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葱油如何看待四千万观众的崔健在线演唱会?

首先表明,我没有怎么看,因为想看的时候,点进去看到滚动的评论,我爱吉林,我爱长春这种评论刷屏,恶心得关了。

今天看到王剑的直播标题,是崔健喊出时代苦闷四千万在线,也看到有支持方方日记的微信公众号表达对这场演唱会的赞叹。

可是看到歌单,没有“一无所有”,没有“一块红布”,没有“新长征”,重要的什么都没有,都是些不痛不痒的。

我知道墙内不可以有,但是这种阉割的愤怒,也是值得如此赞扬的吗?竟也有四千万的规模?

为什么我觉得都是隔靴搔痒的无病呻吟?真正苦闷的人,根本就叫不出声。听这场音乐会的人,我感觉他们就连无能狂怒都没有!

这些扭曲的情绪发泄,我甚至觉得这是小闹大帮忙?还在热爱家乡呢,家乡是你的家乡吗?

很多人说摇滚不死,中国的摇滚早就死了吧。

我觉得太荒诞了,看不懂这种行为艺术。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时事热点,所以分类在了现实生活。

希望葱油和我分享看法,给我些启发。
wasaminn 要点踩的内容太多,总感觉游戏币不够用
多是跟风而已,赞助商砸钱宣传,朋友圈口耳相传,加上情怀效应,就促成了四千万人的奇观。

实际上这里面有几个人能搞清摇滚乐是啥的?
不要说跟风狗,哪怕是多年的摇滚乐爱好者,也鲜有能说清楚摇滚乐概念的。
中国人音乐素养是出了名地低下的,对音乐的认识处于胎教阶段,术语的翻译也是混乱不堪。就说“摇滚”(rock and roll)和“摇滚乐”(rock music),这两种不同的音乐类型竟然都用“摇滚”二字来翻译,简直是一团浆糊。

至于说中国摇滚是否已死,其实摇滚只是一个音乐概念,是有纯技术性的定义的。摇滚精神只是由摇滚乐衍生的一个附属概念,所以不会因为摇滚精神没了摇滚乐就死了。哪怕是习大犬人人夸这样很不摇滚精神的歌曲也是可以改编成摇滚乐版的。

当然放到更大的背景下看,全世界范围内,摇滚乐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了。今后摇滚乐走向衰落是必然趋势,从这个意义上讲,说摇滚已死也能讲通。
不爱吃馅饼 要有点批判精神
转一个朋友的话——

昨晚微信朋友圈惊人的“含崔量”,也是新冠封禁时期空前的聚合力。这个超级符号的力量,已经远远不只是来自怀旧,其背后是一个越来越分崩离析的社会,能指天花乱坠,而所指可能南辕北辙离题万里,形形色色不同的认知,都可以在此投射,各取所需。崔健引发的误读和共鸣一样多。很多人只是把崔健当做一个“文化偶像符号”,一个情感容器,而不是一个艺术家,他们关注崔健,但并不怎么关注其作品,他们喜欢批判“快餐时代”,但自己就是把艺术当成快餐去消费(嗯,免费)的。

XXX喜欢说“接受乐器的考验”,我则喜欢说——“接受作品的考验”。一个音乐家,一个乐手,要接受自己手中的乐器的考验,一个创作者、表演者,要接受自己作品的考验。比如,赵牧阳三弦一出来,嗓子一打开……千金一刻,花儿布鲁斯,布鲁斯花儿,从土地里拔节,从土地里伸出手来,紧紧拉住你。

比如,在《光冻》面前,梁博就只有光,没有冻,也就无所谓“光冻”。作品的张力,是要撕扯你的身体、你的肉嗓的。

手机时代的艺术。我还是坚持横屏。不是说竖屏就一定不行,但舞台、舞美、灯光、摄影、调度,如何协调,如何面对极限和局限,螺狮壳里能否做道场? 这一场,竖屏的说服力不够。罗永浩说不管用什么手机,听起来效果都很差,一定要用耳机。手机乌托邦,如何直面现实。

