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用人话介绍一下姨学?

姨学着两个词在本站出现的频率非常高,稍稍搜了一下,感觉用语都非常奇怪,谁能有人话帮忙介绍一下姨学。

1. 姨学的主要观点
2. 姨学的代表人物
3. 姨学的起源和演变
4. 为何姨学在墙外和知乎那么火
5. 为何姨学的用词和话语如此奇怪
……
利维坦 Thinker 利维坦
内核是斯宾格勒在上个世纪初提出的文明季候论。这个理论认为文明有生长和衰落的周期,像季节也像生命体,从部落到封建,再到专制官僚体系崛起,然后到专制巅峰的时候民间小共同体解体完毕,就变成像流沙一样没有自我组织的费拉社会,那就是文明生命的终结。这种生长衰落过程也是“德性”的生长衰落过程,“德性”就是自保能力,体现在武力上。这些费拉无力保护自己,可以轻易征服,他们要不然是处于被帝国征服的状态中,要不然就是帝国崩溃而他们大部分死亡。

基于这个理论,刘认为中国处于费拉社会,流沙社会没有稳定性,容易因为征服或内忧外患而解体,而解体后的费拉因为无法自己建立秩序而会出现一堆像张献忠一样残忍势力互相攻伐而杀害大量人口,这就是大洪水。

为什么费拉社会无法稳定,因为没有自组织,为什么没有自组织,因为专制帝国太强。刘认为大洪水一定会发生,而之后存活的人如何防止再次专制,就要靠分裂,因为分裂之后尽管因为是费拉社会产生的都一定是军阀一类的专制政权,不可能民主,但是因为每个势力都很小,而对自组织的压力比较小,因此有利于慢慢产生土豪,从而演变为类似封建社会的形态,再又封建形成民主。基于英国历史,刘认为民主由封建产生。

那么如何保证分裂的稳定,如何防止民国时期明明有分裂机会却仍然统一呢?就靠民族构建,那些军阀为了自保很希望发明自己为一个独立民族,但是没有人帮他们发明,导致他们想分裂都没有大义名分,怎么办呢?姨学就帮他们先发明出来,这样当大洪水张献忠过去,中国再次出现军阀混战,而军阀渴望诸夏稳定分裂的时候,就可以使用已经现成的民族发明来分裂和抵抗统一了。

当然,刘仲敬自己承认自己提出的诸夏是个小概率事件,因为军阀多半还是会互相吞并。他认为他的作用就是播下一颗种子,等到这个理想的时机出现,姨学发明的一堆民族就可以被军阀们采用。

以上是刘的事实判断,他的价值判断是,他是一个观察者。他认为大洪水会发生,他自己就该趋利避害。但是那些不堪的费拉他们是必然要死的,而且德性不堪是活该去死的。这一点我认为是大量姨粉成为姨粉的原因,因为实在很解气,那些不停叫嚣大国崛起的粉红们,原来就是无德不堪活该去死,而且也一定死于张献忠之手的“两脚羊”。这真是太令人开心了。所以我们看到网上绝大部分的姨粉并没有去探讨刘仲敬的事实判断部分,而把绝大多数精力都投入在嘲讽“费拉”上了。

斯宾格勒的理论当然还是很有道理的,我自己就认为社会契约结构的复杂性和稳定度就是促成“民主”的关键,这和他对于费拉社会和封建社会的论述很相似。(虽然我认为封建并不产生民主)但是作为一个世纪以前的理论其问题也非常大,譬如“文明季候”的模型就完全是类似“文化决定论”一类的笼统概括,宏大叙事,而他自己在《西方的没落》中认为西方经由福利国家而走向费拉的文明终结也并未发生,另外在上世纪末的大量考古发现也使得原先来源于《罗马帝国消亡史》的历史认知被证明是有非常大的错误的。

刘的理论核心就是斯宾格勒,所以也继承了他的道理和问题。刘对于中国提出的诸夏理论问题在于不仅是“小概率”而且即使运气好中了,也实际价值不高。因为军阀并不是因为没有人帮他搞出民族的名义出来才无法分裂的,实际上对于汉以外的四族(满蒙回藏)他们以民族名义独立的负担非常小,因为中华民族虽然在清末被发明,但是直到抗战才形成。但是他们仍然没有能够成功独立。所以假如按历史再来一遍,有没有几个人事先发明好的民族概念,并不会导致中国走向另一个方向,而将来假如由于别的因素而使得构建独立民族有了需要,也多半不会采用他们的,而是会按当时的需要自己操刀,以掌握民族动员的话语权。

刘以外的姨粉完全不是内容的贡献者,我实在希望他们更多地去讨论一些事实判断的东西,而不要因为自己认同刘的事实判断,也就照抄他个人的价值判断。任何人都可以这么去想,认为别人死了活该,这是个人自由,但是没必要变成一种教条。而且拥有这种“别人是费拉死了活该”的信条假如按姨学来讲的话,就是费拉的一个典型特征,他们无所谓别人去死,只顾自己,直到屠刀砍到自己头上。

