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中国民族认同中的巨大bug——以同病相怜代替民族认同所形成的“边缘人”性格

本文将分成两部分来叙述,第一部分先说观点与结论,第二部分再展开讨论。字多不看的仅看第一部分即可。

第一部分:观点与结论

【一】“边缘人”性格的概述:以同病相怜代替民族认同

民族作为一种想象的共同体,说到底就是一种区分“我们”与“他们”的方式。世界上大多数民族的群体认同都是建立在共同的语言文字、文化习俗还有历史记忆之上的,显然用这种方式构建的“我们”更符合多数人的直觉与共识。

“中华民族”的构建可能也具有部分语言文化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建立在一种被主流世界鄙视与抛弃的自卑感、疏离感与愤懑情绪上的。“被洋人欺负”可谓是中国人最核心的共同历史记忆,它让这片土地上的人形了成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感。这种感觉经过一系列的发酵与强化最终成为了中华民族的认同体系中最扭曲的部分,也塑造了中国人的“边缘人”性格。其具体表现包括:

1.敌视并妄图颠覆西方领导的主流世界
2.渴望快速逆袭被主流世界刮目相看
3.与同样被主流世界抛弃的事物“惺惺相惜”
4.信仰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以上特点将在下文展开讨论。

【二】“边缘人”心态的影响

“边缘人”心态直接导致中国人长期处于精神病态之中,大大影响了中国人的认知力与判断力,不仅让中国无法实现现代化转型,还间接促成了共产党的上台,最终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灾难与人道惨剧。甚至可能在未来给全人类带来深重灾难。

【三】“边缘人”心态的形成与发展过程

1.“边缘人”性格可能最初形成于晚清知识分子群体中
2.在五四运动时期受到了第一次推广与强化
3.在毛泽东时期被有意识的利用而空前强大
4.在改革开放前中期被一定程度的弱化
5.在习近平时期再度加强并引起意见分裂



第二部分:展开讨论

本文将展开讨论两大模块话题,包括“边缘人”心态的具体特点,以及“边缘人”心态的形成过程与演变发展。

【一】“边缘人”心态的具体特点与相关案例:

1.敌视主流世界:

敌视主流世界是中国人的普遍心态,它甚至成为了中华民族群体认同的重要基础之一。

中国人如何与主流世界唱反调对着干已无需多言,战狼外交就是这种心态的官方体现,而民间的“小粉红”、“入关学”与“伪史论”也是这种心态的直接产物。许多人不解中美历史上无冤无仇为何中国人如此仇恨美国?除了中共的洗脑教育外,也因为如今的美国是主流世界的领袖。中国人敌视主流世界,当然会仇恨美国了。

事实上这种敌视主流世界的“边缘人”心态还影响了华人的内部认同。

中国人为什么仇视香港?除了老生常谈的原因外,还有一点就是许多中国人发现发现香港人是认同主流世界的价值且被主流世界接纳的,并非与自己一样是不受欢迎的“边缘人”。所以在许多中国人看来,香港人虽名为“同胞”,但精神上与自己的相似度甚至不如塔利班。

同理,中国人不喜欢台湾人的原因除了后者抗拒统一外,同样是因为台湾人与主流世界已经互相接纳。所谓“留岛不留人”有时候并不单纯是一句威胁,而是中国人已经感受到台湾人与自己永远成不了同路人的事实。

综上可知,即使你在血统上是华人,语言是华语,但是只要你不够敌视主流世界,那么你和中国(大陆)人就很难相互认同。因此即使中国统一的港澳台,这些地区的多数民众也很难成为“中华民族”的一员。这种群体认同上的矛盾一定会成为更大冲突的导火索。中国之于港澳台注定是侵略者、殖民者,而非中共口中的“同胞”。同理,品葱的很多反贼从一开始的反共,逐渐发展成反华,甚至最后变成屠支大佐,其原因之一也是因为与中国人的群体认同感越来越差,共情程度越来越低,对中国人自然越看越不顺眼。

2.渴望逆袭被主流世界刮目相看:

“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就是中国人“边缘人”心态的生动写照。其具体表现就是中国人近乎病态的渴望“弯道超车”,同时迷恋炫耀本国的“成就”,但是对本国的不足与问题则讳莫如深。概括一下就是眼高手低还打肿脸充胖子。

当年将共产主义引入中国的那批知识分子,大多就是抱着“弯道超车”的心态。他们认为既然共产主义比西方当前的资本主义更“先进”,那么只要用共产主义武装中国,就能迅速反超西方。这无疑开启了潘多拉的魔盒,让激进极端的思想与行为在中国大行其道,也催生了高强度动员社会的“举国体制”。此后,中国大地上几乎每一场大灾难,从大跃进亩产万斤到大炼芯片极端防疫,都有“弯道超车”心态作祟,其造成的损失无可估量。

