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后汉字是否应该进一步简化,还是应该保持现状或推广繁体汉字?

Kanade #原品蔥用戶 #杜美心 #還願 #雥廑軿謏黌潿獼
從來簡體中文是偽命題
民間人的簡化寫法,不能當成官方正宗
沒錯,你在以前的書法中找到類似的寫法,然後高叫「古代人都是這樣寫」
但這些只是少數,更多的簡體字是中共自己隨便亂改,負責的人根本不會文字學,無視文字宗法急就章簡化

很簡單的一件事,今天互聯網上年青人都用WTF取代What the fxxk,用U代替You等等
難道英美就可以立例推廣簡化英語,將這些不正統的簡寫取代原本的英文嗎?
不可能!
簡寫只是日常方便或民間自用,而不能變成官方正體,本末倒置。

你可能會說,啊,民國時代已經有人提倡了,始作俑者是中華民國
但這不是誰先誰後的問題,而是本質就搞錯了
中國文字太難,民國人甚至說要拉丁化呢,你要不要將中文都拉丁化拼音化?
不可能!全錯!
錯的事怎麼能照跟着做?
前面的人扑街吃屎,你也要跟着扑街吃屎嗎?

說簡化中文有助學習,快速書寫
我呸!從一開始又是偽話
學習好壞,減少文盲,不在於文字難與否,而是教育的普及
文字再簡單,但沒有推廣免費普及教育,人民一樣不識字,文盲遍野
法文更加難,連名詞都有分公母,人家國家有很多文盲嗎?
台港仍然用繁體字,有很多人不識字嗎?
再說方便書寫?大佬,都進入電腦時代了,你想想自己上次執筆是甚麼時候?學生交作業都是電腦打字了,誰跟你手寫?
無論是「為」還是「为」,在鍵盤上都只是打「wei」三個鍵,速度完全一樣,快個毛
步入數碼時代,文字輸入上,無論是繁是簡都沒有分別下,簡體所謂「書寫優勢」完全是渣,毫無用處

更重要的是「存在即是真理」,古代文字由簡至繁,是所有文化的大方向大趨勢,符合自然文明規律
從來沒有一個文明會開倒車要簡化自己的文明文化……呃中共應該是第一個
有哪個國家會說「哎呀我們國家的歷史文化太厚太重很難學習應該要砍掉」嗎?沒有!……呃,有啊,就是中共,將自家歷史砍光光,還要貼心砍光光別人國家的歷史
文字也是一樣,從文字學上,隨着人類文明文化進步,要承載的事物越來越多,就只會越來越多字
「上大人孔乙己」在傳抄時往往將「己」抄成「已」
「百」字寫太急,後人看成「一白」
以上類似事件,層出不窮
古代人很聰明,在印刷術發明之前,就一步步將文字繁化。只要筆劃多了,增加更多文字,每個文字就不需要承載太多意思,減低轉注假借時,後人閱讀搞不懂其本義與引伸義
傳抄時因為筆劃比較多,也不致於抄錯。字寫得再草,都容易辨識
不過有人笨得開倒車簡化了,這些問題就回來了
例如「衣」「农」不分,好好的「衣」「農」決不會看錯,老人家眼花都看成兩個不同的字,就因為簡化了開歷史倒車才會傻傻分不清
你以為古人都是笨蛋嗎?為何要將文字複雜化?就是因為預見未來世界會有白痴因為字寫太簡而搞混
可惜這番苦心都被一小揖人糟塌了

還有人說繁體字太多筆劃太難懂太難看
天啊,你們是人類啊,大腦有95%未開發
看多少少筆劃就說困難,如何力爭上遊做更聰明的人?
你倒不如說128位元64位元的PC太複雜,我們要倒退回8位元的處理器好嗎?
人類越是高等越是文明越有智慧,就應該要處理越複雜越困難的事
尤其中文字是開發大腦的好東西,研究都證明學習漢字有利活躍左右腦下,更加要好好處理繁體字,而不是避重就輕看簡體字

其他還有文化上、古籍上及美術上的原因,都不多說了,我只是從實際角度出發。
little_boy 议会斗争是获得政权的唯一合法方式
我支持繁體字

文字的本質,是承載信息的符號,目的是用於人和人之間的交流。

如果文字所代表的意思不準確、混亂,那麼文字再簡單有什麼意義?這種文字體系就是低劣的。

簡體字所承載的信息,比繁體字要少很多,例如常見的『爱』和『愛』、『亲』和『親』,分別少了『心』和『見』,這淡化了漢字的『表意』,接近於一個孤立的符號,喪失了許多信息(這些信息可以理解爲,愛要用心或愛由心發出,親人要經常見面或經常見面的人會感覺到親,等等等,總之是古人對世界的理解)
使用兩種漢字的人,時間久了,會在對世界的理解上,有微妙的不同。


還有
干:對應三個繁體字:(干)涉,(乾)燥,(幹)部;
后:對應兩個繁體字:(後)面,皇(后)
历:對應兩個繁體字:(歷)史,日(曆);
胡:對應兩個繁體字:(鬍)須,(胡)闹,(胡)亂;
表:對應兩個繁體字:手(錶),外(表);
面:對應兩個繁體字:(麵)粉,(麵)條,當(面),表(面),反(面);
云:對應兩個繁體字:(雲)彩,(雲)南省,子曰詩云;
划:對應兩個繁體字:(划)船,(划)得来,刻(劃),計(劃);
家:對應兩個繁體字:(傢)具,(傢)什,(家)庭,(家)乡,科学(家)
据:對應兩個繁體字:占(據),(據)點,凭(據),拮(据);
丑:對應兩個繁體字:(醜)怪,子(丑)寅卯。
伙:對應兩個繁體字:(夥)計,團(夥),(伙)食,(伙)房;
……

