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一下工业党

工业党是在中国大陆特殊的互联网环境下产生的一波很有趣的政治思潮,直观的反应了当下中国部分群体的社会意识。在年轻人中有很大影响力。
工业党这一概念产生于2011年,其出现与当时中文互联网盛行的白左小清新密切相关(即他们所谓的“情怀党”)。白左小清新们倡导自然原始的生活方式,对工业化社会抱有恐惧心理,厌恶这种“反智主义”倾向的批判者们自发形成了工业党这一群体。
工业党并不只出现在中国,类似的思潮常见于所有工业快速发展的社会中,工业化进程重塑了社会的面貌与人们的生活,解决了许多依靠传统方法解决不了的社会问题,人们对工业技术的潜力充满憧憬,这在西方历史上常常表现为浪漫主义科幻作品,如十九世纪工业革命孕育的科幻祖师凡尔纳。但随着工业化推进与技术发展的间歇,人们发现工业非但没有解决所有的传统问题,反而常常造成无法预见的新问题,在公众中造成了恐慌,相应的文化上就会趋于否定工业化,歌颂的田园牧歌式的自然传统,科幻作品风格也随之转入现实主义。有一种观点认为,立足中国当下的工业党与意识倾向于欧美的白左小清新之间的冲突,源自于处于工业化发展不同阶段的文明之间的观念冲突。
至于为何在中国这一科幻概念会上升为政治理论,除了中国万物皆可政治化的传统以外,官方政治理论解释当下社会的无力也为工业党上位创造了空间。马前卒等更是认为工业党可以取代现有的官方理论体系,因为它既不违反中央的政治原则,又更受青年群体欢迎。而反对者认为工业党理论可以流行一时的唯一原因是,当更激进的理论被封禁后,政治原则上不与中共冲突的工业党可以作为政治擦边球暂时存在。
工业党拥有一套较为完善的理论体系,了解这一群体对不同社会议题的态度,有助于我们直观感受其思维方式。
○政治立场:严格的说工业党没有明确的政治立场,但从情感上更热爱苏联系国家,因为他们认为工业从业者在苏系国家拥有更高的社会地位。
○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问题:与官方的装死不讨论相比,工业党显然能更好的解释这一理论bug,毕竟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少有的共同点就是都在推进工业化。至于为何工业化的侧重点不同,工业党认为是时代需求不同导致的。
○对传统文化:否定传统文化的现实意义,当与工业文明发生冲突时,对工业文明之前产生的文化都持批判态度。肯定毛当年破四旧、批孔、拆城墙的正面意义,认为当下中国仍需要这种破坏性力量。
○对中医:同上,反中医是反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认为中医在当下已经没有实用价值。
○对饮食文化:反对追求所谓健康饮食,对有机蔬菜等概念嗤之以鼻,同时反对养生保健食品。支持高蛋白质饮食(也就是多吃肉),支持转基因食品,支持食品添加剂。从营养学角度讲,工业党比白左的观点更受科学支持。
○对女权主义:反对女权主义,这一点很难理解,因为女权主义的兴起正是工业化社会的结果,也是工业党理论上未来。但考虑到工业党的支持者以男性青年为主,这种意识的产生可能并不来源于其理论本身。
○对动物保护主义:反对,认为地球上还有人没被妥善关怀的情况下,保护动物是对人的亵渎。
○对宗教:反对一切宗教,对宗教极端厌恶。马前卒更是不惜以违抗中央民族政策为代价,指责中共西藏记录片中歌颂了在路上磕大头朝圣者,随后被请喝茶。
○对西方及台湾:反西方白左,认为西方文明已经被白左带上了去工业化不归路。对台湾亦然,喜欢用“用爱发电”来讽刺台湾左派。
○对川普:工业党中川粉比例相当之高,因为川普的大部分理论和工业党高度合拍。甚至有相当多工业党认为川普可以把美国从白左手中拯救出来,是目前还活着的最受工业党欢迎的国家领导人。
○对人文主义:公正的说,工业党并不完全否定人文主义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只是认为和工业技术相比其居于次要地位。反人文主义是白左与之辩论时强行给它戴的帽子。
○对白左:工业党和白左天然矛盾,除女德班,杨永信等少数议题外,大部分社会议题中二者呈完全对立状态。工业党认为白左是对社会发展没有任何意义反动蛀虫。对白左圣母的污名化运动中,工业党贡献了绝大部分力量。但面对白左圣母无私收养中国被遗弃的残障儿童等事件时,工业党会选择性失明,可见其理论也没有他们描述的那么无懈可击。
关于工业党的文学作品:
○刘慈欣:严格的说刘慈欣只是有工业党倾向的科幻作家,其作品被工业党们奉为圭臬。尤其是《三体》第三部中的工具人程心,为工业党树立了白左圣母的典型靶子,是工业党们公用的充气娃娃。
○《赛德克巴莱》:被工业党认为是白左思维玷污我宝岛台湾的有力证据。
○临高启明:被认为是最工业党的作品。讲述了十八世纪以来,拥有先进工业科技的大英帝国在海外殖民的故事,只不过把主角们的名字换成了中国人,并为此顺手架空了世界观。大网宣运动开始后被封禁。

大网宣以来,五毛小粉红在内网屠版,即使工业党这种与有意迎合中共主流的思潮亦不能幸免。目前工业党在知乎上已被屏蔽(当然用拼音或加空格等方式还是可以搜出来哒)
https://i.imgur.com/jOBLs12.jpg
中央的态度标志着工业党成为中共主流价值观的努力目前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挫折。不过随着中国高速发展时代结束及经济转型带来的去工业化潮流,社会观念的改变势必造成其拥簇者日渐减少,留给工业党的时间不多了。
57
分享 2019-08-25

58 个评论

这么一说确实有很多人都带有这种思潮
工业党就是大下岗前国企职工的回声,是一种怀旧心态。鼓吹重视工业,反对白左……除了反穆以外和过去一模一样。但是从社会的角度来说,舆论上的发达意味着组织上的解体,正如乡土文学发端于乡村解体时刻。
工業黨最大的問題是喜歡用人為強制手段解決工業領域以外的問題,這一點與我黨信仰之保守主義有根本對立。
对这一思潮的记述比较完整,没准会被未来的汉学家们引用。

《临高启明》被赵弹橄榄大约是对工业党的致命一击。
什么鬼,我怎么感觉我也中枪了好几条感觉自己是工业党,但我明确知道自己不是。
首先,我也是刘慈欣的忠实读者,我觉得三体非常好看还有他的其他小说,我觉得科技确实能推动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的进步。
但是工业又不是科技进步的全部,像程序员这类也算是工业党群体吗?
但是我不支持什么多吃肉才健康
我对宗教女权动保等等持中立态度,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临高启明更是没看过
还好在来品葱之前我压根不知道工业党,不然我真可能被吸收进去
有些工業黨非常喜歡用自己那套去解釋人文類尤其是藝術類別下的東西,全然不顧藝術類的東西也是有成體系的專業理論的事實,惹人生厭。
对,理科生的无知与傲慢
信仰科学的人,最先能认识到的,就是自身所学的局限性。这就是科学和宗教的不同

