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脫離中華民國後;開放金門,馬祖人公投選擇自己的未來,有多少個選項呢?

  就台灣方面來說,對於金馬 公投的問題還是一個非常開放的態度,我也相信台灣人會尊重金,馬人自己的選擇,甚至很多台灣人希望能夠主動分離兩邊.

  金,馬 兩地目前生活文化上相比台灣是更傾向於中國
  
  對台灣人來說,金門,馬祖也算不上是戰略要地了,"金門保護台灣?是誰保護誰還不知道呢".刻板映像是"福利好 可以領免費的酒  讀書不用錢"也是國民黨票倉,其選出來的立委一個勁的在台灣立法院舔共,當中國的打手,滿街掛五星旗,整個金門跟中國你儂我儂樣子,很多人就想:既然金門這麼喜歡中國,那麼乾脆直接那就讓他們去當中國人.

  對金,馬來說,認為自己是戰略要地,這麼久以來守護國家,保留著特有文化,以前因為國家吃過很多苦,現在只求不要戰爭,其複雜性,很難說清楚情況,就金門人的歸屬感來說,更像是:親近中國卻不屬於中國,也不屬於民國,台灣,就單單只是"金門人"爾已.
  
  一方面來說仇視台派,或許是因為害怕被台派放棄,唯有在民國的框架下,跟台灣本島綁在一起,才能維持住這個平衡;而對於台派來說,就是脫離中華民國的絆腳石.可以說這個問題在未來是遲早要衝突的.


  最後,回到問題本身
  
  1.與中國合併,另一方面不想當中國人的是移籍台灣,二選一.

  2.與台灣分離,繼承中華民國

  3.成為另一個獨立地區 或者 國家

  4.併入台灣主導的新框架之下

  5.???

    
                                                           PS:台灣關係法也只保護台澎地區,不包括金門,馬祖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5. 變成國際科研站,待遇比起未來高機率變成中國人要好上不少 (๑◔‿◔๑)

@LiuZhongjing
蔡总统可以为了表达和平诚意,单方面从金马和太平岛撤军,在三个非军事区发展科研文教和旅游。这样可以减少机动兵力的负担,实质上加强了台澎防御,将任何可能的紧张局势责任推给中国方面。中国如果占领金马,就会在国际上造成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的效果,排除台湾独立的障碍。

中国或越南当中的任何一方如果占领太平岛,都会强化双方的敌对关系,使越南为了分散压力和报复中国,采取更加有利于台湾的政策。

台湾如果留在太平岛,非但分散了有限的军事资源,削弱了本土的安全,而且形同人质,必须为和平时期的驻军安全,在其他更重要的方面作出让步或牺牲,在战争时期不断将援军投入无底洞,却不能因此改善本土和太平岛任何一方的处境,同时得罪中国和越南,缩小了自己在战略外交方面的回旋余地。


[00:48:19]主持人:我們知道在《舊金山和約》中,日本統治的臺灣是不包括金門馬祖的,所以金門馬祖可以說是中華民國唯一合法持有的領土。目前臺灣的政府是把金門馬祖當做中華民國的國民來看待的。未來金門馬祖在整個東亞局勢變化的情況下,應該使臺灣人如何看待他們?他們自己有沒有自決的可能性?

[00:48:54]劉仲敬:我認為最好的做法就是撤軍,把這兩個地方變成國際科研站這樣的東西,引進世界各國的科研人員,把它變成公共福利事業。這樣,任何人想進攻這些地方,就在道德上站在不利地位。同時臺灣不必承擔(像艾森豪威爾說的那樣)在軍事上無利可圖、徒然消耗資源的地方的防禦。同時在法律上也可以解決很多問題。順便說一句,這個原理也適用于太平島和南海諸島。有些臺灣人其實是主張讓美國軍隊進駐太平島的。我認為這種做法雖然比馬英九提出的增兵太平島的做法稍微好一點,其實也是不靠譜的,因為太平島沒有什麼軍事價值,而且法律地位不確定。

[00:49:33]就我對南海問題做的那點粗淺的研究,我認為越南在南海諸島的法理要求是最強的,因為這些島最先的發現者都是法國人,而且法國人在南沙群島登陸,做過有效治理,而越南則是法國殖民者最合法的繼承者。日本在戰爭時期對這些島嶼的佔領並不是一個條約安排,而是戰時的軍事行動。戰時的軍事行動沒有經過條約安排是不能改變領土歸屬的,所以它是臨時性的。而中華民國的佔領是作為戰勝國,繼承了日本的佔領,因此它也是一個軍事性的臨時安排。如果要按合法性來安排的話,最後這些島嶼都是應該重新回歸法國或者法國的繼承者的。

