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历史学家辛德勇、许纪霖、葛剑雄、阎步克、王子今的学术水平与观点?

五位老师都是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而且都有很强的自由派/反体制倾向,请各位葱油评价一下这五位教授的学术水平。

当然大家可以只回答自己了解的老师。

另外请大家推荐国内其他有水平的学者,谢谢。

以下是百度百科上的简介。
辛德勇,1959年8月生,辽宁铁岭开原人,历史学博士,现任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历史地理学、历史文献学研究,兼事地理学史研究,代表作为《隋唐两京丛考》、《古代交通与地理文献研究》、《历史的空间与空间的历史:中国历史地理与地理学史研究》和《秦汉政区与边界地理研究》。

许纪霖,1957年出生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紫江学者,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华东师大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中国近代思想史专业博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校学术委员会委员。担任上海历史学会副会长、秘书长、中国史学会理事,上海哲学社会科学联合会委员,香港中文大学《二十一世纪》杂志编委。 近年来主要从事二十世纪的中国思想史和知识分子的研究以及上海的城市文化研究。

葛剑雄,教授,历史学博士,博士生导师,祖籍浙江绍兴,1945年12月15日出生于浙江湖州,民革中央委员。曾任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曾任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现任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会常务委员。2016年8月,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阎步克,1954年11月20日生,辽宁省沈阳市人,北京大学人文学部副主任,历史学系学术委员会主席,学科学位分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教学名师。

王子今,1950年12月生于哈尔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书院院长、国学院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七届学科评议组中国史组成员,中国秦汉史研究会顾问,中国河洛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兼职教授。曾任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秦汉史。著有:《秦汉区域文化研究》《秦汉交通史稿》《权力的黑光:中国封建政治迷信批判》等。
Onioner 品葱难民。原品葱Onioner。习以为常,近乎平壤。见到“如何反驳xxx”式的问题一律点踩
一个个讲吧。
辛德勇研究的方向主要是秦汉史和历史地理方向。相信关注了他微信公众号的葱油都能经常在推送和评论区看到各种阴阳怪气和直球冲塔。据他自己说是在文革里面受了太多的苦,因此对民主有着格外的向往。辛德勇虽然是学理科的地理学出身,但通过自己私下的阅读逐渐走上历史研究的道路。辛德勇治学上属于典型的考据型学者,每本书引用史料之广泛令人咋舌。但也可能正因如此,要辛德勇的著作需要一定的耐心,才能从其中发现其真知灼见。

而说到许纪霖老师,看过我之前一些回答的都知道我是很推崇许老师的。和辛德勇不同,许纪霖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更加明显。许纪霖家出名门,祖上几代都有名家,因此身上也带有点士大夫的风气,喜欢各种清议臧否时事。按照他本人的说法,他90年代曾经是激进的全盘西化论者,并在当时是中国自由派的领袖之一,但后来随着知识面的增加开始推崇杜亚泉这样的温和现代化主义者,并对传统文化开始有更强的兴趣。和辛德勇不同,许纪霖的书不长于史料,而是在分析问题的角度上颇有新意,每次都能给人不一样的思路,因此通常许的书比较易读,且容易与现实产生对照。最近许纪霖也开了b站频道普及历史(主要是他本人对历史的分析与讲述),想像罗翔一样用更温和的方式去实现启蒙。不过从现在墙内的情况看,恐怕是难以为继的。
另外许纪霖也有个人生黑点(也是亮点),就是他曾经捧过刘仲敬,在采访里面推荐刘仲敬的《民国纪事本末》。当时刘仲敬能在墙内火起来其实也和许纪霖这一捧脱不了干系。但如果综合他的各种言论我们会发现许纪霖还算是容忍度比较高的,即使是观点与他完全相左的新左派汪晖他也经常表扬。因此他捧刘仲敬也不一定说明他就是隐藏的姨粉,可能只是出于扶植后辈的想法而已。

更新一下葛剑雄。
据葛剑雄本人说他和许纪霖是多年的好朋友,他们一些思想也比较接近,比如当下都比较倾向于大众启蒙,思想相对来说都比较倾向温和的改良,经常批评高考制度、政府腐败,也经常举历史上统一与分裂的例子说明大一统的弊端。葛剑雄本人和体制靠的很近,担任了政协委员等公职,所提出的意见大多在文化教育领域如加强历史普及教育等等,他本人也担任了王者荣耀的历史顾问。葛剑雄学术上偏向历史地理,细化下来的话更关心人口、移民等问题。葛剑雄写书风格也比较偏向史料考据派,但和辛德勇那种穷极偏门史料不同,葛剑雄本人组织能力一流,擅长组织大量学者合作进行历史数据的搜集与整理,所出的书思路清晰,用语浅显易懂。适合爱好历史地理的葱油们阅读。
6月更新:葛剑雄也开始主动表忠心了,怎么说呢,士大夫之无耻是为国耻。

