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本身是否要为历史负责?

一种非常常见的说法,某某哲学家或者某某流派的思想的影响下导致了某某历史事件。
比如:
基督教导致了罗马灭亡
启蒙运动导致了法国大革命
尼采和瓦格纳导致了希特勒和纳粹运动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不要。因为不同的人对同一种思想的反应不同,所以责任在人上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願榮光歸香港
否。現今所有主流思想在歷史上都做過好事也做過壞事。當然唯有共產主義思想,造成的破壞特別大,應該單獨討論。

二十世紀,在麥卡錫主義流行的時代,主流法學觀點是共產主義思想本身就是犯罪。美國最高法院在1961年的Scales v. United States這個案子里就是這樣判的。大法官的理由是,共產主義思想對社會的危害第一是已經明確的(史達林大屠殺,還有當時正在進行的中共三年飢荒),第二是現在時(也就是說,不是像縱慾主義這樣,一代人以後才可能造成刑事傷害)。因此,凡是會造成這樣的"clear and present"的社會危害的思想,都可以按犯罪判處。

後來二十一世紀以後,法學觀點有了新的發展。現在的法學學者一般認為出現共產主義思想,類似於羅馬共和國末期出現的種種賣子賣孫、換取暫時享樂的羅馬式烏托邦思想,根本原因是社會自身的機制出了問題。羅馬共和國末期、羅馬帝國時期,各種帝國政府機構、官辦學校和事業單位臃腫,養活了大批自身的利益與羅馬主流公民的利益相衝突的閒人。

在羅馬共和國早期,地中海各地都是諸侯自治,沒有諸侯會像羅馬帝國時期那樣,揮霍納稅人的錢去養閒人。早期的諸侯珍惜自己得來不易的金銀,其養活的知識分子也好、民事官員也好、學院學者也好,都是有民族責任感、有德性的貴族。當然那時候也有幾個城邦喜歡養利益和主流公民衝突的學院閒人,然後……然後他們就亡國了。

因此,法學學者的一般觀點是,如果社會出現一批人信奉共產主義這類「有明確和現行危害」的思想,應該溯其根源,裁剪背後供養這種人的拜占庭式的、臃腫的養閒人的機構。不然的話,僅僅靠麥卡錫主義,還是是難以剷除共產主義者。
ping2019 心存希望但不過度樂觀
你自己想想看好了:不管你是有一套天馬行空對這世界規則的想像,還是一套滅絕人性慘無人道的道理,即使你把它行諸文字,只要不施行在活生生的人身上,你都可以把它當做是一部小說,一個遊戲,一個25禁的創造物。

這些想要讓純粹的思想為歷史負責的看法,我覺得都是在幫為政者減罪,就像所謂的紅顏禍水--其實管不住的,都是為政者的心。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扭曲的左人总是要变着方儿扭一扭:总之,自己找死的家伙自己不必用死负责,反正不能不是别人的错!
讲话无法脱离语境。第一次工业革命后女工和童工被压迫时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是反抗压迫,语言腐败后就变成了压迫与奴役的特色洗脑工具。
君子以不强自息 新注册用户
一万个读者就有一万个哈姆雷特,佛祖没有义务对歪嘴和尚负责
瑞柏莉莉安 为无私的苍天献上忠诚!
🕷️无罪论者也喜欢把锅甩给马列,甩给俄爹,甩给土共,甩给资本,甩给大清甚至甩给民国😅,无法正视自身错误的人永远只会把锅往外甩,那么即便共产党垮台了,终有一天这些人会再度扛起汉利安的大旗,看啥都是辱华,在全世界飘香万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