工业党就是一种变形的宗教,倾向于用一种理论解释所有。
工业党最大的问题是对工业有一种田园牧歌式的向往。
如果说,毛时代还能够给工人阶级些许尊严。
现在则不妨自己到中国制造业的一线呆上几个月,如果还能有保持这种向往,大可以称一句好人。
祝它世世代代工业党,王八万岁,万寿无疆
工业党不是完全错误的,也有可取之处。工业党的弱点是蔑视人文关怀,把人看作一种生产资源,相信道德虚无主义。在现在墙内环境的确是较有说服力的一种主张,因为其他学说都被封禁了。
1都是废物,后面有时间展开写下
很不幸,大部分废物工业党行业跟理工没啥关系,你可以看马前卒这些废物是干啥,我认识一个正经的搞工业工程师,人家读的人文书籍能把马前卒全家活埋了,主要马前卒的这种小资产阶级投机分子以及三本技校废物
嗯,也许这就是我和工业党的不同之处吧。打我成为某球队球迷之时,我就建立了一种体育、音乐等在我心中特殊存在的价值观:体育、音乐还有很多人文艺术,它们明明对物质没有正收益,但它们是着实有价值的。
蛋蛋8964 已停用 观察
“是工业党们公用的充气娃娃。”

。。。。
然后临高启明吧里的帖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天天跪舔中共,做中共国梦,实乃一群狗。
Zer0 新注册用户
叫科学技术党其实更为合适.
可以看下马前卒的这个演讲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427118?t=160&spm_id_from=333.788.b_62696c692d6865616465722d6d.37
现在想想用爱发电真是打脸。欧洲的旧核电站想关停都是个问题,第四代反应堆还没影。。
有些工業黨非常喜歡用自己那套去解釋人文類尤其是藝術類別下的東西,全然不顧藝術類的東西也是有成體系的專...

虽然我是理科生,但是我认为人类发展科技以及自然科学就是为了节省生产时间来进行更多的艺术创作和艺术享受
什么鬼,我怎么感觉我也中枪了好几条感觉自己是工业党,但我明确知道自己不是。首先,我也是刘慈欣的忠实读...


大部分中国程序员是工业党,因为大部分中国人就是工业党。仅有少数编程随想、品葱码农这类的叛徒。

工业党其实就是【坚持丛林法则、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中国人】,他们认为高科技奴隶制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制度,他们否定个人自由和个人价值,认为人仅仅是为集体而牺牲的耗材。

从他们的视角来看,自己是高贵的掌握了科技的设计师,其他人都应该服从配合、被设计,为集体而牺牲奉献。

未参加工作的幼年工业党、身处管理职位的工业党,都赞美996制度,认为每个中国人都应该幸福的在半夜鸡叫的企业做贡献。

当工业党步入职场,他们就分裂了。工业党的主力,是在校学生、国企混日子的刘电工、未被共产的企业高管。这个群体很难扩大了。年轻的程序员加班几年,就会叛变,表面忠诚的华为程序员偷偷买肛塞式隐藏录音笔,买到店铺经常缺货,,,
工业党只谈生产,不谈分配,不就是帮游戏玩多了的王八蛋么?真当现实这么儿戏?
什么鬼,我怎么感觉我也中枪了好几条感觉自己是工业党,但我明确知道自己不是。首先,我也是刘慈欣的忠实读...

刘慈欣书中欣鼓吹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本质就是贵妃统治下的中国。
贵国的工业党本身不是来自西方,而是滥觞于苏联式计划经济,所谓的工业是国家计委领导下的,工人也是党委领导下的,和西方权利政治下的选民体制,工会体制完全不搭调,不过是苏联式计划经济的回光返照而已,不值一提。
说三体是工业党著作并不准确,举三个例子
1.著名的“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大意就是与其拼命延续文明,不如让当下的人活得更有尊严一些,本质上是非常人文主义,反社达的。
2.书中人类在危机纪元早期为了研究太空舰队的技术,投入了大量资源,以至于居民生活物资要凭票供应,但也没有取得什么成就,反而是导致了大低谷(看到大低谷就想到某三年);而危机纪元后人类第二次文艺复兴,开始专注于当下生活,却取得了多项科技成就,比如百分之十五光速的飞船,各种先进武器。
3.三体人在接触人类之前科技一直处于匀速甚至减速发展,但和人类接触没多久就发生了技术爆炸,书中解释是人类先进思想文化的影响。(三体世界之前一直处于政治极端极权,文化极度单调的状态)可见作者认为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对技术进步并不是拖累,而是促进。
什么鬼,我怎么感觉我也中枪了好几条感觉自己是工业党,但我明确知道自己不是。首先,我也是刘慈欣的忠实读...

工业党一些说法没有问题,但它最大的问题是:所有目标都是为了发展工业,为了发展工业可以牺牲人类。这就导致了不是手段服务于目的,而是目的服务于手段,毕竟,发展工业,是为了提高人类自己的生活质量。
什么鬼,我怎么感觉我也中枪了好几条感觉自己是工业党,但我明确知道自己不是。首先,我也是刘慈欣的忠实读...

满足几个特征不能使你成为工业党。通常需要满足很多特征才可以算得上是。比如你提到偏好科技发展优先于环保,这算是progressivisim, contrary to conservatism.
最后,刘慈欣的科幻虽然在政治构架上非常幼稚,但科幻点子还是让人眼前一亮,基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暗黑预言也相当有趣。
很不幸,大部分废物工业党行业跟理工没啥关系,你可以看马前卒这些废物是干啥,我认识一个正经的搞工业工程...

不仅和理工没关系甚至很多没读过大学,甚至高中也没有读过哦,这是坠好笑的。
大部分中国程序员是工业党,因为大部分中国人就是工业党。仅有少数编程随想、品葱码农这类的叛徒。工业党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肛塞式
捉个bug:
女权的发展始于一战中男性的大量死亡,和工业化没有直接联系,因果不够严谨。
当然,工业化导致战争伤亡急剧增加,导致劳动力不足,导致女性走出家庭进入工厂或其他领域,导致女性有了财务独立,导致女性开始要求自己的权益。
这个链条呢,不太严谨,但也不全错。因为前者不是后者的充分条件:工业化后的战争例如一战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工业党其实就是马克思主义生产力理论的极致。工业党心目中毛的功绩不是解放了中国人民,而是发展了生产力。假如奴隶制能促进生产力,工业党也不介意让中国人去做奴隶。
很不幸,大部分废物工业党行业跟理工没啥关系,你可以看马前卒这些废物是干啥,我认识一个正经的搞工业工程...