除弯道超车外,好大喜功炫耀国力也成为了中国的恶劣癖好。这种癖好直接导致了社会治理的目标异化,让原本服务于社会需求的公共管理变成了浮夸烧钱的表演。过度基建、过度治理都是其产物,导致大量资源被浪费,而社会真正的需求迟迟得不到满足。

无论是“弯道超车”还是炫耀国力,都是自卑的中国人渴望扬眉吐气的心态表现。这种心态还会导致他们对于自身的不足与问题三缄其口,刻意忽视与回避。每当中国发生了严重的社会问题乃至人道灾难,不少中国人对此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别发外网”、“不给境外势力递刀子”。这显然是极度自卑下精神病态的表现,也成为了中共维稳和信息封锁的帮凶

中国人渴望逆袭的心态不仅造成了上述的种种灾难,还和“传统国粹”大一统专制帝国挂上了钩。在不少中国人眼中,恢复汉唐帝国就是逆袭成功的标志。这种思维显然加速了旧社会的复辟,倒车成为“后清”顺理成章。

3.与同被主流世界抛弃的事物“惺惺相惜”:

既然中国人的自我定位与群体认同是“边缘人”,那么他们自然更愿意和其他被主流世界抛弃的边缘事物为伍,所谓“同是天涯沦落人”嘛。

在外交与国际关系层面,中国显然更喜欢与朝鲜、伊朗、古巴、委内瑞拉、塔利班、俄罗斯、非洲等野蛮落后或邪恶国家交往结盟,民间舆论也几乎一边倒的与这些国家共情。习时代的中国甚至表现出成为野蛮与邪恶国家的轴心与枢纽的野望。这显然是“边缘人”惺惺相惜互相抱团取暖并妄图颠覆主流世界的表现。

许多中国人在本次俄乌战争期间对乌克兰所表现出对敌视与仇恨也是非常有趣的案例。我起初一直很奇怪为何一些中国人会对无冤无仇的乌克兰如此的厌恶,其气急败坏程度比俄国人更甚。那么用“边缘人”理论就能很好解释这一现象:乌克兰作为一个腐败落后不起眼的前苏联国家显然是个边缘角色,于是不少中国人就一厢情愿的把乌克兰视为了“自己人”。如今他们发现乌克兰已经“投靠”西方步入了主流世界,于是心中就产生了一种被乌克兰“背叛”的感觉,自然会怒不可遏。

中国人这种喜欢与边缘事物为伍的性格不仅体现在外交和国际关系层面,也表现为对被主流世界抛弃的政治制度的偏好。中国人接纳共产主义除了有上文所讲的渴望“弯道超车”的因素外,也因为共产主义自打诞生以来就被西方主流世界围剿,是典型的边缘政体。而共产党人所鼓吹的“无产阶级革命”也具有社会边缘群体颠覆主流社会的意涵。早期共产主义运动处处遭人冷眼与打压的处境显然令当时许多中国知识份子感同身受“同病相怜”,再加上其自诩“先进”的理论,自然能打动一大批中国人。如今随着习开倒车,公开诋毁世界主流民主法治社会并为法西斯主义、专制王权、神权社会招魂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4.信仰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显然在严复翻译撰写《天演论》的时候,社会达尔文主义就已经在晚清知识分子中悄然产生了。其经过近百年的传承与发酵,如今已成为多数中国人理解世界的基本方式之一。这使得中国人在公共事务和政治问题上显得特别冷酷无情甚至野蛮嗜血。这样的案例太多了,我就不例举了,看看小粉红的言论便知。

丛林法则不仅造就了中国人的冷酷与残忍,也引发了道德感与正义感的虚无。许多中国人认为,“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所谓的“道义”与“正义”不过是弱肉强食中胜利的一方的自我标榜罢了。如同一些小粉红说:“没人关心乌克兰是不是新纳粹,只要俄罗斯打赢了,说它是就得是”。这样的社会环境下,中国人能不“慕坏”,能不“畏威而不怀德”吗?

