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印象中的千禧年时期中国互联网舆论氛围是怎样的?

这个文章的讨论中,无意间翻到了2003年天涯的一篇帖子,仿佛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
http://bbs.tianya. cn/post-play-13582-1.shtml

除了言论自由方面的大尺度(比如公开为某游戏炸毁天安门发文辩护),我更感慨社区文化方面与当下的差异。看上古互联网时期的文章、帖子时,明显可以感觉当时的环境更崇尚讲道理、更少戾气。
https://i.imgur.com/CgQWwj5.png
大家不妨分享一下你记忆中15-20年前贴吧、猫扑、天涯等等中文社区的文化氛围吧!

https://i.imgur.com/I1r95K2.png
一直正義 ? 魔怔人 碰瓷 双簧 女子高生 小字报 真诚用户 太上皇 女仆装 心靈建全 正义人士 大师 小号海 失意政客 PUA 上访 嘿阔 安全因素 必意四 东林党人 PTSD 先哭为敬 网军 自由心证 幻想朋友
我因为种种的原因,并没有经历过千禧年初,高墙还未筑起的时代。我一直将互联网作为通讯的工具,并没有去用心感受当时没有墙的自由。那时侯,互联网还是一个新鲜的事物。

我真正意义上的“入网”,是在2009年以后了。在互联网上(我记得是腾讯新闻)可以看到每天在各国发生的新闻,这对当时信奉“秀才家中坐,能知天下事”的我来说,着实是让我开了眼界。我不用出门旅行,就能知道发生在北京、上海的本地消息,听当地网友分享自己的见闻,真的可以知道很多事情。当年的互联网基本可以体现民意。虽然还是有“五毛”这一名词的出现,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实在是难以辨认五毛与正常网民的区别。不过在十年前的网络上,五毛算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基本上任何为共产党说话的人,都会被打成“五毛”。

当时的我是一名“岁静”,并不关心涉政内容。但是即使是在岁静的群体里,大家也都能意识到“这个操蛋的国家需要进行改革,政治体制需要进化”。 由于当时的网络环境相对宽松,各种各样的观点都可以发表出来。我用贴吧比较多,但也只是倾向于潜水。因为自己关注的几个贴吧均是处于灰色地带,所以在潜水中也看到了很多对党国高见。当时自由派和自干五经常展开论战,不过据我观察,认同自由派的人是比认同自干五的人多的多。我也听说那时的知乎有非常高的质量,可我并没有亲身体会。可惜时代久远,这些以前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了。

接下来就是大家都熟悉的剧情了:习近平上台,言论的自由程度开始被大大钳制。我自己是在回看2014年的知乎时才发现问题的:那些言论看起来很熟悉,但却又很陌生。后来,我翻了墙,发现了旧品葱,我才晓得:那些言论之所以熟悉,是因为自由派言论曾经主导着中国舆论长达十数年;之所以陌生,是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了。然后我问自己:这股主导中国舆论长达十几年的声音,现在都到哪里去了呢?

我至今还没有一个清楚的答案。但是我想,今天在网络上占据舆论主导的群体,是下一个世代的年轻人们。2010年前后在互联网上大谈民主自由,现在也因该回到自己的家庭与工作上了吧。而这一代年轻人,我能说他们是不幸的呢,还是该说他们是幸运的呢?不幸的是,现在在党国的疯狂的宣传攻势下,没有人可以幸免于难。但是,他们是幸运的,他们更加年轻,拥有更多的时间。而时间,意味着一切。我认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党国宣传机器开足马力下,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被大大的限制在共产党的审查之下了。在我翻墙之前,我还不是一个反贼。我不理解翻墙前的自己,就像我不理解小粉红们一样。但是,不能指望一个连汽车都没看过的人会驾驶汽车。因为他们脑中没有这个概念,所以他们无法理解。

我很伤心。时间的脚步正在前进,有人却想把我们留在原地。他们或许无法理解:任何挡在时间进程上的石块,最终都会变为我们的垫脚石。我为他们的勇敢与无知、以及他们被注定的命运而感到十分的伤心。
映像里芙蓉姐姐开始以后,整个社会上的人就不再单纯了。
但是当时感到没那么糟糕的是,当年国内亲戚偶会给我转韩寒之类年轻人的博客关于实事的评价。我记得在纪念刘拿奖?忘了,那时候韩寒发了空椅子的图片?不记得了,太久远了。只记得当时他博客图好像是条狗。
不过貌似微信发明以后这类声音基本绝迹了。你想要听到真实评价只有上YouTube推特。
奥运以后不知道是不是自我感觉太好,整个风气让人觉得怎么人人都在追求当暴发户。钱钱钱,名名名,权权权,以及围绕着三个而生的性。

