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看待華語樂壇長年為人詬病的「只有情歌」的問題?是華人聽眾市場決定還是創作人導致?

的確在統計上華語樂壇情歌的比較超過70%(在00-10年比例可能更高),其他主題的歌被視為「非主流」,絕大部份pop音樂人都是以情歌為主。
甚至連在美國以黑社會/性/社會問題/diss為主的hip hop音樂在華語區也流行起了「情歌rap」這種風格(美國有沒有? 也有例如eminem的 love the way you are, 不過屬少數孤例)






到底是聽眾的口味決定,還是創作人喜歡情歌,或者是因為華語圈以pop/R&B為主 情歌的詞比較適合?
我今天跟大家聊一聊啥是文化市场。

《速度与激情》拍到了9,《星球大战》加外传拍了11,复仇者联盟虽然只有5,但是里面的蜘蛛、锤子、绿汉、海王、铁头人每个人都有单独列传;国内现在也有这个趋势,战狼动不动就要123,搞个娱乐综艺都要高度雷同,姐妹篇不断,哥哥披荆斩棘了之后姐姐马上乘风破浪。 大家有没有问过自己一个问题,这都是为了什么?

答案很简单,就是资本的倾向性。

资本是逐利的,我投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市场开拓作品,OK,同时我会知道我面临两个可能性,第一个是啥也不是,钱打水漂了,第二个是低成本高回报。

但是反过来呢? 我投资一个已经成熟已经市场获得成功的案例的续集呢? 那么肯定是我的钱相对的安全,有一定的获利预期性,因为他第一季成功了,第二季大概率也会接着第一季的流量和余热,但是同时呢,这种IP由于已经有成功的案例,它的门槛相对高,投资回报比相对就低。

懂得了这个道理,我们就可以了解,中国是一个资本高度集中,流量相对头部的市场,大家穷的真穷,富的真富,刘德华投资宁式,最后还挖出来一个黄渤,这种成功不可复制,在中国文化市场中,资本求的是一个稳定的、可预期的、低风险的、资本高度集中的,门槛有相当高度的项目。

那么这里,无论是影视剧,电视剧,歌曲,创作,线下活动,都有一个规律,大家都喜欢投资绝对稳,赚多少钱倒是其次的东西。

我们反过来去看楼主的问题,我们假设你是投资人,你面前有两个工作室可以供你选择,工作室A旗下的艺人就知道53231323,歌词不是我爱你,就是忘了我吧亲爱的; 他们的MV作品都是小鲜肉指尖滑动小仙女妩媚的长发,他们的形容词仅限于绝绝子,动词仅限于打call,疑问句仅限于你会free style吗。

而工作室B的人员很有素养,自然和声小调玩的炉火纯青,从rag time到约德尔唱法怎么花哨怎么来,动不动还夹杂一段摇滚“一个人被拘束,全部心灵不自由”,歌词里动不动出现点我这一生不羁爱自由。影视作品里像驴得水一样,天天拿农村老疯婆子“开响了革命第一枪”来映射点啥😂 

你会怎么选?

你怎么选,你的资金是安全的?

别告诉我你最有种,你顶风冲塔尿这个社会一脸。

那是因为你你没做到那个位置,在那个位置上你不仅要对你的钱负责,你要对所有投资股东负责,要对利益相关人负责,要对上下游产业负责,要对全体员工负责。 当然,也可能是对你小三负责,对你门口低胸V领秘书负责,但是同时你也有孩子在上初二,你老婆的宾利还有105万贷款,你老家的小洋楼还想修个天台,让爸爸妈妈可以晒晒太阳。

当越来越多的投资人选择了工作室A,那么整个市场就会流传着我爱你,爱大米的靡靡之音,这个社会和这个市场就会倾向于选择爱大米,而听众听多了爱大米,也会鉴赏降级,慢慢的你跟他说不羁爱自由他都听不懂了,他只能听懂老鼠爱大米,就这样从供给方到消费方,陷入了一个文化市场消费降级怪圈,而中共的角色,只不过在这个轮盘上轻轻的、启始的助推了一把。

