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发文,发个文宣的探讨。

很久没来品葱了,有一些葱友建议我讨论一下中国文宣问题,正好新开个帖子统一回复吧:

习近平在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的时候提出了一个“新传媒、新媒体正确引领,抢占新时代网络舆论阵地”。

中国有一个特色,就是领导人说一句话,下面就要一层层的把这句话解释和执行的更左。从大跃进时代就是,中央说亩产1600斤,省里起码要2000,市里就只能3000,县里就5K呗,那乡里被逼的就报8K,村里只能上万了,不然就是你立场不坚定,有右倾嫌疑。

到了现代社会一样,温家宝去视察中央台儿童文娱工作,说“你们要加油呀,我不希望我的孙子长大时看的是日本动画片呦” 这话本来就是鼓励文化工作者努力一下,结果tmd新闻出版总署直接把日本动漫封了。

同样道理,我们有一句说一句,不吹不黑的,习近平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他有他的立场和视角,从共产党角度来看无可厚非,傻逼就傻逼在这些御用无耻文人,一定要把领袖放出来任何一个P都搜集到一个塑料兜里,然后往左散散味,这就叫人很恶心了。

美国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没有一个政府不想“抢占话语权的” 川普老头那么大岁数了,不受媒体待见都要去推特抢占话语权,有错吗?

那到底是哪不对劲了呢?搞出这么多文革风让人作呕的作品?难道真的是粉红说的“领袖英明,下面执行歪了?”

我个人觉得也不全是,中国整体社会哈,尤其是在官方引领之下,对“话语权”有个非常重大的误区,中国人对“权”的理解非常独特又敏感,在很多中国人内心中,他其实是信奉“权”是一种抢夺过来的东西,就像指环王里咕噜的魔戒,那是我的宝贝,我抢的你别碰,我有了权我想干啥干啥,想说啥说啥,这就叫“只有私心,没有公权”。

这种思维延展到话语权方面,就会有一个错觉,那就是国际上都不待见我们,不听我们说话,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掌权”,而我们没有“掌权”的原因又来自于我们嗓门不够大,声道不够广,参与BB的人不够年轻有活力。所以所谓的什么战狼啊,文化输出啊,孔子学院啊,新文阵地啊,七不讲啊,漫画说唱种花家啊,甚至唱红打黑,他里的思维基础都在这里呢,老子说话没人听的原因是因为我不够暴力!你等我有权的,你不听我的给你全家方舱了。

殊不知其实现代社会中,你有没有话语权,最关键的点其实在于你的立论能不能站住脚,你的观点是否经的起科学的推敲和时间的验证。你嗓门再大,不听话你就给俩嘴巴,你说1+1=4,它也不可能放之四海而皆准,包括你低下执行4的和宣传4的,他自己也不信。

中国社会长久以往就这德行,但是最近成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其中最大的差异在于抖音、微信、微博等新媒体的高度高度商业化,人们的知识咨询汲取和讨论方式在短期内迅速改变,碎片化时间允许我们去看3分钟的战狼嘶吼,去看15秒的讽刺漫画,去看1分半的红歌说唱,但是却不允许我们拿出16个月来细细研读哈耶克、凯恩斯并且亲笔撰写注,甚至不允许我们停下脚步看一场剔透人生的电影,这就是新媒体一个超大的副作用,它的传播时效越来越内卷,那么内容鉴别就越来越粗糙,内含质量就越来越坍塌,在这种情况下,直观和猎奇的内容,可以走非常多的捷径,这也是为啥乌克兰打起来了他要设置漫画推特专栏,中共就是把这一套和自身固有思维凝结在一起了。

其实中国社会现在新媒体方向吧,有比共产党文宣问题严重的多得多的问题,其长期社会危害性、对整体民族性的危害要比中共本身还大,比如现在抖音不断的涌现一些什么名媛、商业成功学、套路娃、谷爱凌之类的现象,你看起来觉得他没啥,其实深层逻辑非常恐怖。