阎步克和王子今不是特别熟悉,就略讲了。
阎步克算是国内秦汉魏晋南北朝史坐头把交椅的人物,是田余庆的大弟子。但和老师田余庆不同,阎步克更关心的是制度而不是政治,因此写的书不如田余庆那样波澜起伏,但也都是逻辑严密,结论富有新意的著作。阎步克在北大几十年都坚持给学生开课,课的质量很好,在北大吸引了一大批粉丝,在北大人气十分出众。阎步克学术上比较坚持从中国内部的逻辑出发看中国,因此不是很赞成现代民主政治标准下对中国古代专制的定义,在他看来,中国的士大夫文化以及许多制度都可以限制皇帝的权力。(至少在他研究的时段如此)而阎步克在南北朝问题上则继承了其老师田余庆,是典型的北朝正统论者,认为北朝的均田制、府兵制、重农抑商和科举制度代表了中国历史的发展方向,并在后来被隋唐所沿用。(与之相对的是陈寅恪提出的南朝化论,认为南朝的土地私有制、募兵制、商品经济和贵族门阀是中国历史发展的方向,所提出的论据是以上现象在唐朝中后期都得以复活。)而由于阎步克威望很高,外加后继有人,现在中国主流学术界北朝正统派占据主流地位,南朝化学说则逐渐边缘化。

王子今是其中我最不熟悉的一位。只能大致谈下我的了解。王子今主要研究方向是秦汉历史地理,政治制度等等。但可能是考古系出身的缘故,王子今的历史地理研究和葛剑雄、辛德勇这些注重文献的不同,他往往会加入大量的自然考古学与地质学的证据,让历史显得更全面真实。后来王子今也以他这方面的积累除了不少生态环境史的著作,自然也值得一读。

下次更新几位我自己比较推荐、也比较对葱油们口味的中外华人学者。

王德威
哈佛大学东亚系教授,在文学史、比较文学、文学评论、思想史等等领域都有卓越的贡献。王德威1953年出生于台湾,父母都是外省人,从小在台湾长大,随后又到美国攻读博士并留在美国教书。外省人-台湾人-美国华人三重身份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成为王德威很多研究问题意识的出发点,王德威的著作中有很多都是从文学角度出发,讨论复杂的认同问题。而在学术分析角度上,王德威注重立足台湾、香港、新马、大陆等地的本土性来描述各地的文学现象(这在外省人后代中无疑是相当“绿”的了),基于对本土性的重视王德威提出“后遗民写作”,“华语语系文学”等等概念,将各地华语华人文学看作是中文这一文化根基在各地风土之下产生的不同的本土文化与精神世界。王德威著作颇丰,而且文笔极佳,让人不忍释卷,演讲口才也相当出众,一场演讲让人如听一场精彩的话剧,也正是凭着这些优势,王德威甚至比他的老师夏志清还早当上台湾中研院院士。总而言之,王德威关于“认同”的各种具有独创性的研究,我想对于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希望寻找新的族群与认同的许多葱油,会有很强的启发性。

林毓生
林先生对我个人的影响可谓十分巨大。以前我刚刚成为反贼的时候可是个激进的左翼青年,天天喊着平权、重写历史,家庭革命等口号,而我转向古典自由主义的契机正是读了林毓生的书,才让我意识到我们现在所站立的世界原来有着如此坚实与绵远的基础。林毓生1939年出生于东北,49年后去往台湾,并在台大读本科时期因为上了台湾民主先驱殷海光的课而对自由民主与英美传统产生兴趣。本科毕业后林毓生前往美国芝加哥大学读博士,是哈耶克的关门弟子。当时的芝加哥大学汇集了如哈耶克、索维尔、施特劳斯等一大批保守派学术精英,林毓生也在这样的环境下对西方的自由主义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并将其运用到了其专业领域——中国思想史的研究当中。在林毓生看来,五四虽然有着全盘反传统的态度,但正是因为他们对传统没有足够的了解,因此其思维中有着许多中国传统的思维方式:比如一元化的思维(将中国和西方都视作一个一元的整体,而缺少对其中细节的把握。这导致了后来将一些西方专制思想的源头也一并吸收),以及用思想文化解决问题的方式(幻想设计一个乌托邦,在中国建立这个乌托邦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这导致了后来共产主义的传播)。正是因为以上两种思维方式,自由民主在中国无法建立一个坚实的基础,从而最终滑向共产极权。而台湾正是因为以保卫台湾文化为基础进行民主运动,因此得以建立自由民主的坚实基础。可能是早年接受殷海光逻辑学的教学的缘故,林毓生的文章逻辑清晰严密,问题、方法与解答呈现的十分清晰,既是对中国史与西方哲学没有太深入了解的葱油也可以充分理解。