[00:13:22]刘仲敬:工业党那批人其实也是退化的产物。 他们所讲的那些东西至少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不新鲜,是六十年代毛派在搞历史建构的时候搞出来的“自发的资本主义萌芽”。 所谓的史学界“五朵金花”,“农民战争”、“资本主义萌芽”是其中最亮的两朵金花。 你要在比如说吕不韦这样的人身上找出资本主义萌芽来,来证明资本主义不是西方特有的。 按照毛泽东同志的理念,如果不是西方帝国主义入侵,我们自己早就产生出资本主义了,所以一切都是你们的错。 当时所有没有被关进牛棚的史学界大佬全都在干这件事情。 现在一般人很瞧不起文革,但是其实文革所编的什么义和团血泪控诉资料集那些东西其实是由当时那些准牛棚的大拿在编写。 编写这些所谓的资料集的人比现在的大多数博士生导师水平要高,因为他们是西方帝国主义培养出来的没有来得及逃走或者不愿意逃走的那批弟子被共产党充公以后产生出来的,而现在 那批导师和所谓的大佬全都是无产阶级和工农兵大学生的后裔。 而那些人因为毛泽东的缘故倒了霉,却不得不去编写这些资料集。 现在工业党搞出来的这些东西全都是那些东西的退化版的退化版,论质量根本没法相比,但是他们是时无豪杰而令竖子成名。
[00:14:45]等于是也出现了我之前说的那个悖谬:虽然他们编的理论是歪的,但他们自身是有水平的人,编出来的那些资料是根本没有条件传播和普及的 ;现在那些拿着互联网到处传播的人都是些考不上理科班的二流学生,即使是在延安知识分子和工农兵大学生的后裔当中,他们都是比较差劲的。 一流学生肯定去考理科、医科、法科这些,绝不会去考文科。 中国的文科跟欧洲或者其他有古典教育的文科不一样,那些学文科的人至少有一部分是不操心钱的贵族;而中国的文科生,除了像我(我可能弄不好是唯一的例外, 至少也是很少有的例外)是符合欧洲那种惯例的话,大多数中国的文科生都是因为考不上理科班又没有别的出路,所以才变成文科生的。 他们一开始就是那种不愿意做技工、但是又做不了公务员或者做不了企业工程师的人,所以他们一开始就是没有任何出路的。 没有出路是他们注定的命运,也就是说他们必然是毕业就失业的那种人。 你可以放心,在网上的工业党那种人绝不会是毕了业能够当上助教、在高校里面混得上一碗饭的那种人。 所以他就是所谓的典型的民科,因此他的理论不需要搞验证的。 验证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从信息量的角度来讲,他们的信息量就是我刚才讲的文革时期论证五朵金花的那些资料集的编纂者的信息量的一个极小的子集。 那些东西有的,他们不一定有,那些东西没有的,他们一定没有,所以反驳是根本没有必要的。
[00:16:29]至于它在汉语世界能够传播,那又是另外一个瓦房店学退化的结果,那就是戴季陶文化的产物。 戴季陶是国民党从泛亚主义转向中国主义的关键人物。 本来在民国初年袁世凯是中国主义者而国民党是泛亚主义者,按照现在的话说,国民党是要在日本的领导下分裂中国,而袁世凯打着爱国主义和排日的口号要镇压他们;蒋介石 北伐成功以后,情况颠倒过来。 本来是袁世凯要五族共和、满蒙一体,国民党要在日本的领导下分裂;现在是国民党要满蒙一体,而满蒙在日本泛亚主义者的领导下要分裂出去。 于是就产生了戴季陶主义,他网罗的那一帮学人制造出了现在我们都很熟悉的中国主义的基本概念。 然后在蒋经国时代为了针对毛泽东的打倒中国文化、提倡在台湾搞中国文化复兴而培养出来的这批人,他们搞出来的中国主义基本盘是迄今为止中国主义基本盘最完善的,以后不会再 有了,因为他们的子弟已经衰微。 但是他们留下的意识形态在一般吃瓜群众中还有一点影响,吃瓜群众总是只看符号不看实质的,于是他很容易接受说“中国还是很NB”的那种逻辑,尽管这个 逻辑是来自于对岸的另一种意识形态。 于是,这两种意识形态发生了吃瓜群众当中的国共合流。
[00:17:49]这种国共合流其实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得到。 在我的粉丝当中我就发现,有一个山东南下老干部分了吴越女学生生出来的后代,等于是“共”,跟一个同样在吴越的被共产党打倒的国民党人的后代,等于是“国” ,在一唱一和地搞国共合流,在我所制造出来的这个诸夏圈子里面搞一些以吴越文化为代表的中华文化至上、美国种族主义不行、有了黑人和拉丁人就不行、只有纯种族的 中国人才如何如何行之类的东西。 这种东西从理论上分析是不必要的,但是从阶级上分析一看就知道,它跟现实政治中的国共合流其实是一回事,是这个合流的一个低配版或者吃瓜群众版 ,而且跟这个合流一样是没有出路的体现。
[00:18:42]共产党接受中国主义就是失败,因为中国主义是一个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等于是被国民党在意识形态上反征服的体现;而国民党接受中国主义也是失败,等于是它作为 南朝,准备到北朝去当一个统战的花瓶,准备好在台湾已经混不下去,在南朝本身已经混不下去了。 两个失败者的结合,那就很像是有两部英国文学当中描述过的,一本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我们共同的朋友》,一本是笛福(Daniel Defoe)(就是写 《鲁宾逊漂流记》的那位仁兄)的《摩尔·弗兰德斯》。 它们的情节是基本相同的:一个男骗子假装是有钱人,准备骗一个有钱的女继承人;另一个女骗子也假装成有钱的小姐,准备嫁一个有钱的阔佬。 他们双方都被对方所欺骗,就结了婚。 但是后面的故事有点不同:狄更斯故事里面的这两个骗子在发现对方是骗子以后,愤怒地相互攻击;而笛福的这两个骗子在发现对方是骗子以后,像两个精明的资本家一样冷静 地评估了一下风险和损失,建议大家联合起来去骗其他人。
[00:19:58]笛福所描绘的是一个开拓者的时代,所以他是一个眼光现实的人。 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评论《鲁宾逊漂流记》的时候,说他是那种现实主义的、记帐的清教徒,他的小说就像是一个结结实实的装着水和其他东西 的瓦罐。 《鲁宾逊漂流记》上面有很多账单,因为他仍然像一个财政纪律严格的清教徒商人一样,上了岛以后还要记帐单,我从沉船上打捞上了多少东西,有几支枪、多少 火药,这些火药还能够用多久,一切井井有条。 而狄更斯所在的那个时代已经是感伤的时代,进入装逼时代,资产阶级已经很有文化,不再是创业的时代了。 资产阶级在维多利亚时代一心想要模仿贵族,讲高风亮节。 维多利亚时代最讲究道德,所以道德操守不行、不讲责任感是绝对不行的,因此装逼是不能戳破的。 笛福的骗子在装逼被戳破以后,就说我们组成联合公司去骗别人吧;狄更斯的骗子则是不能下台的,你敢戳破我是个骗子,我一定要黑你一直黑到死, 然后我们双方就进行骗子和骗子的掐架吧。