比如古爱凌,她和她妈首先把国籍法玩的炉火纯青,没违反任何法律;再其次把中国人的人性琢磨的倍透,搔的就是你痒痒肉;进而把人际关系资源俩地互利捋的极顺,男朋友给雪场修路,我就给你介绍中国高官,然后我们凝聚成一个小团体闷声发大财;最后她把新媒体这种逻辑算法和深层规则解析的非常透彻,知道如何打造最顶端的个人Ip价值。

这玩意就真的比共产党本身的存在还让人不寒而栗,因为人和资本都是逐利的,谁不想往高处走?咱们反贼不想有个谷妈妈一样的二姨么?发家致富恰饭不香吗? 如果大家都这样精致利己,那么民主社会和民主制度等于在根基部位,被独裁制度和独裁者挖了一个大坑,而且这种坑引起的垮塌,往往需要十几二十年的跨度,无法有效预防。

比谷爱凌现象更严峻的是现在抖音那些什么商业培训,它的本质就是成功学,一上来跟你说什么“赛道碾压” “私域经营”“创业模块”“云资源置换”先把你脑袋坎短路了,然后骗钱让你加什么私董会,搞什么流量孵化,其实就是男的收会费进去交友肏小妹,女的进去拿B开路跨越阶层,里面站在高处的无一例外都是踩着一众创业者被骗的尸体上去的。里面没有几个草民跨越阶级的成功案例,全是相互吹捧,动不动几十亿,你要一出手不是几千家连锁店,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以此来创造自己商业模式和思维模式的成功幻像,并用此为饵,吸引新的入场者击鼓传花,其本质还是“中国式话语权逻辑” 你等我累积到XXX万粉丝的,我说大便是香的也有人买。

最典型的就是什么抖音参哥这帮人,抖音和微信这些玩意都是和国外内容提供app抄的,它的内在逻辑算法却不能抄,中国人就用自己的“话语权认知思维”凭空的拟了一套自己的app逻辑算法,其背后的本质,还是中国人那种暴力话语权逻辑,谁嗓门大,谁心黑,谁骗人更游走在法律边缘,谁就胜出。

其实西方国家为啥内容视频不允许挂链接,不允许小厨窗带货? 因为一个国家的生产-消费闭环是其民族和国度所有人共同社会活动的基础!!!!!! 没有消费其实就没有现代意义的国家! 而消费带来的利润必须进入生产研发的更新换代环节,而不是进入顶流的渠道环节!! 一个顶流大网红或者大商业MCN,必然造成生产研发方的让利和议价颓势,那么厂商为了弥补这种颓势就只能在更新换代或者用户体验方面偷工减料,慢慢的劣币驱逐良币,全市场都被这种大忽悠或者暴力宣传产品占据后,那么往小了说你是经济学中最恐怖的“消费降级环” 往大了说你一个民族都会陷入这种躁动的、浮躁的、喧嚣的、务虚大过务实的商业渠道论中来、进而你的文化你的政治就会被这种底层经济逻辑倒逼和挟持,到了那个时候整个中国社会将不再有死磕的律师,前沿的记者,扎刺的摇滚歌手,不再有世界吻我以痛,我却报之以歌的诗人和作曲家,我们将永远无法在“苏联环境中”在看到《雁南飞》和《利维坦》,届时,中国这片土地上将有14亿活生生的话语权僵尸,那对整个世界而言将会是一个无比深重的挑战和灾难。