摘自: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800653



對每一種意思,繁體是單獨的一個字,而簡體字合併成一個字,雖然字是簡單了,但是表達力弱了,強烈的依賴上下文判斷意思,一來增加思維負擔,二會帶來思維的混亂。

簡體字所帶來簡便性,與失去的準確相比,是遠遠得不償失的。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需要先講一講各種漢字標準的由來。
https://i.postimg.cc/KzCfJxzK/cc.png
漢字是一種極為多樣化的書寫系統,遠不止「簡」、「繁」能夠概括的。如 (1) 所示,光一個草字頭,在楷書中就有四種常見的寫法。如 (2) ,身體的「體」字,也有四種寫法。如此複雜,難免造成學習上的困難。因此,清廷、日本、中共、台灣政府都對漢字進行了標準化。
1716年《康熙字典》公布,成為日本直到1946年以前,中國大陸直到1956年以前,台灣直到1979年以前,韓國迄今的官方漢字標準。《康熙字典》以小篆推導隸變以後的現代漢字,雖然更符合字理,但卻與民間手寫體差距太大。如 (3) 所示,民間手寫體並不區分「月」、「肉」、「舟」、「丹」部,一律寫作「月」,但康熙字形要區分,如 (4)。
康熙字形雖曾是中日韓共同的官方汉字標準,但無論是在 1956 年以前的中國還是戰前的日本,朝野的印刷、手寫,都很少完全遵從其標準。例如「辛」字,依康熙字典標準,第一筆應作橫,但印刷時常作短豎,手寫常作點。前述的月肉舟丹,後來也混同了。我家中有幾本民國時期的小學國文教科書,其中的楷體字也並沒有依照康熙標準印刷。
到了 1946 年,日本在 GHQ 的指令下,進行文字改革。限制漢字數量,並採納民間俗體。如 (2) 所示,日本原本也以「體」為正字,《當用漢字表》公布後,改以「体」為正。在此之前,中日韓的鉛字字模都是通用的。此後,大陸、台灣(如 (5),點挑為肉)也相繼調整了漢字字形,「漢字文化圈」自此分裂。
==============================
接下來講講我的觀點:
一、關於簡化:
適量採取較簡單的俗體是不壞的。就算是台標,也採取了部分俗體。例如康熙取「裏」、「祗」為正,台標簡化為「裡」、「只」。但大陸、日本的「一簡對多繁」、大陸的「行草楷化」、「生造簡字」,實則大幅提高了進一步學習的難度,概不可取。
二、關於字形:
如圖 (6)、(7),大陸、台灣標準,強要將手寫字形套在印刷體上,結果醜陋不堪。應效仿日本標準,承認手寫體中同一偏旁的不同寫法(如圖 (1)),印刷體則採一個較美觀的字形為標準。但在每個字由哪幾個偏旁構成的問題上,手寫體、印刷體應統一標準,故對於月肉舟丹,內爪外爪,羊角草頭之類手寫體混同的偏旁,不再區分。
三、關於強制:
簡化字是中共扼殺表現自由的縮影。在大陸,無論教科書、公文還是一般的印刷品,乃至遊戲,都必須使用新字形簡化字,否則動輒查禁。只有學術、書法與古籍,允許使用繁體。中共利用極為嚴格的審查制度,才在短短幾十年時間內,扭轉中國人兩千年來的書寫習慣。但即便如此,傳統漢字的生命力仍舊不減。六七十年代,印刷品經常簡繁混排。八九十年代,中共對繁體字相對寬容,於是大街小巷的招牌、印刷品的封面上,到處都是傳統漢字。直到今天,在書法、藝術字領域,仍以繁體為主。相比之下,日本、台灣僅在教科書與公文中強制推行新字形,才是正常國家的做法。
四、關於未來:
中、日、韓的標準漢字本沒有區別,「文字改革」之後,才出現區別。大陸民主化以後的漢字標準最好由中、日、韓共同制定,最次也要由兩岸與韓國共同制定。兩岸的中文本也沒有區別,分裂了幾十年,才出現區別。大陸民主化以後的語言標準,應託付於跨兩岸的語言委員會,統一國語的讀音與各種譯名。
奉天浮浪者 ? 満州国ハ傀儡ジャナカッタ
我觉得现在的满洲方言应该直接用日文汉字,再借用一些日文假名和韩国字,直接融入世界,促成东北亚一体化。

比如,外来事物用片假名音译,本地方言词和语气词用平假名音译,条件适合的时候可以用协和语的通古斯句式,加上韩文的前介词等汉语没有的词性(或者日文的也行,但是种类没韩文多)。

日文里没有的汉字,如果是常用字,就用日文土词的片假名,像偏旁和部首一样拼起来造新字,以后也可以用网络文化和娱乐节目等引导大众,为了简便或者强调口语化的时候,直接把汉字变成用日文音读的片假名写法,拼成新的“简化字”。这样,不仅可以逐渐摆脱象形字过多的拖累,和五毛粉红们的毒害,还可以用语气相对丰富的通古斯语系句式,帮现代满洲语打破中文和儒家文化的限制。

如果日文里没有的汉字不是现代满洲人的常用字,就拿外来语的片假名,用同样的道理拼成新造字。音译的时候可以借鉴日文,但是没必要完全一致。日文的发音刚好能拼出很像满洲口音的英文发音,不过拼法会有出入。

满洲有大量通日文和韩文,或者对这两种语言感兴趣的民众,还有不少熟知通古斯语法的蒙古族等族民众,而且满洲方言也融合了很多通古斯语系的词汇和语法。一旦通过现代语言学创造出适合本土的书写系统,满洲民众会很快接受。