我自己一部分看法参见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51。
问出这个问题的人需要的是最基本的最简单的介绍,楼上回答的都太深了。
阿姨学简称姨学,意思是刘仲敬这人发表的一系列文章,他的拥趸们看完之后整个三观都重新塑造了,把他的思想总结为姨学。
他化用了斯宾格勒的文明季候论,所有文明就像一个生命体,由幼年长大,到了壮年,又到了老年,最后死去。


春天就是蛮族时代,原始丰饶。
夏天就是希腊时代,封建自由。
秋天就是罗马时代,福利帝国。
冬天就是埃及时代,费拉顺民。
他还说了每个文明的天花板高度不一样,就好像有的小孩就夭折了,有的则是侏儒长不大。

他说中国的封建自由是春秋战国之后就没有了,跳过了福利帝国,直接进入费拉顺民大一统时代。

他说天不生大英,万古如长夜,英国因缘凑巧,恰好躲过了大一统,延长了封建自由,所以才有后来的英式的宪政,而美国接过大旗,变成了世界的灯塔。

他还说所有秩序的根源在宗教,愚昧的教徒才是积累,基督教胜过伊斯兰教,伊斯兰教胜过佛教和其他原始信仰,最差的是无神论,因为无神论者就代表散沙化,不利于号召他们多生孩子,太理性不好忽悠。

他指出,一个社会,首先 是生存能力。

比如现在马上面临“我的战争”的情况,没有政府了怎么办?每个人都必须找到自己可以信任的人,组织成小团体活下去。

这就叫自组织能力。如果这个小团体不仅活下来的,还能长久繁衍下去,就代表它经历了考验,是未来的种子。

文明的老化的标志就是自组织能力不断下降,后期的文明无不是人民丧失了生育的欲望,也丧失了自我保护的能力,只能依靠大政府,也无力反抗大政府的剥削。人们都变的很聪明,只顾自己现世过的好就行。久而久之,边缘地区的蛮族就阑入文明中心地带,形成人口替代,最终把老化的文明给毁灭。

------------这是我在S1论坛上的发言,后来被论坛禁言。
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古老自由的源泉-序-7b75be7d994d
这篇是他的文章,如果能看懂,再看其他的,比如那个《缺少土豪的世界》不要看视频,口音听的太费劲,要看文。
还有一个台湾医生陈易宏,他和刘仲敬的访谈讲的比较浅,比较贴近当前,也可以看看:https://medium.com/@ihchentw
刘老师对于我来说就是一朵奇葩,中国产生刘仲敬就是奇迹。他说的话突破了很多思想禁区,黑中共黑的高大上,在很多看似铁板的中共教化上打洞,他说话生动有趣,而且什么都懂,出口成章,是个书呆子。另外平易近人不摆架子,接受访谈的时候,对对方的每个提问都认真思考认真回答,还常常会配合对方的反应笑一笑,作为一个网红这个姿态是不错的。骂中共骂到激烈处情真情流露身体绷直手指天空,对中共如罗援说的,有刻骨仇恨。
在学术层面上露骨反共,坚定不移,愈演愈烈,肆无忌惮,残酷伤害中共知识分子的感情,我感到很解气。
举个极端例子,敢给731和南京大屠杀翻案的有几个?
最主要的就是他说话通俗易懂,各种比喻典故,他网上说话我大部分能懂,但别人的解读,也就是姨学我一般都不懂。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多少人能意识到,中华帝国,本质上就是一个邪恶帝国?

真正有基督教信仰背景的人,都可以认知到这点,但通常,即便认识到这点,也不会随便告诉他人。周围的群众不会理解。

历史学家秦晖的观点是走出帝制,实际就是走出秦制。

中华帝国,包括现在的中化人民共和国(中华帝国的一件的马列现代化外衣),都是源自大秦法西斯主义,会扼杀所有人的自由,摧毁社会的自然组织状态。在冷兵器时代,秦始皇的无道,百姓还可以锄头梭镖对抗,而在热兵器时代,毛泽东饿死了几千万人,这些罹难者甚至无法发出一丝呻吟。

而习近平似乎还很喜欢这一切,粪坑先生受王沪宁蛊惑,它还想把这一套推广到全世界,成为世界皇帝。倘若粪坑先生成功,这会是人类的千年黑暗。

支那帝国的一切罪行和恶,都是支那人共同纵容和积极参与的结果!除非解体支那帝国,支那人不可能获得救赎,支那人的灵魂也将无处安放!
  自己把劉仲敬的訪談都看過了一輪。天才。