[00:21:14]历史宣传,按照民族发明学是政治宣传的一部分。 严格说来,历史教育虽然自古以来就是有的,但是历史教育需要在吃瓜群众中普及这件事情完全是民族发明家搞出来的,就是安徒生他们那些人搞出来的。 自古以来,1848年以前,从来没有任何人以为中产阶级、更不要说是普通大众有必要了解什么历史。 洛林公爵的家族史跟洛林公爵的臣民有任何关系吗? 洛林公国是一个民族吗? 跟法兰西王国是一伙的还是不是一伙的? 答案是,有时是一伙的,有时不是一伙的,有时会打起来,有时又会效忠,但是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这是我们处理我们贵族的继承权和嫁妆的事情。 什么是国家? 国家就是我们贵族怎样划分遗产和怎样送嫁妆的问题。 什么是法兰西王国? 法兰西王国就是法兰西国王给他的女儿送嫁妆、同时在给他的儿子娶媳妇的时候得到什么嫁妆的问题。 例如,他娶了安茹家族匈牙利女王的孙女、而她的叔父是那不勒斯国王的话,那么她就把阿维尼翁的领地带给你作为嫁妆。 如果你娶了布列塔尼公爵的女儿,她就把布列塔尼公国带给你作为嫁妆。 同时,你如果把你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勃艮第公爵,你就把佛兰德伯爵或者阿图瓦伯爵的领地送给勃艮第公爵。 这就是历史,这跟民族国家的逻辑是不一样的。 但是民族发明家一定要说四十位君主缔造的法兰西王国,圣路易(Louis IX of France)是法兰西的民族英雄。 圣路易自己绝对不会有这种看法,美男子腓力(Philip IV of France)会认为你们吃饱了撑的。 法兰西是什么? 法兰西就是我客厅里面的八百名贵族,你们这些指手画脚的巴黎资产阶级把法兰西当成自己的国家是不是很过分的事情?
[00:22:58]但是无论如何,这种神话制造出来了,然后我们就要像显克微支(Henryk Sienkiewicz)一样指出,拉齐维乌公爵(Janusz Radziwiłł)是波兰的卖国贼。 拉齐维乌公爵听了以后一定会说,第一,我是立陶宛的公爵;第二,我可以把立陶宛跟波兰联合,也可以跟瑞典联合,这个完全要看波兰强还是瑞典强。 你一个波兰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跳出来说是,我的同僚萨佩哈(Sapieha)主张跟波兰联合就是波兰的爱国者,而我主张跟瑞典联合就是波兰的卖国贼。 我什么时候要效忠于波兰了? 波兰是一个大公司,我是一个小公司,但是你总不能说我这个小公司是属大公司的。 我可以挂靠一下,也可以挂靠到别的大公司去,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真实关系。 我怎么会变成你们波兰的爱国者,然后又变成波兰的卖国贼了? 我告诉你,我从小是讲法语长大的,我上的是德国的大学,我一生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西欧渡过的。 但是你想,是读显克微支的书的波兰人和全世界人多呢,还是读拉齐维乌公爵的书的波兰人和全世界人多呢? 当然是显克微支的书读得多了。 显克微支至少有几千万读者;而拉齐维乌公爵虽然拉丁语精通,而且他也是一个文艺复兴人,按照当时的标准他是一位杰出的文学家和科学家,可不是只会提 枪跨马的早期中世纪贵族,但是他的读者能有几千人就差不多了。 所以,民族发明学和他的广大读者是占优势的。
[00:24:27]利用历史进行民族发明和政治活动这件事情,本质是欧洲人开始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自由派制造了一种神话,就是说,西方的学术是纯粹客观中立的,而中国的学术是被政治污染的。 这个当然不是这样的,历史自从进入大众开始就是作为政治工具的,纯粹学术的那种考据式的历史是很少有人知道的。 共产主义的做法不是在于它第一个把历史当作政治工具,而是在于它以跟资产阶级作家相反的方式运用历史,按照我的术语来说就是以解构性、而不是以建构性的方式 来运用历史作为自己的武器。 这一点在涉及中国中心论的历史问题上就体现了两种相互矛盾的现象:它既是解构的,又是建构的。 对于国民党来说的话,它是建构的,它要建立一个大中华主义或奥斯曼主义,它要像恩维尔帕夏一样建立一个大中华民国;但对于共产党来说是解构性的。 它们心目中有不同的假想敌,同一句话和同一个行动,指的假想敌是不一样的。 所以,看上去相同的东西,完全可能背后有不同的动力系统。
[00:25:40]共产党的逻辑是这个样子的:世界是西方的世界,帝国主义什么都好,然后我们要证明帝国主义其实不行,办法就是(这个办法也不是毛泽东发明出来的,是毛泽东 学来的,这个办法是苏联在1930年代发明出来的),利用第三世界的民族解放运动打击帝国主义。 按照纯马克思主义和纯列宁主义的观点来看,印度、中国、印尼的资产阶级及其民族主义显然也是资产阶级,也是我们无产阶级的敌人,但是实际上如果你这么搞的话,你眼看就要 混不下去,在全世界你到处都是敌人。 在现实政治的角度来讲,显然英日帝国主义是主要敌人,跟英日帝国主义作对的什么印尼穆斯林联盟、国民党之类的是不是一个可以统战的对象呢? 我们可以联俄容共,把共产党打入到国民党和穆斯林联盟当中去,联合起来对付英日帝国主义,这样我们不就有出路了么,本来没有出路的地方就有出路了。 顺便说一句,毛泽东和周恩来那些支持台湾独立和朝鲜独立的言论就是当时产生出来的。 它的意思当然是说,朝鲜和台湾都应该从日本当中独立出来,从而削弱日本帝国主义的势力,并不是说要从中国独立出来。 如果它能吃得下朝鲜的话,那么朝鲜当然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了。
[00:27:01]共产主义本质上是解构性的,解构性就是破坏,它的目的就是要破坏帝国主义的建构。 所以,它支持弱小民族的建构,目的是为了破坏帝国主义的建构。 讲中国中心论的目的不是要说中国怎么好。 按照真正的共产主义的看法来讲,你们全都是大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种种资产阶级,统统都是坏的,我们拉一派打一派是为了最终把你们统统消灭,但是我们用中国中心论 破坏了西方中心论,用黑人中心论破坏了西方中心论,用阿拉伯中心论、印尼中心论破坏了西方中心论,就达到了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的作用。 所以,我们革命的无产阶级要放下架子来帮助国民党打北洋军阀,同时也要放下架子来帮助这些中国民族主义者打击西方帝国主义者,这绝不证明我们爱它,这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目的 。
[00:27:56]如果你到时候搞歪了,你真的变成国民党的忠实走狗或者中国主义者了,那么你在党的核心部门是肯定要受制裁的。 但是外围群众受的纪律约束不太严,受的意识形态教育也不太完整,他们受的意识形态教育很可能就是在网络上看到的各种胡说八道,所以他们就会搞到弄假成真的地步。 从党的角度来讲,这是一个意识形态工作没有抓好的结果。 国民党那一边的中国主义就是真·中国主义,因为国民党的目的不是为了实行共产主义,而是要实行资产阶级领导下的大中华民国,然后这个大中华民国在复兴以后打倒西方帝国主义,使世界 历史回到中国来。 这种意识形态在1978年以前是万恶的,是必须打倒的,但是现在居然至少在民间这个圈子好像变成沦陷区的主流了,主要是因为共产主义已经没人相信了,恐怕在体制内部的那些 中下级技术官僚也不太相信。
[00:28:53]但是改革开放干部是很有可能受低俗版中国主义的影响的,包括各种种族主义,包括中国是单一种族、所以比充满了黑人和拉丁人的美国人要强的理论 。 这个逻辑好像在1990年代的日本也有一拨日本右翼势力赞成过,但是当然纯属胡说八道,日本人也是东北亚人种和东南亚人种的混合。 至于中国人种的复杂度,那就比欧洲的拉丁人和斯拉夫人还要大得多,广东人和福建人肯定跟马来人的血统一致性更强一些,而不会跟山东人的血统 更一致一些。 但是一个人接受什么样的意识形态都是有原因的,目的都是为了扩大自己本来有的利益,或者说论证自己应该享有比现在有的更多的利益。 实际上对于改革开放干部这一层来讲的话,他们的最大利益显然就是像北洋军阀做掉满蒙贵族一样做掉黄俄余孽,然后把中国变成一个跟国民党和北洋军阀区别不大的国家,在 这个国家内部实行的意识形态当然是国民党那种意识形态最好。