而且,从西方的政治和法律词条,普世价值,经典文学,到哲学,神学(满洲本地的萨满文化目前西方研究的比较明白),心理学,科技等最新的研究成果,再到流行文化,都可以像现在的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欧洲大部分国家一样,直接音译过来,变成自己国家大众口语的一部分。这应该是最快的,能让满洲民众了解现代世界,跟韩国,日本,新加坡一样,融入西方社会的办法。那样的话,生活在满洲的人们都可以享受按世界标准衡量和监督的基础教育,科研氛围,消费者市场,政治环境,福利机构,以及日常社会文化,最终带来新的满洲本土文化和思想的进步。

日本已经有很多对满洲有兴趣的人和机构,如果能光复,再把满洲的语言用日文母语的人很容易上手的文字系统来书写,就会有很多游客和公司,学术机构等给满洲带来经济和社会进步。大量懂日文的韩国民众同理,外加延边,长白山和丹东等地都是对韩国游客有特殊吸引力的地方,如果用的语言还是写出来自己能看懂的语气介词,就会更加促进文化交流和经济合作。如果“满日韩”变成类似欧盟和申根区那样的经济体,全世界的人都得来交流,投资,旅游,满洲很快就能融入西方世界,给适合本土的产业,还有在满老百姓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打开最大的发展空间。
民主后汉字是否简化和变成繁体都是由民众决定的,很可能是维持简体,因为二简字改革失败了,短期内不可能再简化。繁体台湾人都有为了方便而写简体的人,繁体只在美术和观感上优于简体,在实用性、识别性上都不如简体,而且对外汉语教育用的也是简体字,难道要变轨导致那么多外国人再去学繁体?

而且说到视觉观感,日本假名的比划比简体更少,但他们的字体设计比台湾等繁体地区的字体设计好看多了,我认为有疏密间杂的原因,以后字体设计也可以是简繁混杂,会比单纯的简体和繁体好看。我自己练习了几年的瘦金体书法,简体字不适合古书法,但现代中国人创造了很多简体书法,比如近几年流行的菊花体(美术字),写简体字比写繁体字要好看。

汉字拉丁化我认为是可行的,目前也是拼音拉丁化,日语可以用罗马音读出来,汉字也可以用拼音读出来,拉丁化有助于交流。

有智慧的改革家都不会在这些领域去招惹无谓的反对者,中国民主改革会很困难,不会有人在顶着那么大压力推行改革的同时还去做这些礼制、字体的改变,树立没必要的反对者。当年简体改革是新文化运动,对晚清腐朽文化的绝望,才要求全盘西化,全面求新,之后中国人的改革也只会越来越新,单纯的开倒车复辟繁体只会显得格局小气。

民主化以后,工具类的东西一切如常,社会、经济等需要改革的才去改革,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才合理。
非去来今 蝶周同一梦,栩栩欲何求
转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会长、汉字研究专家苏培成老先生的一些观点:

1、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繁体字中不少也是书写繁复的古字删削笔画而成,是另一种“简体字”,很多都已经失去了初制时的理据;许多汉字简化后恢复了更古时期的原貌,近年来也不断有学者对简化字的源头做出新的考证,如陈炜湛先生发表过《汉字简化始于甲骨文说》;一些汉字笔画虽然减少,理据反而增加。当然,有的简化字确实使理据受到影响,有得则必有失,即使不加以简化,我们也难免在汉字使用的过程中遇到其他问题。简化字方案中根据同音合并多个繁体字为一个简化字的做法也受到一些人的质疑。但是,中国传统的构字法中早就存在同音假借的方式,古人如此,今人又何尝不可以效法?

2、应该看到,一简对多繁的简化字应用在白话文里没有发生问题。至于简繁转换时出错,并不是简化字本身有什么不妥,而是从事转换工作的人不熟悉繁体字,不具备从事转换工作的条件。

3、汉字简化采用的是约定俗成,一个繁体字如何简化不完全是任意的,要考虑群众的用字习惯。有些文字弃简返繁,很难向群众解释清楚。

4、认识繁体字与会读古书是两回事。古书虽然用的是繁体字,但是认识繁体字并不等于就会读文言文,这其中起决定作用的是读者自身的古代汉语修养。繁体字无需提上基本教学日程,除专业文史哲研究者以外的大多数人都不必须学习繁体字。

 5、喜好使用繁体字属于个人习惯,不一定要推广到全社会,个人用字毕竟不足以影响社会用字。普通人如果想要了解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学习繁体字当然有益无害,但是一定要避免繁简混用。
废除汉字,改用拉丁字母,这个其实100年前的精英们就提出过,废除汉字的好处非常多,而坏处仅仅是
“年轻人再也看不懂古籍”了, 其实这根本不是问题,本来就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去研究古代文学文化的,
有兴趣研究的,自然会去学汉字,而普通人只学表音文字,大大降低了学习难度,使人将更多精力用在学习知识之上而不是花费大量精力学习汉字本身, 再深入一点,表音文字可以拓展人的思维,而方块字会限制人的思维。纵观世界历史,文字的趋势都是由象形文字最后进化到符号文字,盖莫能外。
沒必要簡體全面改回繁體,這工程太浩大。
而是應該把簡體中大量的假借字區分出來做變化,
上面有位蔥油就總結了一些:
比如簡體的「面」字代表了繁體兩個字:「麵」包、表「面」。
簡體的「发」字,繁體對應的是:頭「髮」、「發」財。
這樣反而造成了很大的中文字識別困擾,
我用簡體字寫個人名,看看大家會認為怎麼讀:
李金发

如果你認為繁體對應的是「李金髮」的話,
這是位民國時期的詩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D%8E%E9%87%91%E9%AB%AE

如果你認為繁體對應的是「李金發」的話,
你在google上會找到某位教授,或者某位雲南的稽查員。
如果你不小心看錯以為是郭金發的話,你會找到台語歌曲「燒肉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XOcOFHQPA4
pincong124 某東盟國居民
"簡帛書籍多見通假字。例如周易經文中的卦名便許多通假,且今本都是本字,帛書的都是借字,並無深文奧義可尋。又多同義字,這種情況在傳世文獻中亦可見。"