  個人反而不認為劉仲敬的理論是基於斯賓格勒,他在這裡僅僅只是借用文明季候論的四種文明型態描述他想描繪的文明當下的模型。而照他的說法四種文明型態不必然為時間上的線性。他受到更多的影響應該是余英時與黃仁宇他們所屬的「大歷史學派」、「計量歷史學派」(現任掌門人為台灣前教育部長杜正勝)。他基本論述核心在於大歷史學派那套,戰爭與金錢之流帶動外在個體與小共同體的遷移與更衍發歷史事件,歷史事件是絕對的必然。例如余英時的中國知識階層史論和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赫遜河畔談中國史。
  但他非常明確地指出黃仁宇和余英時完全忽視跨出中國現有邊境以外的要素,而且對於小共同體流動的視野也完全忽視東亞小共同體的發展型態有全然不同的軌跡與基於此種軌跡所產生的「民族性」(也就是他不停嘲諷的殘缺小共同體下所產生的東亞費拉性格)。照他話來講就是大歷史學派是「視野只有侷限在中國現代疆界內老中醫」。這點他說的沒錯,大歷史學派問題點在他們只看見數據上的軌跡,也就是「脈象」,更深入的,為何會浮現這些脈象(歷史事件)的原因他們是以固有的大中國思想瞎掰一通的。這也是為何劉仲敬會不停提到黃仁宇與余英時這兩人,但卻稱這兩人為「把脈的神醫」就是如此。
  在他看來如果能更深入且確實地掌握個體因素,也就是「武力」、「小共同體」結合發展所帶來的「封建性演化過程」的話,他稱呼這些更細膩確實的民族發展解析就像解剖學上的「切片」。在他看來「組織度」量值的強度才是真正誘發歷史之流的原因,而不是單純支離破碎的錢或武力,所以他批評黃仁宇太重視錢流而忽視武力(其實這方面來說他與黃仁宇或余英時類似,他們都成功看出傳統士大夫體制下缺乏因地至宜的彈性,也就是黃仁宇他們說的「以意識形態籠罩真人真事的間架性設計」)。所以劉仲敬叫他們老神醫。
    而有這些「切片」就不必瞎掰歷史事件之流的背後因果--解剖學的時代只需受過解剖訓練的普通醫生而不需要有把脈老神醫。而他,就是解剖學的起點。
  大致如此。
  題外話就是,余英時在台灣幾乎被當神明來拜。一來是他的歷史學地位,二來他是堅固台獨者。對於一個大中國主義老紳士來說,他的政治立場非常有趣。
阿姨的理论解释了我之前的很多疑问,相见恨晚,我是到16,17年左右才开始接触到。
我之前是个民小,但又有一点狭义民族主义(我本地),我的自我身份认同也出了点问题,找不到答案。另外,也痛恨身边和网上的国家主义狂欢。最后,阿姨的理论完美的解答了我所有困惑,无一例外,我只有膜拜的份。
任何理论没有所谓对错,只有这个理论是否适合你,符合你的利益,匹配你的出身阶级,或者说,你的德性是否与它相符。
这是不需要去灌输或者痛苦学习的,适合你的,就像干材烈火,没人逼你你也会入迷。
所以,对于阿姨的理论,如果你一开始就反感,那就别强迫自己了。如果一开始你就入迷,那也不需要人给懒人包,你自己总有渠道或者方法寻找他所有作品,并甘之如饴。
我之前也是在品葱上看了不少人讨论姨学,然后油管搜了些视频,两倍速很爽。

诸夏传媒 阿姨说不停 十大罪人系列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FnSoH9K1YepCaIOVdGtmxPI4CSBik_Fj
阿姨说不停也介绍了姨学名词是不同于十大罪人系列的,合在一起是第一季。后面还有第二季,讲巴蜀利亚的内容因为不感兴趣没看。这个系列令我这种受国内教育残害的历史虫族选手大开眼界。
了解姨学靠这个系列足够了,反正翻来覆去说的理论都是费拉,诸夏,德性什么的。
 
刘仲敬访谈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qYek3N7sos0FuTAoXprFEw
这是时评内容,有时评论辛辣,看这个挺开心的。
 
明镜 刘仲敬思想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7rBJWuEBrPYmaktbz5oJsqIpxw9uKdjF
非常多,这个打算有精力再看。
AAPLTSLA 包子?
这个帖子真的震惊到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像刘仲敬这样让人眼前一亮的知识分子,上一次还是袁腾飞。
我看了刘仲敬的一些文章和演讲,我被他的知识积累深度,阅读丰富程度和始终严密的逻辑线所折服。
后悔自己没有早点知道他。
1,中共药丸
2,中共药丸是因为中国民族整体腐朽堕落(费拉不堪),丧失斗志(德性,武德。。。。)
3,中共丸时必然伴随着大规模的社会动乱(大洪水,张献忠。。。)
4,要想在中共丸时活命,必须各省分开独立,一个省构建一个民族(巴蜀利亚,湖湘利亚。。。)
5,为什么这么干?因为欧洲就是这么干的,欧洲人素质很高,文化很发达,政体很民主,因为没有大一统过导致德性充沛


之所以满篇黑话,当然是为了应付网络审查(初期),但随后就形成了一种特色,一种姨粉看后相视一笑心照不宣的东东。
EPSON Allahu Akbar
刘仲敬的观念比较接近于美国本土右派,即小政府+民间自组织构成的社会