[00:50:19]中國對這些島嶼的要求是最不合法的,因為很簡單,即使在1930年代畫地圖的時候,“南沙群島”的位置都在今天的中沙群島,南沙群島是根本不存在的。南沙群島是法國人開發和治理以後,國民黨的地圖專家才把“南沙群島”移到今天所謂的南沙群島的位置上頭去的。就從“南沙群島”這個名字移動的過程你也就可以看出,它根本從來就不是中國的領土。更不要說“曾母暗沙”這樣滑稽的名字,“曾母暗沙”也是國民黨起的名字,本來是“詹姆斯暗沙”,然後它就變成曾子的媽媽了,讓別人以為它跟春秋時期的曾子有什麼莫名其妙的關係。

[00:50:59]這些東西其實是國民黨留給共產黨的最危險的禮物。本來國民黨是所謂的敗軍之將不可以言勇,亡國之士大夫不可以求存,但是它對共產黨造成的最大損害就是,它把這個成本很高的“中華民族”發明留給了共產黨。而任何人要背起這個巨大的包袱,都會像赫拉克勒斯穿上涅索斯的襯衫那樣把自己壓垮的。恐怕這就是它為剿匪事業做出的最大貢獻了。反過來說,臺灣絕不應該去背上這個無利可圖而負擔很重、自身又不合法的額外要求。

[00:51:35]金門媽祖,因為它們本來就是地方自治的,所以要自治是沒有問題的。至於國際上,例如美國人在移民的時候對他們分別處理,那你也不需要做什麼特殊處理。現在臺灣的問題是,它處在殖民主義結構解體、所以國家主體性沒有確定的狀態,所以很多問題它都是處在這種妾身未分明的狀態,很多問題沒有明確的解決。好像顯得很白左很普世價值,就是因為在過渡時期,所有人的身份都不明朗。將來能夠使身份明確化的唯一方式,很明顯就是遵循原有《舊金山和約》的法統,然後再根據國家利益和軍事安全方面的利益重新部署軍隊。然後你就要預測到,在某一個時間內,比如說中國會進攻和佔領金門媽祖,一勞永逸地解決這個問題。而這樣一場戰爭將會構成臺灣正式獨立的理由,因為原先說過是維持現狀,現在現狀已經被破壞了,我們改一改國號也就是正當的報復行動。

[00:52:36]在這種情況下,你可以出於人道主義,把那些不願意接受中國統治的金門媽祖居民以難民和移民的身份移到臺灣來;願意接受的,那就讓他們去投奔中國好了。這樣,就像是日本剛來到臺灣的時候,給臺灣居民提供了一個選擇期:願意忠於大清的人,你去,我們不攔你;願意忠於日本的人,你留。金門媽祖的居民也可以按照類似的方式解決。然後移到臺灣,讓他們的戶籍改成臺灣居民,就適用于臺灣居民相應的法律地位了。而這場可能的戰爭實際上也是使所有各方皆大歡喜的一種解決方式,所有各方都可以通過這種方式自己給自己下臺階了。

[00:53:19]主持人:您剛才提到政治選擇還有金門馬祖的未來,就讓我想到,臺灣目前就像您說的,依照普世價值,批准了很多從中國來的移民,經由結婚或者依親的方式取得臺灣的戶籍甚至臺灣的投票權。就像我們上次說的,還有很多在臺灣有資產的台商,他們在中國有很大的利益,他們可能會回來影響臺灣的選舉跟政局形勢。對於未來,您上次也說過,當美國轉向的時候,臺灣需要做更激烈和更明確的表態。在臺灣內部進行認同的清理和麥卡錫主義剿匪的時候,有什麼不會造成政治動盪的做法和手段?

