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反驳小粉红认为社交媒体封禁川普证明了“网络主权”和墙的重要性?

https://i.imgur.com/g3FKPWp.jpg
知乎上很多小粉红认为社交媒体封禁川普证明了西方言论自由是假的,所有墙存在很必要。请问该如何反驳?
StevenMurphy 萨格尔王,蜂蜜罐的守护者,肩负百斤不换肩的筋肉王
很显然,小粉红觉得让赵家人捏着自己更安全
实际上比科技寡头更危险
因为科技寡头最多封你号,没办法对你进行线下真人快打
而赵家是封你号后还会请你喝茶
我不否认这次科技寡头们是五十步,笑中国言论审查百步
不过就安全程度来说
显然还是科技寡头更高,毕竟是生意人,赚钱是主要目的,并不希望过度得罪用户
井底支蛙 我常常因为自己不够无耻而与中国格格不入
改编本站某元老的一篇文章
原文: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021

假如你被社交平台删帖或封号了,社交平台的行为所代表的是“社交平台侵犯了你的言论自由”,还是“社交平台没有给予你在这里实现言论自由的途径”?

选择是否给与,是任何人的正当权利;选择是否侵犯,才是“主子”或“新阶级”的特权。

很明显社交平台只会是前者,政府才会是后者。

每个人天生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我同意,这不需要别人给予。但是和实现任何事情一样,实现言论自由也需要一定途径,需要物质基础,需要场合,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个途径、物质基础、场合,别人必须无偿给你提供吗?还是需要你自己给自己提供、自己挣得、自己负担或通过交易换取?如果你自己做不到,是否至少需要征得他人的同意?
每个人天生就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可社交平台不是谁天生就有的,而是一些人通过自己的劳动实现的,别人有权不给你提供这个途径,这不是侵犯你的言论自由;只有别人剥夺你本来就具有的言论自由之途径时,才叫侵犯你的言论自由。

举几个例子:
你自己用自己的嘴,站在公共道路上喊反共口号,被别人捂住嘴带走,打一顿判刑,这叫侵犯言论自由。
你自己掏钱印刷了几百张反共传单,在公共道路上散发给路人,这时有人过来强行把你的传单没收了,还把你打一顿判刑,这叫侵犯言论自由。
你自己租了一个饭店礼堂开party请反共人士吃饭,商讨反共计划,这时有人过来把你们都抓了,打完判刑,这叫侵犯言论自由。
你自己掏钱雇人开发了一个网站或自己开发了一个网站,自己花钱租服务器、带宽,在上面发布你想说话,结果被墙了,甚至查封你的服务器找到你人把你打一顿抓进去,这叫侵犯言论自由。
但,
如果你站在别人的家里、站在别人的开的服装店里,喊反共口号,别人把你赶出去,这不叫侵犯言论自由。
你强迫打印店的人给你印刷反共传单,被人不干报警,这不叫侵犯言论自由。
你带着反共人士强占饭店礼堂开party被别人赶出去,这不叫侵犯言论自由。
你在别人开的网站上发话被别人删了,这不叫侵犯言论自由。

为什么有些人就是弄不明白呢?不去指责公权力剥夺你天生就有的言论自由,却去责怪本就没有义务给你提供言论自由的私权力,如此混淆视听本末倒置非蠢即坏!


至于这些社交巨头...吃相是很难看,但从法理上说它们的做法也无可厚非。能做的就是修改230条款让它们不能即享受审查言论的权力又有不受起诉的权利以及用反垄断法拆分它们避免一家独大。
事实上这几天这些社交巨头玩得太过已经起反作用了。大量的用户跑去它们的竞争对手如Telegram,Signal,gab那里去,民主国家市场经济本身都会有这种调节机制的,不用太担心。这些社交巨头蹦达得了一时,蹦跶不了一世。很快它们就会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这个道理了。
反倒是那些给关在笼子里的贱畜们,一出生就给剥夺了选择的权利,对主子连个屁都不敢放,是谁给你们的自信让你们去嘲笑西方有选择权站起来的自由人的?😄

近来美国大选很多人心情低落容易给共匪有机可乘企图来大肆攻击西方民主制度从而为自己的专制政权所做所为寻找支撑点,需要警惕!不要堕入共匪的那套话术,它们就是想让你觉得天下乌鸦一般黑,从而放弃抵抗,默认它们的暴行。
可爱猴猴 “Patriotism is your conviction that this country is superior to all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you were born in it.”
政府控制人民,不行!
科技寡头控制人民,彳亍!