他在一席做过一个演讲比较有代表性

【一席】劉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dB7ly0_KSc

缺少土豪的世界
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E7%BC%BA%E5%B0%91%E5%9C%9F%E8%B1%AA%E7%9A%84%E4%B8%96%E7%95%8C-3f6c7941712b

后来怎么出现这么多奇怪的词,大概这家伙看西方的书多了吧。
另外,美国右派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一种意识形态,中文里缺乏相应的词汇对里面的很多概念进行表达。美国右派习惯于基于《圣经》进行思考,他们很多概念都是用亚伯拉罕教里的词汇表达,费拉、大洪水之类。
rtgzddgh ? 已停用
其实我倒挺诧异于姨学讨论为什么从来没人提卢梭也是个分裂论者,而且是极端的越小越民主派.
社会契约论是我初中读的,当时我是狂热的大一统主义者,想实现共产主义的那种粉红,所以看到社会契约论里面强调越小越可能民主的时候还是很不屑的。但现在想起来卢梭毕竟是一等一的思想家
按照罗素的观点,卢梭是历史上破坏性最强的思想家,希特勒和斯大林都是卢梭的后代,影响力这么大的,国内读过卢梭的人也不至于那么少,怎么很少听到有人用卢梭的观点来探讨姨学呢?是因为大家已经赞同卢梭是对的了吗?还是认为卢梭已经是错的不必讨论了?
于万物之中 82ADFB47E974B953FB85CD5426A42B54033FB33D57437ECE2F7A748B0E3AC24AD5435B037F7B0E0628C2E60ECDF604CBA807021658873F0B4DB3CDFA532F516E
上世纪八十年代外国文学讲读精选

简单来讲就是刘仲敬其人基于自己对历史和政治的理解而产生的一系列理论与假说,核心在于肯定封建性的自由,基于社群主义的立场维护小共同体,要求社群内的责任-义务体系高于个人自由,反对僭主统治和放任自由主义
总之是反动透顶,民主小清新十二万分看不顺眼,放在法国大革命时代应该立刻被雅各宾党砍头的学说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中国文明(现在宣传的瓦房店源头)是用来培养奴隶的安排。中国大难领头,中国人要想子孙后代改变命运需要抛弃大一统, 在历史中找到自己文明符合人类普世价值的源头, 政治上独立建国。
世界观:文明如生命,有生老病死。
人生观:幸福的秘密是自由,自由的秘密是勇敢。做人要做勇敢的蛮族。
价值观:认同英美保守主义,即敬畏上帝、重视自发秩序、维护小共同体的自由。
姨学不是三两句能说清的 凡是用三两句告诉你姨学是什么的不是一知半解就是匪谍故意捣乱
你十篇回复看不懂,就代表你悟性差,从此不要再踏进一步。
PulicatLago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跟中共一样,本质属于一种宿命论。但是优点也是大大的,取材比中共的多元,而且从阿姨学著作中客观上可以知道很多国内课外书都都不到的历史细节(当然细节肯定有错误且评论部分也是宿命味道浓厚),但是有心的人可以自行去找有兴趣的部分去补充和修正这些历史知识,eg.本人比较关注普通法历史方面的研究,至少水平在华东政法英国法制史团队之上。上面有评论提到卢梭,卢梭的学说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一种视角总结了欧洲历史上自然法文献。
HEHEDEMON 台灣嘿嘿
我覺得你們不要去專研這些連理論都稱不上的東西

拿其中一個論點來說:

大一統會導致極權與道德敗壞

這根本是一個偽科學,只是從觀察得來,無法驗證

若說成極權會導致大一統思想,還比較符合邏輯,因為極權就是要消除多元思想

假設中國文明從秦朝之後就漸漸轉變成費拉文明
那根本不會出現共產革命
且,統治者從清朝變成國民黨,如果真的是順民,會參與革命嗎?

現在已經有很多顯學(主流學說)了
不要去專研什麼"姨學"了,只會讓你邏輯更紊亂而已
ioth ? 变量老帅
这家伙能红,是中共毁灭中华文化传统到了顶点的标志,属于老子说的,阳极阴生,阴极阳生。中共把中华文明里面的好东西都污染了,还是会有人用民间文学来腐蚀掉中共。
疯狂习近平 一声叹息
姨学精髓,一句话总结:
天灭支那,脱支保平安


紫薯布丁
紫薯布丁
紫薯布丁
紫薯布丁
紫薯布丁
紫薯布丁
紫薯布丁
为什么感觉姨学和我所认为的窃国论有出入呢? 老共真想和老美对着干啊 儿女不管吗
Pepperoni ? 已停用 人间失格
试图理解原著,但是还是放弃了,不才搬运过两篇旧时的讨论: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21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98