[00:54:23]劉仲敬:這個就要從法理的根源出發了。法理的根源就是,什麼叫共和國?就是國民共同體取代君主充當主權者的國家。國民共同體從來不是全人類。如果普世價值是正確的話,那麼全人類應該是一個共和國,英國和印度是一個大英-印度聯合共和國,選甘地當總理,以印地語為國語,英國少數民族可以在高考的時候加分,但是這樣的共和國能夠運作嗎?無論是希臘羅馬還是近代,所有能夠運作的共同體都是不包括全人類的,而是只包括那些能夠和願意用武力來保衛自己國家的公民團體 — — 因為統治權的基礎是武力,用武力保衛雅典的雅典人才是雅典公民。所謂希臘人和雅典人的格言就是,公民死國,奴隸偷生。公民沒有自己的國家就什麼也不是,國家亡,他就必須一起死;奴隸無所謂,外邦人無所謂,在哪兒都是無所謂的。所以,任何一個共和國 — — 君主國還好,君主是一個人或者一個明確的家族,國王陛下、皇帝或者蘇丹就是主權者,他的繼承者或者是由繼承法規定,或者是由他自己隨意指定,誰是主權者誰不是主權者是非常清楚的。共和國雖然有很多優勢,但是相對於君主國它有一個明顯的劣勢,就是說,主權者的邊界模糊不清。所以,歷史上能夠站得住的共和國,像雅典共和國,對於公民權的邊界是極其慎重和苛刻的,經常是種族主義和麥卡錫主義的。主權不能隨便分享,統治權是危險的東西,而被保護權和民事權利則是可以隨便給外國人的,兩者之間有截然的分別。

[00:56:11]如果你改變了公民團體的組成,實際上按照希臘人的政治邏輯來講(希臘人的政治邏輯是近代共和國一切政治理論的起源),你就是滅亡了這個國家。希臘的邦國是很小的,往往只有幾百人甚至幾千人。比如說普拉提亞這個國家被斯巴達滅亡以後,它的居民被斯巴達遷移到別處去,但是土地並沒有荒廢,斯巴達人從底比斯另外撈了一批人來種它的地,然後變成了另外一個邦國。希臘歷史學家就毫不猶豫地說,普拉提亞這個國家已經滅亡了。不是說它的土地已經沒有人了,而是原有的公民不存在了,換了另一批人,這就叫做亡國。像現代的黑人南非取代白人南非的那種情況,按照希臘的標準來看,那就叫做亡國。如果公民權的標準沒有邊界的話,那麼薩達姆吞併了科威特以後可以全伊拉克一起投票來決定科威特省的未來。為什麼國際社會不接受呢?因為科威特的主權屬科威特人。科威特人並不是科威特的居民,科威特的居民中間有超過一半是巴勒斯坦人和孟加拉人的外來打工者,這些人在海灣戰爭中間站在薩達姆一邊反對他們的主人。如果你按照普世價值的角度來講,薩達姆是不是一個無產階級的解放者,他解放了這些被科威特資本家奴役的貧下中農,使他們打土豪分田地,贏得了自由?如果按照普世價值的話,那麼共產主義的邏輯其實是沒有錯的,全人類統統共產主義一下不好嗎?那麼在產權、政治權利和邊界都被瓦解的情況之下,人類很快就要趨於滅亡了。這樣的共產主義體系只有在還能夠找到其他掠奪對象的情況下才能夠維持下來。這本身就說明了邊界的重要性。

[00:57:57]產權和國家的邊界是有一定的相關性的。最核心的公民團體通常是土地或者不動產的所有者,商人也需要購買了商鋪這樣的不動產以後才能取得公民權,因為流動的、存在銀行裡面的錢很容易培養出世界公民,而不是針對特殊共同體的效忠。像佛羅倫薩或者漢薩同盟那些商業共和國的公民,他們的商人的資格跟地主是一樣的,他們不是一般性的商人,而是在本地有商館、有鋪子、有了不能搬走的財產以後才能算本城的公民。如果財產只是銀行裡的一筆錢,像猶太人那樣,那麼猶太人的錢即使比德國人要多,他仍然不是漢堡的公民,因為猶太人可以隨時搬到科爾多瓦去,而漢堡人卻不能隨時搬到科爾多瓦去。這就是公民權的實質。任何情況下合理的公民權標準就是,願意流血來保衛這個國家的人。所以共和國最正當的要求就是,用血稅和金錢稅來衡量它的公民團體。理想的公民團體是交納了血稅和金錢稅的人,無論他們的種族、血緣和文化是什麼;其次是兩者之一;如果是兩者都沒有盡到義務的人,無論他們的祖先是誰,都不應該享有公民權。即使他們的祖先是公民,他在放棄了自己的義務比如說三代人以後,也應該喪失公民權,淪為法律上的被保護人。

