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2021年了,大家对这个新冠肺炎还有多大恐惧感??

刚开始爆发的时候,感觉挺危险的,一直到2,3月份封城的时候,周围人普遍都有很大的恐惧感,但是随着第二波第三波爆发,感觉我已经没什么恐惧感了,但是周围的人仍然非常紧张,最近河北爆发,我身边很多人仍然慌的不行,但我就没什么恐惧感了。感觉欧美人更是已经"破罐破摔"了,一点也不慌。

大家现在对这个新冠肺炎还有多大恐惧感?你身边的人还慌不慌?
WKM_SHOKAI 黑名单 一群垃圾,羞与之为伍
我真的很恐惧这个词。

明明是武汉肺炎,是中共国连其帮凶WHO的专家都一直不让进去调查的武汉爆发出来的瘟疫,为什么我们应该接受“新冠”这种中共强加的名字呢?

这个词被使用得越广,中共清理历史,灌输正确集体记忆的勾当就越成功。

不要再让它们得逞了。
现在这个病毒的边际死亡率(新增死亡与新增感染之比)已经很低,绝大多数健康人可以自愈 

过去一个月全球新增病例约2000万,新增死亡约30万,病例边际死亡率约1.5%。但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是病例数10倍,所以边际感染死亡率可能也就是千分之一至二,且高度集中在80岁以上。

美国这边大部分地区的人都不紧张,生活如常

国内恐慌情绪泛滥一是文化缺陷(千年小农经济的沉淀),二是当局有意利用,借机建立全面监控社会,三是地方当局胡乱作为,用极端手段向上表忠心、推卸责任,不顾老百姓的真实利益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恐慌”“敬畏”“谨慎”,这些词分不清,每个人的标准不一样。

你可能以为自己只是谨慎的对待疫情,有的人已经觉得你小题大做,太恐慌了。
别的人觉得自己做的事毫无风险,你觉得已经有点对身边的人不负责了。

总的来说,我在北京,身边大部分人已经没那么恐慌了,出门戴口罩已经是一种习惯,但是在街头碰见不戴口罩的也不会特别惊讶,事实上不戴的也很多了。

但商场的客流量不会骗人,最近第二波隐隐来袭,虽然所有的公共场合和小区都没有因此推出更严格的防疫措施————我常去的几个商场,亲戚朋友的几个小区,只有一个小区,以前大门是敞开的,现在常闭,但你等到别人刷卡进去,也可以尾随进去,并没有人值守,这是唯一一个稍微加强了点管控措施的地方————但是商场里的客流量可以肉眼感觉到的变少,感觉少了一成到两成吧,大家还是会根据疫情调整自己的活动的。
謝邀。不過比起新冠肺炎我更想用武漢肺炎來指稱。

老實說我的心情很普通,我本來就不太怎麼喜歡社交應酬,假期比起出遊更喜歡宅在家。所以如果說有什麼改變的話,那就是我會隨身攜帶便攜的酒精噴霧,定期購置酒精與口罩這樣吧。

另一方面,我從小就是藥罐子,呼吸道特別弱,實在不太想在這方面增加太多不必要的困擾。我不想賭一旦我罹患武漢肺炎之後轉重症的機率有多高。雖然我勉強還算年輕,但前幾年我也曾因心肌梗塞住院,到現在也仍然在持續服藥降低復發機率。

