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聊聊這幾個月的人民幣匯率(USDCNH),順便抛磚引玉一下

太長不看版:今年之内人民幣會升值,USDCNH年最低點不會高於7.14~7.15,然而換匯會更加困難。

全文:
一、信息。

首先是USD的部分。

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對美元的價值有著非常强大的影響。根據美聯儲官網的數據,2024年1月M1為17,989.0億美金,M2為20,781.8億美金,也就是説絕大部分美金都有著較高的流動性,這就給了貨幣政策以施展的空間。

在去年,幾乎所有的經濟學家都認爲美聯儲會在今年3月份(也就是幾天之後的會議)上宣佈降息。當時,在幾十年最强力的加息政策下,核心通脹一路猛降,從2022年最高的9.1%降低至今年1月份的3.1%。然而加息是有代價的,銀行業危機、政府債務危機、房地產寒冬都是加息時代免不了發生的事情。進展如此,就連最爲激進的鷹派們那時也紛紛對加息之事三緘其口,幾次會議都默認維持現有的基準利率5.00%~5.25%。然而這幾個月頑固的通脹確實地影響到降息的步伐。於是今年2月份市場改變了其態度,原本3月份加息的期望從今年年初的90%下降到10%。不過,根據Reuters的報道,有分析認爲有80%的可能性在今年5~6月份的會議上開始2024年的第一次降息。

其次是CNH的部分。

根據新華社報道,2024年2月20號,中國央行宣佈了2024年的首次降息,5年期基礎貸款利率降至3.95%。當日A股回暖,拉動人民幣升值。2月21號,人民幣一度升破7.18(雖然很快又回到7.19~7.21這個區間)。

按理來説,央行降息,會引起中美息差增大,從而誘發人民幣貶值。然而大中華自有其國情:
1. 中國有强大的外匯管制。絕大多數人民幣都鎖在中國,出口企業所賺到的外匯必須强制結算成人民幣。加上大額人民幣的海外轉移引起了越來越多的圍堵,人民幣出逃引起貶值的口子事實上就這樣被堵住了大半。介於此目前中國房地產市場危機加劇,在海關力量的背書下,央行得以放手降低貸款利率,從而不必擔心人民幣劇烈貶值的風險。
2. 中國的出口。一方面市場蕭條是事實,另一方面海外出口也有著比亞迪在内的一些企業帶動增長。也許統計局數據不可信,但信統計局數據的外國友人總是會用真金白銀支持出口的,從而帶來人民幣的信心。這樣的信心就是人民幣價值非常重要的保障。
3. 中國正與世界脫鈎。對於這點,筆者是這麽看的:一個國家與世界脫鈎,首先是抗拒與世界交流(回避新疆人權問題、香港問題禁止外部勢力干涉),然後是走向世界厭惡的一面(援助俄羅斯、戰狼出征),最後是連與世界的生意往來都要打壓(外國企業查稅、查消防)。這三個步驟效果不同,但可以同時完成。中國完全符合以上步驟,同時對内宣揚民族主義(不利於全球化),可以認爲是處於正和世界脫鈎的狀態。

二、分析。

1. 如果今年5~6月份可以通脹得以順利降至2%以下,2024年美聯儲的第一次降息將會讓人民幣的息差壓力得到部分緩解。只要能保持人民幣降息時不貶值,那麽人民幣就一定會升值。據説瑞銀估計人民幣匯率今年可以破7,筆者認爲這個數字估計有樂觀的水分,但升值趨勢並沒有錯。

2. 如果中國對外出口量可以保持勢頭,那麽統計局總會有注水分的辦法。注入虛假的水分,贏來真實的信心,何樂而不爲?

3. 中國出口的優勢在於便宜,正如拼多多和淘寶之間的選擇一樣,在考慮中國人素質和金錢之間,筆者認爲還是會有相當一部分人選擇後者的。在正品和50%的正品之間,尚且都會有不少人選擇50%價格的50%正品,更何況天平的另一方是虛無縹緲的素質呢?所以在短時間(至少2024年以内)人民幣的信用至少可以像紙糊的新房子一樣維持一陣。

4. 也許有讀者會想到今年不容樂觀的政府債務(政府借債+城投債)會影響人民幣的升值趨勢,在這裏筆者也順便分析一下:政府債務的購買者絕大多數為國内基金公司和小老百姓,海外的債務購買人也以香港投資人爲主。也就是說這些債務多數屬於内債,處於中共的監控之下。即使這些債務暴雷,中共政府絕對有辦法壓制住相關言論傳出。河南村鎮銀行前的公開示威何其浩大,不藉助海外資訊也難以得知細節。而保養槍桿子的成本,多查抄幾個富人就可以彌補。暴雷的消息,2024年之内還是可以隱瞞住的。況且,統計部門連2023年GDP增長5%的數據都可以做出來,改動一點兒行業數據還是沒問題的。


三、再多說一點。
筆者有時會看到人民幣的真實匯率破8甚至破10的分析,於是產生了一個問題:貨幣兌換的本質是雙方都能得到自己能夠使用的貨幣,在中國與世界脫鈎的努力下,離岸人民幣無疑將會成爲真正的廢紙。從賣出美元的角度來説,用世界上廣汎流通的美元去兌換廢紙,這件事有什麽意義呢?
真實匯率的數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兌換人民幣的窗口何時會完全關上。當全世界都知道人民幣是廢紙的時候,即使官方的匯率仍然是7.00又有什麽用呢?

傳説在1948年的上海灘,自蔣中正的反腐行動破滅以後,貨幣貶值就再也不可挽回。金圓券作爲新發行的貨幣失去了人民的擁護,於是一部分人開始使用美元進行物品交易。傳説也有可能是無稽之談,但今天數字人民幣從橫空出世到正式登場,怎麽看都像是過去金圓券的互聯網+。想要潤出去的人,資產會盤踞在瀕臨破滅的前亞洲金融之都香港而後一去不回;想要躺平的人,也不得不正視M2高歌猛進走向400萬億的冰冷未來。

筆者是偏向潤的一方,自然關心匯率的問題。潤學有不同的方式,有人一無所有從刷盤子開始重啓人生,有人通過上層關係在海外衣食不缺,但更多人還是希望漸漸轉移他們不多不少的資產,然後肉身在國外過著從一開始(不是從零開始)的生活。而對於躺平人來説,也許未來的動蕩時代,美元至少比人民幣可以作爲一般等價物存在,因此換匯也很重要。

共產主義思想的根本是唯物主義,承載不了安平樂道這種精神上富足的哲學理想;民族主義的終點是民族復興,最厭惡過躺平窮生活的百姓。粉紅也好,網警也罷,人人都想要過更加舒適的生活,而不是在一位不偉大領袖的不正確指導下,從一個不正確方向前往一個理論上才存在的終點。
1
分享 2024-03-10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Belief makes us together, and to be ourselves.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4-03-10
  • 浏览: 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