古人是在一直在造字 通假字的一個來由 比如愈來愈 這個愈 才是古文正寫 現在越來越估計是後來搞錯的

楷書出現行書和行草 並不是簡化字體 而是書寫連筆 比如言字邊 簡體言字的行/草就是楷的連寫

但是你上網找20或19世紀或更早的原版書籍圖片看看 有多少個所謂的簡體字 幾乎都不是簡體字的

古代能留下詩詞歌賦的人都是超高級官員 你以爲普通人寫幾句就能流傳後世?
杜甫 韓愈 王安石 蘇軾等等都是中央官員

民國時期很多時候是沒中央政府的 地方的公務員的水平都不是最好的 那時候出版又很自由 流氓會寫字都能出版

古代有校書 這個職位就是找殘體改正 校書這個職位是很多人的
misaka free hong kong, free china
我觉得应该推广繁体字,简体字是古代书法家的草书的写法,也就是所谓的“草书楷化”变成了今天的简体字。
在古代这些草书简体字在不正式的场合应用,在正式场合,必须使用繁体字,也就是传承字来书写。
我也觉得简体字缺少一些端庄感和正式感,但目前中国大陆政府把繁体字和异体字都归为不规范汉字,这是明显行不通的,就连高考也无法使用繁体字答题。
介于现代人写字机会少,成年人工作多数都是用电脑打字的形式来发表信息,所以我认为书写不便这个因素已经影响不大,应该恢复使用繁体字,让简体字回到他应有的地方,比如说快速手写的场合,做笔记,写板书之类的场合;在正式场合,我认为繁体字更加符合汉字应有的气质和姿态。
说实话 都简体字这么多年了 再改回去其实挺难的
复杂到简单好改 简单到复杂很难
哪怕说投票 也一定是简体字赢 毕竟人们的认知就是文字只是个工具
当然现在中国强行只能使用简体字也有政治因素在里面
民主后 这方面的因素肯定会相应减少
估计最好的结果就是 学校可能会开设繁体字的课程 至少让学生能认识
社会上对于繁体字的使用进一步开放
汉字一直在演进,简体化是一个趋势,为什么不用甲骨文?

事实上民国民政府在大陆时就有意进行汉字简化,而且推出方案,如果国家稳定的话,简体字很可能顺利推广起来。但是风云变幻,剿匪、抗日、内战导致国民政府在文化发展上无法用力。

国民政府迁台后,无论时台湾民间还是中央政府对汉字简化进行讨论,并着手研究和推出简化字方案,国民大会和蒋中正都支持汉字简化。

然而,1956年,中共捷足先登,率先推行简体字,内战的失败反攻无望带来的沮丧感和挫折感,只能摆出一副坚持华夏正统的姿势,汉贼不两立的心态,抵制本来利国利民的简体字。国民政府至少两次被动放弃汉字简化。

至于香港,因为香港当时还是殖民地,官方文字当然是英语,争取中文成为官方语言的中文运动时在1960年代,中文大学也是在那时诞生。1974年,中文才与英文享有同等地位。当时香港的中央政府不在北京也不在台北,自然无法在汉字简化上有所参与。由崇基书院新亚书院联合书院组成的中文大学与钱穆先生息息相关,认同在台北的国民政府。香港也跟着台湾继续使用繁体字。
https://i.imgur.com/u9JkiS6.pnghttps://i.imgur.com/yyo7WKw.pnghttps://i.imgur.com/p1qHTRB.png

如果国民政府当年推行了“国府版”简体字,台湾香港的朋友们,你们还会反对吗?

现在的“共党版”简体字确实有不合理的地方,这点众所周知。简体字在书写辨识上都更容易,说明汉字简化正确的路。有些不合理的地方可以改,不妨心平气和地讨论,让两岸四地拿出大家都接受的新简化方案。

同样汉字文化圈的日本,也有很多简体字。看几个常见的简体 繁体 日语 汉字:
https://i.imgur.com/j8Csy6q.png
至少这几个简体字不是很差吧?繁体字笔划多的缺点很显而易见。
feefee 諸夏獨立是偉大的民族解放運動
当然是诸夏独立后,根据本地传统语言制定字母文字啦,汉字就让它变成类似拉丁文那样的古董吧。
應該學習新加坡,以英文為官方語文,中文作為工具就可以了,沒有必要背負死人留下的遺產,華夏文化是詛咒,不是恩賜。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保持现状 我喜欢简体字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
马拉糕 半退葱。 保守自由主义者(Conservative liberalism),精英主义者(Elitism)
自由是最可贵。
让人们自由选择,就像现在的品葱一样,自由选择简体或正体,都能让你的声音被听见。
不要试图去消灭简体或正体就好了。
雖遠必譴責_棄蔥 已棄蔥,你們慢慢玩吧。
對主題問題暫不表態,唯是對於其中一個論點有補充。
許多許多人認為「廢掉漢字,直接字母化/拉丁化」是異想天開,但是近代現實世界至少有一個實現成功的例子: 土耳其 。土耳其目前就是完全字母化的現代國家。