不知道葱友有没有这个体会,近些年的微博,论坛,知乎,豆瓣有非常明显的一个趋势就是讨论文章质量断崖下滑,其中固然有xi政府打压的因素,但是其根本底层逻辑是在于现在有太多的“内容消费供给方” 看到了“参哥”模式 或者“地瓜熊老六”模式快速搂钱的能力。 这让很多以前恨不得“杀尽天下公务员”的假公知,直接跳嘈改唱清零政策就是好,这就是中国文宣大环境中最深刻,也最危急的问题所在,我从来都强调,中国向来不缺人才,即使在xi时代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黑暗时代,也有无数的记者,律师,教授甚至官员来为这个民族呐喊,哪怕付出自己的自由和生命,这些人的原动力在哪? 那就是你共产党虽然很可怕,但是我能鼓起勇气跟你干一下,因为我有良知,而我的良知是我作为社会一份子,我作为这一汪清水里的一条鱼,为了我子孙的生存环境作出最后的不妥协,我的人格中最底层的尊严和希望。 但是现在抖音这种“参哥”现象,证明了骗子过的滋润又安全,老实做企业的却破产,欧莱雅这样的全球第一家量化日化产品工厂在中国都要跟网红营销团队对薄公堂,那么我的朋友,我的子孙,我的全社会就会遵循这样一条路,变成这样的人,那我还奋斗个几把? 我还呐喊个几把? 把我自己喊的吃牢饭,你在外面私董会玩击鼓传花全社会印钱互相逗你玩? 去你妈了逼的吧,那我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移民。

一个民族的垮塌其实远远比一般人想象的快,苏联帝国的垮塌要说核心时间,也就是1年零6个多月。神圣罗马帝国从领袖力巅峰到行尸走肉不过30年上下。美国敢明目张胆违宪搞邮寄选票的猫腻也不过就这几年,现在祸害啥样了。人类历史上把权力抓的最严苛的还真不是共产党,而是中世纪教会,谁成想一个宅骚男写了本意淫和自己女神共游天际的YY书《神曲》就搞出来个文艺复兴?

我个人觉得,历史总有自己的幽默感,中共其实是文宣起家,我个人有种感觉,可能也要死于文宣,而且不是死于官方政治类文宣,而是全民的社会性和经济底层,被现在的抖音各种现象,或者说“文宣话语权”现象拉到深渊。

毛泽东曾经说过政治就是把自己人的搞的多多的,把敌人搞的少少的,精辟,至少在“中国话语权逻辑”下很精辟。那么共产党文宣主要是在讨论“共产党牛不牛逼” 这个话题其实一说一过也就完事了,没听说哪个五毛吃大葱蘸酱时没有大酱了把新闻联播打开尝个鲜,也没有几个反贼关上品葱以后跟自己女朋友打一炮之前要高喊加速吧!总射🐔师! 毕竟这玩意离我们生活不是每秒每刻相关的,而文化方面尤其是赚钱方面就不一样了,当这个社会赚钱的多寡,取决于你在抖音上“有没有强制话语权” 那么整个社会的寒冬,将要来的比2002年的雪来的晚一些,但是也猛一些。
32
分享 2022-05-03

21 个评论

好文!盛世如你所愿。
不早润,空余恨。
恨,恨,恨
不错好文章,点赞一个紫薯紫薯
Duality 灰名单
牆外不需要打拼音,自我閹割形成條件反射了都
我觉得,这其实就是一种文明的退化,俗称瓦房店化吧。

欧美为什么始终能保持文明的兴盛,而其他的种族文明每隔几百年就要坍塌一下。特别是中国,历史上每种产品都是西方输入的成熟工业品,比如马车火车和飞机,绝对没有西方发明过程中的不完善产品。然后自我封闭闭门造车,等一段时间发现又落后于西方之后,又慌忙再次选择从西方输入成熟产品😂。而每个帝国的衰亡和兴起都要从尸山血海中走来,ROC被从亲手创建的联合国踢出去,而PRC又亲手造就了亚洲历史上最大的饥荒和内战。

因为欧美的制度有良好的纠错性,符合人性的发展,自由的公民有各种创意,会设法满足自己的需求,这样社会才会循环升级发展。不符合正常人类需求的会被及时修正弥补,所以其创立的事物永远是其他文明种族所追求向往的。民主制度如此,书籍电影亦是,更别提工业品建筑和武器了。

比如日本泛滥的二次元漫画,在欧美很少存在,甚至游戏电影里连漂亮的女性都很少出现。因为人们讨论后认为,这种人造的美女,会影响男性的审美观😂,进而影响人类的正常择偶以及繁衍,所以对该行业制定标准进行限制。还有个例子就是生物技术,欧美对用在人类身上非常慎重,需要经过漫长的讨论。而中国人就无所谓了,肆无忌惮的开创了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完全不考虑后果。正如COVID-19对人类的影响一样,中国人当初鼠目寸光,根本不考虑后果。