[00:59:26]正常的國家,實際上一般來說,他們的公民資格是這樣規定的:一部分是真正的公民或者原住民,他跟土地權利有密切關係。只有真正的公民和原住民才能夠擁有土地的全部權利,其他人只能夠像馬來西亞的華人一樣擁有使用權和租用權,而不能擁有原始主權。第二部分是可以歸化的外國人,如果他們願意歸化的話。但是歸化只能在第二代或者第三代進行,也就是說第一代移民只能享有僑民或者被保護人的地位。他有民事自由,但是沒有政治權利,而他在本地生下的孩子卻可以加入公民團體,同時也要盡公民團體必須盡的義務。還有第三部分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敵僑。敵僑不能享有公民權,甚至民事權利也是不完整的。這也是從希臘羅馬一脈相傳的國際法。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英國都是這樣對待德國和奧地利的僑民的。敵僑不僅沒有政治權利,而且不享有完整的民事權利。他可以在嚴格的限制和監護之下從事某些活動,但是有些比如說跟國家安全有關係的技術或者金融活動,他是不得從事的。

[01:00:49]美國人把日本人關進集中營,其實就是這種法律傳統的體現。如果你按照普世價值來算的話,是不是美國人侵犯了人權?但是實際上法律是不講普世價值的,它講的是歷史先例。敵僑的待遇跟一般國家的外僑的待遇是不一樣的,而敵僑是政治決定的。也就是說,某一個國家,例如普拉提亞在波斯戰爭的時候是斯巴達的友邦,它的人是外僑;但是在伯羅奔尼撒戰爭的時候卻變成了雅典人的盟友,斯巴達人就會通過相應的宣戰程序,把普拉提亞人宣佈為敵僑。奧地利人本來是中立國,他不是敵僑,但是希特勒吞併奧地利以後,英國人馬上就把茨威格這樣的猶太人(儘管是希特勒迫害的對象)宣佈為敵僑。這都是涉及主權的問題,跟普世價值沒有關係。像茨威格那種情況,被德國人趕出了奧地利的老家,作為猶太人遭到迫害,跑到英國卻變成英國的敵僑,普世價值的主張者是不是會認為這是英國人不講人權的體現?但是從法律傳統的角度來講,從古希臘到現在的法律傳統一直是這樣做的。經過經驗證明,這樣做是必要的。

[01:01:58]主權是一項政治權利,政治權利的本質就是殺人權,殺人權是無所謂公正不公正的,因為敵我之間沒有公正可講。沒有任何法官能夠在敵對的共同體之間實施審判。所謂公正不公正,都是某一個共同體內部的事情。我們是自己人,所以我們才有公正可言,我們才會有共同認可的法官來判我們的案;如果我們是敵人,我們根本沒有一個可以共同認可的法官。前一陣子我宣佈要成立巴蜀利亞剿匪軍政府或者成立大蜀民國,就有人問我,那要是某些共產黨人其實沒有罪怎麼辦,你要不要甄別一下他們?我給他們的回答就是,你如果要我甄別,你就是承認了大蜀民國的主權。你接受我派出的法庭審判這件事情,就說明你已經接受了大蜀民國的主權,那麼你就不可能再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了,這兩者之間是排他性的關係。有其一必有其二,你如果接受了我的審判,就等於是你已經承認了我的統治權,那麼我也不用打了,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相反,你如果不肯承認我的主權和統治權的話,那你沒有資格要求我給你伸張正義。如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你就找中國共產黨給你伸張正義,外國人侵犯你的利益,你找它去給你伸張正義;如果你是被保護人,那你就去找你的保護人,封建領主,找你的宗主國,找你的上級領主去。正義和秩序是一個有限值,與財產一樣是有限值,都是有邊界的。例如我成立了大蜀民國,大蜀民國的成員就是為大蜀民國流血犧牲和為大蜀民國交稅的那些人,他們必然是已經承認大蜀民國的統治權了。你說共產黨員接受不接受大蜀民國的統治,那他必然是在已經投降、接受統治以後才有接受審判的資格。不接受統治而接受審判這件事情是不存在的。

