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极权危机看港人抗争(一)

没有所谓的“香港问题”。香港爆发的抗争,本质上是中共极权的综合危机,即政治危机、社会危机等,在香港的外延和表现。

1.政治危机的由来:

中共的政治机器运作方式是正反馈,因而是不稳定的(在系统理论中,正反馈系统引发并增强震荡,是不稳定的)。吴国光教授的《权利的剧场》一书中,指出中共的党魁和他的派系人马互相支持:即党魁提拔中央与地方要员,后者再组成派系互相抱回并支持前者。通俗地说,沆瀣一气,官官相护。任何坐在党魁位子上的人,如果想在极权体制下残酷的政治斗争中存活,都必须利用权力机器的正反馈来扩充党羽。甚至于,储君在成为党魁前最好在组织部或中央党校任一把手,这样可以扩充自己的拍戏人马,以免继任后成为孤君。

但这种权力矛盾是结构性的。在最高领导层换届时,会造成权力机器的冲突:权力天然是垄断的;新党魁为了扩充派系人马、形成自己的势力,必须驱逐旧党魁的势力。中共十八大到十九大之间的反腐,就是这种矛盾爆发的白热化。以政治危机的三个标准来看,十八大后的反腐,不啻为一场政治危机:

a.大规模使用暴力,甚至暴力合法化;
纪委代替法院检察院,以“双规”而非司法程序秘密拘留审讯大量官员;于此同时,很多纪委和检察院一线官员也遭遇暴力报复:香港《动向》披露中共内控资料,13年9月-14年3月,约90名纪委和检察院一线人员失踪或遭遇暗杀;

b.短时间内,高层官员大量非制度性更替;
(此处值得商榷,主要集中在军队和政法系统)

c.政治规则变更;
89年开始形成的「后天安门秩序」即官商勾结模式,在反腐后终止。“官商”“白手套”成为了危险职业;

2.政治危机的影响:

这场政治危机,或曰“准危机”,源于中共极权——这台国家机器的结构性矛盾。香港,只是这个矛盾斗争的一个战场。习反腐后党内结怨在先,后力图借「逃犯条例」来清理党内各派在港的势力,使党内斗争升级;进而招致各派反扑,借香港问题层层加码,给习派添堵出难题、打击习的政治威望、企图制造党内反对派来孤立习。

中共的政治危机也表现在国际关系上,某种程度上已经出现了“外溢”:为了对抗反腐后出现的民众对政府信任坍塌,和意识形态真空,近年来中共意识形态急剧左转,并煽动民族主义。在西方国家的政治势力范围内,中共进行资本、商品,甚至意识形态、管控监督输出,进而与西方主要国家对抗。最终招致西方各国打香港牌来限制、围堵中共。

3.大陆社会危机蔓延香港:

大陆社会信用危机严重,表现在食品安全和药品安全上,就是大陆人不信任自己的食品和药品,涌进香港买奶粉和疫苗,严重影响了港人的民生。

大陆社会严重内卷,顶层少数既得利益集团通过金融和房产聚敛大量财富,垄断大陆社会资源。这些人把大陆的热钱以各种方式投进香港,导致近年来香港的基尼系数持续升高,贫富差距拉大——据港大的一个调查显示,香港居民生活水平自2007年后持续下滑。无独有偶,按CNBC报道,2008-2014年间,香港房价增幅135%,远超租金和薪资增长。真可谓是中共渗透到哪里,哪里就衰败。

4.香港既不可能凭一城之力摆脱中共的控制和渗透;也不可能靠西方的力量恢复法治和自由。(结论有点悲观,但我希望它是错的)

从香港的历史来看,很遗憾,对于西方而言,香港相比于大陆,甚至相比台湾来说,政治上都很不重要。从1997年香港回归大陆,而非像蒙古那样具有政治重要性,并把握历史机遇而独立;以及最近彭斯副总统的讲话中批评了抗争暴力,看出来美国一定程度上和中共成了交易,暂时把香港牌降级使用。如果香港对西方来说,不是一张很有价值的政治牌,甚至被降温、被部分抛弃,这对港人就更加不妙。

加之香港的主权在中共,港人没有外交权力。外国对香港人权的保护只能限制于监督、批评、制裁,而且还要受到中共的干预。

而中共的政治态度可从这次四中全会的公报看出,所谓的香港问题上升到国家安全的层面。按照中共的政治逻辑,政治安全是高于经济利益的,即,无论中共在香港损失多少美元,打击和镇压香港抗争者都是首要任务。而西方的批评和制裁,无法根本上威胁中共的政治安全,故中共不会因为西方在香港问题上的批评和制裁,而在政治上让步,满足港人的五大诉求。
19
分享 2019-11-16

21 个评论

運動初期我就作如下判斷:
中共本質上是一個革命政黨,其思想仍固執于你死我亡,
對任何可能威脅到其政權的異見都會毫不留情地打壓。
習上臺之後加强了這一傾向,强調黨掌控一切,更加容不下一粒沙子。

雙普選既是香港抗爭者的基本要求,也是中共的底綫,中共絕不會讓步,即使是裝樣子的談判也不可能,因爲在中共看來,這次作了讓步,下次蟻民們就會如法炮製。

運動以來的形勢不斷惡化印證了以上判斷;而四中全會之後的公報,表明中共圖窮匕見,而香港人唯一的出路,就只有魚死網破。

此外,形勢一直惡化,其實也是中共的如意算盤:最好天下大亂,大亂之後中共就可以收拾殘局,坐收漁利。
下面的專訪頗有見地,值得一聽:
專訪劉細良(10): 中共炮製「港人鬥港人」戰爭;鎮壓香港兩大基本原則從未改變。
訪談要點:
一、中共鎮壓香港基本原則從未改變。
二、警察將不同階層和背景的香港人都變成敵人,止暴制亂不可能結束。
三、中共在香港內部分化警察和市民,操弄矛盾,自己「永遠正確」。
四、警隊裡的失敗者暴力對待港人,以表現效忠國家。
五、五個月以來,警隊裡的壞份子、流氓,慢慢變成主流。
六、一國兩制只是表面的,枱底的潛規則才最重要。
七、警隊為掩藏罪行無所不用其極。
八、新特首上任,首要處理的就是犯法的警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kS4FOum7JQ


專訪劉細良(11): 香港建制商界希望順利選舉,但中共希望製造大規模暴亂,之後利益重組;在前線打人的警察,都不希望戰爭結束,害怕被清算。
訪談要點:
一、香港建制商界希望順利選舉,但中共希望製造大規模暴亂,之後進行利益重組。
二、在前線打人的警察,都不希望戰爭結束,害怕被清算。
三、警隊編制在雨傘運動後急速膨脹,質素自然下降。
四、中共黨文化滲透香港,靠送禮、拍馬屁、貪污行賄或政治表態獲升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oVOb_Wye_M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17
  • 浏览: 1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