这就是为啥中国现在文化市场不是垃圾就是无耻文人,因为好人都被劣币驱逐了,没有人再愿意给人文素养高,社会反思度大,艺术创作性高的东西投资,而没有投资就没有产出,没有产出就没有回报,没有回报就没有产品续集。

就这样,人家国外变着法的一部比一部精彩,因为资本聚焦到越来越深刻的作品中,造成了无限升级可能,而中国变着法的糊弄自己,不是无病呻吟就是tm拿2个小时胶片时间描述8秒就能说完的一个主题。

歌曲也是,我如果在抖音或者直播平台写原创,最安全的就是我和我女朋友那点事,那我为啥要去别的平台花大成本、担大风险去写一些有深意的作品呢,是吧,我在低级平台上写垃圾作品迅速头部流量,我赚了一群消费冲动,脑袋也不咋好使的女粉,这里真的没有贬低女粉的意思,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女权支持者,我的意思是说中国目前网络平台消费能力,女性是男性的7.4倍,我用垃圾作品就能把她们吸引过来,成功了就大火,不火我还能卖面膜,指甲油和美容仪,我凭什么担风险去吸引一群思想深刻的记者、律师、教师、知识分子、开明官员? 你们花钱吗? 你们买面膜么?你们都他妈的不点赞的人。

所以说,市场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 很多年前我表弟和我一起去看阿凡达,他问我中国为啥拍不出这样的作品,我说因为中国直升机拆大树,给人拆家这种镜头不让拍。 这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是政治黑手助推——资本凝聚契合——消费者逐步沦陷——整个产业降级,这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市场现状,并不一定是某一方的单独责任,但是我敢说,起头的,毫无疑问,就是中共,我再说具体点,甚至就是每一届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个人素养、审美能力和意识形态在起决定性作用。
包子 观察 傻逼女拳,傻逼粉蛆
我的最爱歌手郑智化, 30年没变.

郑智化的歌曲里面大部分是社会现象,比如妓女(堕落天使),比如应试教育(补习街),比如打工仔(老幺的故事),比如讽刺国民党黑暗政治(大国民),比如青春期叛逆(年轻时代)。

即使他最出名的两首歌(对普通人来说这两首名气最响,我可以不看歌词唱20首以上的郑智化的歌曲)星星点灯和水手, 也和情爱无关。 郑智化的歌曲里面极少有纯情爱的歌曲,有限的几首都写得特别深沉, 比如《猫》、《别哭我最爱的人》。

我虽然也很喜欢张学友刘德华的歌曲,但是他们俩的思想深度和郑智化无法比较。如果郑智化能再年轻30几岁,也许黄明志什么的就要弱爆了。黄明志有心,但是才气没法和当年的郑智化相比。

郑智化现在老了,没有激情讽刺社会和创作了(和他是残疾人也有关系)。郑智化现在的情况属于最典型的躺平了(啥都不想管了,连演唱会也不开了,钱也不挣了。疫情前张学友还在拼命开演唱会)
ping2019 心存希望但不過度樂觀
聽的人多吧。

像我就很偏門,從小就喜歡古典音樂,對流行不感興趣,只是去KTV會唱幾首就行XD。

拋開流行市場,會發現很多不是"情歌"題材的作品。

像林生祥的作品,我就非常喜歡。
有很大程度是中共审查导致的。
举个例子,《漠河舞厅》中有一句「晚星就像你的眼睛,杀人又放火」,在很多平台被禁,公开演出时被强制修改。
中文被搞到这个地步了已经,形容都不被允许了!
我看《国际歌》已经时日不多。
说真的 看到这个问题我真的都无语了
看来是真的没人对批判"妹妹找哥泪花流"那个时代有记忆了
虽然我也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 可历史总是有叙述的
诟病"都是情歌"?
都是情歌就对了
请继续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觀眾,也就是市場。