[00:30:03]而包括习近平在内的真正核心看这些人一定是不会顺眼的。 从他们的博弈角度来讲,内圈比外圈要更重要。 在柏林快要陷落的时候,希特勒的秘书鲍曼(Martin Bormann)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打倒戈林元帅(Hermann Göring)篡党夺权的企图。 至于盟军和苏军是不是快要在易北河会师,这对他是次要问题。 就算是纳粹德国只有七天寿命,他最关心的就是,在这七天之中一定不能让戈林得势,戈林得势以后我就完蛋了。 外国人得势了以后,我们总还有点办法。 一切逻辑都是这样展开的。 所以对习近平来说,他的真正敌人一定是改革开放干部集团。 满蒙亲贵直到最后仍然把袁世凯当作他们自己的主要敌人,而不是孙中山、康有为和梁启超。 在他们看来,那些人都是海外民运分子,算个屁,在体制内没有影响的;在体制内能跟我们争势力的也就是袁世凯那些人,首先要重点打袁世凯。 所以,这些意识形态严格来说是没有什么太大用处的。
[00:31:06]从统战的角度来讲,这个统战结构有一点点像是公司并购结构。 例如我如果是包玉刚或者其他人的话,我需要控制一个公司,我不需要占有51%的股本,我可能只有10%的股本,但是我用这个10%的股本控制了比如说20个每 一个都只有1%股本的人,相对于他们每人拥有的1%股本,我的10%都是他们的10倍,他们把我当大佬。 他们这20个人的股本加起来就有20%,我们加在一起控制了30%的股本,形成一个股权联盟。 有了这30%的股本,我再控制5个每人都有5%股本的资本家。 他们只有5%的股本,而我的联盟有30%的股本,所以他们必须认我做大佬。 把他们的股本加起来,我再形成一个更外圈的联盟,于是我就控制了全部股本的55%。 这下我就可以凭我5%的股本起家,就足以控制整个企业了。 金融家和资本家都会用这一套。
[00:32:04]其实共产党的统战技术也就是这样。 共产党的真正支持者是极少极少的,但它可以轮流统战,以少数人一圈一圈地去统战。 不是凭自己的硬实力,而是凭自己的统战联盟的实力去统战更外圈。 但是当然这样做也很容易阴沟里翻船,因为你自己的统战联盟容易发生背叛。 统战联盟内在的背叛完全可以把你这个5%踢出去,然后他们再形成一个联盟。 这里面的关键就是,第二层外圈的每个人都有5%的那几个资本家,他们虽然比你的10%少,但是他们如果团结性很强,3个联合起来就可以形成15% ,他们可以反过来运用统战技术把你整个给踢出去。 所以,统战联盟始终是处在极不稳定的状态,对统战对象都要采取既联合又斗争的做法,不能使统战对象坐大。
[00:32:57]例如,习近平上台的实质就是,改革开放干部好像得到了太多的东西,如果顺着他们这么搞下去,国共合流对黄俄余孽并不有利。 比如说,如果国共合流的结果是使国民党和共产党合并,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建立大中华,回归联合国,解决冷战遗留问题的话,那么黄俄余孽这批人就没有办法安置。 他们想要的当然是像以前的统战那样,我不出或者尽量少出,把国民党的资产全部吃下来,通过国民党吃掉台湾乃至于全世界的华人,然后把二战战胜国的资产(因为这个 是国民党阵营下的资产)完全吃过来,然后就变成罗斯福设想的四强之一,中美平起平坐,而这个中国是由共产党幕后控制的。 但是要操纵这一点是很难的,斗争和联合都是不可避免的,而斗争和联合都不是外围的吃瓜群众能够操纵的。
[00:33:55]这就是舆论政治的可悲之处,舆论政治连同它操纵的对象都是被人利用而无法利用人的。 比如说在这件事情上,国共联盟、大中国主义和种族主义这些胡说八道,是要引向反帝的那个方向,种族混杂的美国不行,现在该我们大中华和全世界华人出来领导世界 的这个方向呢,还是反过来逆向一引,把共产党踢出去,建立一个资产阶级的奥斯曼主义的大中国呢? 这个在关键时刻是要依靠果断的武力集团来解决的。 舆论操纵者由于路径依赖的缘故,因为你长期从事舆论操纵,所以你掌握不了武力。 在关键时刻,比如说奥兰治亲王率领他的核心部队登陆的时候,那时候图穷匕首见,所有讲什么外围的新教好还是天主教好、正统派好还是非正统派好、男人当权好还是女人 当权好的那些舆论政治家全都扑通扑通出局,就是马尔巴罗公爵(Duke of Marlborough)和荷兰军队管用。 马尔巴罗公爵带着英国军队投奔了荷兰军队,然后故事就到此结束了,所有的舆论操纵者就立刻偃旗息鼓了。 以后如果还有谁能够作乱的话,就是爱尔兰酋长和苏格兰酋长率领他们的土司部队出来作乱了。 关键时刻总是这样的,包括我们所谓的最正统的民主国家都是这个样子的。 这就是为什么搞舆论政治搞到一定程度你就必须升级的缘故。 不升级,你就渐渐退化或者是被新的舆论政治家吃掉了。
[00:35:29]我们现在看这个核心集团的状态,就可以看出习近平之所以要推行再列宁化的原因了。 共产党是包括了列宁党老干部和改革开放干部的一个大的团体,而后者对于共产党来说就像是张献忠进入四川以后招募的那些士大夫和顺民一样,他从这些人当中搞到了几辈子都没有的 钱。 以前他在流窜的时候只是随身带了一些抢来的金银财宝,当然不会很多;进了成都以后,从全川各地、由广大的士大夫阶级运用他们的剥削技术帮他各种收田赋之类的 ,收集出来了更多更多的钱。 但是这样的话,他就会像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后代那样,自身被士大夫阶级绑架,变成一个正规的皇帝,他的那些打天下的老兄弟也顶多是多了一批钱而已。 渐渐的,如果天下能够坐稳,这样做好像也未尝不可。
[00:36:19]但是李自成和清兵从北面打过来,天下好像并没有坐稳,他需要重新流窜的时候,他就痛切地感到,这些脑满肠肥的士大夫和老婆孩子热炕头的顺民是一个 重大的负担。 他如果要留在四川保护这些人的话,会丧失军事上的机动性。 如果要带着他们走的话,那就跟刘玄德在长阪坡一样,几百名士兵带着几万个老百姓,不用说,很容易被极少数曹操的精锐骑兵给打得四散逃走。 如果他只带着战斗人员走、把老弱病残都丢下的话,那曹兵追不上他,追上了也还是可以打打的。 但是刘玄德既然自命为是行仁政的人,老百姓要跟着他走,他就不能不让他们跟着走。 而张献忠同志是不讲什么资产阶级温情主义的,他就毫不犹豫地说:TMD,这事很难解决吗? 统统给我杀了。 张献忠屠川是在他临走的时候屠的。 这件事情,我们要给他说句公道话,他在有希望在四川当皇帝的时候好像是打算像朱元璋一样好好剥削他们一下,采取的是养猪吃肉的政策。 虽然他不是不杀人,但是显然并没有打算把所有人都杀光。 把所有人都杀光这件事情是为了避免累赘。
[00:37:26]现在共产党就处在这种状态。 苏联共产党为什么会搞到现在这个样子? 因为苏联共产党搞到最后,它的绝大多数成员都是领退休金的老干部,这些人毫无战斗力,而你又甩不掉他们。 而且最后这些老干部的钱从哪儿来呢? 还要靠国际资本主义的贷款和俄罗斯资本家赚来的钱给他们发退休金。 这就注定了今天的俄罗斯共产党根本不是一支有战斗性的力量。 跟极右派相比或者是跟车臣分离主义者相比,他们屁也不是。 虽然他们有很多退休人口,在选举当中好像比列宁在世时的布尔什维克得到的票还多,但是列宁的布尔什维克是一帮字面意义上的光棍,像斯大林那样随时去抢银行,而且是根本不在乎任何老婆 、对于所有的女人都采取杯水主义的人,随时可以流窜到巴黎和柏林去。 所以,他们的人数虽然少,但是可以肆无忌惮地杀人,很有战斗力。 而现在的俄罗斯共产党,它靠那些排队领退休金的老人是屁也不是的。