【二】“边缘人”心态的形成过程与演变发展:

1.“边缘人”心态的初步形成:

晚清知识分子很可能是“边缘人”心态的最初酝酿者。在那个民族意识尚未觉醒的年代,普通百姓对于西方的威胁显然并不感冒,清军被洋人炮轰甚至能引起围观群众的掌声与喝彩。但是知识分子群体却因此痛苦不堪,因为他们心中基于儒家“天下”理论的世界观崩塌了。在他们看来,这个世界突然变得及其陌生与不友好。这种疏离感就是“边缘人”心态的雏形。

然后晚清知识分子试图重新理解世界,严复的《天演论》不仅开创了社会达尔文主义在中国的盛行,也体现出晚清知识分子对世界的不友善态度。

随着晚清知识分子进入社会的各个领域,尤其是教育领域,这种“边缘人”心态开始逐渐传播扩散。与此同时中国的民族意识也开始构建,二者几乎是同步进行的。因此“边缘人”心态难免与民族构建合流,成为中华民族认同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边缘人”心态的初步强化:

五四运动是中国人的“边缘人”心态的一次重要加强,它让中国人对于主流世界的态度更加负面,为中共的上台埋下了伏笔。

一战后,许多知识青年寄希望于中国作为胜利者协约国一员的身份,能够借此机会“一雪前耻”,从此“登堂入室”“扬眉吐气”,可是结果却让他们失望。

这种失落感不仅引发了浩大的社会运动,也显著加剧了中国人对主流世界的不信任与敌意。尽管此后的中国依然在努力学习西方试图完成现代化,但是心中的芥蒂已经生根,“边缘人”心态逐渐变成全民的集体无意识。

3.毛泽东的“屠支利器”:

最早发现中国人的“边缘人”心态并有意识且系统性的加以利用的是毛泽东。毫不夸张的说,毛通过拿捏这种病态心理实现了大规模屠支还让中国人感恩戴德的效果,举世罕见。

中共建政不久,毛就高调宣布废除租借和一切“不平等条约”,光此一举就让大多数中国人心潮澎湃,人们欢天喜地的感叹“从此扬眉吐气了”。紧接着毛步步为营,利用大炼钢铁赶英超美、人民公社亩产万斤死死拿捏了中国人渴望“弯道超车”的心理,甚至把它上升到了宗教狂热的程度。在此期间尽管经济崩溃社会失序死人无数,但民众依然乐此不彼,直至现在还有人怀念当时的“激情岁月”。

对于中国人敌视主流世界的心态,毛泽东也很会玩弄。外交上先后和美苏两大阵营决裂,此后只和第三世界国家“称兄道弟”。“天煞孤星”的形象就此确立。更绝的是,毛把中国人对主流世界的仇恨投射到了所谓“境外势力”操控的“地富反坏右”、“反动学术权威”和“党内走资派”上,让这股无名之火有了近在咫尺的发泄口,从此开启了群众斗群众的大乱斗模式,屠支无数,也为后来文革斗倒刘少奇等政敌埋下了伏笔。

毛泽东之所以能成为“屠支大佐”中的翘楚,是因为他对中国人心态的理解程度超乎旁人,还拥有很强的政治手腕去操纵这种心态。事实上毛本人就是“边缘人”性格的代表,早年被排挤的经历给了他很大的影响,让他的人格日渐扭曲,也让他能更深刻的看懂中国人的心态,并毫不留情的利用这种心态来谋夺权力并满足自己报复社会的欲望。

毛泽东几乎从未直接屠戮中国人,他仅仅通过玩弄中国人的病态心理就能让中国人丧失心智,陷入大规模的饥荒与相互屠戮的状态,还借此搬倒了政敌独揽大权,在此期间屠支无数却又让民众“乐在其中”。至此中国人的“边缘人”心态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加强,成为了难以根除的“顽疾”。

4.“边缘人”心态的短暂低潮:

改革开放后,中共的统治重心转向对外开放、发展经济和敛财。中国人的“边缘人”心态也因此逐步弱化进入低潮。

在中共权贵层面,改革开放的推进不仅让他们获得了巨额了财产,还因此跻身于全球化精英之列,与国际上的各路显贵“称兄道弟”。

在平民层面,一些在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中尝到甜头的城市中产也愿意“拥抱世界”,因为这样做总能给他们带来更丰厚的利益和更有品质的生活。

于是在改革开放前中期,无论是中共权贵还是城市中产都出现了淡化“边缘人”心态并愿意融入主流世界的倾向,中国人似乎正在变得友善。

但是,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经济腾飞也让中国人内心愈发骄躁,一种狂妄自大的暴发户心态开始出现。这种所谓的“暴发户”心态不过是被抑制的“边缘人”心态的另类表现,其在之后的习近平时代又将引发一系列的社会灾难。

5.习近平的“东施效颦”:

习近平时代是中国人的“边缘人”心态猛烈回潮的时代,也是一个意见空前分裂的时代。

如果说毛泽东的统治是“高级边缘人”玩弄“低级边缘人”,那么习近平时代就是低级边缘人的自娱自乐瞎折腾。习是如假包换的低级边缘人:文化程度低、自我认知不稳定、世界观落后扭曲,这些因素导致他的性格在木讷自卑与狂妄自大间来回切换。后者让他的诸多决策偏执激进,前者又让这些决策难以推进以致迅速烂尾。

习的中国制造2025、千人计划、大炼芯片等项目显然是出于“弯道超车”的心态迫切希望让全世界刮目相看的产物。而炒作狭隘民族主义反美反西方并和俄罗斯伊朗朝鲜相互勾结则是出于对主流世界的怨恨和颠覆主流世界的野心。极端防疫清零更是打肿脸充胖子自残式的自我标榜与炫耀国力。

习近平的统治虽然让许多中国人倍感难受甚至损失巨大,但是其出发点却总能引起许多中国人的共鸣与拥护,从此自干五小粉红大行其道。这是“边缘人”性格回潮的重要标志。另一方面,习近平的倒行逆施与胡作非为促进了另一部分中国人的觉醒,让他们一定程度认识到了自身认知模式的缺陷,更加坚定的脱离“边缘人”性格。因此习时代必然是中国人意见分裂两极分化的时代,它可能为日后中国的分裂埋下了伏笔。

总结:

近代“中华民族”的认同体系存在严重问题是多数葱友的共识,个人认为其最大问题就是“边缘人”性格。它的本质是通过构建共同的病态心理来实现互相认同。这种心态让中国人极度自卑又敌视主流世界,导致中国现代化转型失败与一系列的社会灾难,成为洼地中的洼地。未来中国人要过上又品质有尊严的生活,必须重新以健康的方式构建民族认同。
56
分享 2023-05-24

39 个评论

中华民族是虚构的概念,属于刻意误导
本文所讲的“边缘人”性格与心理学上的“边缘型人格障碍”有着一定的相似性,但是我还不太敢把二者直接等同。这点还可以继续讨论。
>>中华民族是虚构的概念,属于刻意误导


不仅是误导,它还要构建共同的病态心理来实现互相认同,以同病相怜代替民族认同。这是本文的主旨。
>>不仅是误导,它还要构建共同的病态心理来实现互相认同。这是本文的主旨。


准确的来说是制造认知陷阱,苏联也没有一个苏联民族。在这个认知陷阱中,你反共就等于打上了反对本民族的道德枷锁。
>>准确的来说是制造认知陷阱,苏联也没有一个苏联民族。在这个认知陷阱中,你反共就等于打上了反对本民族的道...


在我看来,中国的民族是基于大家都有病的心态构建的,而中共就是毛病的集大成者,所以它很容易跟民族挂钩。
然后晚清知识分子试图重新理解世界,严复的《天演论》不仅开创了社会达尔文主义在中国的盛行,也体现出晚清知识分子对世界的不友善态度。

这里单方面强调中国知识分子对外国的不友善是不全面的,忽略了同期列强入侵中国的问题。
中共建政不久,毛就高调宣布废除租借和一切“不平等条约”,光此一举就让大多数中国人心潮澎湃,人们欢天喜地的感叹“从此扬眉吐气了”。

奇怪的是,中国人大做巴黎和会的文章,却普遍不记得1922年的华盛顿会议:收回了巴黎和会上丢掉的山东,废除二十一条,是当时尚处于北洋时代贫弱的中国的重大外交胜利。四三废约废除的不平等条约更多,为什么中国人只记得毛泽东的“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中国人显然是先有了某种观念,再选择性地接收事实。

另外,看到楼主写到后面,我发现自己就是典型的低级的边缘人:时而自卑,时而自大,敌视优秀的人,见不得别人好又只敢躲得远远的,和与自己半斤八两的人混在一起。过得总是大起大落,最终一败涂地。
>>这里单方面强调中国知识分子对外国的不友善是不全面的,忽略了同期列强入侵中国的问题。奇怪的是,中国人大...


层主能清楚的论述观点与论据,说自己是“低级边缘人”也太过凡尔赛了。

中国知识分子对心态异常当然是西方列强的入侵直接引起的,这作为一个大背景我觉得无需特别强调。因此我也不认为中国知识分子有什么罪孽,这就是一种很自然的“防御性”产物。但是这个产物也确实给中国带来了很大的危害。如今是到了彻底摒弃它的时候了。
基体是东亚农民,以秦始皇打下来的疆域做为主框架形成的。
东亚农民的性格其实都一样,希望别人都死绝了,田荒了,自家就能占更多荒田了。所以自古至今,不停地相互戕害。
已隐藏
>>甚至在中共党内的毛派习派VS走资团派的斗争里毛派习派也与中国民族挂钩!