所以历史证明,不正常的国家和社会,只为了符合独裁者的需求,不在乎正常人的需求,会造成极其变态扭曲的文化。从这方面讲,中国的西化,也就是现代化,任重而道远,也许甚至都比不上非洲的发展速度😂。像最近上海发生的各种匪夷所思的魔幻现实,如果没有战略性地使用不确定性的政治天赋😂,一般的政客是绝对做不出这种政治决策的。

楼上也讲了,现在简体汉语在网络上遍布错别字和字母,这其实也是语言的退化,代表着文明的衰落。当然欧美也存在类似现象,不过那是类似口语表情的一种简写,而不是在书面语中使用。而中国境内是故意频繁的使用错字,来逃避政府审查,这种对语言的自我摧残,也是对该文明的一种毁灭。
好文,但是也略显片面,楼主是想表达以流量为王带来的信息浅薄驱利的倾向,但是忽略了一点就是碎片信息文化只是一种外部现象,真正让人们失去思考,失去钻研的能力的原因其实是来自于庞大的经济压力。如果把门户网,博客网,短视频作为互联网1.0,2.0,3.0的三个表现形式,3.0其实就是由于信息爆炸带来的时间黑洞的陷阱,1.0,2.0的时候也没有让人们怎么思考,其实还是经济原因让大家只顾眼前,不会去思考吃饱饭以外的事。
>>牆外不需要打拼音,自我閹割形成條件反射了都

最好是形成习惯,不然哪天不小心搞混了,墙内的平台敏感词自动检测,轻则封号,重则被警察抓走吃半个月牢饭,可能还要罚款
全民逐利,陷入疯狂之中,你看出来弊端又如何?你什么都做不了,有这个功夫不如学几个英语单词,为移民做准备
关于楼主讲的内容,我想从科技和商业的视角来谈谈我的认识。

楼主所讲的“话语权”的争夺,新一代媒体的内容劣化,流量为王,包装人设流量,爱国流量恰饭,产品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等问题, 我个人更愿意把他们看作是科技和商业发展给社会造成的冲击,政治上有影响,但不是主因。 这个问题是世界性问题,不止中国有,只是中国的畸形社会制度让好多现象提早出现或者放大了。

从科技方面讲,计算机互联网的发展,经历了从早期科研人员的玩具,到精英的游乐场,到逐渐渗透社会各个领域变为不可或缺的生产力工具,整个过程总体是非常正面积极的。到目前为止,互联网传播的信息以文字和图片为主,对普通老百姓来讲,喜欢深度思考的就会主动去寻觅各领域的文章浏览,喜欢娱乐的就看看花边新闻玩玩游戏,喜欢社交的聊聊天,互联网只占人们生活的一小部分并且社会上的大部分人(包括低收入人群,低学历人群,大龄人群)基本比较少参与到互联网生活当中。 从技术角度看,互联网发展到了一个瓶颈,因为该应用的差不多都应用上了,大家认为计算机互联网时代的巅峰已过。
但是从商业的角度来看,互联网的在社会面的渗透度还远远没有达到饱和,于是科技巨头一起努力,把带宽提高,把计算机应用傻瓜化便携化为智能终端,让更多不擅长计算机技术的人手指点两下就可以加入互联网,使人们可以24小时保持在线,互联网迎来了新时代,智能终端互联网时代。硬件设施的搭建已经完成,只差把所有人都吸引来的内容,聪明的商人想到了视频化内容。人作为动物,视觉最为敏感,被视觉吸引是本能,以视频内容作为娱乐无需动脑,无需逻辑,几乎让人无法抗拒。于是全民上网达成,无论男女老少,穷富贵贱,上到学术精英,下到呱呱孩童,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吸引自己的东西了。

