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女权非人权”这个命题的论证

在下之前偶然看到有人在品葱发表了这样一条言论:
白马非马,女权非人权

此人显然是想利用“白马非马”这个命题是逻辑错误的事实,和这个句子中两个命题之间的句式相似性,来类比暗示“女权非人权”也是一个逻辑错误。然而,“白马非马”是错的,是因为“白马”是“马”的子集,所以,“白马”“是”“马”。然而“女权”是“人权”的子集么?

设“人权”为“人对自己的人身和私有财产的绝对拥有权和控制权”,如果“女权”的所有诉求都能与这一条原则相洽,则“女权”为“人权”的所有推论的子集,“女权”则为“人权”,反之则否然。虽然证明这样的论点很难,但是反证只需要给出反例即可。

[li]人权法案VII[/li]人权法案很正确的禁止了联邦层面的歧视,但是其对私人公司雇佣流程的约束实际上侵犯了雇主的私有财产权和雇员的人身权。私有市场的合同跟政府的“社会契约”不同,不为强制施加在任何人之上,所以任何自愿签署的合同对双方都没有伤害。关于雇佣过程性别(和其他)歧视的禁止,是对人权的侵犯。[li]#MeToo[/li]#MeToo的支持者号称正当法律程序不适用于针对女性对男性的性侵犯指控。从普通法演化而来的“无罪推定原理”,为保护人权的一个重要基石。女权主义者为了他们所声称的“女权”,在指控者没有任何证据的指控下就声称必须要支持,并把所有质疑者打为仇女和大男性主义者,想要让被控人提供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不管其居心如何,这种行为的本质是对人权的侵犯。[li]堕胎[/li]如果认同胎儿是有生命的,有人权的,那么堕胎直接侵犯了胎儿的生命,为对人权的侵犯。如果不这样认为,那么女权主义者现在在提议由政府税金资助的堕胎手术,声称这为“女权”。这显然是侵犯了不同意女权主义者对胎儿的理解的人的财产权,为对人权的侵犯。正如“持枪权”是宪法所保证的所有人的基本权利,但是政府没有义务给每一个人买枪,如果政府这样做了,那就是对人权的侵犯。[li]法定产假,法定资薪平等[/li]女性如果有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的话,他们应该有权力选择不含有产假的合同。同样,雇主对自己的公司有绝对的拥有权,他也没有义务给任何他的雇员产假,如果她自己的意志不想这样做的话。同理,女性应该有自由选择任何自己接受的薪资,雇主也有权利根据自己的喜好,招出含有任意薪资的合同。对这两项权利的侵犯,就是对雇主的私有财产权和雇员的人身权的侵犯,是对人权的侵犯。[li]政府,学校,企业,各个领域岗位中的男女平均分配[/li]如果强制政府职位的男女比例和社会人口的男女比例相等的话,那么就是侵犯了拥有更多想要参政的性别的人的人权。同理,在各个学校,企业,和其他机构里施行强制等额分配都是侵犯了在这些系统里的每一个人的人权。组建成一个族群的人每人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自己的自由行为,无论最后的结果导致了这个族群宏观上在某一个领域中的分布如何不成比例,这个结果都是正当的,任何对这种过程进行的干预,都是对人权的侵犯。

综上所述,当代女权存在着侵犯人权的诉求,所以女权不是人权的子集,
白马是马,女权非人权。
0
分享 2021-04-16

27 个评论

ZetaFC 观察 回复 君子以不强自息 新注册用户
>> 你的意思是女人应该成为男人的奴隶,才是有人权吗


“So you are saying...”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4-16
  • 浏览: 2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