更新谈谈关于党史方面的研究
看关于中共党史的研究是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历史研究最直接的创新往往在于史料的发掘,但中共历来没有信息开放透明的制度和传统,更缺乏面对历史的自信,因此党史研究往往是隔空赞颂。各路有点学术追求的党史学家最大的本事往往是酒量高,往往可以把档案馆长喝迷糊了然后签协议查档案(沈志华说的)。因此在党史研究界往往是史料为王,能搞到新材料的就能出成果。那最能搞材料的是谁?那当然是那帮有红二代背景,典型代表就是沈志华、邓野这些;其次则是如高华、王奇生这样背景一般,但愿意下苦功夫的学者。由于学术要求客观真实和党要求的讲好党的故事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往往这些党史学家都只能在作品里面阴阳怪气或是违心吹捧。其上限也不过是体制内改良派的诉求,对于有大脑升级潜力的粉红是十分有用的,但对于已经大脑升级的葱油们来说,自然是看的不够过瘾了。至于国外的,虽然没有意识形态和体制的束缚,但中共往往对这些人严防死守,因此海外研究中共有点名气的学者,要么靠充当大外宣换取阅读资料的权限(如傅高义),要么是做比较抽象的思想哲学研究(比如魏斐德)。海内海外的双重困境造成现在党史研究基本没有什么能看的过瘾的东西。
辛德勇现在挺红的。。他那个微信公众号是真的跳,直球辱,说实话我挺担心的。。
学术水平不好评价,我只是个爱好者,他算“著述等身”了,最近几年出了一大堆书,有恰烂钱的嫌疑。
其他几个人都属于比较低调的那种。阎步克的知名度挺高的,他主要是搞中古史的
我感觉国内这些搞边疆史,民族史,历史地理的有很多自由派,除了辛德勇和葛剑雄,比较有印象的还有罗新,姚大力
筱田君 为我们的兄弟Donald J trump 祷告,人非神不完美,臭皮囊也可以维护公义
那位研究历史地理的还是我在国内时候的老师的老师,听过他个人生活的事情也不少,不过不方便说了。另外那位研究魏晋南北朝的也听过他的课。总的来说,研究的水平是有的,也不乏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研究历史的话,还是值得去研究下他们的成果,我觉得他们身上的支味不比京都学派刚去不久的那位多多少。他们始终是人,为了钱和名和自身安全以及那不可负先祖的思想,当然会夹带私货什么的,你看的时候抛开就行。因为我总感觉白人研究的中国古代史多少有些不足。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很難想象受過歷史訓練的人不會變成共產黨的敵人
這也是文革先拿歷史學家開刀的原因

党国拿着他们的退休金, 不能明说但是偶尔还是会流露一些
记得葛剑雄问过"如果齐国统一了中国会怎么样?  那可是海洋文明"

共产党自己的历史学者即使卖命洗涤, 也可以看出来洗涤关键地方他是看到真相了, 条件合适很容易转化成颠覆政权的支持者


萧功秦: 林彪事件再考察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417
体制内的所谓历史学家我一般都不信任。
再说你说的这几个也根本谈不上是自由派。
我推荐秦会
高华、沈志华、何方、金雁 出名点吧。著作影响好像也大点。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对中国现状反思的话,大体会有两种思路。一种是中国自有国情,特别问题特别处理,这是这几位学者的看法。另一种是中国文化糟粕太多,需要借助西方文化重新洗牌,这种是柏杨,河殇派,品葱加速主义者的看法。

两种谁对谁错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是作为加速主义者,还是真心希望这几位被铁拳。不说了我去加速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想逃离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8-28
  • 浏览: 4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