商业无疑是成功的, 但问题也来了。众所周知,互联网的商业变现模式一直都是依靠流量,或者说是广告,可以说流量就是钱。 首先,互联网上网人群的属性发生了改变就决定流量也随之倾斜。 十多年前,用计算机上网的大多是具备一定科学知识,受过一定教育的人群,所以“深度好文”模式就会受到追捧,自然流量就高,流量高了收益就高,算是个良性循环。 现在,全民上网,以前的“老网虫”被陷入了“人民的汪洋大海”,“人民”看不懂你那些“深度好文”,太不接地气,看起来远不如网红扭屁股来得过瘾。 于是就出现了作者耗费两个星期写成数万字的“深度好文”点击10万,网红每天拍两段撅嘴扭屁股的视频,每个视频点击100万。 谁能不崩溃? 毕竟流量就是钱啊。 写“深度好文”的作者钱挣得越来越少,订阅者也和网红不是一个数量级,自然也就不愿意再写高质量文章了。 再配合上中国网络的舆论环境,目前流量又高又安全的只有“爱国流量”,没有第二选项。“好文”作者改写“爱国鸡血”文,也就不难理解了。从整体互联网来看,内容质量的劣化成为了必然,这“话语权”自然也是谁流量高就在谁手中。

最近这两年,商人一直试图从互联网中攫取更直接的变现模式,带货算是其中比较成功的一项。要说这东西其实算不得新鲜,上门推销,电视购物这些都可以说是互联网带货的祖师爷。 但为什么就最近能火能成功呢? 我个人分析还是上网人群属性发生改变的原因。 从营销学角度说,向一个有主见,具备相关领域知识的人推销产品是极其困难的,你宣传得再好,也很难动摇对方的意愿,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能根据自己的情况去做出理性判断。但反过来向缺乏逐渐,不具备相关领域只是的人推销产品成功率会高很多。 我认为,互联网把这第二类人群全都聚集起来了,所以通过互联网带货就像是在打窝后的鱼塘里捞鱼。以至于大鱼塘的塘主都肥到让饵料厂家低头的地步。 现在网络带货大有走出国门输出全球的趋势,毕竟,一件衣服不到10刀还包邮,真香~[doge]  当然了,这带来的后果肯定又是劣币驱逐良币。
国内特别容易劣币驱逐良币的原因是,原创能力差,研发能力低,不尊重知识产权,所以无论什么产品,只要原版受欢迎,一定是盗版蜂拥而至,然后开始打价格战,搞得原版就特别难受,最后就变成谁会省成本,偷工减料,价格低,谁胜出,或者大家一起死。

最后说说宣传的“话语权”,我觉得如果靠立论站得住脚,观点经得起推敲来决定话语权,还需要一个大前提,就是你的观点能被大家都听到。就举网络的例子,你说的观点再有理,如果没有足够的人帮你转发传播,马上就被淹没进了各种无序信息流中。所以有时候比谁声音大流量大,也不能说没有用。 就说中共,现在宣传也是靠“我能出声我有理,我的声大我有理”,久而久之,谎言竟也能被大部分人接受了。我觉得现在国内的互联网,就像是变回了20年前的电视网络,各大平台就是不同的电视台而已,一切都在党的掌控之中,20年前党靠电视宣传能洗脑成功,今天党在网络上的宣传依旧有效。若哪天党发现有流量对自己有威胁,先给它扣上顶大帽子,然后一句话就灭了,实在难以构成威胁。

未来互联网应该会呈现分裂趋势,一部分是计算机geek利用技术优势为自己开辟出一块舒适圈; 一部分是面对精英阶级的高质量服务; 剩下的就是大杂烩了。
总结起来就是上行下效,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个就是体制问题,附:国家领导人在人民日报头条的数量
https://telegra.ph/file/5d8fc77f21132a12a72b3.jpg
好好
深度好文,作者是东北的吗,建议尽量减少地域化用词,防止保留个人信息。
美国敢明目张胆违宪搞邮寄选票的猫腻也不过就这几年,现在祸害啥样了。


川粉宇宙是这样的。

人类历史上把权力抓的最严苛的还真不是共产党,而是中世纪教会,谁成想一个宅骚男写了本意淫和自己女神共游天际的YY书《神曲》就搞出来个文艺复兴?


