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议会的本质了

议会的本质,和工会、商会、行会、董事会等等一样,是一种集会。只不过议会是和国家政权相结合,成为了国家政权一部分的集会。
任何集会,都有一定的共同点。例如,参与集合的成员都是平等的,因此每个人有同等的代表权;集会过半成员赞同,即可做出决议……
那么议会特殊在哪里呢?我们知道,国家的定义就是在一定土地内唯一合法的垄断暴力的机构。议会作为一种特殊的集会,就在于他的背后有暴力背书。也就是说,国家军队听命于议会。无论是国王、政府或者任何组织、个人,不听议会的决议,就会被暴力镇压。
议会最初形成的时候就有暴力背书。当初最早版本的大宪章,有一条规定就是如果国王违反大宪章,可以由二十五个贵族组成委员会,强制没收国王的财产。之所以这个二十五人的集会有用,就在于贵族有自己的军队。
议会是一种定期的集会。即使一个国家没有集会自由,允许议会存在就意味着允许一个特定的集会,允许议员的集会自由。这也是为什么议会孕育着自由民主,以及集会,结社等各项政治自由孕育着议会制。
任何政体,都有政府的存在。但是不一定存在议会。我们不不妨把议会看成全体人民选派代表参加的一个集会,国家军队听从议会指挥,所以议会有武力背书,从而可以逼迫政府就范,不敢侵犯人民权利。
5
分享 2022-09-25

15 个评论

_ _ 心得寫的比較亂, 但我看出你有所得了. 補一些我的心得希望有助於你加深理解. 人之間互相打來打去, 用恐懼這種非建設性手段强迫別人最終不會有啥好結果. 多方足夠聰明就會坐下來談, 找到利益一致或不正面衝突的辦法. 只要人運用理智事情不會太糟, 就算變糟也有邊界. 畢竟大家共同決定的責任就得共同負擔.

_ _ 現代議會先商定一個議題的表決方式, 是民主制多數決還是共和制全體決再表決之. 和舊時只會陶片放逐的舊式民主天壤之別了. 人們開始運用定量化的理智來做決定了, 是透射萬千愚蠢的光明.

_ _ 大致説下, 若無用再看看公民們的示範和介紹自由民主的書籍吧. 我是個學的快但不善教授的人, 還喜歡説教好爲人師...總之共勉吧.
>>_ _ 心得寫的比較亂, 但我看出你有所得了. 補一些我的心得希望有助於你加深理解. 人之間互相打來...

有什么好的介绍自由主义的书呢?
>>有什么好的介绍自由主义的书呢?


_ _ 先賢著作有不同側重, 看下哈耶克、亞當斯密和波普爾的書, 先看書評要選擇下找和自身對路的先看. 我個人特別喜歡波普爾, 對老哈和亞當斯密的書覺得不夠現代化表述. 這恐怕要被罵慘啦, 哈哈
我认为不是。
议会的本质是君主,也就是国家所有者及统治者。
它和集会最大的不同是有征税权和立法权,以及宣战的权力。也就是一个国家的主权。
人民选举议员,代表自己掌握君主的权力,以伸张自己的权利和义务。
司法权、执法权、行政权的分立,则无非是对君主的牵制手段,以免造成多数人的暴政,而伤害实质的民主(人人自由,而在法定的权利和义务上平等)。
舆论的自由与独立,则是防止有人欺诈愚弄君主(人民),让君主(人民)得以自由伸张自己的意志。
中国敢说自己是民主国家,无非就是人大也在名义上拥有这些权力。但是,通过一系列法律和政策手段,共产党内的官员以僭主加官僚的形式窃取了本属于君主(也就是人民)的权力。
看一个国家是否民主,只要看它的议会是否实质掌握权力就可以了。
当然,如果贿选、欺诈、暴力胁迫等手段横行,那么这样的制度可以称为一个腐化的或者不完善的民主制度。
但民主制度并不一定能带来善政。假设在阿富汗或者什么国家开放选举,假设阿富汗人民得以自由的完全的伸张他们的意志,他们带来的不一定是文明的愿景,而可能是更深重的压迫和灾难。又比如以前西方国家的投票权局限于白人男性有资产者,造成有产者对无产者,男性对女性,白人对有色人种的暴政。
总之,我个人认为,民主的本质是谁掌握主权的问题。实质掌握权力的议会代表人民掌握主权,才是真正的民主制度。其它都不是。
>>有什么好的介绍自由主义的书呢?