我很讨厌把人按时代分,但真的把这种东西炒作起来的那批人,无论是50-60,70-80,90-00真的是没有下限。我记得911时候国内不少言论是叫死的好,但是你看完那些人从楼上跳下来的纪录片的时候你但凡还是个人,你就不会这样想。那是一个讥笑嘲讽芙蓉和凤姐的年代。那是一个要干死小日本还不忘了把日本女人睡一睡的年代。那是一个瞧不起农村人,瞧不起河南人,看不惯上海人,等等人的时代。
在网上无数帖子吹捧马云刘强东王健林的时候。我就想,你有本事别封了再抄人家。自己百分百原创,你做的出来吗?拿来主义+垄断+人口红利有什么可炫耀的。我一点也不觉得微信支付或是人脸识别有什么可值得吹嘘的。在新兴的网络文化里你能看到各种歧视:性别的,种族的,地域的,收入的,年龄的。
中国历史很长,但PR中国的历史很短,在这短短的几十年里有多少人能看到自己的幼稚然后成长。而你我的人生,又有多少个几十年可以挥霍。
只愿今天水军文化还有大外宣网红的真正幕后推手们,不要再在礼崩乐坏的道路继续上添砖加瓦。虽然已然是礼崩乐坏。
过来人和你说,只是那时候党国觉得关注一些重点人物就好,无暇顾虑你们这些小鱼小虾。再者,当年的老大也不像现在这位是控制狂

90年中期我上大学时,有个老师深得学生喜爱,甚至有学生像现在的粉丝那样,只要他的课,就组团去听。但他也是当年那场运动的漏网之鱼,不过党国不会让他蹦跶很久。给我们这一届只上了一节课就消失了。给我们上第一节课后的一周就被带走,扔到西南山沟里改造去了,后来听说他辗转去了海外。这是我第一次切身感受到铁拳就在身边

还有,2000年左右的新青年学会听说过吗

现在维权律师们的老祖宗的一位,那时候因为机缘巧合我也见过,当时虽然还没丧失人身自由,但已经处于一种贱民的状态。当然按现在的尺度,他肯定直接消失

说上面的只是想说,那时候的互联网宽松,也许只是没什么太大意义的幻象
amethyst 愛台灣愛高雄,大港你贏了
2000年應該還在撥接上網、電話打不進與超貴的電話費被痛揍吧.....
大約07、08年迷上俄羅斯歌手但資源稀少才跑中國社群尋找同伴
校內網、貼吧、QQ跟後來的微博都用過
大家都很友善會一起抱怨河蟹和用工具檢查哪些字眼發不出文
後來進化到可以自己在俄論壇找資源和看人人影視教程做字幕也是意外的收穫
中國友人邊上課還幫著翻譯歌詞與新聞還幫我帶CD,人真的很好
(我不會俄語啦,只是會跟音和把部分單字記憶成圖像了)
沒很看重國家議題,偶爾遇到憤青來吵鬧台灣人身分還有人會幫我嘴他
諾貝爾和平獎頒給劉曉波那年,有位在俄發展的挪威歌手被迫取消北京巡演是很大的震撼
半退坑玩了陣網遊,後來喜歡上英美劇,又重回社群加入某英國演員字幕組幫著做後製
有注意到限制越來越多,Q群裡更羨慕台灣的自由了
今年再打開微博發現昔日夥伴還在中國的,多數都轉變成粉紅了還蠻難過的
我03年开始上网,06年左右开始混迹贴吧论坛。我明显能感受到近几年舆论空间的急速收紧,但一时想不起来可以横向对比的例子。

