界潮流。共产党教的那套去到海外才发现都是糟粕。又要重新开始学习。这一折腾,适应就更加艰难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