那就对了,毛派习派就是边缘人性格的代表,而团派走资派则是要淡化边缘人性格去和西方发财的。中国人是靠边缘人格来相互认同的,所以前者代表中华民族,后者代表汉奸走狗卖国贼
>>那就对了,毛派习派就是边缘人性格的代表,而团派走资派则是要淡化边缘人性格去和西方发财的。中国人是靠边缘人来相互认同地区,所以前者代表中华民族,后者代表汉奸走狗卖国贼


为独裁者迫害同胞的红卫兵战狼没资格代表中华民族,被迫害的开明人士与知识分子更不是汉奸走狗卖国贼!
>>基体是东亚农民,以秦始皇打下来的疆域做为主框架形成的。东亚农民的性格其实都一样,希望别人都死绝了,田...


这是另一个问题,确实存在,自古就有。只不过如今的中国人除了东亚小农劣根性外又多了一层反社会人格,精神状态更糟了。
>>为独裁者迫害同胞的红卫兵战狼没资格代表中华民族,被迫害的开明人士与知识分子更不是汉奸走狗卖国贼!


在我们看来确实如此。但是小粉红红卫兵那都是反社会人格抱团的,他们当然认为与自己一样反社会的独裁者是好的,开明人士是坏的。
楼主分析的挺有道理,对一些中国人的心理分析很make sense。

"中华民族”的构建可能也具有部分语言文化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建立在一种被主流世界鄙视与抛弃的自卑感、疏离感与愤懑情绪上的。"

换句话说,中华民族的构建本身就是晚清来中国人对天朝上国美梦破灭的应激反应,所以伴随着耻辱感和自卑感。因此,所谓的改革和行动都离不开富国强兵,救国图存这两个目标。本质上,都是一种想着继续做着万国朝拜的中华帝国梦,而不是选择拥抱"人是目标,不少工具"的文明制度。

晚清的洋务运动,百日维新到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始终是抱着实用主义的态度来看待西方的器物和思想以及制度,即有洋枪利炮,自由,德先生,赛先生,我等中华民族就可以扬眉吐气,咸鱼翻身。然而,自由本身就是目的,它不是手段。洋枪利炮,德先生,赛先生本身就是在一个利于知识和财富创生的环境下诞生的,即尊重个人自由意志和个体价值的环境,这个观念现在都得不到太多中国人的理解。之后中国就一直弯路不断,这或许是造成"边缘人"现象的重要原因吧。
五四运动=知识分子版本的义和团运动

尽管参与运动的知识青年能喊出好听的口号,不像华北老农民那么粗鄙了,但本质还是义和团

中国主流知识分子和反建制自由派+民运依然死抱着五四构建不放,强调北伐,统一,而忽略了联省自治运动和各地立宪,悲剧或许还会再次重演
>>不仅是误导,它还要构建共同的病态心理来实现互相认同,以同病相怜代替民族认同。这是本文的主旨。


好文章,已点赞。

如果说鹏载舟归纳了六四以来的民主诉求,楼主就是增加了中国相关理论的知识储备。有没有考虑完善并发表学术期刊?

品葱大部分关于中国或者中共的理论都缺乏创造性,论中国国民性经常把人类共性当中国个性,难得看到楼主这样的好文章。有的时候我给国外朋友解释中国人的思想,感觉缺乏足够的理论工具,这篇文章用中华民族的特殊性,也就是发源于仇恨这一点完美解释了这个问题,非常具有创造性。
>>甚至在中共党内的毛派习派VS走资团派的斗争里毛派习派也与中国民族挂钩!


走资派就不和中国民族挂钩?你这是进了闭关锁国派的陷阱了,一看到洋务就喊卖国。李鸿章是爱大清的好不好
最大的问题跟你支的计划经济/农业合作化一样
鼓吹中华民族/农业合作化的都是汉人或者城市知识分子以及公社干部

对于少数民族以及广大农民是否接受该政策则完全没有提起
至少我能肯定当时的农民并不欢迎合作化 至少是大多数农民 支持合作化的急先锋是支匪的勇敢分子
今天除了你匪全国人大之类的场合还能看到几个花瓶少民出来 根本无从得知少民对于支那民族的认同感
>>楼主分析的挺有道理,对一些中国人的心理分析很make sense。"中华民族”的构建可能也具有部分语...