注意啊,我並不是因此支持字母化,純粹表示:這個想法絕非天荒夜談。
君子以不强自息 新注册用户
我支持废除汉字全部拉丁化,一步步把汉语变成字母语言
廢除中文,國家語言轉用英文,以提高全民透明度,方便與主流社會接軌,也大大的增加了國家機器造假新聞成本。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中国(非中共)要强大,就必须全方位向西方学习。要向西方学习,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阅读英文的书籍。我主张中国民主后应该向香港和新加坡学习,以英文作为官方语言。
吴越旧人 不再沉默
吴越地区应该发展出吴语表音文字,部分对应汉字,类似日韩文。
磬風胞弟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ng wong man sai man sai man man sai
個人認為應該恢復大部分正體字。一簡代多繁是必須恢復的。向華,國,漢,龍這種民族色彩的漢字也必須恢復。观欢汉叹难鸡戏邓仅对以及风凤赵這些用醜陋的“又”叉子來代替部首破壞漢字結構的簡化必須恢復。乐庄這種生造的字以及广厂這種挑戰中國人審美的殘體字也必須恢復。
總之,正體字承載著中華文化,字型優美,結構嚴謹,未來必當恢復。但少數複雜的常用字可以採取折衷方案,分正體和俗體。正體為正式印刷文書之標準,俗體為官方認同的手寫方式,一切考試皆可用俗體手寫。學校教育教學生認整體,但不能要求學生寫正體,而是教學生寫俗體。個人建議:
正體  俗體
體     体
蟲    虫
齒   齿(僅作為偏旁時簡化)
龜   龟
彎  弯
有一些簡體字我認為應該保留,如着,沉,多簡代一繁反而更利於表達;尘這個簡化字也很好。
另外港澳台字體和大陸字體的細微差別就不改了,沒必要折騰,如“溫温”“帶带“”粵粤“
说实话,如果有人愿意出好几十亿元恢复正体字,我愿意支持,其余免谈
已隐藏
公民評論 个人油管频道,欢迎围观、指导!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hLOmp0AXhXhv3qGhkvTFHQ/videos
这个保持不变就可以,不给大众添麻烦这是必须的

不过往后的教育改动中慢慢加重英文的比重

用一定的时间,比如20-30年,最终教材,官方语言等

都可以逐步改成英语
w文盲太多,只能简体字。其实可以保持原样不变,加深英语教育,英语作为官方语言一种就行。
我認為,應該中日韓三國一起規範漢字,但似乎不太可能...
飛躍瘋人院 观察 ,天滅中共
百分百要廢除漢字。 四字詞語等等。 就是因為自古以來的漢字文化 讓共狗玩文字遊戲文字迷信了。 英語必須為核心第一母語  議會發表演講必須要全英語 不會英語 門都不要讓他進
日本都要简化汉字,现在你倒行逆施说要改繁体?天天反支结果推崇繁体?嘴上喊着反支脑子里想的都是老祖宗的智慧天下第一。真反支干脆禁中文大家都学日语英语好了,我就不懂写几个繁体字哪来的优越感。语言文字就是一种工具,你说26个字母太简单没有美感就要全世界都学50音还要片假平假,也就支那人会这么弱智。
WinstonMrBig 新注册用户 像牲口一样活着
类比越南,用了两千多年的正体汉字,后来文字拉丁化,导致当代人和自己的文化脱节,再也看不懂先贤留下的文明。
我还是比较庆幸当初汉字没有拉丁化,虽然简化了,但仍然不影响我阅读正体字内容,所以总体上来讲,令人遗憾的文化断崖还没有形成。
如果将来大陆能有民主,我认为简体字还是会大行其道,不过肯定会出现一部分坚持使用正体字的群体,届时大概率是简体正体并行。
至于拉丁化,看看越南的悲剧,我是坚决反对的。
另外,比起简正体汉字带来的文化隔阂与差异,我更担心粤语圈与普通话圈的差异,毕竟无论他们用简体还是正体,很多话我都已经看不懂了。
HuuSii 新注册用户 实事求是 大胆假设 小心求证
这个问题首先前提是民主化后,对不起,我看没什么希望,暂不讨论,如果要讨论那这个公投等下个世纪啊

不民主话也可以讨论字体问题,不过限于讨论,应该各述利弊,太主观化没什么意义,当然也可以陈述,比如我一定支持繁体化。以下是论点。

从繁简程度来看,正体略烦,但是因为表意,古文整体极短,诗词是汉语的表达式,综合能力强,像山水画,几个字能表意,叫做意会,自己体会吧。问题在于每个人意会不同,意会的一样的,好像思想层次高,所以牛逼,不行的,只能当回农民,这也是文字的意义,隔断了非文明人和文明人(官家)的层级,科举和八股的真相就是如此。意会可能出问题或者被出问题,就是文字狱。从现在的角度讲是人大释法,那你一开始不能写的清楚吗?不能。如果要写清楚可能要很多方面解释。从这个角度讲只要是方块字,都是一样的,因为表意,所以文字没有逻辑思维,差不多的。

从文化角度来讲,如果用简体可能对通读古文造成障碍的,古文还要靠翻译,简化让你理解的,那简体和繁体是两种文字两种语言(听说读写亦然)。所以古文变成一种形式文章,无法流通,但不读又感觉不能传承过去的荣耀(指汉文化),于是各种古文注释(每个朝代都做),古诗词无安全简体化,我们现在觉得没问题,若干年后再看过去的诗词觉得古人是呆的吧,怎么不简化,那就先入为主了。对繁体而言,如果字词之间,言语之间能传承一些的,又联系的,虽然很远但觉得我们是一家人,这也是正体的感觉了。至于有没有造成文化水平之间的隔阂,或者教育成本的多少,港台应该提供一些系统科学的引导和借鉴。闹可以闹,谁都希望能被人了解吧。虽然大环境不好,不过可以换个思路和角度表达原来的自己,或许有奇效呢?