第3个问题,个人认为观念起源应时德国政治作家斯宾格勒,而此人观点和著作在西方社会也是饱受诟病……其实宏大史学叙事本身就更接近“故事”而非史学,而斯宾格勒本人作品也未有被历史科学严肃对待。(当然并不是说刘的观点没有价值)
hello6138 新注册用户
和货币战争那种地摊文学差不多,用一个未知是否相关的变量强行解一个非线性体系,所以永远只能解释历史而不能预测未来。照着答案编过程你也会,比如你从哈雷彗星回归的年份找一个规律并声称哈雷彗星与人类文明密切相关,你说证伪?76年一次,谁爱证谁证去吧。
我也是看品葱看多了,老是听到姨学,其实至今也不是很明白。

不知道瓦亮店化和内卷化是不是同义词。也不知道内卷化算不算姨学的一部分,反正听到的挺多的。

我理解的内卷化就是大家要分的饼很小,然后解决的办法不是靠把饼做大足够大家吃,而是让分饼的人激烈的竞争。

现实中的实施就是,因为政府觉得中国的人均资源少,所以要采取计划生育限制分资源的人数。结果导致各个民族之间会因为这个政策互相敌视和竞争,而不是想着本来这个政策就不该存在,政策应该鼓励把人均资源变多。让大家不需要计划生育也可以参与分饼。
小绿 费拉,有点沮丧
我刚开始看姨学,感觉很有意思。但是也遇到了一点疑惑,希望各位帮助一下。

具体就是在看阿姨介绍邓小平和卓琳的段落。

他文章里写的:
"卓琳是雲南宣威火腿廠老闆的大小姐,在紅軍過境時跟父親的火腿一起被繳獲。紅軍把多餘的火腿分給沿途的窮人,把多餘的女人帶到了瓦窯堡,經過適當的改造,在延安分給了長期饑渴老幹部,開始了激情燃燒的革命歲月。卓琳的父親及時逃走,結果沒有得到先進思想的教育,繼續在白區剝削勞動人民,最後在土改當中,死於革命群眾的專政。卓琳已經脫胎換骨,自然不會理睬沒落階級的殘餘,此後一直陪伴鄧小平及其初戀,發揮了女主人不可替代的功能。布爾什維克解決個人問題的方式,確實是資產階級無法理解的。(傅高義:《鄧小平時代》第一章《革命者、建設者、改革者,1904-1969》,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12)"

这段我第一次看,感觉卓琳被缴获,分给饥渴老干部的故事很神,就去找了标注的出处原文。
原文写:
“1939年邓小平第二次回到延安,并在那里与卓琳结婚。卓琳是延安聪明伶俐的革命三姐妹直以。她们的父亲是以制作云南火腿文明的富商,死于后来的土改。在卓琳那个年龄的人中,能考入大学的人已经是百里挑一,受过教育的女性更是凤毛麟角,三姐妹却都念过大学,并在读书期间参加了革命,卓琳更是被竞争激烈的北京大学录取,在物理系就读。她曾经说,邓小平在大多数共产党干部中是个出类拔萃者。她认为.....”

我的问题是,阿姨是怎么从原文引申到他的结论的?是我考证原文的能力不足吗?还是阿姨省略了众所周知(我不太懂历史)的推导过程?谢谢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刘仲敬的出名原因很复杂,要说会很长。

对其理论内容倒是一句话解释:斯宾格勒用world-as-history的观点去重新解释世界历史,刘仲敬用斯宾格勒的观点去重新解释中国。
保皇和姨学争当汉人的主子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45887
斯宾格勒的文明有机体比附式的历史学+秦晖的共识政治大小共同体+英美保守主义经验主义+康德式的有神论=姨学
最后的吐火罗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类似原始儒学。
崇拜周制、封建、贵族、小共同体。批判秦制度、费拉、皂吏、貶低自由主义,反對啟蒙。
具体地讲,姨学总共包含三个方面:「费拉论」、「大洪水论」和「民族解体论」。除此之外的三条,比如核平、诸夏、伊斯兰国等,都可以用这三条来解释。
  • 费拉论,我个人更喜欢称之为「姨学基本定律」或「熵增定律」(类比),描述的是人类文明发展的过程。具体来说,就是一个封闭地区的支性几乎不会减少,除非偶然事件使它减少。
  • 大洪水论,我个人更喜欢称之为「姨学基本推论」或「马尔萨斯陷阱」(类比),描述的是「费拉论」将导致的社会现象。具体来说,就是一个封闭地区达到支性平衡点(完全费拉化)的时候,就会进入文明崩溃和毁灭,通过文明倒退来实现「逆费拉增长」(实际上是实现支性持续变化)。
  • 民族解体论,是前两个理论的推论,个人目前还没找到可以类比的现象或模型,不过这其实是通过「费拉论」和「大洪水论」提出的解决方案。民族解体论是指只有通过民族解体才更可能的实现「可做功的熵的逆增长」(类比),从而避免大洪水发生。


