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文化作为影响了一代人的现象,为何没有专门的书籍介绍,反而大加批判?

作为一个时代的特定产物,甚至连非主流群体自己,也是羞于提起过去的事情。
谢邀。

中国90s,发起于网路,广泛影响中国各个主要城乡城镇的“非主流文化”其实只是广义非主流Non-Mainstream中非常小,非常分支,非常零散的一种“拼凑文化”。

这种拼凑文化和传统“文化层次上的广义非主流”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广义非主流的定性在于“相当程度上的不遵循甚至反对和冲击了【约定俗成/传统惯性/固有社会认知】” 满足这三点才能算是非主流,它是一种比较系统化,有文化底蕴,有流行风向,有内涵覆盖,有指向性文化引领的整体。历史上很多亚文化都有“非主流因素”,比如前卫重金属,哥特次文化,沉睡系恐怖电影,BDSM性虐待,赛博庞克等等。

赛博庞克就有非常深邃的社会内涵和文化指向性引领,大幅的钢铁洪流和戾艳霓虹可能占了一副描述画作90%的篇幅,偏偏这幅画要突出的就是那10%,甚至1%构架比例的蕴灯如豆,在都市、科技、贫困与高压管控下永存不灭的那一点看似高冷,实则炽热的人文情怀。但是你说他容易读懂吗?不容易! 你说他冲击约定俗成吗?肯定啊,一碗面条里咔嚓出来个人眼珠子,多大冲击力啊! 你说他遵循传统惯性吗?肯定不啊,高楼林立的愿景之下必然是昏暗阴霾的窟窑!你说他符合社会既定认识吗? 当然也不,好好一个大美女穿着怪异脸贴在满是涂鸦的厕所马桶上面,本身就是对固有社会认知允许范畴的挑战。

同样的还有BDSM,包括其延展出来的Dom/sub文化,很多人误解带个手铐子,拿鞭子抽几下就是SM了,或者勒令跪着不许动脚趾头伸嘴巴里就是Dom了。 但是很少有人思考过,当施虐方“强加”铁链和绳索给受虐方以后,受虐方就把整个游戏和愉悦的主导权和执行权同时移交给施虐方了,你在享受主导权的同时也附有安全执行,保证双方愉悦的责任,李银河就说过,某种意义上在SM游戏中,S才是提供服务的那一方!而M只需要单纯的遵循对方提供的剧本和基本指令就可以享受到对等的愉悦。 这种具像化的行为提升到文化内核本身,那么就是对现实约定俗成理解的一种巨大反抗。

可见亚文化中对非主流因素的体现其实是历史长河中,无数遵循者用了无数实践搭建的一座象牙塔,而中国非主流的文化根基则是在非常短时间内“旁征博引” 说难听点就是“鸡零狗碎”了。打个比方,BDSM中有一个分支叫做恋物癖,内裤塞嘴巴里还是丝袜塞肛门中都算,大上个世纪60年代前在欧洲还是一种医科曾经关注过的临床疾病,一直到2013年世界卫生组织ICD-9-CM-302-DMS-5人类才把这东西从“精神科疾病里”排除出去,170多年的历程和实践才在法定和临床意义上给这么小一个亚文化次生分枝剥离了文化歧视印章,非主流呢? 有多少年实践和推演去证明自己的想法呢? 答案是15年,从1992年火星文,伪视觉系等因素的兴起,到2006年中共颁布《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规范法》,当然,这里也不是说中共绞杀火星文是中国非主流文化的唯一终结者,但是可以看出在集权社会中非主流因素,从【现象】发展成【文化】会面对更多,更强,更猝不及防的杀手锏。

非主流的文化印章只是中国非主流现象的一部分,我们再来谈谈社会硬件。非主流的外观,鸡窝头、跨栏背心、帆布腰带、大胯紧腿裤、松糕鞋、防雨绸外搭,这些东西其实是从80年代的日本视觉系,70年代的前卫朋克,和溯源更早的哥特文化里各摘取了一点出来,以当时中国城乡城镇固有条件的前提下,拼凑出来的一种风格。仅以鸡窝头为例,日本X Japan的领衔人物、团长Yoshiki做一次演出用的鸡窝头要四个半小时,耗资在1996年就达到合人民币6000余元;日韩风视觉系的穿搭配件比如mastermind of Japan ,克罗心,甚至Mr & Mrs Fur小件要几百上千元,Fur一件大衣要5-10万人民币;Victor唱片公司配给Buck-Tick的Rain定制吉他合人民币25万元;台湾在2006年1月大考中心的年度考试时因火星文“3Q得Orz”题目甚至引发了教育改革和制式教科书改革争论。  这一切的一切,中国非主流都不具备!

中国非主流为啥只能东拼西凑? 头发取自哥特,眼影取自朋克,衣服大跨栏背心,裤子是大胯小收腿,小铁链子白天当项链晚上拴狗。 因为它不具备其他那些“经历了历史长河洗礼依然可以改良留存的亚文化”的软硬件条件。

我们现在搜索一下视觉系,发现他本身已经改良了,这个东西在今天的亚洲不再是歧义亚文化了,很多女孩的容妆打扮视觉系非常平和也非常漂亮,这是【争议现象】——转入【亚文化】——进而转变成【社会潮流】的一种办法,就是由窄向宽融入,你不是说我怪异吗,不是说我特立独行吗? 没关系,我自己低调点,让你接受度高一些,然后我和这个固有社会文化温和并存。

另外有一种就好比哥特亚文化,它是由【争议现象】转入【亚文化】以后,不断的强大自我,以音乐、影视、周边、文学、小说的体现形式,自行从固有文化中杀出一条血路,延续到了今天。