可是兄弟啊,总统好歹是选出来的,有谁同意要让科技寡头成为人民的主宰了吗?

有谁投票给孙达拉詹、投票给多西、投票给贝佐斯吗?

是,这些公司是私有制的,但在封建时代,国家也形同于君王和贵族的私有物:有人觉得这道德、合乎逻辑,应该拥护吗?

封建国家的契约同社交媒体是相等的:我为你提供保护(服务),你由此必须服膺于我的权力。

这在近似封建国家的共产中国也相似:我为你推翻中华民国,而由此你必须服膺于我的统治——

国家政权声称这是为人民服务,你当然也能说这在社会契约的层面上与私有公司不同,但任何一个社交媒体不也声称它们正为人们的便利奋斗吗?

你说,公司业务你可以选择,国家不行——但你其实可以移民,不是吗?无非是困难了些。

而在互联网市场,转换使用的社交平台同样需要支付成本。核心的概念是相等的。

这些狂热的拥护着寡头的人在我看来不过是另一个帝国的另一批奴隶,正满心欢喜的期冀着另一位高明的主人来拉起脖颈上的锁链,以讨好来试图祈求比先前主人更好的粗粮。
影正 博爱,公正,自由
对于上面有人提到社交媒体是私权力,所以没有提供言论自由的义务,我不管文章是谁写的,这里论证的大前提就出了问题了,那就是社交平台属于“私权力”吗?用户在社交平台上发言属于吃了“言论自由”的霸王餐吗?
这篇文章最大的漏洞在于这句话,只有别人剥夺你本来就具有的言论自由之途径时,才叫侵犯你的言论自由。这句话最大的问题是你如何定义什么是你本来就具有的言论自由的途经,什么又不是。如果按笔者的定义,需要通过别人的努力来帮你实现的言论自由之途径,不属于你本来就具有的言论自由之途径,那么意味着现在你所使用的所有通讯设备,通信软件和app的运营公司都有权选择是否允许你依靠他们的产品发表言论,笔者把这比喻作店主有权选择不接待那些他们不欢迎的顾客。


那么假如依照这个比喻,被社交平台禁声的用户属于“不被接待的客人”吗?其实并不是,这是这篇文章的一个严重的误区,的确,一个人在社交平台上注册一个账号并不需要支付金钱,但这并不意味着平台所提供的服务是一种无偿的馈赠,相反,平台正是依靠着庞大的用户群体和流量获取大量的各类收益,而这些收益是使用这个平台的每一个用户所提供的,但是,当平台把一部分他们不欢迎的用户封禁的时候,这些用户无法使用平台的服务,但平台却依然能享受他们带来的收益,所以更恰当的比喻是,一群人预约了到一家酒店开宴会,每个人都出了份子钱,但酒店却故意不给其中的黑人准备饭菜。


所以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社交平台是“私权力”吗?事实上,用户使用社交平台确实并没有支付任何代价,但平台却能以此获得巨大的收益,也就是说,用户所支付的是不被他们所能使用的价值,而自古以来人民需要支付,但不能被自己使用的价值只有一个那就是“税金”,而使用税金的组织就是“公权力”的体现,人民向统治者支付税金,统治者再平等的服务人民,而社交平台通过广告为商家做宣传,商家向社交平台支付广告费,而用户又透过宣传购买商家的商品,在这里“广告费”其实就是“税金”的代表,因为这里其实包含了商家的成本和收益,而收益的部分来自用户群体,也就意味着在原本实体经济中商家和顾客的互动中社交平台成为了其中的中介,并且同时从双方吸取收益,这里我指出的只是其中的一环,在现代信息化的社会,这些科技巨头可能是已经全社会经济活动的中介,这意味着他们的产品已经作为公共设施的一部分存在,而作为公共设施的运营者,假如航空公司,电力公司,网络公司都有权基于“不是你本身具有的”来终止对你的服务,那你还有在这个社会活下去的办法吗?