从应用方面来说,有人提英语化这也没有什么问题。语言作为社会交流基本工具,要用的其所。英语简单易学,逻辑化严谨,重事实,分各种时态,区别虚拟语态和模糊的臆想,表达方面有无可比拟的优势,我觉得这是英语作为世界语言的绝对优势。中文简体化是一百年前开始,最重要的是学习了英语语法,连“我是李连杰”都是英语句式,现今多数表达句或多或少带有英语逻辑。 胡适所著《文学改良刍议》可以说是白话文起点。不过现在已经简体化,更具英语逻辑。以前的译者还有意翻译成古文式美句,现在很直接,强行直译。各种书面语,法律文书,多有参考。这种情况用什么式样的字,并没有什么不同。可以说繁体也是白话文。至于引用极烦的繁体和极简的日汉字,只是个形式罢了。

虽然我本身支持正体中文,我也认为需要正视中文潮流的变化,现在没有一定的评断,说明具类似思想的学说不占主流或永远占不了主流。密切关注中国文化的走向,流行,如果能自己做到的,去影响他,或许自己不能得出结论,但是总会有时候当别人想传承的时候能意识到你,而那时,新的思想(简化,繁化,或拉丁化)成为主流。
Virosa 光复南粤 时代革命
应该废除不必要的简化,如言部、金部、东、贝等和不一致的简化,如鱼与然。这类简化除了造成unicode的不兼容外没有任何意义,重新制定标准也几乎不会增加学习成本。同时应当修订一对多的简化实现除使用习惯外的完美机翻。过程中可以尽可能吸纳日文汉字减少造字的需求,如 铁-鉄-鐵 取鉄为标准方案但短期内保留另外两种的使用
我希望直接废除汉字。之所以汉语同音字多就是因为语言依赖方块字的习惯害的,应该尽早切断这种毒害,让文字为语言服务而不是颠倒过来。说实话规范方块字的读音大大起到了消灭地方文化的地方认同的作用,极大的帮助大一统极权国家的统治。
汉语的出路就是废除方块字,改表音文字, 全面采用拉丁字母系统,
这个思路百年前就有很多学者提出,也有很多成熟的方案可选.

文字其实是语音的书面表达系统,而语音又与人的思维紧密相连,只有将汉字这种专制哲学下特有的产物废除,
支族才有转型的希望.
圣锹游侠 中共还活着,每个人都有责任
我认为应进一步简化。
近平梅 渴饮支人血,饥食支人肉
所谓中国应该分成若干国家,各国应该按照各国人民的意愿使用相应的语言以及文字
loktar99 希望有一天能在光明的地方相见
为什么不能简繁体两套一起用?
各有各的好处
很多繁体很好看,更达意,但你让我写还是写简体省事……(而且我字丑)

然后日文就是两套一起,ひらがな + カタカナ
一套泛用,一套译洋文
中文的话,可以比如说日常生活随你选,外交场合/民俗领域/证书用繁体字?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文字的演进不应该意识形态化。虽然简体字方案是共产党推行的,但是不代表共产党推行的方案就一定要否认。

保持功能的前提下,文字越简单越好。美感可以在艺术领域追求。日常使用的文字是一种生产工具。既然是工具,自然是越容易用越好。
xionzhang1215 一個住在台灣 熱愛台灣的外省第三代 希望可以看到中國走出共產黨專政 跟著其他人一起步入民主自由的殿堂
個人支持繁簡並行
老實說用著繁體字的我在一些情況下也是會偷懶寫簡體字
可以省時間並增加書寫效率
但是我認為在重要場合或是重要信件及公文的來往等等情況就必須使用繁體字
畢竟是重要的事情不可偷懶將就馬虎
然而在學校教育體制裡建議也是繁簡並行
以繁體為主,簡體為輔
古人的智慧造就了我們現在使用的繁體字
不能摒棄之
簡體字也有它存在的需求
也不能拋棄掉
我建议简繁并行。所有正式文件,政府办公、公共标识,地名等等,都需简繁并行。
教学方面,也是简繁并行。同时恢复繁体字,要求学生懂得辨认,但不强制要求会写。
日常生活,简繁并行,但不得强制只许使用简体或繁体。
Status Quo and let it be.
没有必要强行规定在什么场合用什么字,也没不要“推广”什么字。个人或者组织想用什么就用什么
StrayDemon13 新注册用户
文字方面目前使用得很好,没必要去折腾,优先级更高的事情了太多了。
"Don't fix things that are not broken."
把有爭議,型變太大或是太醜的簡體字改回繁體

