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一下,“不需要打得过军队,打得过税吏就行”——这个说法背后的含义和本质到底是什么?

品葱有好多帖子都这么提,但是这个说法背后究竟有什么含义?
“打得过税吏”就可以夺回政府的权力吗?

甚至有人说:
“现在强拆用武警就够了,当人民有持枪权的话必须得用火箭炮和装甲车。当政府想作恶就必须得把装甲车派到街道办和村委会的时候,持枪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为什么“把装甲车派到街道办和村委会的时候”“目的就算达到了”?难道派装甲车就不会被拆了?)
荣誉非国民 老婆严令禁止键政,偶尔偷偷冒个泡🤪
一个反直觉的事实是:中共的暴力机器其实人数很少(相对于人口)。

中国的军队、武警、警察合计一千多万人,其中还包括相当比例的文职、技术、消防、户籍警交通警之类非暴力人员。这个数字相对于人口其实是很稀薄的。例如警力密度,只有台湾的一半,因此才需要大量辅警充数。

这个现象的背后原因,就是维持常备武装力量需要消耗大量财政资源。如果出现暴力抗税此起彼伏的情况,这一点人数是绝对不足以cover全国的。

举个实例:2018年10月,山东平度老兵抗争事件,为了镇压大约2000多名老兵,从半个山东省调集了约15000警力(甚至要临时雇佣保安充数),花了将近一个星期反复分割包围才镇压下去。
武装力量开拔无论是燃料弹药等耗材,还是现场人员的特勤补贴,都是要大笔烧钱的。那么假如每个月都出现一起数千人规模的群体性事件,会怎样?

当财政无法支持无穷无尽的镇压勤务时,就可以参考另一个案例:2011年突尼斯革命的转折点,在于原本负责镇压的警察无法忍受高危而又低收入的勤务,纷纷倒戈,最终导致突尼斯政府垮台。
当然大部分政府还没有蠢到突尼斯这个程度,他们会在比较前期就做出适度的让步缓和矛盾。中国的案例如1997年以丰城事件为代表的反抗农业税运动(我们平时谈论的那个丰城事件其实是不存在的,那是由90年代江西多起反抗农业税的群体事件的情节混合而成),以及2000年前后以通钢事件、辽阳罢工为代表的东北工人运动,这些事件都迫使中共迅速在政策上大幅让步,避免矛盾进一步激化。

于是,暴力抗税便以这种间接的形式达成了它的目标。
Scipio 自由派,欧洲历史爱好者
道理不是明摆着的,增加统治成本啊。现在中共用500万军警就能从容得控制13亿人。如果持枪合法,牢牢控制这13亿人可能需要2-5000万军警,那就养不起了。
而且,底下的小官吏给上级卖命作恶也得掂量掂量。枪是打不过装甲车,可哪天趁他不注意把他一枪崩了,或是把他老婆孩子崩了的概率还是很高的,比菜刀有效多了。那统治起来就没那么得心应手了。
刁猪头关你十天 自由派白左,新诸夏皇汉,反党爱国,民族主义者,楚人,理想是九州封邦建国。拒绝姨粉无脑黑,姨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见一个骂一个。
打的过税吏前提是有牢固的地方本土秩序,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乡民。才能确保“皇权不下县”

问题是现在地方秩序已经被城镇化搞乱了,宅基地变水泥盒子,爹妈爷奶没地方埋,乡土秩序彻底垮掉,原子社会。

在以前,王大队长妥协了,没能完成政治任务,换成李书记,结果李书记也扯皮,又换了赵老头,结果赵老头也包庇乡民,最后不了了之,政府也没办法。

结果现在,人人自危,为了一碗饭,我张麻子挺身而出,检举揭发他赵老头徇私枉法,以后谁不交租子全部送去北京枪毙。我张麻子不怕父老,父老都没有宅基地了还要巴结我给他批埋骨地,我也不怕乡绅,乡绅都去城里买房结果套牢了,还有三十年债务没还清呢
更可怕的是,我张麻子死了,后面还有更多赤胆忠心的爱国者,他们会建立一个和我一样的秩序
....
....
Kittydogg 我们历来的政策,就是联合魔鬼去击败眼前最大的敌人。对亚洲大陆的任何变化,除非得到现实的商业利益,否则我们仅予以强烈谴责和口头支援。
当政府军开着坦克装甲车和武装直升机,去当地一户户商店征收5美分的税收时,说明政府已经入不敷出。

这些士兵可能已经连续三月工资没发了,这时独裁者要考虑的不是能不能打过拿枪的人民,而是这些装备精良的政府军士兵会不会造反叛变的问题。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查查白宝山案, 你就会明白警察当中真正能随时随地杀人的部分只占极小比例, 绝大多数人只能在完全确定自己不会杀人也不会被杀的情况下使用非致命武器执行控制与逮捕任务.

至于军队, 暴力机器不是你玩RTS, 你有几个兵就点一下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去杀人. 现代军队上战场之前从来都是需要经过精密设计的思想动员的, 为何而战, 会面临什么, 都要讲. 不管你认为这是政治宣传还是洗脑, 这都是有必要的, 不然政府今天派军队用装甲车扫平了叛军, 明天军队为什么不会帮叛军打政府呢? 因为政府给钱? 谁告诉你叛军一定不如政府有钱呢?
1.增加經濟負擔,三軍未動糧草先行。

2.本來派一人可以鎮壓十人,但現在要派更多人,疲於應付

3.促使反對黨派對政權施壓,奪取政權。
zhengyi 🤬不友善用户 反共并不能带来优越感和智商提升
收税的是政府的财源。没有财源,解放军就是最危险的反革命分子。因为他们是专业的暴力机器。而且也要吃饭。

明末之所以那么乱,最终导致大明朝崩溃,不是因为农民造反,而是因为没有军饷的明军脱下军服 造反。

几百个明军就能追着几千个农民跑,但是明军脱下军装后造反,那大明政府就有了非常大的麻烦,他军费只能供养几只精锐部队,到处灭火。结果精锐和土匪 流民勾结在一起,只追不灭。最终财政都被吃空了。

现在阿富汗也是这样。
毛澤東有性病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第二篇:「毛陰莖包皮過長,平時又不清洗,成為滴蟲攜帶者。許多女孩子與毛有特殊關係,沒有一個不受到傳染。我勸毛局部清洗乾淨,他說:『沒有這個必要,可以在她們身上清洗。』」
讓政府打算割韭菜的代價大於坐下來割肉換韭菜

這樣就能限制政府為所欲為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有些极权国家连这都负担不起,于是靠舆论夸大自己的维稳能力:人脸识别可以从几十万人里找出张三李四之类,还有故意散步发对者会被严刑对待。

颠覆政权需要逐步加大党国成本, 通常不需要拼命
王巫 道法自然
不是派裝甲車就不會被拆,而是政府支出大於收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