无论在哪个时代,掌握人民生活的必要条件的组织都有依法平等给人民提供服务的社会公义,况且当他们能向全社会吸纳财富和提供服务,并具有垄断地位极力排除竞争者的时候,那他就具有公权力的性质,所以还把科技巨头当成一般企业的人,说明对信息时代的运行规律还缺乏认识。
典型的偷换概念,“恶心势力”们把川普封禁=你共造墙有理?
什么逻辑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倒想“支持”小粉红一下。

因为你发现,当你邮寄书籍、印刷品,携带出入境时,独裁国家都会限制。而网上发,以及看这些东西,就容易得多,也就成了这些封锁的缺口。

换句话说,要么实体墙也不要,要么虚拟世界也要墙。就比如如果把我关起来不让我出去其他国家,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多好,但我肉体出不去,但却能网上出去,那么我一样了解到了世界。虽然我不了解美国大街上是不是容易捡到掉了的钱?哪些车站有流浪汉在外面睡觉?他们盖什么样的被子?麦当劳是24小时营业,还是如何?不停车买快餐是怎么进去,怎么出去等等这种细节,可能不知道。但通过互联网,一样了解得到很多没有网络时不能了解到的东西。

确实应该统一化,要有就都有,要没就都没,否则就像:现在开始禁止人民币兑换美元!不过,兑换欧元、日元可以。而欧元日元可以兑换成美元,这么成了摆设。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反正就是贏了又贏、贏了又贏的邏輯
川普被推特封殺了:邪惡推特封殺川普,萬惡的資本家
川普把推特封殺了:邪惡川普封殺推特,僞善的美國人
誰也沒封殺誰川普繼續嘴炮:都是因爲沒有墻,才會讓川普爲所欲爲暢所欲言,美國才會這麽亂,還是得有墻

要是要反駁的話:你們連推特都沒有呢。美國總統有被封號的權利,因爲他有號!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美帝的公司可以封总统的推特号,腾讯公司敢封习夶的微信号吗?
封号不是等同于建墙的行为吗?粉蛆脑子翻个了?
Hacker94917 把墙推倒
小粉红从推特封Trump号看出西方也没有言论自由,进而否定言论自由对人类的价值,甚至衍生出“墙存在很必要”这种反智观点.........



小粉红都不学逻辑的吗?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西方一堂言,不行!
中国一堂言,行!

这就是从「川普被封」到「墙该存在」中的唯一逻辑:我先自杀,就不怕敌人杀我力(智将)

不要试图去跟粉蛆争辩,他们的黑白都压根是颠倒的,在这种基础之上说什么都没用
中共高官,那个敢实名制注册微博吗?微博底下敢放开评论吗?
fakeuse1989 天生仲尼,而万古如长夜
自己对自己的言论都没有主权,还谈‘网络主权’,好似一群太监讨论逛青楼嫖妓技巧一般
AirJordan 新注册用户
[转可能是贺卫方教授的评价]

贺卫方:

1960年7月17日,山东牟平人,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法学家、公共知识分子。

2017年5月下旬,微博禁言、微信公众号被封。

2019年9月26日,微信账号永久封号。


全文:

不少网友对于最近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封杀美国总统川普或特朗普的账号事极为愤怒,认为这是扼杀言论自由的行为。不过,这样的指责值得商榷。


1)推特是一个私营的媒体平台,而川普是美国总统,私营公司对于总统言论的限制是异乎寻常的一种类型。从传统上说,人们对于新闻自由的关注多偏重于警惕政府对民间言论的限制,而不是相反,因此推特对于川普的限制确实属于我们这里非常难以想象的。打一个不大贴切的比方,好比是新浪微博封杀了新华社的官方账号。我只是想提醒大家注意,这是值得每一个珍惜言论自由价值的人关注的一个差异。


2)私人经营的推特一类言论平台获得如此广泛的社会影响力,当然具有了公器的特质。不过,公器并非公厕,不可以来者不拒,就像纽约时报、CNN这类传统媒体一样,它们也必须遵循有关新闻业的基本伦理,既保障自由,又限制滥用。因此,这类平台需要履行对于言论进行筛选的职责,例如,对于公然鼓吹族群仇恨、煽动暴力或制造谣言的发言者作出警示,屡教不改者作出封号的举措,都是必要的。


3)社交媒体平台在管理过程中当然会发生争议,如果涉及到对于言论自由的限制是否违法违宪,通往司法裁判的道路上畅通的。


4)川普是美国现代总统中最偏好使用社交媒体直接发布言论的一位。过去的总统,基本上是通过自己或白宫发言人向媒体发布信息,再由媒体加以报道和评论的模式。但是,川普改变了这一切,他自己办了一份可谓《川普日报》的媒体,每天动辄发布数十条,跟从者数以千万计。这对于美国传统新闻格局而言是一种新现象,因为按某种惯例,在美国,除了例行的公报之外,政府是不能自办媒体的,因为这是一种特殊的垄断,有害于自由以及对公权力的新闻监督。指出这一现象,也希望明确另一个事实,那就是社交媒体平台封杀川普账号并不意味着他失去了通过传统方式向世人发表观点的机会。