[01:03:48]所以臺灣現在的混亂狀態是什麼呢?臺灣首先是一個殖民結構,跟周人在東方建立的那些國家是一樣的。殖民者國民黨帶來的這批人,我們不要去管他們的血統是什麼,他們中間可能有一部分是福建人,跟臺灣人的血統非常接近,也有可能有一部分是山東人,跟朝鮮人和滿洲人的血統非常接近,但是這沒有關係,無論殷人的後裔還是周人的後裔,他們都是國人,他們跟野人之間沒有共同的共同體。周代的城邦只包括國人,不包括野人。如果你要重新構建新的共同體的話,那你首先就要劃清邊界,說清這個邊界的標準是什麼。所以,“中華民國”、“臺灣共和國”、“臺灣王國”或者“福摩薩王國”之類的,就要涉及一個憲法主體的定義問題。現在中華民國在臺灣的憲法主體之所以模糊不清,就是因為日系臺灣人通過普世價值和民主、通過白左路線攻破了殖民主義的堡壘,實現了錢穆所謂的政權的無限解放。這個政權的無限解放造成的一個副作用就是邊界被取消了,因此跟別的人(比如說中華人民共和國來的這些人)的邊界也就消失了。

[01:05:01]像臺灣這樣可以容許敵僑在六年或者多少年以後參加投票的事情,毫無疑問是全世界憲政史上的咄咄怪事。這種做法的含義,差不多就跟允許敵國的將軍擔任總參謀部的將領一樣荒謬。這樣的話,你還打什麼仗呢?既然你國的將領可以招募敵國的將軍在你的總參謀部服務,那你們兩個國家還有什麼好打的?之所以是這樣,就是因為臺灣和中國的敵國身份沒有確立。這樣就變成一種單方面的戰爭:臺灣在解嚴以後放棄了反攻大陸,也就是意味著它放棄了把中華人民共和國視為敵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續把臺灣視為敵國。這就造成了一種魏瑪共和國和克倫斯基俄羅斯共和國的滑稽現象:布爾什維克可以參加臨時政府的軍隊,從內部破壞臨時政府;而臨時政府不能鎮壓它。這樣的政權是長不了的,要麼它迅速地被顛覆,要麼是通過麥卡錫正義重新劃定邊界。重新劃定邊界以後,當然就要根據歷史上的先例和國際慣例。人的身份總共就只有三種,公民共同體的成員、友好國家的僑民和敵對國家的僑民,三者各有不同的法律身份。做到這一步以後,局勢自然就會穩定;做不到這一步的話,那麼這個共同體就流產了,它會像歷史上的許多流產國家一樣漸漸地被人遺忘。
無名小卒 一個書讀不多,沒啥見識容易被騙的路人丙
特地為了留言來註冊

做為一個金門人
每次看到有人討論要不要把金馬割出去的感覺,就像台灣人看粉紅討論要不要武統
你們明知道金馬如果脫離台灣被中共統一的機率高到破表,當地人會有甚麼下場

如果認真去找金門歷史應該不難理解金門人為什麼深藍又親中
民進黨對金馬態度好一點的是可有可無、差一點的就是想把我們踢出去當砲灰,從來沒有花過心力治理
不給我們喜歡民進黨的機會,然後某些激進派又指責我們偏藍
國民黨也沒比較好,他們就只把金馬當籌碼而已,但好歹會做做樣子
在政府不想花心力發展的情況下,金門缺水缺能源的想進步是能有多少選擇?

金門人口外流嚴重,我們高中畢業後大部分都會來本島讀大學(讀金大的不多),然後直接在這邊工作,當地就只剩中老年了。
老一輩的基本都是看顏色投票的,但年輕一代反共,歷年民進黨的得票率都有慢慢增加
我不支持公投,因為中老年很多根本不會去了解中國現況

樓主說的有點不對,金門屬於中華民國、出國會說來自台灣(基於安全考量,去中國會說來自金門)。如果是在國內則說自己是金門人,在我們的認知裡『台灣』單指本島,就像你不會說高雄人是台北人一樣
Daredeer 观察 國民黨現在只要靜靜不作怪,就可以等民進黨自己爆炸。
5,維持原樣,名義掛在臺灣之下,但是經濟和觀念偏於中國。

如果中國和臺灣之間和平的話,金門可以擁有臺灣的自由和醫療資源,同時享有大陸那邊流動過來的大量觀光與金錢。

這種是兩邊討好,最穩固也是最冒險的做法,如同臺灣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平衡。平時很安全也很賺錢,當雙方起衝突時就得有覺悟了。