所以我覺得,就看個人吧。
雖然我覺得我這頂多算是謹慎但或許別人會覺得我這是恐慌過頭,但我不覺得我在這方面賭得起。
水饺睡觉 自由左>毛派>特社,走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特色“造反”路线。
不是对这个病毒本身有多大恐惧感,而是感染以后你得面临的麻烦,核酸监测、隔离措施、大家的歧视等等,会让你出行和工作很不方便。所以最好不要被感染,也不要去高风险区。
NFSC宪忠 NFSC公民
我认为只是一个大号流感,最终全球三分之二的人都会被感染,有可能我现在都已经被感染了,谁知道呢?我已经无所谓了。
对住在美国的人来说,现在反而是最危险的时候
这几天各州的ICU都已经爆满了,美国已经在医疗击穿的边缘(个别地方已经击穿了),很多重症患者被医护人员放弃了,三个月前得上了还能用上呼吸机,现在得上了万一自身免疫系统不好就是等死的节奏
所以我这段时间反而减少了外出,尤其是圣诞节假期美国人走亲访友肯定又传播了一波,现在的风险是最高的...
假行僧 我躲开了乱世 因为我满身的火
我在国外自己一个人住,所以并不担心,一直就是该出门照样出,按要求戴口罩(其实根本不想戴),回来洗洗手完事
但担心国内的父母,会叮嘱他们注意,毕竟这个病对老年人威胁很大
假如我还跟他们住一起,我会谨慎很多
外面的话 生活还算正常 除了在家工作 但也可以去单位 外出买菜 偶尔下饭馆 经常点外卖 期间我还看过数次牙医。 外出带普通外科口罩 备上免洗洗手液 到家先洗手。 基本上做的也就这些了

但是国内中共的恶意宣传抹黑 让人以为外面仿佛人间地狱一般。导致我所有的国内的亲人朋友都非常担心我的生活。不让我点外卖,不希望我外出。我只能告诉他们从隔离开始我就没出过门…

更可恶的是中共明显抓住机会实施更严苛的监控并且给国人洗脑。不仅让他们渐渐习惯了毫无人权所谓的硬核政策,还让大家觉得此等做法是控制疫情的必要手段。然后群众互相举报…真tm 老大哥在看你
青椒肉丝 新注册用户 哎,能翻过高墙不容易
周围的人过于麻木,询问了不同人对这个病毒的看法,基本上是对病毒完全不了解。

自己与家人还是小心为主,常备一些备用物资。这个冬天还是继续不看好(个人)
吴青泽 上海土著[身份证31010开头],警草。
反正习臭逼很怕啊 你看去年他都吓得几个月不敢露面 
不说那些没用的 就祝习臭逼早日中招完事
b不就早晚都是个死,早死早上天,下辈子不当支那斯吗?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别说什么不恐惧,真的感染了,进了医院症状严重的话,我估计谁都怕死,不是吗?没到自己身上觉得没事而已。
中共肺炎對體弱,基礎病或老年人還是頗有殺傷力的,但是對年輕人的威脅主要來自其附帶政治損傷與經濟負擔,就不囉嗦了,大家都能理解,不過畢竟是病毒,無論如何還是要全力避免被感染的。
不离不弃 反共反大中华使我快乐。非典型马基雅维利(赤匪眼中的恐怖分子)
我称【新冠肺炎】为武汉肺炎

武汉肺炎,我不怕,生死有命。

我倒是很害怕红袖章和共产党的防疫干部们。
————————————————————————————————————————
ps:我呼吁大家,品葱的各位,都把covid19成为【武汉肺炎】

不要跟着党宣叫什么新官肺炎,旧官肺炎。这回变异了怎么不叫新新官肺炎?

【武汉肺炎】多好,言简意赅
推特上那个 丁健强还有直接民主怎么回事,真的是民运人士? 几天2个都死了??
摘抄一个知乎的回答:

知乎上的西欧和北美党基本只有一种人:站在父母的海量资源上的做题家。

要不然是父母供着的学生,要不然是可以无限期在家工作的大厂初级工,不需要送外卖开出租挣学费生活费,工作也不要求他们去现场接触人。

要不然没有娃,要不然有一个父母或者住家阿姨帮忙带着的娃。

父母一般不到70岁,要么在国内,要么在国外足不出户地帮他们带娃。由于社会关系极其有限,所以也接触不到其他高龄或者有基础疾病的亲戚朋友。

买菜大超市,吃饭米其林,除了点外卖有点儿不方便不高大上了之外,小店铺的百业萧条也和他们没有关系,毕竟谁都没有开洗衣店理发店小饭馆的穷亲戚。

自己年轻健康,不需要常去医院,也没有会被新冠挤兑了的慢性病治疗。

自身条件这么好,没有当地“平民”社交圈,住在父母用金钱搭起的精致玻璃罩子里,别说在西欧北美,就算在印度非洲也能过挺好啊。

我朋友圈里有三位数的美国的小伙伴,90%也是这么岁月静好着的,登山滑雪,宅家做饭,大厂还给他们寄红酒一起在zoom上云品酒。

不那么岁月静好得起来的,是那10%双职工有房贷有娃还没人帮着带娃的。已经被逼到把娃送去幼儿园群体免疫或者夫妻一人辞职在家的二选一了。

然而这相比于当地的大多数老百姓,这种困难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没关系,不去看就不存在啊。



作者:晓凌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36007016/answer/164270691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想经历一次大逃杀🐶,2012的时候到处都是末日论,现在快2022了。
查查 查查
要说恐惧我个人还可以,我比较乐观,感觉应该不会轻易就严重,不过家里人吓得不轻,去年我回去时就开始咳嗽 咽痛,我媳妇母亲都是一个症状我们买了一堆药吃了一个春节,几乎哪里都没去每天留在家里,直到我返回工作地一直持续到6月在此过程中我和媳妇药就没断过,但是毫无作用,各种症状都很像但就是不发烧,期间电话家里也是一直有症状后来我弄到了一些所说的特效药,我和媳妇吃了两盒,以前从来没有感冒如此长时间过,最后总算好了 算是自愈了,不过免疫力大差,时不时就感冒临临总总一直在吃药,10月底做了核算检测正常,我估计也许我是真自愈了
你会怕因为艾滋病所以不约炮吗?反正我不会。武汉肺炎同理。
nani nani?!
在美国中部。没有时时的恐惧,但是有时冷不丁的会有“哎之前哪次出门有点不小心,有点懈怠了,还好没事”这种感叹。
个人没有怕过,最多担心父母中招,毕竟年纪大了。我本来就有比较严重的鼻炎和慢性咽炎,在别人眼里我可能一直都有武肺症状,我比较怕的是哪天会因为这个被拉去做核酸检测,那个检测据说准确率不高,万一测出来阳性再把我瞎治一通就不好办了。
马来西亚由于人民的放松和自私,确诊人数大幅攀升,看来疫苗或群体免疫是最后办法。唉😔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just a flu bro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謝邀

出門之類的時候已經相對比較習慣了,我已經能做到不隨時隨地擔心自己什麽時候會死在肺炎上
但要是連續打了3個噴嚏,我就會開始内心小劇場:感冒了?難道不是感冒?話説我上一次出門回家洗手好像是短了一點,難道我已經武漢肺炎了?我要死了嗎?
其實真的只是冷而已,窩在被窩裏過半小時就不冷了
林琳霖 我想成為馬來西亞台灣人
遇过奇型種,馬來西亞一月中(幾號忘記了)開學,有些父母反而會是說上學更危險過出門旅遊,本人都想給他們來一擊C8763
主要是害怕家裏的老人感染,對我們年輕人來說就是嚴重些的感冒。但聽説在英國突變的病毒對年輕人殺傷力更大
謝邀

家人很緊張,但是我很不緊張,因為覺得早死早超生⋯⋯對憂鬱患者來說是解脫
疫情越大越好
等美國死一億人以上
他們才會想要找共產黨算帳
不過那時候中國歐洲印度也死了差不多各9億人了
日本大概死三千萬  台灣一百萬

我為什麼這麼說 ?
別怪我  這世界左派聖母婊當道


只有死亡能讓這傻左醒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08
  • 浏览: 7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