[00:38:28]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 它必然像是末期的满洲贵族无比地怀念当年入关时期的战斗力,但是问题在于,有庆亲王这样忙着跟袁世凯合作做生意发财、死也不肯离开北京城的人,就拖住了皇 太后的手脚。 有这一批坚定不移地宁可让皇帝多拿点钱退位、也绝不离开吃喝玩乐的北京城的贵族的拖累,满洲皇帝没有办法回到奉天去。 本来张作霖当时还是忠君勤王的,想请他们回去,而只有极少数像肃亲王父女这种人肯抛弃一切荣华富贵跟着走。 这就是一个既得利益的问题。 共产党必须得恢复再列宁化,而再列宁化必须狠狠地打一批肉猪,肉猪还是次要的,要打一批混进党内的两面人。
[00:39:19]但是这里面的毛病在于,两面人不是一个好界定的概念,它甚至不能用出身来鉴定,因为真正的红二代和红三代当中也有很多人变成了热衷于发财而且 死也不肯离开深圳资本家的曹爽曹大将军。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很容易像波尔布特手里那些大将一样认为:如果回到丛林里去打游击,大家都要穷死;如果我们卖了波尔布特,洪森和日本援助的联合国 驻柬埔寨机构很容易允许我们在边界地带走私木材和宝石,可以作为军阀资本家发很大一笔财。 然后他们就为了发这样的很大一笔财,把波尔布特卖掉了。 也就是根据同样的理由,我断定金家决不肯放弃核武器。 核武器是他们跟波尔布特有所不同的唯一理由。 如果没有这一套的话,他周围的大将也完全可以为了在丹东或者在中国和南韩之间搞走私贸易,觉得金家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像对付波尔布特一样对付他们 的。 如果有了核武器,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同样的理由就要玩不动了。
[00:40:24]现在习的问题就是,他怎样来划分忠实的列宁党员和两面人之间的边界呢? 这才是他生死存亡的问题。 搞不动,被反咬一口,那他就变成袁世凯手下的八旗子弟了。 那些人完全可以推出自己的袁世凯来,把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壳盘下来,然后召集一批启蒙知识分子,把共产党本身都废掉,或者把共产党本身变成一个资产阶级党派。 这才是他面临的主要危险。 可以想像,如果两者之间面临着致命的矛盾的时候,他是宁可放弃海外统战的利益,把白区党打得满地找牙,也要维护他自己在党内的利益。 这就是说,对于台湾来说,实际上习近平不是主要敌人。 中国主义者,包括台湾内部的华人势力,才是主要敌人。 他们如果得势了,一方面可能使共产国际系统的残余势力在中国境内混不下去,一方面可能使在中国主义失去共产主义色彩以后由冷战结构遗留下来的排华失去意义,会使它在外交 和国际上都能打开空间。 相反,如果习近平胜利了,必然要把这批人打倒,以便维持共产党本身的纯洁性,而这样一个重建起来的共产党在它的武力不能直接控制的所有地方都是人人喊打的。 在这种情况下,台湾的中国主义者既没有能力反攻大陆,又没有办法说大家都是中国人,会很快地走上绝路。 这一点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00:41:59]至于外围历史真相学家搞的那些,尽管是很好驳或者很好论证,但是其实那是划不来的。 而且,那根本上讲是不了解人性的结果。 普通群众相信什么,从来不是因为这是真理或者证据比较充分。 越是复杂、丰富、确凿的论证,能看得懂的人就越少。 真正的埃及学家的论证,多少人能够看得懂呢? 普通人了解的难道不是《尼罗河上的惨案》或者圣甲虫传说这些东西么? 普通人在政治上能起什么作用呢? 他们能起的作用就是主场拉拉队员给主场足球队起的那种作用。 时间对所有人都是这些时间,上帝给每个人都是二十四小时,但是这二十四小时的用途是不一样的。 你如果把这二十四小时用在比较外围的工作上去,你的天花板就比较低,你很快就会撞到天花板,然后你在这个天花板底下盘旋几十年,你还是这个层次。 如果你有政治上的诉求,那么你就应该在了解形势以后毫不犹豫地突破天花板,直指权力政治的核心。
[00:43:09]这个权力政治的核心始终是战争权力。 能够行使战争权力的少数人,能够很轻而易举地像小小的机车头带动庞大的蒸气一样,把吃瓜群众和舆论操作者都给带过来,因为他们是别无选择的,除非他们准备退场, 否则在关键时刻掷出骰子的武力使用者把道道划定以后,他们只能在这个基本格局之上做为数不多的几项选择。 中国主义者和所有的怀有政治目的的历史宣传家,我们且不论他们内在的动机是建构性的还是解构性,目的是要黑谁、打谁还是建构谁,这些都是次要问题,因为 这是方向性的不同,关键是在于层次性的方面。 层次性的方面就是,他们依据的始终是雅尔塔结构,就是二战结束时期的这个国际结构。 你只要把这个国际结构去除了以后,他们就像是奥匈帝国联邦主义者和南斯拉夫联邦主义者一样,将会变成孤魂野鬼。 无论他们的学术依据是多还是少,阶级层次是高还是低,他们都将无能为力。
[00:44:22]我很熟悉大陆的比如说知乎网上的这些人。 顺便说一句,有些人好像是不会长进的。 说这句话很难听。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目中想的就是王丹。 他已经在美国混了几十年,但是看问题的方式跟我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完全相似,好像没有任何长进一样。 他们那批人全都是这样,我也就懒的说了,可能天花板有些部分是天生的吧。 总之,他好像是觉得,言论这个东西应该是看观点和内容来判断的。 但是对于我来说,我肯定是看背后的阶级结构。 对于我来说,六四那拨学生之所以有点分量(我敢肯定邓小平的看法跟我是一样的),不是因为你说了什么或者没有说了什么,也不是由于何清涟那些人好像是当作 伟大的思想启蒙一样的“啊,我们终于理解了共产党一直在骗我们,民主是怎么样的,我们应该怎样民主”诸如此类的那些东西,一辈子当作宝贝。 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是1978年以后相当于大清国开博学宏辞科那样恢复高考的产物。
[00:45:31]大清国本来是满蒙贵族的天下,但是征服了十八省殖民地、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又开始开科取士,因为觉得统治殖民地的人民还得用他们这拨 人才行。 于是,大清国就变成了满蒙贵族和科举士大夫的联合政权。 1978年以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黄俄恐怖分子的政权。 原有的士大夫阶级,包括我家的所有先辈,都是被打倒的反动分子。 如果你不是被打倒的反动分子,那只能说明你层次太低,连秀才都不是,人家还没有必要来打倒你。 1978年以后,情况反过来了,开科取士,你们变成了改革开放干部。 过去明朝士大夫和清朝贵族本来是敌人,现在在康熙皇帝的清朝构成联合统治集团。 这个联合统治集团当中,当然,大部分人都是浑浑噩噩的,像邓小平在长征时期说的那样,我只会跟着走。 少部分有点政治欲望的人粗略地说可以分为两种。 一种是现实主义者,一切统治本质上都是为了统治,那么我们就跟着共产党的统治了,管你什么民主不民主、自由不自由。 另一部分人把符号当作现实,就是六四那一批人。 他们本来都是大学生,当时的大学生是候补公务员,就是要培养你进干部队伍的人,现在大概已经不是了。 他们就要把这些意识形态符号、把胡耀邦和共青团拿出来宣传的那些旗号当真。