5)说到川普推特言论与一月六日抗议者冲击国会的行为之间的关系,作为寻求连任的总统候选人,川普最严重的问题在于,当选举日结果出台之后,他连篇累牍地指责选举存在着大规模舞弊,拜登的胜利是偷窃来的,即便是一些争议地方经过重新计算仍证明结果无改,即便是他的律师团队所提起的数十起诉讼在州以及联邦法院无一例外都以缺乏证据或诉讼本身没有法律依据而失败,即便是他任命的司法部长也宣布经过调查没有发现足以改变选举结果的舞弊发生,他依旧如祥林嫂一般喋喋不休,不断地鼓励甚至煽动各种力量去推翻选举结果。


他提前发出号召,让支持者从全国各地来到首都,在一月六日国会计算选举人票的时候向议员们施加压力,行政首脑以此种方式阻挠和威胁立法权的运行,是史无前例的行为。


我认为,川普必须为当天发生的暴力冲击国会的事件承担相当的责任,而鉴于他的这种责任,网络平台封禁他的账号并无不妥,也没有违反第一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保障。
墙保护了外国人,看看steam上一堆要求封中国号的

素质就那样,封禁挺好的
首先論據就是錯誤片面的,結論更是嚴重扯淡.
  • 並不是歐洲所有的社交媒體都是美國公司,只不過是主流的幾個是美國的公司.

  • 即使主流的幾個是社交媒體是美國的公司,也不能說美國人掌握了所有的話語權,因為社交媒體!=所有的話語權.歐洲有的是媒體,比如BBC,DW,FRI,等等.
  • 私人公司封殺某個用戶,不需要法律,甚至連大名鼎鼎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都管不著,法無禁止及可行.

  • 美國總統有新聞發言人,有大大小小的記者,聯絡官,即使臉書、推特封了特朗普又怎麼樣手機就成一塊板磚了聖旨就出不了白宮了宮斗劇看多了吧.

通篇扯淡的東西,不值得一看,不值得反駁.最後勸你一句,支忽以及所有簡體中文的東西,珍愛生命請遠離.
另外,這個人的簡介是帝國理工大學的留學生,暫且相信是真的.像這種滿嘴胡扯,連基本的常識都沒有,缺乏基本的政治和法律常識,替共匪為虎作倀的支那雜種,不算少見.海外華人牆內華人,想要取得成就,第一步就是徹底與這些支那人撇清關係.
zyzyyva 新注册用户
理是这么一个理,不过就是角色错位,你就是个屁居然站在赵家人的角度看问题。看看美国大选,白左玩的那套东西不就是中共玩剩下的。
幻之大天使 我不同意五毛的說法, 但我誓死捍衛五毛說話、以及美分反駁五毛的權利
[欧洲人的社交媒体平台,也不外乎脸书、推特、Instagram等,清一色的美国公司。]
蔥友都認識荷蘭搜尋引擎 Startpage
還有俄羅斯 Yandax﹑Telegram﹑VKontakte
日本 Mixi﹑Niconico﹑Pixiv﹑樂天
韓國 Naver/Line﹑台灣奇摩﹑露天
美中以外並非不存在社交媒體平台
只是在自由市場拼不過美國商品而已

[是的,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中国是个极其特殊的例外,具有自己内部的全套社交媒体平台。而在中国以外的世界,早已经被这些美国互联网公司捆绑了。]
反過來說就是中國用齷齪手段
把技不如人的中國全家桶隔絕於全球自由市場的競爭
留其一條狗命而已

回樓主 [知乎上很多小粉红认为社交媒体封禁川普证明了西方言论自由是假的]
自由就跟民主一樣
與其說真與假﹑有與沒有, 不如說多與少
西方的言論自由仍未足夠, 人類與天國仍有距離
矯枉過正的政治正確與 SJW 橫行更是讓自由開起倒車來
但這不是中國百步笑五十步的理由
也不是人類放棄最求自由﹑認為自由是偽命題的藉口
現在西方的言論自由比 1980-2000 年代「百花齊放」的中國還要高千萬倍
何況維尼倒車的速度與 SJW 和互聯網巨頭﹑Deep States 比只快不慢
一个稍有常识的人 包食者鄙,未能远谋
看到有人压迫言论自由,不去对抗压迫者,而是以此论证自己压迫言论自由是对的,比烂思维+韭菜赞镰刀深入骨髓,无可救药。
jiuqiupeng 观察 辞根散作九秋蓬
封杀言论本来就是错的,非要反驳只能越洗越黑
麦子 高声望账号无法登陆了,从零开始,请大家帮我提高声望。
这个话题还真的么没法反驳,因为美国民主党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学生。 

