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头经济会产生真民主国家吗?经济改革是不是几乎不可能?

我对韩国的印象就是几个家族垄断了相当大部分的产业,对国家影响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行政和司法都会受制于那些人,这还能民主到哪去?类似的俄罗斯也这样。

如果文在寅想改变这种情况要怎么做呢?想强行将一个大公司分成几个小公司,会不会在改革完成前就会被暗杀,毕竟这触及了相当大的利益。连改革的工具都是人家手里的,这种情况下改革肯定不会发生。需要什么契机呢?

中国的企业好像就没有那种一个集团就能影响全国的,为什么呀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韩国资本家并没有华为的厉害:https://www. cnbeta.com/articles/tech/921391.htm

韩国的产业之所以被几个财团“垄断”,唯一的原因是韩国本身太小了,仅此而已,凭韩国的体量能产生这几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企业已经很牛了。

对这些韩国大企业来说,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对手已经给与了足够的竞争刺激,在国际市场上韩国公司远远没有什么垄断地位,所以它们在韩国国内是否垄断是毫无价值的问题,它们不可能因为在国内具有垄断地位就降低效率。

如果文在寅对这些集团进行拆分,等于让韩国产品在国际市场上自杀,让韩国经济自杀,触及的是韩国全民的利益,届时文在寅不会被暗杀,而会被韩国民众抓起来一人一刀明杀。

俄罗斯的寡头与韩国的大企业有本质区别:俄罗斯的寡头是资源寡头,韩国的大企业是技术性、人力性企业。资源寡头才容易破坏民主,而技术性人力性的大企业并非如此。因为:

资源寡头的存在很少依靠甚至完全不需要依靠本国民众,矿石油气的开采甚至可以仅仅依靠外国技术和人员,销售甚至可以完全是外国市场;

而一国的技术性人力性企业的发展必然依赖国内人才与劳动力、必然以国内市场为起步,所以恰恰必须在民主自由的环境下才能快速发展,因为1.只有在民主自由的环境下国民素质才能以最快速度提高;2.为维持国内劳资关系的和谐,只能依赖民主自由。3.只有在民主自由的环境下国民才有购买力。

至于最后的问题:当然是因为中国经济体量太大了,大到了不会被一个名义上的私企集团垄断的地步。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中国的企业好像就没有那种一个集团就能影响全国的,为什么呀

有啊,共產黨啊?

因為只要中國政治家想,中國企業家分分鐘變貧民
韓國沒能力強徵財閥的錢,法律不允許,臉也拉不下
你來硬的,三星現代老家都有軍工廠(要是我沒記錯的話)
你來陰的,財閥走到這一步了,肯定政界、媒體也有不少走狗了
一步走不好,小心總統位置不保
這就是為什麼韓國比中國民主,韓國總統還有在怕
而中國就不一樣
中國法律規定,強徵是合法的。加上中共有凍結私人財產、公私合營的前科記錄,做商人的都知道你惹著他就會被合營
媒體完全被政府控制,而政界沒有商人插手的餘地
到最後富商只是高級韭菜而已

我对韩国的印象就是几个家族垄断了相当大部分的产业,对国家影响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行政和司法都会受制于那些人,这还能民主到哪去?类似的俄罗斯也这样。

其實不只是韓國,非常多的民主國家都是這樣
不是太民主的,包括日本,財閥們的萬事屋氣質相似,對內恨財閥恨得牙癢癢對外則把他們當成祖國之光這一點也相似。只是日本政府黑心起來比財閥還要黑心,所以整體症狀沒有那麼明顯而已
比較民主的,包括歐美,其實也是家族壟斷企業
按照義大利一個研究,義大利的上流社會的姓氏在過去幾百年內(要是我沒記錯的話,14XX以後)就都沒什麼改變。途中歷經各種天災人禍都沒有改變,甚至有的經典業界連職業都沒變
除此之外還有著名的『美國富豪家族暗中掌控一切』之類陰謀論者最喜歡的論調,雖然未必真的掌控一切,但至少富豪家族還是比較多的,因為沒有富豪家族的中國這樣的環境是不會出現這種陰謀論的
所以財閥或家族壟斷和民主程度未必有直接關聯

如果文在寅想改变这种情况要怎么做呢?想强行将一个大公司分成几个小公司,会不会在改革完成前就会被暗杀,毕竟这触及了相当大的利益。连改革的工具都是人家手里的,这种情况下改革肯定不会发生。需要什么契机呢?

肢解財閥是可行的,日本戰後(雖然是被迫)就做過這事
但是日本的經驗告訴我們單單肢解是沒用的,過段時間他們還會粘回去
事實上自從日本戰後肢解各財閥以後,現今日本不再稱呼這些大集團『財閥』,正式名稱頂多是『前財閥』但是實際上現代的日系財閥已經重新具備了財閥的特質
所以簡單粗暴的拆散是沒用的,有機會以後他們又可能會粘起來,畢竟原先是同一個公司所以各方面都會比較親近,比起和別家的粘起來更可能和遠親粘
而且肢解當下不只是有錢的財閥家族受到影響,全國人都可能受到影響。到了這種等級的大集團,一個集團可能就能夠撐起一座城市(例:日本豐田市)隨便亂動可能影響全民的就業問題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只要取消这些大公司法定的特权,他们如果真的做起恶来,自然会有竞争对手把他赶下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人生何处不精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01
  • 浏览: 1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