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支持民主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吗?为什么?

水浅茶清 从品葱到新品葱
先做定义,来源维基百科。
社会民主主义(Social democracy)是一种支持通过在自由民主体制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下,通过经济干预和社会干预的手段促进社会正义的意识形态
民主社会主义(Democratic socialism)是一种把现代民主宪政和社会主义经济合为一体的政治意识形态。

再说我的看法,要分清楚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以及所谓的社民主义、民社主义,其实最好的办法是抛开这些无用的主义,直抓其核心本质——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实质区别就是是否承认财产私有。社会主义现在也部分的承认私有财产和私有经济,而资本主义也在周期性的通过税收和福利在搞社会主义的一套,换句话说,没有绝对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只有政府对市场的干预的多少问题。这也就是所谓的社民主义、民社主义这些牛鬼蛇神存在的空间。

抛开定义上无谓的争辩,去考虑一下法制和权力制衡的问题,毕竟正确的制度才能成立正确的政府,才能在不同的经济周期选择正确的路线促进经济发展。比如美国,也是在不同的周期采用自由化策略或凯恩斯主义,以及法国的国有化浪潮(1950-1970)以及私有化改革。
连北欧式社会主义都爆出大使被中共蓝金黄,您说我还相信他们吗?
所有的社会主义本质都是一样的,就是罔顾地球上资源分布和人口增长的客观规律,而侈谈什么"平均"和"福利"。白左统治下的欧洲、加拿大已经暴露了严重的种族、阶层分化问题。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社民党是与共产党同生态位竞争的左派政党,与共产党不同的是,社会党不主张暴力革命,而是希望通过民主政治的和平手段颠覆有产阶级的保守主义宪制。

在教会力量空缺的地方,社民党为生活困难的人提供了必要帮助。
刘仲敬:像安徒生描繪的賣火柴的小女孩那種事情,其實就是城市化和工業化的過程中間傳統的教區跟不上、城市出現了教會真空的結果。這個教會真空,在英美是由一些被當時的貴族教徒、國教會、切斯特菲爾德勳爵這些人認為很有邪教色彩的野教士主辦的教會的宗教復興運動搞定的,在歐洲大陸則產生了廣泛的社會民主黨人,社會民主黨人提供的就是教會漏下來的那一部分。像現在博洛尼亞的意大利共產黨,它之所以在蘇聯垮臺以後能維持下來,它是幹什麼的?它是專門負責在鄉下青年進城的時候,鄉下青年進城舉目無親,到博洛尼亞找誰?找共產黨。共產黨會負責為他介紹工作,失業的時候給他發失業救濟金。罷工的時候,罷工了不是沒有工資麼,罷工津貼負責養你。勞倫斯(D. H. Lawrence)的小說中間,就描繪過一個工人在領了罷工津貼以後賭博、把罷工津貼輸掉了、回來跟老婆吵架的故事。你以為工會的力量和社會民主黨的力量是怎麼起來的?靠罷工津貼、靠它的財富起來的。

一些国家的社民党,为抵御共产主义渗透作出了突出贡献。
他(列宁)在这场游戏中间,面临的第一个障碍就是欧洲各国的社会党人。如果让列宁的计划得以完全实施的话,那么欧洲各国社会党人应该像是俄国社会党和克伦斯基一样落到同样的下场。但是这个计划没有完全成功。二十年代,它在欧洲激起了广泛的清党活动,在瑞典、芬兰、德国各地的社会民主党都采取了报复性的活动。布尔什维克在这场斗争中证明自己是失败者。而这些社会民主党的报复活动其实是相当惨烈的。跟蒋介石的四一二政变比较起来,你可以说蒋介石是心慈手软,而且杀得很不彻底,比起芬兰那些所谓白卫军。这一点我们不能相信布尔什维克的宣传,如果你相信布尔什维克的教材的话,那些搞清党杀共产党的人都是资产阶级,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布尔什维克在这项斗争中,首先打的是社会党人。杀他们的所谓白卫军,一般来说是芬兰的退伍老兵和社会民主党的工人纠察队。他们之间的关系最近,斗争斗得最狠。德国人也是这个样子,杀德国共产党杀得最狠的首先是德国的社会民主党。在屠杀的最高潮的时候,瑞典和芬兰社会民主党,采取的基本上是挨户搜查、发现赤卫队和红军就要不经审判立刻杀掉的政策。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内战,双方行使的都是战争权力。因为他杀得比较彻底,所以以后北欧国家的共产党经过这次元气大伤以后再也没有翻过身来,而形成了社会民主党长期执政的局面。
匮名用户 高仿 请活下去。
个人以为,政治还是最好是在地的和实用主义的,意识形态驱动的讨论往往沦于空心化,光谱偏中间的更是不容易讲清楚。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派生的政策里,有很多有益的实践,比如改善贫富差距、增强公共服务、鼓励中小型企业等等。然而作为全球化时代的意识形态,这两者都很难产生有竞争力的国际秩序。
不完全支持,这种社会系统需要大量外部资源注入,至少在中国的可预见未来是完全不现实的
这些属于对社会主义否定不够彻底的国家,暴露的是他们对社会主义的认知不足,国民的天真。
在不久的将来,无论社会福利多么诱人,这些国家都必定会受到共产党的第二次冲击,并在国家经济遭受破坏,官员遭到渗透和腐败,民主体系濒临灭亡之时,只能依靠硬派民主国家的秩序重新输入来恢复元气。
只要政府操控市场,就可以操控选票,只要政府操控选票,共产党就拥有渗透这个国家的可能。失去国内经济的共产党必定化身为瘟疫,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任意可能的目标,这些对社会主义认识不足的国家,必定成为民主世界的最薄弱环节。
邓小平对毛泽东否定不彻底,现在遭到共产主义复辟,这些国家对社会主义否定不彻底,早晚会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能够在灾难中幸存下来,制度受到最低限度冲击的方法,只有完全拒绝任何社会主义的倾向,彻底将社会主义等同于撒旦。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社民主义者/中间偏左/理性反姨/民国宪法派/事实胜于雄辩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2-19
  • 浏览: 3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