“应激反应”一词太精妙了,就是这么回事。而且之后的中国就像创伤后应激障碍一样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病态心理。在这种状态下是不可能把自由作为目的的。
>>五四运动=知识分子版本的义和团运动尽管参与运动的知识青年能喊出好听的口号,不像华北老农民那么粗鄙了,...


“五四运动=知识分子版本的义和团运动”,金句啊!凝练形象的概括了事情的本质。
>>好文章,已点赞。如果说鹏载舟归纳了六四以来的民主诉求,楼主就是增加了中国相关理论的知识储备。有没有考...


谢谢你的赞赏,可惜我不是社会学专业。这篇文章只是我个人粗浅的观点与看法,尚未经过专业的论证。我倒非常希望有专业背景的好好研究一下这个问题,拿出一篇有质量的论文。
>>最大的问题跟你支的计划经济/农业合作化一样鼓吹中华民族/农业合作化的都是汉人或者城市知识分子以及公社...


别说少民了,即使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汉人,只要你不够讨厌美国不够亲近朝鲜古巴俄罗斯,就没法和多数中国人建立相互认同,你会认为他们是疯子,他们会认为你是汉奸走狗卖国贼。因为汉人内部的认同都是缺乏根基的,也是基于对外界的仇恨的。
说得有道理,五四这帮知识分子又蠢又坏,哪怕是鲁迅虽然他骂中国人,其实心底还是希望中国人能站起来,当日本人问道既然你觉得中国统治者那么不好,为什么不能接受外国殖民呢,他回答说中国人再不好也是自己儿子,不可能接受让外来人统治
>>说得有道理,五四这帮知识分子又蠢又坏,哪怕是鲁迅虽然他骂中国人,其实心底还是希望中国人能站起来,当日...

五四知识分子有他们的局限性,但是又蠢又坏说不上 而且每个知识分子主张不一样,不如胡适和鲁迅就是两个路线。而他们和的局限源自外来文化的应激反应。导致无法理解文明生于自由,自然也无法找到中国应该走向何方。
中国人能不能站起来源于能否从小农觉醒为公民,而不是被人殖民与否。外来人统治并不代表中国人就站不起来,现在没有人殖民,可中国人也没有站起来,还在被秦制剥削。

所以鲁迅的话也是可以体现出中国人心里的边缘人潜意识。
有道理。一般国家的民族建构,都是以一种自然的光荣的共同的历史文化为基础展开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片土地上的各个族群一盘散沙,文明严重退化,在外来势力轮番侵略下,耻辱感代替了光荣感。中共的国耻教育、1840宇宙就是建立在这种耻辱感之上,不断灌输中国是落后的,中国为什么落后、怎么落后、为什么要不落后、如何不落后。

其实这一切本质上还是一种历史修正主义。除了清末革命党外,无论北洋政府、国民党、共产党,都刻意回避蒙古和满洲的征服,对中国历史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国共两党只强调西方国家带来的屈辱,却鲜有提及蒙古人和满洲人给汉地带来了更大的屈辱,而这种屈辱为何而来、怎样发生、长远影响是什么、为何要解决、如何解决,现在绝大多数人都避而不谈,用一句民族融合搪塞和掩盖历史真相。事实上,搞清楚这个问题,你就能理解为什么中国人可以忍受中共马列外来意识形态统治七十年,而鲜有反抗了。广大中国人自己都不敢面对的心里话,恐怕是:“满清连统治者都是外来的,不也统治了三百年吗,日子不也照样过吗?满清八旗不也中国化了吗?”

对外来垃圾和病毒的难以置信的“融合”,这才是中国民族建构的癌症。
>>有道理。一般国家的民族建构,都是以一种自然的光荣的共同的历史文化为基础展开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片土...


中国人对于被满蒙的征服不仅经常回避,甚至会抱有一种自豪的态度,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将征服者同化云云。甚至有人提出中华帝国具有“被动扩张”的特性,就是被征服然后并入他国领土,再同化他国实现“扩张”

中国人对于满蒙和西方的截然相反的态度,可能来自多个原因。

首先满蒙征服中国的时候,中国完全不存在民族意识,只有知识分子的“天下”观念。因此中国90%以上人口对于被征服其实没啥意见。而西方入侵中国也向中国输入了民族意识,导致民族主义觉醒,民众逐渐无法接受被外族征服的事实。

其次中国人对于满蒙存在某种文明上的优越感,就是即使我被你征服了,但是我比你先进我比你文明,你还不得不模仿我。但是对于西方则完全没有这种优越感,可以说是无可辩驳的被全面碾压,所以心态会更加自卑。
既然楼主已经说到这个点,