缺席的作品,不能演的作品,以及字幕没有打出来的歌词,也算“意在言外”吧。演唱会名为“继续撒点野”,但《继续》这首歌,缺席。继续缺席。
摇滚精神都没有的音乐,那就不配叫摇滚,龌蹉老人的嘶吼而已
雷锋2021 祝福中国习皇全面执政.实现伟大复兴.满洲脱离
朋友发过来链接,我了看直播。
演唱会需要观众,metallica 在莫斯科 在日本 有几万听众粉丝参与的演唱会才有气氛。
网络直播,观众刷频,手机播放。手头一堆破事 根本没心情听。

崔健的演唱会或是摇滚音乐会在中国一直被限制,即使放行。观众人数上也有要求,不能过多。
网络直播应了现在中国居家隔离的景。

祝福崔健
泼鸡精甚细腻 黄土地泼鸡精甚又细腻
崔健说过一句话,只要天安门还挂着毛像,画像下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是同一代人。

这句话现在可以用在他身上,不过要换个说法。

即使老崔还戴着那顶红星帽子,如今的崔健似乎也已经不再是崔健。
支国的摇滚精神体现就是柳爽在演唱会大屏打出“台湾永远属于中国”
中国的文艺界已经名存实亡了,只要共产党在文艺事业就永远不会有起色,歌迷只能怀念过去,怀念那个还有激情和创作自由的时代。如果没有共产党,中国的文艺水平估计真的可以和欧美掰掰腕子
lemarkessler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我个人觉得崔健比较有批判精神的专辑应该就是90年代的《红旗下的蛋》和《无能的力量》这两张,再算上《解决》里的一块红布和最后一枪。这些歌一定意义上可以看作是他对六四之后中国状况的感想和苦闷。首张专辑里面的歌有情怀,但是在反抗精神上比90年代写的歌是差一点;二十一世纪之后出的专辑基本上是玩音乐为主了,就算有批判的想法也比较隐晦。

看了一下歌单,90年代专辑里的歌只唱了飞了和笼中鸟儿这两首(可能有漏,望指正),其他的都没唱,有点失望,不过可能也是必然的。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崔健是六四的那代人。那代人的许多勇士已经永远留在了广场上。
不得不说六四的许多反抗精神,比如在人民英雄大会堂前跪求匪帮改革现在已经不仅过时而且可笑。但是六四的精神自始至终都是我们精神的丰碑。正如崔健自己说,只要天安门上还挂着毛泽东像我们就都是一代人。
強姦齐心 习近平召开品精席吸净瓶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少了一点骨气就不能叫摇滚。我现在也就每天循环盘古续命了
中国的所谓摇滚乐与前苏联后期的“新音乐”类似,是体制让你有限度的表达,但是远没有苏联乐队走的远(维基:维克多· 崔, Tsvety ),本质上是“听话的乐团”而已。

中国大陆有没有(过)真正的摇滚?有,盘古,两者对比,崔健弱爆了。
舋贳 墙内写作者,笔名高簧。推特@writerGaoHuang。品葱备用号:高簧GaoHuang
希望崔健“不忘初心”,唱年轻时候唱的那几首政治隐喻的歌曲。三十多年来,很多文艺界人士已经放弃了批评中国政府的立场,如诗人北岛、作家韩寒等。希望年轻的诗人、作家、音乐人站起来,不惧迫害,坚持身为人拥有的自由表达权。
他年轻的时候也算是扛着红旗反红旗了吧,在前门和臧天朔一帮子高唱南泥湾,结果被打了个红歌黄唱。后来唱完宽容,感觉应该是跪下了吧。
如果他要唱那几首歌,那他根本就开不成什么演唱会。现在的中国是啥样不知道么,只允许正能量。2020 年全世界人民搞得线上演唱会和表演,中国这边直接不允许任何媒体直播。还不明白么。
存马 虽然有中国认同,仍决定全力支持上海民族党!
rock music 起源于rock and roll,因此在英文名称也相仿,我不明白中文用摇滚音乐和摇滚乐两个名字做区别有何不对
通商宽衣颐使气指 主旋律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网上的数据不要信,后台是可以改数据的,我就是做这个的,网上的数据怎么来的我还是略知一二的
gikkabos I’m Nobody
中国有四千万人愿意花几个小时听崔健吗?这演唱会是不是不用买门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