好用的簡體字留著

留一半改一半看起來比較合理
gogh8964 hello word~
更惡心的是百度貼吧把所有繁體自動轉成殘體字


https://i.imgur.com/IOpn7Ht.jpg
未定义字符串 ๑乛◡乛๑
简化字是有必要的,必须看到古人也简化汉字,汉字本身和其他语言符号一样是动态发展的。
但我觉得一个问题是,目前大陆的简化字有许多简化是并不健康的,例如发和發/髪,喂和餵,不仅做不到区分不同意义,还抹去了原本汉字的许多特点,糟糕的简化还不如不简化
良民 大陆人 非粉红
俺球球恁了,对俺学生人道一点吧。
俺写繁体字真的累死。
官方改用英文。民间可以使用当地方言和汉字系统。汉字逐步作为博物馆和大学中国文学/历史系里的专业课而存在。
我建议品葱加个 反对👎 按钮,就生产工具而言,简体是比繁体效率高的,就算以后很少用到手写,但学习甚至有时笔记总得手写的吧,再者阅读速度简体肯定比繁体快啊,那些说繁体快过简体我笑了,这说法违反基本生活逻辑。还有那些说以后全部改成英语,华夏文明是诅咒的,建议你以后听说读写都不要用中文,就可即刻摆脱华夏诅咒!
你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一种独裁思维。
踌躇而雁行 新注册用户
    从提升识字率的角度看,简化在大方向上应该是没问题的,日本比我们更早就进行过简化。即使是中国这边,从战国过渡到秦汉的过程中就已经进行过很激进的简化,具体参考说文解字里篆文和隶书的对比。很多人提到的简化后合并了汉字意思的问题,我想在秦统一六国文字的时候可能更严重。
    也有人可能以春秋战国时的文化繁荣反证统一和简化文字的弊端。我对此持保留态度。即使中国像诸位设想的那样分裂,基于现实的观察我也看不到任何可以回归到那时社会风气的可能性,更不用说回归那时候的文字了。
尻尻丸 Winnie Happy Organization
當然是全面改回繁體字,簡體中文就是中共主政下的畸形產物,根本就不是正常歷史產物
不論怎麼說,簡化的寫法本來就不應該拿來當官方正宗
歪個題,曾經看見內地賣的書法帖,裡面說是繁體字,但跟香港台灣學的繁體字不一樣,請問那是什麼字體?是只有內地的書法會用這種繁體字嗎?香港台灣的書法字體是怎樣的?小時候學過已經不太記得了。假設內地跟港澳台的書法繁體字不一樣那是為什麼呢?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其實簡體字是抄襲日本。支那在民國及中共建政初期很多制度也是借鍳日本
当年胡锦涛说不折腾
我看还是维持现状,如果要调整,还是尽量少调整
毕竟,再简化或者恢复繁体字,所有的教材都要重印,所有的老师都要参加培训,所有的路牌都要重新安装。。。代价太大
颐使气指 敢同恶鬼争法拉利,不向霸王让奖学金
我不管以后怎么改,允许繁体使用我也没有意见
但是不要禁止简体字就行
对于30岁以上的人来说,学会繁体字是很难的,也完全无必要
既然是民主中国,应该投票决定,至于我的个人意见,除了反对废除汉字以外对这方面的政策没什么想法。
当然,如果再简字太丑我也会反对。
实在统一不了意见可以繁简并行(不过我估计大陆人肯定选简体的多),但成本可能太高,新政府手头不是很充裕就还是保持原样吧。
還是維持現狀,不要碰它吧,正體的就繼續正體,簡體繼續簡體。
lota790509 凡人,翻不了墙就不上网了
这话题真是屁股决定的
见仁见智。简体字很大程度上简便了书写,正体字更能体现汉字的本来面貌。
比如憂鬱这个词。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个人倾向于不改,改回正体字的收益低于支出,目前正体字与简体字并没有造成华语交流障碍
小熊维尼乳皇包 你咧过嘴没有?
我认为将来官方文字应该用正体中文,政府公文公共标识等应使用正体。民间不做限制,教学方面可以认繁写简,也可反之,考试不限制使用正体简体,怎么用是个人的自由。总之做到会写一种,认识另一种就可以。
互联网时代的解决方案难道不是应该开发即时互译系统,彻底消除语言障碍,想学什么学什么吗
潘萎勃 wuhawuha要要什么癌
看见这问题不禁想起一个老故事
忧郁台湾乌龟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进一步简化肯定是不行的,楼上没一个提二简字的,都不知道吗?不知道的话建议去去搜搜,现在的简体已经是汉字简化的极限了,而且很成功,毕竟多数大陆人都能自带简繁转换(反过来我不清楚,不过看各位港台葱油似乎也都能无压力识别简体?),再简化像二简字那样都好成假名了,而重用繁体属于开倒车,也着实没必要,各地区保留各自现状即可,我并不认为简体怎么就残缺了,也并不因为它是中共领导下推行的就敌视它,语言本身是个随其使用者和时代不断演化的东西,而其性质是工具,是工具就要为人所用去适应人,不然是不是也该废除现代英语而改用德语甚至古英语?日语这种本身非原创性的语言又该如何?另外汉语拼音绝对是好的,应该在汉语区得到全面推行,个人还是通用化和模块化的绝对支持者,所以也支持推广普通话而反对过多保留方言,甚至如果说未来全面使用英语而废除汉语我都没什么意见,一切以易用和能使更多人无障碍交流为原则
使用民国1936年方案,剔除一简对多繁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语言本来就是一个“spontaneous order”。不应该用中央计划的思维来思考语言的发展行为。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应该由使用汉语的人和自由竞争的汉语学校来决定。
WakeUp No Face
我覺得還是正體漢字好。簡化字雖然寫起來方便,但是現在都是鍵盤輸入了,大部分人用拼音,所以簡體繁體對於輸入者難度一樣


https://i.imgur.com/9VTyqoE.jpg
已隐藏
你应该先搜索,为什么要推行简体字,然后就懂了
winniexi06 PhD in Economics
紙筆手寫字很快會不再存在(或成為小數人的興趣), 未來沒有用簡體字的理由, 電腦碼字一樣快。
相反, 辨識度更高的正體字會有利閱讀, 應多加推廣。
进一步简化其实也挺好的,比如引入一些日本字,我好喜欢日本字啊,可能是小时候被小霸王游戏机影响了吧
只是因為好奇 只是因為好奇為什麼網站沒有被和諧而開的賬號
以文化價值上看
我覺得繁體字的價值更高
以前看那些所謂反中的宣傳圖文
就會覺得簡體字真的失去了文字本來該有的意思

愛情沒有心
義氣沒有我
身體沒有了骨頭

我覺得要全面變繁是不可能的
以香港爲例
在學校里學生其實可以用簡體寫字記筆記
沒有嚴格規定一定要寫繁體字
考試的時候更不用說
如果熟悉簡體字
那麽寫簡體字的效率就很高
但出了社會大多會要求你寫繁體爲主哦

題外話
香港不會教簡體字但會教英文書法
我個人從小學四年級學會了英文書法(俗稱:雞腸)
之後我都是習慣用書法字寫字
也有一些朋友老師會告訴我
“你居然寫書法真稀奇,難道不會不習慣嗎?”
但對於我這個用了英文書法超過十年的人來説
寫正階反而會不習慣還會寫得很醜歪歪斜斜
学契丹人搞大字、小字就行,大字就是现在的简体字,保留,用在正规场合,比如合同、文书、书籍的标题、还有牌匾、姓名等方面的书写,小字就是在简体字基础上进一步简化,或者直接创造一套类似日文假名之类的注音符,变成表音文字,用于速记、平时书写等,平时写字也可以大字、小字混用。

繁体字则可以作为一种花体字,用于艺术、书法等方面自由发挥。

这样拼音文字、简体字、繁体字爱好者都能照顾到。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我贊成保存正體字,簡體字好像遺失了很多文化歷史的內涵。
柳无码 Fucking furfags ruin everything!
我認為完全沒有必要折騰,不管是進一步簡化還是廢除簡體都會導致成本太高,看得懂就好。

在熒幕上顯示小字簡體的優勢明顯。「與」「輿」、「嗚」「鳴」、「滅」「減」太過接近,在解析度低、並且使用 Windows 系統的電腦熒幕上根本難以區分。簡化後一眼就能看出區別。

至於钟南山的姓氏,人家當然姓「钟」,簡體里又不是沒有「锺」字。

另外,每次看到「愛無心」的那一套就煩,明明愛靠的是腦子不是心臟,沒有心怎麼就不能愛了?