抽象地讲,姨学的整个理论体系就是动力系统中平衡理论的重述,只不过应用于政治学,而不是物理学。例如,相同的应用于生态学的现象是「马尔萨斯陷阱」,应用于社会学的现象是「公地悲剧」,应用于热力学的现象是「宇宙热寂」(假设宇宙膨胀无法抵消熵增)。在姨学的角度来说,同样的现象可以描述为「费拉循环」和「大洪水」。我在另一个回答中写到,任何非孤立的动力系统最终都会落入一个吸引子(attractor),而吸引子就是这个系统的平衡状态(equilibrium state)。姨学最基本的理论,「费拉论」,其实是是完全可以用统计力学解释的:在任何一个无穷小的时间内,一个封闭地区的支性减少的概率几乎为零。

由于姨学所有的内容都来自于刘仲敬本人的言论和其他人的转述,因此「支性」这个词很难有个特别准确的定义。根据我的理解,「支性」 是一个地区能够扩大人性罪恶(兽性)的性质。罪恶是人生而具有的,但是在一个非费拉化地区,人性的罪恶可以被社会和文化所控制,而在已费拉化的地区,人性的罪恶不仅不会被控制,反而会被扩大。「支性」 这个词来源于支那,也就是支那人的性质(我在一个回答中也提到了为什么我认为支那人是一个很好的词)。如果把「费拉论」强行翻译成一个大家都能理解的句子,「在任何一个无穷小的时间内,一个封闭地区原始德性增加的概率几乎为零」,也就是说,封闭地区基本不可能靠自我封闭来增加德性,使得社会文明进步和发展。

类比热力学第二定律(数学描述的文字叙述),「在任何一个无穷小的时间内,一个封闭系统的熵减少的概率几乎为零」。举个例子,一滴墨水滴在水缸里,墨水总会发散最终充斥整个水缸,而从来都不会有充斥了整个水缸的墨水突然自发的聚成一滴墨水,这是因为后者的概率比前者的概率低的多得多。如果把一个分子的在水缸特定的位置作为事件A,而不在某个位置作为事件B,很明显事件A的概率比事件B的概率低得多(假设水缸有3000个分子可以存在的点,事件A和事件B的概率就是1:3000和2999:3000),而一滴墨水几十万个分子全部都在一个位置的概率更是没有可能(几率大概是(1/3000)^10^6)。物理上把墨水充斥水缸的状态定义为高熵状态,而一开始一滴墨水的状态定义为低熵状态。如果把整个过程所用时间细分成无穷小的时间段,那么每个时间段内熵都是增加的。

然而,这不意味着熵不可能自发的从高到低流动,如果你等足够长的时间,你就会看到充斥了水缸的墨水逐渐汇聚成一滴没有散开的墨水,因为这种现象的发生概率并不是零,只不过是几乎为零。类比「无限猴子定理」,让一只猴子在打字机上随机地按键,当按键时间达到无穷时,几乎必然能够打出任何给定的文字,比如莎士比亚的全套著作。

因此,「费拉论」只是说一个封闭的文明只有极小概率向更高等级的文明进步,并没有否定其进步的可能性。事实上,纵观历史,文明的革命性进步的确只是小概率事件,从原始游牧社会到农耕社会,从农耕社会到奴隶社会,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从封建社会到工业革命,其中只有工业革命是只有欧洲一处有所出现,其他地区都没有,而工业革命正是使人类文明突飞猛进的根源,使人类文明与科技的发展和之前几千年的进程都完全不同。因此,工业革命可以算作是一个小概率的「熵减事件」,其影响到今天还能使人类科技和文明呈现日益不同的发展。可以想象一下,原始农耕社会的人如果被时空传送到封建社会中,其生活并不会有太大改变,其道德标准和文化水平也不会影响其在封建社会的生活,因为原始农耕社会到封建社会的社会差异并不是特别大。然而,如果把一个人从封建社会传送到二十世纪甚至二十一世纪,其生活会与其有翻天覆地的的变化,其道德标准也不能使用现代标准来衡量,而任何现代科技,对其来说都无异于神术魔法。可以说,只有工业革命的出现,才导致世界部分地区脱离了「费拉循环」,也就是下面要说到的,「大洪水论」。

「大洪水论」描述了「费拉论」的结果,也就是当一个封闭地区最终达到费拉平衡(类比热力学热力平衡),也就是支性不会再发生变化的时候,该地区就会出现「大洪水」一般的灾难性事件,从而使其退回至大洪水之前的支性水平,从而保持支性增长的需求。「大洪水」一词来源于古代多个文明出现的洪水灭世的传说,其实就是指能够毁灭文明的灾难。因此,「大洪水论」可以表述为:任何封闭地区支性变化接近零时,总会出现毁灭性的灾难事件。或者说,文明的稳定性取决于一个地区的支性的变化。也就是说,只有变化的支性才能使一个地区文明保持现阶段的水平。