一定要再加個理由,和相關產業及文化本身也有關,例如日本因為動漫產業以及次文化的關係,歌曲主題(特別是獨立創作者的作品)其實也算相當多元。不過基本上也算是因為「市場供需」的因素。

至於華語歌如果還考慮中國市場,基本上什麼自由、平等、博愛、性、死亡、政治之類的主題大概是不必考慮了,講愛情受眾廣又相對安全,何樂而不為?
欧美的政治歌曲也是小众,只不过欧美的音乐人还可以自由创作,华语圈自由度很低。

台湾的政治歌曲比较多,而且不算太小众。黄明志的《玻璃心》也是在台湾制作的。
來閒逛的台灣人 可能深度討論的缺乏,就是這時代社交平台的特色吧
跳出流行音樂市場
就有很多不是情歌的主題了

我在本站分享的台灣樂團音樂就幾乎都不是情歌

要史詩,閃靈的作品都很史詩~

要說流行音樂&非台灣也不是沒人
隨便舉個例子

大馬黃明志的歌就多半非情歌,對吧?
我之前也不解这个现象。

我觉得应该是市场的需求,而且好写又好听,东亚又是有以家庭为重的传统,寻爱成家是很多人的愿望,自然也就会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市场就来了;类比一下日本动漫,机战衰落,没有灵魂的卖肉卖腐廉价商业作品兴起,和观众的审美水平也脱不了关系。

你能想象一下突然有一天支人审美提高,听古典乐,影视配乐,华语乐坛充斥着歌颂自由与解放,或者嘲讽社会的样子吗?反正我不能。
歌曲本身就是抒发情感的,乐坛只有情歌固然是市场决定的,同时,爱国歌曲什么的,传唱度肯定不足,和爱情歌曲比起来,受众也是情歌更广,所以也就会有种幻觉,那就是“華語樂壇長年為人詬病的「只有情歌」“,其他的欧美的,日韩的乐坛,也差不多的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聽衆口味,甚至可以説是人性
我記得是福X雅治吐槽過這問題,說他年輕的時候明明就不想唱情歌,但真的去唱了自己喜歡唱的歌就是買不好,唱了情歌就是好賣,於是就「我就情歌唱到底啦(我就爛.jpg)」
應該是真的,他現在也很紅很敢説了
樓上有提到日本動漫產業,但動漫歌曲也很多實際上是情歌内容啊……
問題應該是出在「主流就是愛情歌」這一點
英語圈雖然也有關於社會或者歷史的歌,但受衆群就比情歌小
華語歌市場本來就比英語歌小,其中很多人還不能聽社會梗、歷史梗。正宗RAP那種真的會fucking cops唱出來的,在中國這種「人民警察」都是敏感關鍵詞的地方怎麽生存?
當然音樂是可能突破語言屏障的,不懂意大利語的人也聼歌劇,江南style當年也紅遍了世界(附帶一提據説歌詞還是吐槽社會的類型,但當時就沒人介意)不過這種的要求至少要有一定文化背景或有好記容易哼的旋律,至少得有一個。華語歌不會有歌劇級別的文化背景,只能追求旋律。這問題就要回到品蔥一直討論的「華人爲什麽音樂性比較差?」問題上了。簡單地說華人音樂教育欠缺尤其樂理方面欠缺,又普遍不重視音樂教育,導致出現華人作曲家的概率也變得微乎其微
圣锹游侠 中共还活着,每个人都有责任
本来唱歌和爱情就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是人类的求偶方式之一。所以必然是以情歌为主。