直到我想到了一个:新闻联播。

06-11年间我看到过的新闻联播恶搞视频层出不穷,我印象深的有
“中国队勇夺世界杯”里穿插了新闻联播片段(这个本身很经典了,到处可以找到)
小泉逝世(youtube.com/watch?v=iVfWjHiv1V0
胡戈恶搞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2Vvk6Gi5QM
给新闻联播配上笑声(可以谷歌“[url=http://compaign.tudou.com/v/XMjEwNTEyNTI0MA==][/url]当给新闻联播配上背景笑声之后“)
其他各种已经失传的就数不胜数了

而13年以后我只见过偶尔几个新的新闻联播恶搞作品,或者穿插新闻联播片段的鬼畜作品,能在墙内流通的更是没有。
虽然现在新闻联播的影响力跟以前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但是制作视频的门槛也明显比十年前要低,所以只能用更大力度的网络审查来解释了。
南宫一鸣1993 本账号已停止使用
共和国里当皇帝 辱包,但不辱滑;反对港独、台独;对TG持中立态度,既不舔G,也不无脑反G
江胡时代网络审查是真的宽松,我记得当时我还在qq上发过一张邓在开会时拍的,下面配上了“这位同志有前途”文字的表情包,还有以前经常能在贴吧上看到那张脸被换成了长者,下面配文“我看今天谁还敢念诗”,原图是孙红雷在《征服》里面拿着刀子的截图的图
尻尻丸 Winnie Happy Organization
好奇問一個問題,

似乎很多中國蔥友都很懷念十幾年前時的網路環境,
想請問一下當時中國的輿論環境是真的很自由嗎?中共當局完全沒有試圖控制輿論嗎?
還是只是相比現在自由而已?
test_404 恶灵退散 https://archive.ph/xgWTK
我对那个时代没多大印象......(除了这张图)
https://i.imgur.com/g2rmNvJ.png
新垣结衣的老公 在迷雾中看清方向
想想品葱为什么出现,就是因为现在墙内已经没有讨论的空间了,品葱很多帖子,在千禧年时期的墙内估计都能活下来,而且只要不是太直白地骂,调侃一下江胡温是没啥问题的,也不是说那时候有多好,只是现在太差,所以都怀念过去,当时也有很多人怀念80年代的,可见这言论环境,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同龄人呢。

那时能上网的非富翁即高学历。记得那时放学去“电脑房”(那时不叫网吧)玩,很多来城市打工的民工老哥,只能干瞪眼在后面看着大家玩传奇,RO,魔力。客观地来讲,那时尚未普及的计算机教育排除了很多低素质的人群。坦白说,那时的互联网是真正能短暂脱离现实生活,能学到的东西比课堂还要多的天堂。

那时也没有实名制,无需邮箱即可注册。这和贵站的注册模式是一样的。开个自由门,挂个代理;或者随便申请一个邮箱,随便申请一个qq,就可以行反贼之事。
当时是没有粉红这类智障生物,喊爱国的被称为喷青,不过大多都被人嘲笑。网络舆论真的放得宽,可能是当时没有水军、维稳网警兴起的原因吧。优酷一堆反贼视频,连恶搞历届领导人都有,贴吧也有各路大神,论坛爱说啥就说啥,吐槽下匪国也没多大关系,盗版资源满天飞,百度影音和快播是看片的神器,袁腾飞和刘阿姨等人也很快混得小有名气,建墙水平还很低,网上到处都有翻墙软件,随便一翻就过去了。
那时候猫扑有个“中宣部驻猫扑发言人”,一本正经的用官方话术模仿黑屁各种社会事件,深得大家喜欢。后来这个ID被封了,众MOPPER无比震惊:什么?什么?什么?居然封杀一个群众喜闻乐见的ID?不可想象!不能接受!

换今天,真人物理打击这ID。
胡泽平 为历史的进程,做一点微小的工作!
以前混乱,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畅通无阻

现在的00后被洗脑得太严重,清一色的粉红

私底下聊一聊政治都“麻烦你不要谈这些东西好吗,等官方说法、相信政府,聊经济麻烦不要扯上政治好吗……”都自我审查,以“不谈政治、表示支持”为美德,就好像遵守各种三从四德一样,已经被塑造了。
唔做豬韭嘅Cantonese Cantonese for廣東人&廣東話
06年剛剛裝寬頻上網,還可以直接上YouTube看Heat Project的狙擊集錦,Google也好用。哎心淡,繼續倒車。
百分之十啊 那个问题的答案是“不会”,但我们仍要不停地追问。
百度贴吧在可以使用IP地址发帖的时候还是很开放的,每到午夜允许发一些大尺度的东西算是一种潜规则,那时很多人发关于六四的血腥照片。
崩溃吧 没有十多亿心甘情愿的奴隶,中共的统治能这么稳定?
  感觉近几年支那举国上下狂热民族主义,已经越来越像朝鲜了,整个支那绝大多数是精赵小粉红,这些人的