[00:46:54]那就等于像是曾静和吕留良那些人拿着孔子的书去对满洲皇帝说,你们以前是野蛮人,我们不计较,现在你们是儒家信徒了对不对,你们自己 说的你们是儒家信徒对不对,你们是孔子的信徒对不对,那么孔子的话对你们有约束力对不对。 很好,看我拿出书来给你们看,孔子他老人家是这么说的,“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你们是夷狄对不对? OK,Q.E.D.,逻辑上已经证明了。 孔子说了,你们夷狄不能做君。 第二,你们自己承认自己是孔子的门徒。 所以,你们作为孔子的门徒,你们难道不应该退位吗? 雍正皇帝说:TMD,我看一看到底是批判的武器厉害还是武器的批判厉害,我不跟你辩论了,我杀了你全家。 当然与此同时,像岳钟琪这些人听到曾静说“你是岳飞的后代,你难道不应该反清复明吗”,他立刻就向皇帝表忠心去了,说我是大清朝忠心的臣子。 后来的故事就是这样的。 六四青年扮演的就是曾静和吕留良的这个地位,江泽民时代的广大贪官污吏和改革开放干部扮演的就是岳钟琪的那个位置。 除了共产主义恐怖分子跟满蒙贵族部落有一点不同以外,在降虏士大夫这一边的故事情节是没有任何不同的。 总有一些人是看重实质这一方面,有些人是看重符号这一方面。 只看重符号这一方面,就只有抱着自己的符号去流亡了。
[00:48:27]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事情走到这一步,双方的合作政权搞下来,当然任何合作和统战都注定是不稳定的,下一步就是,到底是曾国藩和袁世凯吃掉端 王和大阿哥,还是僧格林沁吃掉曾国藩和李鸿章。 这里面的关键就是一个武力问题。 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曾国藩和李鸿章拿了洋枪洋炮,在帝国主义的庇护和扶持之下做了像埃及的穆罕默德·阿里那样的军阀以后,僧格林沁已经镇不住他们了。 然后僧格林沁自己就全军覆没了,结果是满蒙贵族只剩下架子,失去了实质性的武力。 所以,他们再一次打袁世凯就已经没有用了,袁世凯继承了曾国藩、李鸿章的基本盘。 但是打掉袁世凯以后必然要起来蓝天蔚或者吴禄贞这种人,他们只是比袁世凯势力小,而实际上比袁世凯更加靠不住。
[00:49:24]那么,满蒙贵族自己能不能起来呢? 这个就很难了。 如果北洋军可以拿西洋武器和西洋教官来训练,满蒙贵族当然也是可以的。 但是,这样训练出来的满蒙贵族,你是要建立一个满洲民族国家呢,还是要建立一个满洲帝国呢? 这就面临着无法克服的矛盾。 如果你要建立一个满洲帝国,那么这个满汉联合的满洲帝国跟中华主义有什么不同呢? 你在中间是一个必然要被消化掉的少数。 如果你要建立满洲国,那么你就奇特地跟以孙文为代表的分裂主义分子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你们共同要求解散大清帝国。 孙文要求满洲人滚回满洲去建国,满洲人也要求满洲人回满洲去建国。 于是这就变成现在土耳其的局面了,突厥人回突厥去建国,希腊人和阿拉伯人各自建立自己的国家。 这个矛盾是注定无法解决的。
[00:50:17]本来无产阶级是不应该要国家的,国家的属性就是资产阶级。 列宁建立的这个semi-nation本身就是为了消灭全世界资产阶级。 而它的名字并不叫做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而叫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连“俄罗斯”他都不愿意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退化版,它还保留了“中国”这个名词。 但是如果“中国”征服了“中共”,那就是他们整个满盘皆输了。 满蒙贵族在早已经忘记骑射的时候,仍然不愿意放弃大清帝国的统治权。 同样,黄俄余孽在自身已经没有什么共产主义理想的情况之下,他必须也是要维护共产主义和列宁党给他带来的这个党国结构的。 这就是斗争两面人的关键所在。
[00:51:01]这场斗争的结果,按照历史规律来说的话,必然是两败俱伤。 第一就是,真正能够维护这个帝国结构的已经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而是当代的袁世凯,在长三角和珠三角搞招商引资的那批人,这些人干的实质工作跟北洋军阀时代没有明显 的区别。 但是正如北洋军阀的法统来自于大清国,如果你对袁世凯说“你自己独立建国”,那么就有一个重大问题:他的天下不是自己打下来的,而是满洲人给他的。 他如果要当皇帝,理据不充分。 他如果要建国,别人对他革命是很容易的事情。 失去了法统以后,他就处于很容易被攻击的地位。 他做满洲帝国的总督是站得稳的,但是做北洋军阀,那么各种革命势力都可以向他进攻,他很难站得稳。 所以,改革开放干部如果摆脱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框架,他也很容易像袁世凯那样,顶多二十年天下,很容易被各种力量颠覆、分裂、搞垮。 反过来说,真正消灭了这批招商引资改革开放干部、真的要恢复过去的列宁党体制的话,那么共产党必然会迅速崩溃,连原有的武器装备的维修、供应、保养都很难维持。 即使在人民解放军内部,它也有大量的通过专业训练(虽然专业训练的质量不太高)搞出来的这批大学生出身的干部是很难打发的。 所以,这场内部斗争对双方都是非常不利,然而又无法摆脱,注定会进行。 进行的结果,自然而然的,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双方像是在清朝末年那样两败俱伤。
[00:52:48]习近平在2012年依靠舆论制造者 — — 顺便说一句,舆论制造者看上去很强大,这本身就是系统重组的信号。 在格局比较稳定的情况之下,例如在威灵顿公爵的那个时代,英国地主兼英国军官的统治权是不会有任何人有争议的;但是在改朝换代的时代,奥兰治亲王那个时代,关于 各种法统理论、宗教理论和各种各样的理论,舆论制造者就显得非常重要了,这就是原先的系统不稳的现象。 各方需要舆论制造者,就说明他们自己的基本盘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这时候制造舆论的人和他们的吃瓜群众才显得相当重要。 一旦短兵相接,歧视链变得明朗化,谁硬谁软变得非常清楚,那么新的格局又会确立。 所以在这个时候,真正懂得政治的人就应该把自己的JB练硬起来,把自己的武器练硬起来,这才是唯一关键的事情。 趁着别人去搞舆论政治的同时,你要把自己的武装团体搞起来,在关键时刻能够发挥风行草偃的作用,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00:53:59]为什么那些工业党之类的舆论 — — 像知乎这样的2B舆论有一定的势力呢? 那是统战需要。 统战为什么需要? 就是因为习近平没有真实的力量。 习近平代表的是江泽民的反面,他是黄俄老干部对改革开放干部的反攻倒算。 如果他有斯大林元帅的本领,温家宝早就进监狱了。 温家宝是赵紫阳的嫡系部队,是赵紫阳的化身。 他没有把温家宝搞进监狱,说明他对安全部门和枪杆子部门的把握并不是很靠得住,或者是形势对他并不有利,所以他需要有舆论政治。 而改革开放干部本身又是没有枪杆子的,他们也需要舆论政治。 美国想要和平演变,也是需要舆论政治的。 诸如此类。 大家都需要舆论政治,使得知识分子和舆论操纵者好像是认为自己很NB。 但是这些都是泡沫,短兵相接的时代早晚要来临,而且已经是不太远了,因为这种事情像滚石下坡一样,不是任何一方的操作者能够控制的,游戏一旦启动就没法收场。
红粉是缺乏思维 崇拜情结的乌合之众,工业党是理性红粉,品葱不少哦
对这一思潮的记述比较完整,没准会被未来的汉学家们引用。《临高启明》被赵弹橄榄大约是对工业党的致命一击...