但說起公投,我會希望臺灣先把法律修一修再讓金門公投。

因為之前去金門玩,金門籍的導遊聊天時談到,有很多金門人是到臺灣或是大陸生活,而金門因為離島收入可以分紅給戶籍在金門的金門人,所以很多不住金門的金門人支持政府像澳門一樣建賭場,這樣他們可以收到更多錢,但是真正住在金門的金門人則希望不要建賭場,因為他們不希望破壞金門的古蹟、天然風景和夜不閉戶的風俗。(我那時候去金門,金門人是真的除了晚上睡覺,門是不關也不鎖。因為關起來鄰居就不能來你家玩了,現在就不清楚。)

所以如果要金門公投,我會想讓真正住在金門,或是至少親人常住金門,真真正正心繫金門的金門人去投票決定自己和這塊土地的去向。而不是讓金門籍臺灣人或是金門籍大陸人來決定這塊土地該如何經營。若真是金門人自己的決定,無論走往哪裡,我都會尊重。
Philadelphia 諸夏獨立,肢解中國
個人建議,台灣應該從金門、馬祖撤出所有軍隊,把寶貴兵力部署在澎湖和台灣。
另外可以開放金馬槍械軍火民間持有合法化。
苏卡不列 人均接近八千万
刚刚在葱里看到法理上讲台湾是美国军事占领的领土,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只是一个寄居的流言政权,中共一旦动武,台湾可以依法驱逐国民党和中华民国政府,让中华民国政府回到金门马祖去。
金马对于台湾只是一个多余的军事负担,台湾没有义务替中华民国守护金马,就像台湾没有义务拯救沦陷区还认同中华民国的人一样。金门马祖人认同台湾的可以移民到台湾,认同中华民国的可以留在金门马祖。
尻尻丸 Winnie Happy Organization
看金門人自己的選擇阿,他們如果選擇要跟獨立或跟中國統一那就去吧,
看看那精美的藍營得票率跟選出來的見縫插珍,我都懷疑金門現在真的是在台灣管轄之下了嗎
今日來看蛤 陸軍尼格時刻
其實如果台灣要開始獨立專案,讓金門先脫離是一個kick-start,因爲到時候真正的獨立公投來了,如果金門已經脫離,那麽仍然維持中華民國的票倉能被去掉很多,當然,除非本島的民國派還有市場。
Tai_tok 國共皆禍害,還我自由島。
對於台灣人而言金門馬祖想不想獨立無所謂,但不會用中國爹味的語氣說「放棄金馬」。
而是金馬可以自行選擇去留,當然實際想作為戰略位址是不允許放棄這個領地。
但是如果金馬人要自行歸化中國,那倒是也請自便。

原因有幾個:
1. 台灣與金門馬祖相距遠。
2. 金門馬祖與台灣本島文化差距大。
3. 台灣本島偏向獨立(反中華民國),馬祖金門則是中華民國派偏多。
HEHEDEMON 台灣嘿嘿
身為台灣人我一點都不在乎金門馬祖公投加入中國

不過金門人似乎對於加入中共一點興趣都沒有

他們還是比較偏向蠢呆的國民黨思想:跟中國好好相處,賺大錢~不要惹他們生氣~
井底支蛙 我常常因为自己不够无耻而与中国格格不入
大中华主义就是毒瘤,所谓民国派也不过是想取代中共自己做皇帝罢了,而不是为了民主自由,其本质和中共无异。
中国人欺软怕硬的劣根性在这群人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不敢对窃国的马列政权开炮,天天跑去怼所谓的港独台独来,还自我感觉良好🤮现在也干脆都不复兴他们的民国,直接认同马列国就是它们的祖国~
大明之音 黑名单 武裝保衛中華民國
金馬問題的最優解

1)中華民國光復大陸,實現三民主義

2)台灣獨立成立台灣民國

3)金馬公投加入在大陸成立的新中華民國

4)台灣本島認同中華民國的泛藍民眾亦可獲得中華民國籍,而保留雙重國籍。

藍綠一邊一國,赤匪滾去梁家河食屎。
五香乖乖 作䓤不作韭
其實台灣政府可以學二戰後日本放棄台灣那招
「無條件放棄金馬主權」
這樣既沒有帰還中國的問題,金馬要公投獨立或和中國統一,就是金馬人自己的選擇,但是納入台灣就不再是選項了,反正多那一席也是在立法院作中共代言人扯後腿,也不用在YT那邊機機歪歪..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建议让金马居民公投,或回归支那,或留在台湾,抑或干脆独立成立金门国马祖国,交给他们自己去决定。
Tai_tok 國共皆禍害,還我自由島。
防禦的領地上無法割讓,金門人要歸順投共倒是隨意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金门人,马祖人不是人系列

「我要独立,你们去死」和「留岛不留人」除了统独立场不一样,有区别么?