去把秦晖的书和演讲都看了,你认知能力比品葱90%人高一大截。
国家不是一个暴力机构,国家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包括领土、国民、有效的内政外交。
议会背后的权力不是国家暴力,是公民授权。
军队防卫的对象是外部威胁不是国内民众。
议会的决议应当成为法律,所有人都应当遵守法律,维持法律的暴力机构是警察、检察,而它们隶属于政府而不是议会。

总结:公民选举授权组成议会立法,公民授权政府进行执法,法律约束所有人(包括立法者和执政者),这样就形成了权力的闭环。
並不是這樣的,在英國軍隊是聽令國王而不是議會,發誓向國王和繼承人效忠,並沒有發誓向國家或憲法效忠,查爾斯三世才是軍隊總司令。除非國王亂殺人,要不然現在的議會是沒可能打得過國王的。軍隊是真的忠誠於國王,這個不用懷疑的。如果國王太殘暴,那繼承人肯定會篡位的嘛,一直以來都這樣。議會法院也全都向國王效忠。英國真正的立法機構不是議會,而是國王在議會,King in Parliament。英國和中國相似的地方就在於法律不明確,事實上大權集於一人,不過英國的傳統卻比法律更靠譜,而中國的傳統實在不行。其實議會就很像國王的信託基金。王室的支出來源於crown estate的一小部分,crown estate是英國最大的地主,仍然屬於國王,但漢諾威前兩個德國人太敗家了,於是喬治三世把crown estate交給議會管理,給他定期打錢就行。查爾斯登基時也得再次續約把crown estate託管給議會管理。所以,議會的本質是信託基金,政府是基金的董事會,司法機構是莊園法庭,軍隊是他家保鑣,人民是佃農兼股民,國王是靠收租發大財的😂
當然並不是每個君主國都這樣,瑞典荷蘭的國王都被剝奪了軍事指揮權,但和英國更像的國家是丹麥列支敦士登和西班牙摩納哥,這幾個國家君主都和民族國家是綁定的。
君主立宪制国家名义上军队听从于国王,只不过军队的维持和作战需要民间力量支持,所以演化为议会决定而已
>>我认为不是。议会的本质是君主,也就是国家所有者及统治者。它和集会最大的不同是有征税权和立法权,以及宣...


一个集会,也可以做出诸如征税,宣战之类的决定,只是他们做出这个决定后必须用暴力来贯彻,因为他们并不是合法垄断暴力的那个唯一机构。
>>国家不是一个暴力机构,国家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包括领土、国民、有效的内政外交。议会背后的权力不是国家暴...

你说的这些,并不是只有国家才能有的职能。国家唯一特殊的职能就是唯一合法的垄断暴力。
>>並不是這樣的,在英國軍隊是聽令國王而不是議會,發誓向國王和繼承人效忠,並沒有發誓向國家或憲法效忠,查...


英國的軍隊歷史上曾經聽過議會命令殺國王
>>你说的这些,并不是只有国家才能有的职能。国家唯一特殊的职能就是唯一合法的垄断暴力。


《蒙特维多公约》
>>英國的軍隊歷史上曾經聽過議會命令殺國王

军队没有杀国王,是克伦威尔独裁的议会杀了国王。但你说的总的没错,这就是为什么英国陆军不是皇家陆军的原因,因为他们的前身是克伦威尔的新模范军。不过现在的陆军和其他军种一样都只向国王和继承人效忠。
这个议会的成员有没有人数限制?如果扩大到全体公民都进入议会,会不会被戴上无政府主义的帽子?
>>一个集会,也可以做出诸如征税,宣战之类的决定,只是他们做出这个决定后必须用暴力来贯彻,因为他们并不是...


按照你的逻辑,一个土匪也可以宣称他有这些权利,但一个土匪代表不了任何人,也不代表任何秩序。集会同理。

议会的代表性来自于秩序的合法性,而合法性才是国家存在的基础。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统治者,或者统治阶级,必须要有合法性宣称,才能维持一个国家的存在。

比如国王宣称他的统治权受命于教皇,教皇认为上帝命令国王将土地和人民作为他的财产,这是合法性宣称。各级贵族必须依附于这个体系,才能建立自己对土地和财产的所有权和占有权。

比如古代中国也一样。皇帝必须通过一系列的祭祀行为,才能宣称自己为皇帝。如果不通过这些祭祀行为,他就是草头王或者土匪。必须通过向比他更上一级的官僚或者皇帝寻求合法权,才能宣称自己对土地和人民的所有以及占有。他的手下才能通过依附于他,宣称自己对土地,人民或财产的所有权。

议会宣称议会的统治权源于人生而平等,人民得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组建议会,统治国家,这也是合法性宣称。议员所代表的阶层或群体,得以根据法律(也即议会所代表者共同商榷的共同行为纲领),而不是对上天或者皇帝或者官僚的依附,得以宣称自己对财产的所有权和占有权。

当然,一切制度还有非常重要的继承权的宣称。

集会没有这些功能。土匪或者草头王也没有这些功能。

而如果他们想要寻求这些功能,他们就必须在君主制或者民主制之间做选择。

在这两种基础选择之外,还有一些嬗变出来的衍生体系。比如依附波斯国王的希腊僭主。又或者
依附于中国皇帝的官僚。这两者的共同点在于他们都没有对土地和人民的合法性所有权宣称,但可以依附于一个确定的暴力系统,而得到对土地和人民的占有(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官员贪污可以被惩罚的原因,因为他们本质是财产的代管者,而不是财产的主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