《临高启明》确实被批判过历史虚无主义,但并没有被橄榄,在墙内一搜就能读到,作者还去清华大学开了讲座
工业党最核心的理念是讲究生产力,讲究社会科学,不沾太多意识形态,习惯以最合理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早期工业党认为,发展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只要科技提升,生产力上升,把蛋糕做大,那旧矛盾就会消失,新的矛盾即便产生,也是可以依靠科技、生产力的不断进步解决。

但是这种只谈做蛋糕,不谈分蛋糕的思想受到了不少批判,有人说,最看不起工人的,其实就是工业党。因为工业党只谈发展,却不谈工人应得的权益。

如今,因为工业党人相信科学、相信逻辑、相信理性的特点,工业党也不断的在自我革新,自我反思,著名工业党头子,睡前消息节目主持人,《临高启明》的作家之一马督工,就发表过言论:“生产力的进步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也代表了他与传统工业党的彻底割席。

ref: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427118?from=search&seid=4489523918106986949
基本我都支持,除了没看过刘慈心的小说什么的
ZetaFC 观察
这个?这个工业党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先不说社会方面的问题,如果是计划经济的话是搞不通的,必定崩溃。
工业党是相当值得加速的一批人,因为这些人里99%是邓粉,让他们去和乳稻粉红们撕去吧
虽然对他们的观点有支持有反对,但如果他们有结社的权利,能组成党派,对中国的发展会是一个好事。
工业党和粉蛆就是这个时代的洋务派和保守派,走的路是一样的,无非就是加速快慢的区别而已。
很不幸,大部分废物工业党行业跟理工没啥关系,你可以看马前卒这些废物是干啥,我认识一个正经的搞工业工程...

马他算是同济毕业的算不得三本技校也许成绩一般但是这个人确实是干过工程的,不过大部分工业党其实是真不行估计学理工科的都没几个
很多工业党不仅仅受到了刘慈欣的作品和临高启明等作品的影响,还受到了电子游戏的影响。影响了工业党的电子游戏,往往有文明系列和p社系列,还有众多重视生产的经营游戏。实际上,现实和这类游戏有很大的区别。就像楼上所说,只谈生产,不谈分配
很多工业党不仅仅受到了刘慈欣的作品和临高启明等作品的影响,还受到了电子游戏的影响。影响了工业党的电子...


工业党的目的和思路就是物资极大充足了,分配的再差底层也有足够的资源
眾聲 观察 回复 onmygod
信仰科学的人,最先能认识到的,就是自身所学的局限性。这就是科学和宗教的不同工业党就是一种变形的宗教,...

“科学的人,最先能认识到的,就是自身所学的局限性。”

这部分是非常核心的。

不过,从我的角度,我会改为:“相信科学方法论与有时空意识的人,最先能认识到的,就是科学方法论的产出在任何时空节点上存在的局限性。”

见过几个“信仰科学”的人,那真是和迷信宗教迷信徒一样。只不过换了个名字。比如,交流时用到最基本的集合概念举例,他们完全不理解,但是可以长篇大论地用科普文章“引经据典”。

我尊重宗教中真诚信仰并用来更新其解释体系的人们。科学,如果脱离了科学方法论及由此具备的范围的限定性认识,那就只是成为了另一个图腾而已。

您的回复说得很好,启发了我的思考,向您表示感谢。
周轲 观察
建议把信奉刘慈欣那套的人一个个扔一公里深的沟里,每人一个小钉子,谁出来谁就能活。
這不就是符蛤中共國國蜻版本的科塔·卡西斯神教(科塔·卡西斯(Kothar-wa-Khasis)教)麼,古代美索不達米亞就有;各民族、各歷史時期也都存在。因此如果有唯物主義者給我講神祗不是客觀存在的,我絕對不接受。
技校废物这个评价挺准确。这些人也就能在别人科技的框框里抄抄书,等到抄完别人东西了,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创造。
很不幸,大部分废物工业党行业跟理工没啥关系,你可以看马前卒这些废物是干啥,我认识一个正经的搞工业工程...
刘慈欣是个很狡猾的人,他大体上迎合官方的宣传,也去迎合有些读者的口味。但实际上大刘不是个傻子
说三体是工业党著作并不准确,举三个例子1.著名的“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大意就是与其拼...
那我大概是科学党, 顺便一提刘某就是个没能跳出传统文化局限性的所谓科幻作家
已隐藏
已隐藏
工業黨就是惟物主義,科學主義的engine/steam/diesel punk份子,是中國數理化至上教育的產物.
看事物看數字看產量,對文化/經濟手段嗤之以鼻. 一覺得文化產業軟實力是燒錢,覺得金融財技是騙錢,甚至覺得IT是不知道在搞什麼(但對自動化工業又很欣賞)

總覺得造出些看得見的重工業產品就是屌.汽車業,造船,航天,土木工程是工業黨的最愛.另一方面就注重資源特別是石油和礦石.

普遍崇德日,覺得該兩國高尖工業搞得好.同時覺得國家發電量上去了,鋼鐵產量上去了就是屌.你和他們說什麼產能過剩什麼關稅什麼的簡直是對牛彈琴.




整體上來講你當他們是在玩HOI2/EU4種田流的人就對了
苏联大清洗的时候也有“工业党”案
工業黨就是惟物主義,科學主義的engine/steam/diesel punk份子,是中國數理化至上...

怪不得如此荒诞不经咯,用p社游戏指导现实政治,那还不就西藏统一中国,日本占领美国,波兰反推希特勒啊。
无法用量子力学来讨论宏观的经典力学机械问题。
既然是理科生就应该意识到,所以,某些方面的知识比如艺术类人类的确只能靠感知类的触手触碰。
既然有现成的触手,为什么还要造一个机器触手呢?人类是狭隘的,无法追寻能够囊括世界的真理,更何况——人类六感看得到的范围内,真的就是全部吗?
贵国出现这个工业党还真一点也不奇怪,这不就是清末那批看见西方船坚炮利就主张师夷长技以制夷的人么?可惜制夷这项永远没有实现,只存在于意淫中罢了,因为支人总是避谈自己真正的弱项——政治制度和文化,总是幻想通过偷西方技术抄近道就能称霸世界。
这不奇怪。本质上还是洋务运动那一套。

总有一种对政治制度的迷之自信,这就是一切独裁国民被洗过的大脑中的共性。
大概就是一群认为蛋糕做大就能解决问题的人。所以他们疯狂追求技术性的东西。然而,没有休息和艺术,人类在疲劳的技术工作中很难有颠覆性的思维,所以新技术总是无法在他们身上产生,因为他们不得不频繁使用旧技术,久而久之固步自封,就形成如今自呼工业万岁的工业党。
还有一点重要的,他们似乎表面不在乎分配不均,但他们深受分配不均的影响,因为利益是人类唯一的能动性,所以,他们的固步自封变得更恶劣,主力是学生,进入职场多半被分给他们利益低下的社会磨平摸鱼加班做样子,反之是他们的老板,为了利益疯狂压榨,结果一切变得越来越恶化。
>>对,理科生的无知与傲慢

你文科生不傲慢,你们学的那点东西,说真的不是天生弱智文科的东西不要太好学哦,除了语言类的需要一些天赋文科生学的东西需要用到智商吗
机械虫群大概是工业党对于人类未来发展最优解,每个人从出生前到死后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出生就抛弃肉体大脑装罐成为脑控机器人,变成种族机器上的齿轮,推动整个种族光速进化。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墙国研究生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25
  • 浏览: 21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