只有立场没有人性,我看就是共匪狼奶没吐干净的体现

让共匪不花一兵一卒就增加领土,这不是匪谍是什么?
我們你保證金門馬祖人都會遷回台灣
因為身體是誠實的
如果台灣獨立,金門的未來我同意讓金門人自己決定
金門有很美麗的歷史與保存量好古蹟
在經濟上一與中國關係很深
目前金門人可以擁有台灣的社會褔利與中國的經濟資源
如果金門人選擇留台灣,台灣就有責任保障金門能源與飲用水的問題
如果他們選擇跟中國,我也能理解
但是希望符合公投資格的人是中華民國國籍的金門人
vc2048 观察
youtuber 台湾bar有一期关于金门的视频 ,你可以看看下面的金门人评论。
蔡孝乾 爬雪山 過草地 眾人拾柴火焰高 一舉殲滅省工委
中共不是整天再提虛假的一國兩制嗎?

台灣可以搞真正的一國兩制,離島獨立,叫“中華民國金門”、“中華民國馬祖”。

他們可以維持跟中國的關係(但又獨立於中國),並且又獨立於台灣,互不隸屬。

如果當地有意願,也可以搞自己的金門總統大選、反正就是打著中華民國的旗,但是又獨立於各方。

至於要不要跟中國親近收受好處跟賄賂,當地可以自己去公投。
Daredeer 观察 國民黨現在只要靜靜不作怪,就可以等民進黨自己爆炸。
https://youtu.be/GFccOVwF1IU

金門人的想法我覺得可以看看臺灣基進在選舉前拍的影片,他們也不全然是相同的想法,如果真的對於金門人來個政治普查我會覺得很有意思。
三千冬雨 來自台灣的吃貨
作為台灣本島人士,感覺台灣本島其實對不起金馬…

軍事上,金馬在前線,萬一打仗金馬首當其衝。
主權上,其實要計較的話,台灣方面可能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如果哪天金馬想脫離,也一定會有來自台灣的阻力,畢竟直接影響到在台灣海峽的海權和漁權。
在發展上,現在的金馬又與清代的台灣相似,為了本土利益輕易不會放手,但也因為位於戰略要衝卻又人口稀少,考量到造反或是被敵對勢力造反的可能性,中央對這類地區的基建和投資也會有所保留…
独思酱 原品葱号:品茐嗅雪 https://pincong.rocks/people/%E5%93%81%E8%8C%90%E5%97%85%E9%9B%AA(文化&个人自由偏左,经济偏右,无宗教信仰)
可能有3个选项:1大陆化;2名存实亡的一国两制,类似香港、澳门;3留在台湾
吾爾開希 8平方,5月35日,殺光五毛粉蛆,打倒共產黨重建新中華
在金馬住過一段時間。說實話想回歸土共的人還真不少,我甚至還和當地有的紅統派吵過架,因為他們認為廈門比金門幸福,我拿數據講道理也沒用,因為真的有人只看見高樓大廈。。。
說實話應該把這些統派送回中國去,民國派不用多說他們也知道自己應該去哪裡不應該去哪裡。至於我遇到的少有的金門獨派(台獨派),那是我最欣賞的一派了。身在金門卻能有這樣的國家認同。雖然台灣教育培養了不少本土派是個好事,但是金門真的是勢力交雜,而且紅統還真不在少數。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我很悲觀的認為他們會被中國和國民黨拐去要求台灣統一在中華民國之下,
並且主動對不從的台灣開戰。