在共产党的教科书宇宙里历史是这样的,中世纪教会权力>共产党?科学和文艺复兴是因为神曲?前面的神秘主义运动都不存在了是吧,当然康米也不会教这个。
ROC被从亲手创建的联合国踢出去

作為一個後輩,只覺好笑又荒唐
“抖音、微信、微博”只能提供粗浅的奶头乐,真正想汲取知识的人并不会在这些平台花费太多时间,哪怕去百度贴吧考古都比去“抖音、微信、微博”更有收获,至少贴吧还能发长文,还保留了一部分早年的精华。

世界各国都头疼于文宣,因为媒体通常是大众的看门狗,既传播真相又教化百姓,但是资本主义的内在逻辑使媒体想要生存就迟早会成为资本家的哈巴狗,而资本家又在民主选举过程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所以媒体又成了资本家所青睐的政党的哈巴狗了。似乎只有超脱于党派、没有生存压力的国营媒体才有资格声称保持中立,而且需要相关从业人员具备极高的职业素养,这个乌托邦很难实现。

中国媒体的问题更严重一点。“抖音、微信、微博”在墙内横行无忌的最重要原因是它们处在一个知识产权不完善的封闭市场,既缺乏国外同类企业的竞争,又可以剽窃国外的优质内容而不受处罚。倘若GFW倒塌,那只“看不见的手”自然会让国内的土包子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优胜劣汰。

我认为中共不太会死于文宣,因为那些智商、视野和学识被强行拉低的乌合之众恰恰是中共想要拥有的,统治蠢货比统治聪明人容易得多。不过,如果你的意思是想让九千万党员也被“成功学”忽悠得成了傻子,倒也不是不行。我总觉得这样对反贼而言一点成就感也没有,我们以为自己在屠龙,没想到是条蚯蚓……
到了现代社会一样,温家宝去视察中央台儿童文娱工作,说“你们要加油呀,我不希望我的孙子长大时看的是日本动画片呦” 这话本来就是鼓励文化工作者努力一下,结果tmd新闻出版总署直接把日本动漫封了。
==================
这个细节果然暴露了温家宝大中华民族主义分子的本质,看来胡温时期文化领域排外加强管制不是偶然的
维尼熊修宪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大神 我看你的所有回答 你很厉害 我就很惨 我现在快绝望了 我是农村男 没钱 没文化 没背景 没工作 没能力 没对象 很内向 基本是等死,现在想进体制内工作 就算是体制内最边缘的工作都行 比如在政府办公楼里扫厕所都行 像我这样的只能进体制内不然就饿死了 大哥 你能想到的体制内所有的工作 只要是财政供养的都算 只求一份体制内工作 旱涝保收 扫厕所 扫地 倒垃圾都行 有啥推荐的吗 像我这样的怎么进去 虽然中共很邪恶 但在中国这种环境里像我这样的一无是处未来无希望 怎么进去体制 啥工作都行 干点累活脏活一辈子旱涝保收
主要有楼房,进入贸易体系了,这帮屁民只要有口粮吃,就不会反共产党的,中国人当失败者早就当惯了,就是全部变成猪头人身的怪物也无所谓,这就是中国
刘鹤 派樂迪
在大饥荒面前,高层摆拍压倒基层摆烂。记忆错了。在老大面前,倒档翻车就是弯道超车。方向对了。
hellomellow 新注册用户
这种宣传让人的思想不正常,很多人都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过他们也可怜,缺乏这些知识,自然会去相信墙内的信息
我觉得你说的这些问题背后有着复杂的原因,包括短视频时代造成的信息碎片化,政治制度导致的文化失活,中国人的慕强心理导致对“成功者”有极强的盲从等等,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原因就可以诠释的,或者说危害是诸多原因加在一起导致的危害。
只有大家没有小家,那么所有人都希望通过旁门左道从大家中为自己捞取利益,当大家被掏空时就变成危房,聪明人感觉不好先移民跑了。最后大家的结局只能是坍塌、埋葬所有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5-23
  • 浏览: 7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