再有一种就是比如BDSM亚文化,它本身没有凝聚成【争议现象】 因为性话题本身在社会范畴中的隐蔽性和敏感性,所以当BDSM自我不断丰富上升到【亚文化】以后,还是依然存在于半地下状态。

最后一种就是中国非主流这样的,它本身仅仅处于【争议现象】的初级阶段,并没有温床和软硬件给他提供成长的条件,那么他面对一次寒霜,比如政府的打压,就彻底从萌芽,沦为了一个笑话。

诚然,我个人觉得中国非主流是一个挺山炮的现象,但是这并不代表经历很多年的洗礼,或许它可以成为一种亚文化,中国非主流诞生于单Hits网络咨询搜索雏形的年代,文化和咨询山崩海啸般涌入90s的中国,而那个年代的中国城市、高级知识分子、社会广大群众明显好没有做好接受外来文化从头到脚的一盆大冷水,反而是城乡结合部的旱冰场小混混敏锐的捕捉到其中一丝丝一丢丢文化残片。

非主流有他自己对应的文化引领苗头,比如火星文对应过反文字审查;非主流韩日打扮对应过社会着装固化;非主流文化本身是反抗应试教育和伪善性人际关系的前沿。很多非主流的小孩子自己本身不会思考这么深,他们更多人本身奇装异服爆炸头就是很简单的求关注,但是这并不妨碍在分析这种社会现象时,我们深刻的理解到,“求关注,求爱”的本质来源在于“中国社会本身对城乡结合部的年轻人群就缺少关注和爱护”。

一种现象背后总有促生其凝聚的原因,而一种文化背后总有无数个现象群体,在不断的碰壁,闹笑话,遭冷眼的实践过程。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非常可惜中国非主流没能自我进化,度过阵痛期,上升到一种文化层次。

中国非主流在讯息咨询半封闭半开放的大环境下,一没有钱,二没有社会支持,三面对制度打压,四没有先进文化系统性的引领,走成了一个歪瓜裂枣的模样,不足为奇,也不足为惜,可惜的是时至今日的中国,依然由于文化单一,社会封闭,言论打压,高度思想强迫统一,至今没有产生任何对世界文化有深远影响的亚文化,而亚文化折射出的文化存在意义,正是我们作为人,一种高度思辨动物,对这个世界多元性的容纳和理解。
非主流本質上是四手/五手瓦房店產物,是非常低質的產物.

原於歐洲PUNK文化的打扮>>然後被日本參考並混合動漫本土化>>被台港瓦房店(以飛輪海為代表)>>傳至內地大城市藝人>>

最後傳至城鄉結合部,配以低質不自然的染髮配上劣質工廠的衣物.他們已經不聽PUNK音樂甚至連PUNK這個字也沒聽過.
2017年拍攝的紀錄片《殺馬特我愛你》在2019年上映
有關於三和大神的NHK拍攝紀錄片在品蔥亦擁有相當的知名度,而對三和大神進行田野調查的書《豈不懷歸:三和青年調查》亦已經上架
而之前在國內紅出圈的論文《数字控制下的劳动秩序——外卖骑手的劳动控制研究》亦成功令人關於外賣騎手這個弱勢群體

有時候可能是大家覺得什麼反響也沒有的時候,知網可能能夠為大家找到答案
你要是看史书,会发现中国历史上有很多有趣的事情。但基本上正史是不记录的,要记录也是“妖异”。
不被儒家认可的人和事,没有被记录的必要,如果一定要记,一定是因为它产生了谶纬之类的影响。这在后汉书之类的里边尤为明显。
反而现在的人,可以通过这些所谓的“妖服”,“妖异”,能够窥见一下当时社会生活的一些方面。而至于具体的政策制度,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你在二十四史里边是找不出来的。
中国的历史,从来不是普通中国人的历史。搞清楚这一点,就不会产生太多疑惑了。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主流是共产党, 非主流就是非共产党甚至反共产党。换了你,在强国你敢承认你反共吗?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没有哪个世代不受非主流影响。

但无论哪个世代中活下来并继承社会的那一批人,都不会是「标新立异」的代表,因为那种类型死得快死得多,面对的风险与未知多得多,所以存活率少得多。

最后的必然逻辑性结果:非主流永远是「剩得少」的那一流。

但现实的有趣之处在于,「主流」与「非主流」谁活到最后,并不由人多人少来决定。
非主流比較反動,和搖滾一樣,雖然是幼稚版的。外國也嘲笑emo青少年。青春期的躁動不安,總比小粉紅和二次元飯圈奶頭樂強
一群鄉村小孩,鞋子都沒一雙好的,就染個髮冒充時尚,有什麽文化?
这不陈睿靠盗版二次元发家。完事就开始卸磨杀驴了嘛🤗
人类文明的精华就是那些古典的东西
经过历史的沉淀,才有价值

那些杀马特倒也不是多坏的东西,但也反映了品味低下
等待黎明 怀念2003至2013
非主流的观点是什么,没错那就是区别于主流,农村非主流就是染发,但是山东广东浙江的非主流就是各种非主流歌曲和非主流风格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虽然不入流,但是突然消亡真的非常可惜

因爲「不入流」這個詞,在中文裏本身已經有很大的貶義了
中文裏「流」可以用來區分一個事物的好壞,好的叫「上流」「一流」,不好的叫「三流」「下流」,「不入流」這個詞已經自帶貶義,「三教九流之外的邪道」
不入流的東西,是不配被書介紹、不配上臺面的
一个卑微的人 一个卑微的人
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因为只有大清才能修明史,而不是大明自己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因为热爱党,拥护政府才是支那正确的文化。这种非主流显然属于藐视传统、反抗党的文化路线。当年胡温时代没有被铁拳,党已经对他们很客气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