脑子里:任何异议人士=反华汉奸卖国贼,这么下去的话,以后发表一些不同的看法会不会有被亲戚朋友举报


坐牢的风险?
反贼头目习明泽 厕所革命从我做起
04年开始上网,有关互联网的记忆,最深刻的就是贴吧了,经历了贴吧的黄金年代。
逛贴吧是因为我妈看超级女声,06年也是最火爆的一年(春哥),帮我妈给周笔畅刷票就注册了百度账号。
06-11年那几年的感觉是最好的,和天涯豆瓣不一样,贴吧的风格是最朴实最真挚的,也就是屌丝文化。后来贴吧就开始变得渐渐不太好了,网络暴力也越来越多。
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亲历了奶茶妹妹被捧红的全过程,照片不是贴吧出来的,但是人是在俺们皇家马德里吧被捧红的。
还有就是2012年众吧爆日本之家吧,日家吧可以说是远邪的著名发源地之一,当时的场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不过说到底都还是网络社区自嗨,没有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祭出赵弹。
后来贴吧和百度经历了一系列事情,大家也都知道的,吧主被强行下掉,2017年前的内容全部不能浏览,那些熟悉的id要么改了名要么消失在互联网的大海里。
这一年多来我用了十三年的百度贴吧账号被永久封禁,用了五年的知乎账号被永封,用了七年的六级批站账号也被永封,现在已经完全不看墙内互联网了。
其实失去账号最难过的事情是,那些曾经发过的帖子跟过的回复,十多年的记忆再也看不到了(虽然本来也被百度锁了)。
希望百度没有在后台把这些东西都清了,让我有一天能把她们再找回来。
2000年开始接触网络,2002年家里通了宽带1M网络,那时候年龄还小主要是玩游戏,印象就是什么都可以说,大家在网上都很开心的样子,各种聊天室聊,文字网游玩得不亦乐乎,直到2006年前我都对政治都没什么感觉。让我开始接触外网的也是因为游戏,那时候百度还能搜出来youtube的相关结果,所以经常去看游戏的攻略毕竟一个没见过老外的人觉得很新鲜,后来慢慢就看到了一些东西。说回国内网络,2007年之后百度2012贴吧开始壮大鼎盛时期为百度第一大吧,我是那里常驻吧民,贴吧的特色就是各种阴谋论,政治,宗教都可以讨论,直接骂共产党连谐音字都不用,袁腾飞的精华教学录像也是在这个贴吧看到,那时候都是公开的。08年还是09年开始成为凯迪和天涯的用户,猫扑偶尔看看,整体感觉就是虽然大家都讨厌共产党,知道他在说假话做假事,但大家都能评论,生活也还过得去没有过于压抑,直到薄熙来到重庆执政后,我就感觉网络言论自由程度急速下滑,2011年有人在天涯上喷薄熙来后直接给抓了让人一度很恐惧,很多贴吧在2012年前后要么被封要么限制发贴。2013年之后我到了工作年纪想慢慢放弃追求什么宪政民主好好生活了,毕竟养活自己更重要,但不巧的是我是工科生,越来越多的限制让我不得不翻墙,till now。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上面benzene說江時代上網的大部份都是大陸最富的1%人家的少爺小姐是有道理的,不過我也確實懷念那個時候大陸網民的文明程度。後來中共養的五毛狗進來罵娘以後,大陸互聯網就祇剩喊打喊殺的風氣了。

那時玩「石器時代」,讓我第一次走出了中國以宗族、同鄉會為主的小圈子,見識了真實的社會。上網的大陸(富)人給我的印象就是有點勢利、自私、市井,不過總體上卻很禮貌,好像明朝讀書人一樣。不少人領著股票分紅,住著中共分給幹部的福利房,一片天下太平、歌舞昇平的景象。