继续类比热力学第二定律,可以看到,「大洪水论」描述的是当一个系统达到热力平衡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情况。热力平衡是指整个系统的熵达到最高水平,如果没有外力介入,熵不会再发生变化,此时,整个系统已经无法再做功。「做功」指的是把能量从一种形态转变成另外一种形态的过程,进而被人类所利用。如果一个系统达到热力平衡,所有的能量都会以热能形式储存,进而无法再被转变成其他形式的能量,因此无法做功。类似的,如果一个地区达到了费拉平衡,也就是支性无法再发生变化,那么该地区的文明就会走向终结,因为该地区不会再产生任何能够符合人性道德标准的事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大洪水总会在一个(正在)费拉化地区发生,而大洪水发生的时间取决于该地区的费拉化速度和支容(Shinal capacity,或支性容量)。费拉化速度是一个地区总支性变化的速度,一般地区总是正支性增长,也就是支性总会升高,而不会降低。支容是指一个地区能容纳的最大支性,超过这个数值,就会出现大洪水。

从「大洪水论」可以直接推出姨学另一条非常重要的结论:一个(正在)费拉化的文明,要么进入「费拉循环」,要么走向灭亡。如果一个封闭的(正在)费拉化的文明不走向灭亡,那么它必然进入「费拉循环」循环。「费拉循环」是一个人类文明的恶性循环,指的是一个文明在大洪水之后,为了保证其文明不被灭亡,便增加文明的支性容量,从而保证支性的持续变化。支容的增加带来的必然是文明的倒退,因为费拉容增加之后,支性就会继续上升,直到下一个大洪水发生,而下一个大洪水发生时整个文明的支性必定是比前一次高的,因为此文明的最大支那容量被增加。可以看出,经历费拉循环的文明支性总是不断上升的,但是为了保证文明稳定性,文明必须寻找一个支性不断变化的方式,而「费拉文明」选择了增加支性容量,而不是降低支性从而保持在支容范围内进行支性增加。类比热力学第二定律,增加支容就类似于增加一个水缸的大小,水缸变大之后,之前充斥整个水缸的墨水可以继续运动,但最终仍会充斥最大的水缸,而此时的熵是比充斥小水缸时的熵更大的,因为一个分子全部出现在一个点的概率比之前更低了(之前可能是1:3000,增大之后可能变成了1:5000)。

如果用一个比较好理解的亲民解释来说,整个「大洪水论」指的其实就是「马尔萨斯陷阱」。「马尔萨斯陷阱」描述了一个地区人口和资源的关系,它指出人口总会向资源能够承受的极限发展,一旦超出资源可以承受的极限,那么人口就会退回之前没有超过资源极限的水平,进入下一次的循环。此处退回必然是伴随着灾难性事件的,因为人口降低必然伴随着死亡。而「费拉循环」比「马尔萨斯陷阱」更加悲惨,因为「费拉循环」不仅伴随着灾难性事件,还伴随着文明倒退。「费拉」一词就来源于古埃及文明灭亡之后在原古埃及文明地域出现的阿拉伯文明,该地区或许是刘仲敬认为最先出现「费拉循环」的地方,因此把这种恶性循环称为「费拉循环」,把选择不断增加支容来维持民族生存的文明称作「(正在)费拉(化的)文明」。

那么除了通过文明倒退增加支容,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可以实现文明的持续支性变化呢?

实际上,类比热力学,支性的变化只能通过三个方式获得,分别是:增加支容、支性输入(输出)、支性波动(fluctuation)。支性输入(输出)也就是发动战争,把内部矛盾对外输出,或被外部文明入侵,被外族殖民输入(逆输入)支性。支性波动上面已经提到了,也就是类似于工业革命的小概率生产力和科技的突飞猛进的事件。这类事件可遇不可求,并不是每个文明都能达到的。然而,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一个文明更有可能实现「逆熵增长」的事件,或者说,为什么只有欧洲能够诞生工业革命,而不是其他地区?

实际上,任何地区出现「局部(local)逆熵增长」的可能性都是一样的,而能够出现工业革命的欧洲,只是把这种局部逆熵事件拿来「做功」(或者推动文明发展)了,而其他地区并没有或很难拿来做功。至于为什么欧洲更易利用这种逆熵事件,就需要「民族解体论」来解释了。

「民族解体论」是用来解释为什么只有欧洲各族文明产生了工业革命,而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区都没有工业革命,为什么只有西化的国家和民族才会更发达,以及如何更有效的利用可能出现的「逆熵事件」来推动文明发展。「民族解体论」可以概括为:越小的文明体系就越容易利用随机出现的支性波动推动文明发展。

继续使用热力学类比,如果把一个国家或民族类比为水缸,其人口描述为上面提到的墨水分子,那么显然,墨水分子越少的水缸,墨水分子全部聚集到一处的概率就比更多的墨水分子全部聚集到一处的概率大。这就好比连续掷两枚硬币全部获得正面的概率远大于掷两百枚硬币全部获得正面的概率。这时,更少的墨水分子便会得到更少的熵。虽然如此,更少的墨水分子能做的功也会变少。然而,如果考虑更多的墨水分子出现熵波动的情况的概率其实是一样的,不过只有少数墨水分子聚集到一个位置并不会对整个系统产生太大变化,因此整个系统仍然无法做太大有用功。