被打敗後台灣拒絕合併。
f537964 奔跑小兵
中華民國是台澎金馬
目前認同中華民國的人還在佔大多數  所以關於脫離中華民國的問題基本上十年內都不可能
而且台派好像只有1.2成  這問題現在沒有討論的意義吧
knowledge 强汉弱支
早就应该放弃了,就像大陆在新疆一样,如果民心不在你,要维护统治就要付出更高的代价,放弃金门,其实是展示和中国脱离的决心。现在大陆就是借助台湾问题绑架民意,而台湾也因为在中国有庞大利益而放弃了转型的机会,除了半导体行业,很多产业发展缓慢
没溜的哈士奇 东城会宗家若头李克强组十次组织若众
我觉得,各位可以当玩笑,习近平真牛逼,应该去炸沉钓鱼岛,派城管登陆冲绳,台湾就不打自破了,敢不敢? 冲绳本地人对日本认同感并不高,毕竟曾经是琉球国,习俗和大陆东南沿海类似,冲绳美军基地就是对付中共,封锁中共的,去打掉啊,敢不敢?
日本自己的游戏公司都敢做反美军基地扩建题材的游戏,习近平领导中共战狼必须来硬的,本次疫情,表面上日本对中共不错,心里呢?日本各界是能区分“中国人民”和“中共集团”的。
看看是冲绳本地黑道组织厉害,还是中共城管精英部队厉害,哈哈哈 突破第一岛链嘛
冲绳牵牛花育幼院后台老板已经五十一岁了,习近平不是扫恶除恶嘛,和他打一架,中共VS东城会 
世嘉,多好的题材,继续,人中之龙 特别外传 东亚之龙的宿命 桐生一马 VS习近平 (刘家龙已经剧情死了)
Red_Viper 沱牌酒业从业人员(雾)
如果台湾真的有条件实现独立并且不被大陆吞并,说明那时候大陆已经极其虚弱,金马两地从文化上又更倾向于中国,那么就应该在当地进行公投,公投的选项不应该包括跟随台湾,因为金马在历史上不属于台湾,他们也不是台湾人,我个人比较倾向这两地继续作为中华民国自由地区存在,这样既顺应了金马人民对中国的认同,又防止被大陆专制政权控制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挂着马克思主义虚伪邪教招牌,配合野蛮的资本掠夺,依靠伪儒学强法家贪腐滥权暴力权贵维系的新中华帝国政治路线
尔后几年共匪会不会脑袋一热武统 台湾都说不准,台湾人民要有这种心理准备。能活下去再说前途
1.給中國-
地方太小,只剩給粉紅高潮的價值(我們打贏這場戰爭,金門歸我們了!)。
實際地位可能連香港澳門都不如,要金融沒金融,類似海南,連當賭場的資格都沒有
(沒辦法,他們特產跟地方大小決定了一切)

2.跟台灣-跟現在差不多
mtw1994ja 五毛亂華
看了兩眼地圖


金馬人能選擇嗎😂😂😂😂



向俄羅斯投降好不好
炸支机 新注册用户 榨汁机
台湾加入美国才是正道,其余道路充满坎坷荆棘
ziyouaodili ? 哈布斯堡王朝统一中国 世界臣服于奥地利脚下
个人看法  台湾不能独立的麻筋就在这  历史上金门马祖不归属于台湾 而属于福建(至今如此)  而台湾一旦独立的话那么金马在法理上就不归属于台湾 而是大陆 那么就给大陆以口实开战  而西方国家和台湾因为法理问题会陷于被动(外交方面)  但如果给了大陆的话 那也不行  因为没有金马而只有澎湖的台湾是守不住的(施琅 郑氏)所以这个地方最好归台湾(即使中国民主以后 也要提防好战分子和旧势力)
kanyoudu1029 国贼亡后,建新天
放弃金门、马祖,无异于放弃独立,金门马祖乃台湾门户,则可轻易放弃,有些时候,当民主和国家安全放生冲突时,必须仔细斟酌,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如果台湾有这种想法的人掌控了政坛的话,我不知道台湾距离被赤匪吞并还剩多少时日。
这种行为一句话概括——拱手让台!
biomodified 观察 劝中国人向善等于犯罪
台湾人应该把自己视作美国人对支事务的忠实盟友  

完全关起门来过自己小日子的这种想法不可取  你不做的事情总会有人代  到时台湾会沦落为仅仅有军事价值和热带农产品的小岛国
Julianne Chino de ultramar, liberalismo social, preocupación por los derechos humanos, anticomunismo, racionalidad, escepticismo cultural
台灣絕對不能放棄金門馬祖!因為一方面這是一個關乎領土主權的問題同時也是為金馬這麼多人生命的責任。其次如果今天讓出金馬那麼明天可能就是澎湖後天就是台灣本島了!就像希特拉侵占蘇台德地區一樣,獨裁國家的胃口是永遠滿足不了的。總而言之,台灣如果放棄金馬就無異於自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