说只有情歌,我只能说你听歌太少,而且只听流行的。这是个人品味的问题,怪不到音乐头上。
並沒有都是情歌,這幾年金曲獎不是政治相關就是疫情相關,衝撞社會體制的歌也不少,獨立樂團反諷的歌曲也層出不窮。
全球的華語樂壇不好說,但以台灣來說,不要說華語了,連台語跟客語都沒什麼情歌了喔……(原住民族語更不用說,打從一開始就不怎麼唱情歌了,這幾年改良成RAP還差不多。
维尼伯爵 庆丰不死,鲁难未已
《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
情歌的定義是什麼?光看歌詞,歐美流行樂也一樣情歌爲主,從貓王、beatles、david bowie到micheal jackson,火星哥,還有各位diva,他們的歌裏絕大多數都是情歌,哪怕是著名的搖滾樂隊,像滾石,齊柏林飛艇、皇后、槍炮玫瑰、nirvana等等,作品以歌詞來看也大部分是愛情主題,當然歐美樂壇不乏加州旅館、波西米亞狂想曲、we are the world這樣主題深刻的歌曲,但從絕對數量上看是遠遠小於情歌的。
至於當下流行的rap音樂,歌詞裏充斥着拜金、嗑藥、黑幫文化,不少歌從頭到尾都在不停唸叨奢侈品牌的名字,格調還不如情歌,但rap聽的就是flow,它的感染力並不完全依賴歌詞,很多中國人根本聽不懂英文還不照樣喜歡得要死?
其實歐美包括日本的流行音樂一向不太重視歌詞,像beatles有不少歌詞都是很隨意地拼湊出來的,歌迷們聽的是音樂,並不在乎你唱的什麼詞。比如槍炮玫瑰最著名的don't cry,歌詞非常簡單,但好多人就記住了一句don't cry,還不如slash的吉他solo深入人心。與之相對的,歐美流行音樂對曲風和編曲格外重視,所以你可以聽到布魯斯、搖滾、爵士、拉丁、雷鬼、鄉村、R&B、ballad、rap等各種風格,每一種風格都有大量忠實的受衆,而同一首歌曲經過重新編曲以不同的音樂風格重新演繹,也會帶來完全不同的體驗。在這種音樂大環境下,歐美的聽衆能夠享受到的音樂類型和層次極其豐富,誰在乎歌詞呢?
華語歌曲不一樣。受中國傳統文化習慣的影響,在音樂上歷來是詞>曲,不論宋詞原曲,還是傳統戲劇,表演者都把唱詞看得更重。中國的戲曲比如京劇,旋律單一,完全沒有合聲概念,而且戲曲也根本沒有固定的節奏,每個音唱幾拍全是表演者自己看着辦,而表演者唱曲的目的則是把詞裏的韻味唱出來,詞唱得好才叫好,所以中國傳統的樂曲可以說完全是服務於歌詞,從禮樂到戲曲都是如此,於西方現代音樂截然相反。而這種傳統概念也深刻地影響了當代的華語流行樂。
所謂華語流行樂都是情歌完全是以歌詞的角度來說的,專業一點以音樂風格來說,大概九成以上的華語流行歌都可以算ballad,即所謂的抒情民謠,特點是節奏舒緩,旋律平穩悠揚。除了ballad歌之外,R&B和搖滾也還算有一定的市場,但已經相當小衆,像blues、雷鬼、鄉村、爵士在主流樂壇幾乎聽不到,那些所謂的中國風什麼的本質上仍然是ballad,沒有什麼創新的東西。反觀隔壁的日本,主流樂壇你幾乎可以聽到任何風格的音樂,哪怕是在樂迷心中不入流的動漫音樂,也融合了衆多曲風,各種類型都有涉獵,差距是全方位的,更不用說歐美了。
簡單來說,中國人喜歡聽ballad歌是受傳統習慣的影響,因爲觀念上華人聽歌更注重歌詞,ballad風與歌詞融合度高,更適合襯托歌詞,也就導致華語歌壇情歌氾濫,可以說聽衆的品味習慣佔了大半因素,這種狀況一時半會是改變不了的,華人基數太龐大,要提升整個羣體的音樂素養,沒幾代人是根本不可能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