学生的功底不如老师身后,学到了3、4成,但是总的路子、方法没啥区别
中國有言論自由嗎?沒有。
只有按照中國黨媒造謠的自由
只要你跟著黨媒說話,你永遠有人支持
中國教育培訓了一大幫費拉,没救的
zhengyi 反共并不能带来优越感和智商提升
小粉红逻辑强大到 自己被铁拳揍了也证明国家的正确。就这逻辑你是反驳不了了。都已经疯了
都1202年了,还谈什么墙不墙的,不是疫情的话,出国分分钟的事情,网上的东西还是有增减成分在里面的,亲身感受才是最重要的。
无非就是这种逻辑:“你家里有一只蟑螂,所以你家非常脏,所以我需要把我家封闭起来,防止你家的蟑螂把我家弄脏。”一般情况下,任何人都知道:要反驳他,只须指出他家里的蟑螂远比对方多,他的家远比对方肮脏,封闭只会使他家的蟑螂越来越多即可。

然而,如果你这么做了,此人接着就会把自己家人的嘴都捂上,然后说:“我家很干净,我的家人都说从来没见过什么蟑螂”,或是“我凭什么要按照你的标准去定义什么是肮脏,什么是蟑螂?”一类的怪话。把他惹急了,说不定会直接跳上来想扇烂你的嘴呢。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保護言論自由不等於你可以在屬於私人公司的的商店酒吧公園說任何事情
這裡twitter的性質類似, 作為商業公司的社交平台他們可以刪除屏蔽不喜歡的言論。當然爭議是twitter這樣的社交媒體很大程度起到了公共資源的作用, 如果是公共服務這樣做的確有問題。

中國的問題是社交媒體自己並不決定這些, 而是常駐騰訊的黨支部和中宣部負責。這就改從你去微信發言的雙方關係, 而是黨國監視你在微信發言然後封你帳號的三方關係。考慮當官作為公共服務的提供者, 這觸犯了商業經營自由和言論自由。

這種深入的法律分析不難, 不過中國敢這樣做的律師大概都在寒蟬或移民中。讓老百姓自己去琢磨的確不適合
儒家的信徒 🤬不友善用户 怀念2003至2013
网络主权说的过去,但是说墙是重要的就搞笑了。
以前我觉得政府不该控制媒体和互联网,不该墙掉谷歌推特脸书。

但是现在我的看法改变了。如果政府不控制媒体和互联网,资本就会控制舆论,从而控制政府。这次美国大选给我上了一课。

看看华为、阿里、拼夕夕它们的操行,员工996,离职251。让政府做资本的傀儡,未必能比土共强。

连号称“不作恶”的谷歌尚且如此卑劣毫无底线,让华为、阿里、拼夕夕得势了,怕是……

我真的不是五毛。
膜蛤第一名 我一刀就砍下了奶黄包的狗头啊就一刀
这傻吊真的应该日他祖宗,又是老一套内宣文案去说gfw“利于国家安全”

至于这次川普被噤声,连左棍默克尔都看不下去了,本来就极其不合理,而且根本就是逮住了缺点往死里怼。
而且我认为大型科技公司作恶起来真的不输支共,这次封川普也暴露了他们的吃相太差。
其实这个事件上,最可恨的不是墙内洗过脑的粉红,而是那批在美的华左棍文痞,比如杨建利,在挨了墙国社会主义言论审查铁拳后,逃到了大洋彼岸,又为科技寡头的言论审查拍手叫好!
川普不能封推特,而推特能封川普正是言论自由的体现,因为任何媒体都可以有自己的倾向,这是言论自由的所允许的,但如果政府控制所有媒体,由政府决定封谁的口,这才是没有了言论自由。
小粉红对于那些论证随便脸书推特封号删帖的公知来证明说墙的重要性,这么攻击逻辑是自洽的。
所以我乐见这些舔民主党的灯塔公知们被腾讯封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