同理,品葱的很多反贼从一开始的反共,逐渐发展成反华,甚至最后变成屠支大佐,其原因之一也是因为与中国人的群体认同感越来越差,共情程度越来越低,对中国人自然越看越不顺眼。


那我就补充一点。
土共在养战狼,战狼毫无疑问是处于愚昧之巅的巨婴。
即便巨婴因为各种原因开悟了,就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化身为逢中必黑只谈立场不谈事实的屠支大佐。什么都能扯到支性,
所以这两类人有什么大差别吗?我觉得没有,他们本质都是自我还未发展健全。

这也没什么,我也经历过这样的过程,但能认知到自己的自我认知很脆弱才是关键。
但是这个塌方过程处理不当容易诱发各种危险报社行为。当然,我也承认国内的操蛋环境让很多人生存不下去逼不得已。但能上葱的人至少还能找到这么一个相对自由的交流平台对政治抑郁有改善作用,相比那些处于包包大人营造的中国梦当中清醒的人我觉得算好的了。

土共就像是在PUA我们的渣男,不管你是纯战狼巨婴还是屠支大佐,本质你花大量时间在渣男身上就是在增加沉没成本。
当个ABC或者当ABC的爹妈,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不羡鸳鸯不羡仙。


欢迎各位对号入座,我今天算是得罪你们一下!





https://telegra.ph/file/55b8a670be08ab050e612.png
>>既然楼主已经说到这个点,那我就补充一点。土共在养战狼,战狼毫无疑问是处于愚昧之巅的巨婴。即便巨婴因为...


支黑的形成是多因素的,除了层主和本文提到的因素外,还有一个情感上的因素。

在墙外我们无时不刻都能看到中国人经受苦难的新闻资讯,出于本能的恻隐之心,谁看了都不好受,久而久之就容易抑郁。而支黑把中国人经历的苦难解释成罪有应得,就大大降低了对于此类资讯所产生的痛感。也算是情感上的自我保护机制。
民族主义本身就是左派思潮的一个版本,民族划分和阶级划分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民族主义本身就是左派思潮的一个版本,民族划分和阶级划分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民族主义未必是左派的产物,而是宗教与帝国退出人们世俗生活后填补认同感真空的东西。

在近代以前,一个群体的内部认同要么来自于共同的宗教,要么来自于共同效忠的王室。但是宗教在近代逐渐退出了对世俗生活的指导,帝国与王室也开始崩溃瓦解了,于是“民族”就成了群体自我认同的方式了。
閣下的帖子總是鞭辟入裡,讓人耳目一新,尤記得上次閣下寫的論費拉的帖子也是入木三分。其實我覺得支人除了閣下說的邊緣人心態,還有一種心態也很致命:victim mentality。這種心態就是我是弱者(受害者)我就有理,我有一切權力去爭取我要的東西,這也導致支那人往往不擇手段競相沒下線去爭搶,而往往最沒下線的那個人能贏,每次改朝換代不僅前朝王室被殺絕,無數普通支那人也會遭受一次種族滅絕規模的清洗也正由於此,因為那些起義的人眼裡王室肯定是加害者殺無赦,但那些普通支那人沒有站出來替自己伸冤也是罪有應得殺殺殺。其實這種心態在現如今西方左派裡也很常見,我弱我有理嘛,打砸搶零元購都披上了反對system racism的高大上外衣,所幸西方還有右派可以制衡左派,而支那只能無限輪迴
>>民族主义未必是左派的产物,而是宗教与帝国退出人们世俗生活后填补认同感真空的东西。在近代以前,一个群体...


民族本身不是,但是民族主义却一定是。
事实上本身就有血缘一致但是因为宗教区分而被分开成不同民族的情况。而从历史上讲实际上宗教本身也经历了从包容(多神教)到排他(一神教)的过程。帝国也是从松散逐渐向集权发展的。对于不同地区的人来说,民族认同可以是一个区域,也可以是同宗同文,也可以是样貌相近,比如古希腊地区,其实根据史籍上记载完全能分出很多民族来,但是有时面对波斯人他们又会认同希腊人这个总集,这是民族本身具备自发性的特点。但是近代以后出现的民族主义就具备了相当的建构主义特征,这当然存在反宗教或者反帝国以及反殖民的目的,并且引发了近代的民族解放运动,以及法西斯纳粹这种反人类的运动。也因此以赛亚伯林将民族主义和阶级主义归为一类,认为是自加尔文教开始就一脉相承的思想体现。
已隐藏
使用”边缘人“来使用形容某一个人或者社会中的某一类群体是比较合适的,但是用来形容一个国家好像是比较少见。为什么,”边缘人“所指示的是人,形容国家的话不是应该是”边缘国“吗,当然我知道题主的意思是形容整个民族都是边缘化的。我倒是要请教一下,十多亿的人口怎么能被边缘化?不管中国发展成为什么样子,这么大的体量不可能让世界其它地区国家视而不见的。如果能够边缘化能够视而不见,美国人当初也没有必要这么热衷拉中国进入世界贸易组织了。