我還有一個印象就是那時人與人間信任度比現在高,更容易交朋友。不像現在親共的和反共的涇渭分明,交友害怕出叛徒、被舉報。現在談戀愛都得先查對方和祖上的政治立場。
Artemis #1) Respect the privacy of others. #2) Think before you type. #3)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对那个年代没太多记忆。上网主要是找自己喜欢的话题和网站。

知道个网易论坛。各种声音都有,有fèn青,有讽刺的,也有中立介绍分析事情的。印象深的都是一些反日的段子什么2015年日本灭亡中国、日本人是狼和猪混血、抵制日货、skii害中国人、我今天揍了个日本人等。

在发现google之前是用163,sina等门户网站的搜索引擎。搜索江泽民会404

发广告的人不少,传销式的发领取特殊qq号(几个人点了连接就可以激活该qq号)的也有。百度还可以ip发帖,猫扑就知道个很多灌水的论坛。

在“五毛”这个词出现之前我在网络上就会使用“赚个几毛钱的稿费”来讽刺发贴拿钱的行为了。我是不是先知呢XD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记得当时古惑仔文化很流行,有一张把长者P成陈浩南的图不知道你们看过没有,当时这张图片广为流传,放到现在作者早被活摘了。
id1984 ? 已停用
2000年以前就有网警了,在国内论坛或bbs发“出格”言论先会被警告,然后就抓,或罚钱或拘留。
不过也分地区,像在广东网警几乎不管“出格”言论,只针对情色其他违法信息处理。
现在地震了,在微博上回一个不涉及造谣不涉及主权的"死光了最好"的情绪化表达都要被抓走的。
究极文字狱了
真的很怀念过去的中国,那曾经是一个真正多元化的时期。现在衰落的,不只是互联网氛围,几乎直接影响到所有社会方面。相信葱油也有同感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可以口嗨,但是千万不要以为可以产生什么影响力,任何被认为影响稳定的发言比如说维权,查你水表不含糊。蛤瘫时代只是舆情控制不力,其他和现在没区别,没事怀念一通纯属自作多情。
不说别的,老子小时候能用天涯撸管
现在可以吗?
大概11年的时候,我用优酷搜日本女优,发现了新世界,视频一个接一个,简直停不下来。现在我抱着回忆的心情去搜,失望透顶,哼(ノ=Д=)ノ┻━┻
Lil_Uzi_Vert Lil Uzi Vert本人
我还记得就在前几年还在卡吧看过一张图,就是左边是习近平当主席的,然后底下是nVidia标,右边是反党分子习仲勋那个图,底下是AMD
零几年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心情只有一激动就上网喷下TG,连看完哈利波特时都要上网骂几句,打起字来有种神清气爽、两袖生风的感受。
稻德天尊_隆平 没有老子的杂交水稻,牛顿都饿死了
当年还是相对而言符合互联网的精神“开放、平等、协作、快速、分享”互联网让我们进入了信息时代,我们足不出户就能看见地球另一边的歌星开演唱会,就能和来自五湖四海的陌生人谈天侃地,确实有造谣的,但是因噎废食不可取。长个脚气把腿锯了。内地网络媒体已经沦为效率最高的宣传工具,最近更是恬不知耻搞反向报道,而且隔几天就要封几个“港独”“辱华”,各个部门一通谴责各个国家。难道人们看不出来路上所有的车都在逆行?
疯狂宇宙萨格尔王 萨格尔王,格萨尔王,萨萨萨萨格萨尔王
过来人和你说,只是那时候党国觉得关注一些重点人物就好,无暇顾虑你们这些小鱼小虾。再者,当年的老大也不像现在这位是控制狂

90年中期我上大学时,有个老师深得学生喜爱,甚至有学生像现在的粉丝那样,只要他的课,就组团去听。但他也是当年那场运动的漏网之鱼,不过党国不会让他蹦跶很久。给我们这一届只上了一节课就消失了。给我们上第一节课后的一周就被带走,扔到西南山沟里改造去了,后来听说他辗转去了海外。这是我第一次切身感受到铁拳就在身边


