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为伏尔泰对波兰人劝告去臣服于叶卡捷琳娜的说法对吗?

在美国历史学家Larry Wolff的书《Inventing Eastern Europe: The Map of Civilization on the Mind of the Enlightenment》中,他说:
In 1768 Voltaire pitched his appeal to the Polish nation in a ‘Discourse to the Catholic Confederates of Kaminiec in Poland,”… “Brave Poles,” he addressed them, as Rousseau did a few years later, “would you wish to be today the slaves and satellites of theological Rome?” They (the Poles) dared complain that Catherine sent Russian troops into Poland, dared to ask by what right: “I respond to you that it is the right by which a neighbor brings water to the house of a neighbor that is burning.” The Russian army was sent to “establish tolerance in Poland.” Voltaire reminded the Poles that Catherine had purchased Diderot’s library, and he contemptuously concluded, “My friends, begin by learning how to read, and then someone will buy libraries for you.”

伏尔泰认为,叶卡捷琳娜实行的开明专制能将波兰人从天主教的操控和奴役中解放出来,而且她对知识的重视能够帮助波兰人走向理性和启蒙,俄国对波兰的占领是一种对当地人灵魂的救赎。
如果忽略叶卡捷琳娜晚年的保守化,你认为伏尔泰说的有道理吗?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願榮光歸香港
你认为伏尔泰说的有道理吗?


沒有道理。在西元18世紀的國際政治環境下,波蘭的最優選擇是基督新教、與大英帝國結盟;次優選擇是羅馬天主教,與西歐天主教國家結盟;再次優選擇才是東正教、臣服於俄羅斯的白色東正教諸侯。至於最壞的選擇,則是荒廢國防,將泥腿子赤匪侵略者奉為老大哥。

如今的英國和美國都比18世紀更強大。因此,波蘭的最優選擇就是像現在這樣,與美國緊密結盟,成為東歐版的日本、韓國。

伏爾泰雖然才智過人,但是屬於典型的顛倒歧視鏈、思想走極端的歐陸思想家。他的思維模式很像那種為了宣揚基督教,就去拼命抨擊中國民間信仰(而不是中共馬列主義邪說)的中國人;或者是那種為提倡民主科學,就去瘋狂攻擊中醫、漢服(而不是極不科學的社會主義制度)的中國人。伏爾泰的極端思想很容易把自己的敵人弄得多多的,朋友弄得少少的,違背了「逆統戰」的經驗和原理。
隐匿之影 伐无道、诛包子
伏尔泰还是清粉,但是根本上来说,他的动机都是对天主教会的厌恶,而波兰恰恰是一个天主教国家。

只要能用来批判天主教会的教会的东西都会被他利用起来,无论是满清还是俄国。

类比一下,就是伏尔泰对天主教的厌恶程度就像公知对共产党的厌恶程度一样。

所以重要的不是伏尔泰对这个问题本身的立场,而是他对天主教的立场。
波兰立陶宛联邦的宗教宽容传统可比启蒙运动和开明专制早了几个世纪。。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伏尔泰的行为如果不是别有用心的话,只能解释为愚蠢。
中世纪的波兰是一个在欧洲都算思想自由的国家,许多离经叛道的理论家比如哥白尼就生活在波兰。波兰贵族晚期一人一票和一票否决制也是人类民主史上的重要一章,沙皇哪里碰瓷得了。
波兰立陶宛大公国是一个封建国家,其思想非常自由,但因为贵族自由和农奴悲惨生活的撕裂,自由体制的松散对新时代绝对君主国反应不及时才最终被俄普奥瓜分。所谓波兰爱国者就是特别指的在沙皇统治下丧失自由,因此心怀故国之人。俄罗斯这样一个国家何德何能敢宣传自己在解放波兰?
伏尔泰就是个法国民族主义者,所以他讨厌天主教贬低神圣罗马跪舔东方神秘主义。就像那菲利普四世,污蔑圣殿骑士团,一直到今天都有魁北克那游戏公司要捧刺客信条那恐怖组织祖师爷的臭脚。
请外界帮助来文明开化,这不会是刘晓波殖民300年论的源头吧。
已隐藏
我花了几个小时看了看Art Bezrukavenko,还算是有意思吧
我觉得现在的online influencer免不了俗,有金钱至上的味道,那个amazon wishlist看得我很别扭,不过具体内容还不算过分。

具体内容我还在看他的成长故事
之江新军 协助正义、健康、和平的境外势力吹牛逼支那第一的欧亚经济联盟捍卫者
首先,18世纪并无民族主义。其次,启蒙运动是贵族圈推翻教权的手段。再次,叶女皇利用多名情夫建立军事独裁不稳固,反对派扶持疯太子暗流涌动,现实需要引进欧洲新思潮打击东正教以获取俄贵族圈的实际拥护。最后,伏尔泰长期接受叶女皇资助投桃报李无可厚非。
是这样的,不仅是伏尔泰,同时期相当一部分欧洲思想家都对洼地政治极端推崇,认为是完美的道德专制。所以支性在欧洲也是由来已久的,而实际上不少后续思想尤其是左派思想恰恰没有对这一部分内容进行批判剥离,而是全盘继承下来了。
全部一切的真相 黑名单 告诉我所有一切的真相 tell me everything ! (向我的偶像 法兰西的 : 萨德侯爵)致以崇高敬意。
都太‘缥缈’的哲学思想,要么就是太实际,要么就是脱离实际,我还是喜欢黑格尔(哲学来说),但偶像 必须是 萨德,因为食色性也,性=生命的显示体.    我就好他这一口的路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