  但是这种边缘的心态用在中国共产党的党员身上还是说得过去的。中国共产党(以下简称为中共)本来就是苏联共产国际渗透中国的产物。民国时期,中共只是各路军阀中的其中一个,盘踞在一个穷乡僻壤可不就是边缘化吗?抗日战争时期,主力军队也是游离于在主战场之外,笑看国军和日军火拼。国共内战中击败国民党,摇身一变成为处在权力舞台中心的执政党。这个时候,中共就不是边缘化的政党。并且冷战拉开序幕之后,中共顺理成章站队苏联成为共产国家的一员,又谈何边缘化?只是苏联垮台东欧剧变之后,中共才又重新被扔进了民主国家的汪洋大海的包围当中,才重新品尝到了被排挤被边缘的滋味。
    ”敌视主流世界是中国人的普遍心态“,这个太武断了,改成”敌视主流世界是中共党政高层的普遍心态“更加合适。改开这么多年,中国人享受到了巨大的物质丰富的成果,再加上美国人制作的出色的流行文化等软实力的熏陶,普通中国平民早就在潜移默化当中加深了对美国人的好感。不信的话,调查一下来中国旅行或者居住过的美国人经验比较有参考价值。中共宣传机器对美国的语言暴力就和它的爱国教育一样,都只是浮游在现实上的概念的狂欢和情绪上的宣泄,很难具有说服力。
  共产主义在当时的中国大获成功,除了它的理论本身比较激进具有煽动力之外,更重要的不是因为当时欧洲大国刚刚打完第一次世界大战元气大伤无瑕东顾,从而让苏联有机可乘吗?苏联向西扩张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所以最后把目光投向东方,希望能在远东打开局面。所以共产主义在中国大行其道也只是当时地缘政治重新组合之后的一个结果。共产党在中国的发展,真的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以至于最后国民党要北伐统一中国也要借助于苏联的共产国际的力量。所以我们真正要问的是,为什么国民党这么着急北伐,这么着急于统一?除了孙中山本人比较有大的政治野心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其它的因素在推动?比如像是军国主义的日本在山海关以外虎视眈眈,加剧了统一的迫切感以免被日本军队各个击破?日本当时已经占据了东北,新生的苏联还没有表现出来侵略中国领土的意图,所以国民党求助于苏联然而敌视日本。所以这和边缘不边缘有什么关系呢?
    后面的很多结论也是不成立的,但是只要把”中国人“替换成“中共”其实还说的过去。中国人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现在的中国人是一盘散沙,各个地域各个阶层的人有各自的诉求。所以不能轻易笼统地放在一个框架里面。但是中共不一样,它不仅是一个利益共同体而且是有着自己明确纲领的政党,所以它里面的人做作出的选择所看待世界的方式具有大概率的一致性,可以被约等于看作是一个单一的客体。
    最后回到题主对于“边缘人”的看法,和边缘相对的是主流也就是处在聚光灯的人群。舞台就这么大,挤不下所有人,总是会有主流人群和边缘人群。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比如一会儿在舞台边缘一会儿在舞台中心,也许处在舞台的那一个位置并不代表什么。但是大家都想要保护那个舞台,都认可这个舞台的规则,只要有这份共识存在,其它的都顺其自然不也挺好的吗?
>>民族本身不是,但是民族主义却一定是。事实上本身就有血缘一致但是因为宗教区分而被分开成不同民族的情况。...

你不知道民族主義是右派的嗎= =
>>你不知道民族主義是右派的嗎= =

民族主义实质上一种比较原始的左派,只是近代闯了大祸之后被丢到右派里面去了而已。
最早的左派运动就包括民族解放运动,而这种运动一旦激进就直接演变为法西斯。
自顶一波,如今支人又毫不意外的站在了以色列的对立面
我还说哪天写写边缘人的性格和行为特点呢,结果这早就有珠玉在前了,哈哈哈。好文怒顶!
>>这里单方面强调中国知识分子对外国的不友善是不全面的,忽略了同期列强入侵中国的问题。奇怪的是,中国人大...

全世界几乎所有亚非拉国家都被列强入侵过,但是几乎没有国家像中国一样如此仇视西方。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响应总书记的号召自讨苦吃、自寻死路、自取灭亡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10-22
  • 浏览: 8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