非常同意您的评论,觉得那个时候网上舆论管制宽松,确实是无意义的幻想,管制从未有宽松过,只是大家对现状的不满,让大家开始过度美化记忆了。
Alicia 人人都戴著一頂面具,誰知心中想什麼?
此时,00后不敢说话(只懂得玩玩具的我,连电脑都不懂)
Benzene 不可以吃的一个东西
这贴,,有一点泄露隐私的可能。2000年大陆上网的费用对大多数人而言是比较贵的,当时能上网的人无论姿势水平还是收入水平比如我这类每天靠happsky度日的在十几亿人里面至少是前面1%,如果再暴露年龄层的话那范围很小了。入世以后宽带开始普及,陈天桥靠传奇都能当上首富,这时候网民群体开始多元化,言论也趋于多样。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什么happysky不过是个玩网游荒废学业的大学生罢了

其实从这个CNC将军的讨论贴可以看出来,大陆游戏玩家也有一小撮不媚赵的比如我,不过现在只剩下这些东西了
当时2001左右的网易论坛还有在讨论三权分立的。知乎也有著名的08年4万亿逃离的帖子。
对了,网易论坛的性爱健康版块还有约炮,发黄图的。
现在网易社区已经消失。
Patrick_tz 爾識真理 真理釋爾
赞同楼上
Organsland
的回答

那时候主要还是控制有影响力的人,没有到全面控制的局面,一方面没那么多钱维稳,另一方面宣传部对网络舆论控制还不成熟。
当时网上和人讨论,说中共不行的时候,还有各种粉红出来举例子,说网上随便骂国家,骂共产党。
但其实,只是普通人骂骂还行,要真骂出影响力,直接喝茶了。更不用说各种严肃讨论政治制度和民主制度的帖子被删,书籍被查封。
零零年,我正沉迷各种网游,uo,龙族...好怀念啊
偶尔会看一些政治贴,但是觉得大家吵来吵去也没什么意思,很少看。不过也许给我种下了叛逆种子,当时作业质疑谎言的文章还被政治老师问话了
江之島盾子 超高校级の绝望
当年在天涯的国观版吧,看《地缘看世界》的楼主与流亡藏人讨论西藏独立的地缘条件和可能性,楼主认为西藏从元朝开始就需要中央拿财政补贴,独立出去有些离谱,高度自治才是正确的。不知道这两年楼主还在更新不,即时更新肯定也不可能写中国相关的地缘了吧。
一百公斤的麦子 萨格尔王的岿然不动的宽衣者
真是好怀念我小的时候,没有实名注册,可以用谷歌,网上盗版资源满天飞。不过我那是太小了,也就是娱乐性质的。md现在倒车越开越远,校园网去年还可以上油管什么的,后来就不行了。我还记得我当时用校园网看陈破空,真的是津津有味。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那时候最流行的论坛叫天涯 数据备份没准还找得着可以供有兴趣的人去参考。有意思的是听说911那几天的数据被删除了 这多少预示了今天的情况
KONOKUNI 抠脚JK
说来惭愧,印象最深的反而是qq平台上面的色情服务,性工作者借助电脑的摄像头(现在谁家电脑还搞这个)给客人提供サビス,还可以Q币支付,真是给当时年幼的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就记得那时候听歌下歌也方便,百度MP3随便可以下,贴吧里面各种恶搞领导人还拐弯抹角提六四的
sanbiaoge 苟利国家生死以
谎言说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墙国人民就是证明。
当然和最近几十年西方社会养虎为患,止步不前大有关系。
那几年言论真的挺自由,虽然腐败严重,但也是中国发展最快的几年了吧。
筱田君 为我们的兄弟Donald J trump 祷告,人非神不完美,臭皮囊也可以维护公义
就觉得当时在贴吧真的小粉红人人喊打,一群人围殴。11年后就慢慢变味了
维尼万碎 疯狂宇宙掀翻中南臭水坑
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青年时代 那时候还是没有彩屏手机的年代 每天下班以后肯定会去天涯灌水 当然还有非典的恐怖
达拉鸡 ? 防疫封城,在家无聊打炉石
反正当时能轻易的找到黄片还能发各种领导人恶搞图
裴珠泫 韩国艺人,未来公司理事,憧憬我司前辈郑允浩
如果是2001年,那会儿网络还很不发达呢,大部分人家里还没有电脑呢吧,上网还是电话线
Sam_PC 在中国,不会翻墙的都是文盲。
问题不成立,2000年时还没有互联网舆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醒的不用叫,睡的叫不醒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24
  • 浏览: 15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