也就是说,一个较小的民族和国家出现「文明觉醒」,也就是符合更进一步文明素质的人口达到一定程度的概率,比一个较大的民族和国家出现「文明觉醒」的概率高得多。即使认为每个人觉醒的概率或多或少都是一样的,但在一个较大的国家内,相同数量的觉醒人口也很难像较小的国家和民族一样影响这个团体。这种影响的困难程度就可以类比为「做功效率」。较小的系统更容易做工,而较大的系统更难做工。

因此,姨学认为,由于欧洲在罗马帝国之前就有民族解体和文明分化,而几百年的罗马统治之后就再无统一,导致其文明进步速率远大于世界其他文明,进而出现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推动工业革命发展,实现整个人类文明的「负熵」进程。相反的,中国由于从秦灭六国之后就开始长期的统一,导致其内部系统僵化,难以摆脱费拉化进程,从而一次次落入费拉循环,在改朝换代之时进行支容扩大,最终导致文明不断退化,支性不断增长,人口道德不断败坏,成为名副其实的「支那地区」。相同的观点在原清华大学历史学教授秦晖的《走出帝制》也有提到,认为中国之所以难以出现欧洲的共和国,就是因为秦后两千多年的帝制更替造成的。相反,日本即使身为东亚国家,由于体量较小,在没有太多「大洪水」和「费拉循环」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实现君主立宪,成为东亚现代化最早的国家。

有了这三个姨学的主要理论,刘仲敬提出的其他应用就很好理解了,我主要简单的把维基百科「刘仲敬」词条下比较熟知的观点在姨学框架下阐述。
  • 诸夏:根据姨学观点,秦朝是中国费拉循环的开端。秦是中华民族称为费拉民族的罪魁祸首,因为从秦开始「中华民族」这个现代概念就有了根基,就把「大一统」深入每个在华夏人的心中,因此阻碍了中国的文明的发展。姨学提倡诸夏分裂,也就是回归秦之前的国家和民族概念,在解体中国的情况下避免未来大洪水和费拉循环的持续发生。
  • 核平:刘仲敬把「核平西安以东」等同于「上帝的公义」,这是因为刘仲敬认为中国作为一个持续费拉两千多年的地区,支容已经增加到任何一个文明都无法比拟的程度。核平这样一个罪恶的存在,是「上帝的公义」。刘仲敬认为,如果中国向世界其他地区输出支性,那么整个人类文明都会遭到严重摧残,因此核平费拉化最严重的西安以东不仅是对在西安以东的人生活的解脱,更是对人类文明的净化。
  • 伊斯兰国:刘仲敬认为尽管伊斯兰国费拉不堪,但阿拉伯文明的费拉循环并没有华夏文明的费拉循环严重,因此没有积累足够能和华夏文明比拟的支性。刘仲敬认为伊斯兰国不少法律和政治运动都存在逆费拉化的迹象,并认为伊斯兰文化入侵华夏能够带来逆熵现象,暂时阻碍华夏文明进入下一个大洪水。即便如此,伊斯兰化仍是费拉循环增加支容的一个开端。也就是说,伊斯兰化仍不能解决费拉化进程。
简单说,就是刘仲敬将历史学、社会学、经济学、哲学等领域的经典知识进行了整合,探索出了一条符合中国(东亚大陆)的实践理论,并用通俗且易传播的语言讲了出来。姨学中的原创内容不多,阿姨貌似自己认为原创的只有“瓦房店”技术退化理论。关于民族发明等看似惊世骇俗的观点,实际上早就是西方至少研究了50年的学问了,但也因此,姨学实际上有着深厚和成熟的学术基础。
周轲 观察 此號已經半廢除狀態,請各路教徒教衆加大力度,早日把我蔥數踩負。謝謝。
在品姨这个网站问什么是姨学,你算是找对地方了!你看,楼上评论里都把“鲁迅那类公众思想家”搬出来吓唬人了,楼上那位老哥你不怕吗?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回复...给你点个赞吧
Haha11 新注册用户
不离不弃 反共反大中华使我快乐。非典型马基雅维利(赤匪眼中的恐怖分子)
这里的阿姨就是指刘仲敬。

这是刘仲敬台湾的入室大弟子的推特号,你可以直接私信问他,比在品葱效果好多了。
陳易宏

当然你也可以问刘仲敬本人,他在推特上也有开设账号
刘仲敬

——————————————————————————————————————
当然如果你只是想要一个懒人包,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大朋 智商清零
刘仲敬别的不去说他,光是他认为基督教优于伊斯兰教,伊斯兰教优于佛教的理论,我就无法认同
撞墙的哈维 品葱终将毁于反智姨粉。2020.4.19
和货币战争那种地摊文学差不多,用一个未知是否相关的变量强行解一个非线性体系,所以永远只能解释历史而不能预测未来。照着答案编过程你也会,比如你从哈雷彗星回归的年份找一个规律并声称哈雷彗星与人类文明密切相关,你说证伪?76年一次,谁爱证谁证去吧。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