> 汉字简化后,党内无黑,团中有才,国含宝玉,爱因友存,美还是美,善还是善,虽丑无鬼,只不过台无吉,湾无言! 穷不躬,权不佳,党不黑,巩不革。车不行田,坚不称臣。无鹿亦能丽,无巫亦能灵,无水亦能灭,无火亦能劳,无曲亦能礼,无手亦能击。办事左右不辛苦,垦荒何必靠豺狼。
index049 新注册用户
應該同時存在
日常使用用繁簡也沒有問題
但不應攻擊任何人選擇使用繁或簡
繁體也應該被傳承下去
簡體的作用其實也不大
這個問題上居然有一干人等擁護簡化字並希望繼續簡化?

二簡字已經有很多字變成了類似韓語諺文的部件,比如藏、嚷、壤的二簡形式,「上」字充當的角色就是ang音,與ㅏ+ㅇ有何區別?如此帶來的結構崩壞和表意功能喪失,還不如表音文字。

但是如果只廢除漢字,而使用拼音的話,漢字大量的同音字詞數量是其他語言萬萬不及的。韓語的歧異主要就集中在漢字詞上,但韓語和日語都有固有詞,對同音異義問題有所削弱。並且韓語豐富的母音子音收音組合,比只有五十音的日語在固有詞消歧義方面做得更好。

所以要麼保留漢語,用正體漢字;要麼直接廢除漢語,用其他語言代替漢語作為官方語言。千萬不要搞漢字簡化拼音化這種蠢事。
小孩認字其實是看字的形狀,就認字而言繁體字比簡體好認,寫可以慢慢練習。
Eumenes 建立民主自由的中华联邦!
繁体简体双轨制,一段时间内保留公共场所的繁体简体标识,对部分简化效果比较好的简体字,可以予以保留,对于像“干”这种简化的面目全非的汉字,应该恢复原样。
台灣人以前覺得簡體不錯有書寫優勢
但是現在書寫機會越來越低了這個優勢降低了
在其他地方繁體普遍比較好看
玩遊戲時常常想如果是繁體就好了
招牌也是

但不是要改回去而是統一字庫且不要限制使用哪一種
讓需要的場合自己選擇適合的類型
繁体!简体看古文,读古籍得重新学习。

如果一直简体下去,等香港台湾(回归?假如武统成了?)也用上简体以后。

繁体就没人会了。现在也是,能读也是因为读台湾书,香港电影电视才会读。

支持繁体!我就只能读繁体,不能写繁体了。。。
这个问题的施动者不明确,汉字是简化的对象,简化的主体是谁?中国二百五十万平方公里,被中国的土地有五百万平方公里,这么大的面积不是只有华人,所以考虑两个不同主体:

民主后藏人要不要用繁体字?如果图伯特继续被民主中国霸占,那么大多数藏人恐怕就没有兴趣学繁体字,因为它是敌国的文字——用中文说,是鬼子字。

民主后回回要不要用繁体字?回回缺少亡国感,但也像藏人一样,大多对中华文化缺乏情意结。他们中的许多人会说:繁体字笔画多没有好处,与其学那玩意儿不如学小儿经。
对韭当歌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开个玩笑,2060年大东亚区文化高度融合,那时的人习惯用繁体字。

但是我又不认为这是个玩笑~
褐夫 符号学;叙述学;有机化学
没有必要回到正体
汉字的发展本来就是理据性丧失的过程,繁化只是个例。而且现在使用正体代价过大。
Doooookie The empire will fall.
我支持简体字,原因很简单,我习惯了。没有人有资格让我增加文字的学习成本。使用我熟悉的文字,是我的权利。
我相信绝大多数大陆人仍然习惯用简体字。你如果强制他们用繁体字,那他们一定会把你立法院砸了。
sager_wong 萨格尔王
先是两者都通用,打字用繁体,写字用简体。因为写字以后只会越来越少,只剩下签名,到最后回归繁体。
我是寫繁體長大的,好奇想問,把本來意思不同的字強行合併不會反而增加閱讀理解困難嗎?
漢字本來就一字多義,現在意思更加繁雜,而且沒有脈絡,解讀,尤其是文言文不是更累?
趙彈呼叫壬 你錯了、我不是理客中、我是反賊喔
現行的繁體中文已經足夠優秀和適應現代化了,也沒見對於普及教育有什麼可見的阻礙。沿用現行大陸新馬的第一代簡體漢字也是不錯的選擇,自由選擇漢字的權利更好,繁簡俗都被承認為正確的漢字來使用。再作無必要之簡化,只能以左壬一樣的魔怔來形容了。
wugetage 呵呵
我是覺得影響不大,反正現在大多都是打字,很久沒手寫了。
Arti000 無人可以代表我
繁簡並存吧,學校教學生用回正體字,簡體短暫過度,不讓中國文化降格變成南亞華僑文化!
品葱1998 倒车司机
我的意见是,汉字应该继续简化,特别是笔画多的,笔画太多增加记忆难度,占用太多大脑内存
识繁用简即可。
已成的事实不必强行改造。
修改标准字形社会成本太高。
尘,忧,这种简化还可以,繁体确实繁了
东,专,龙,这类简化太丑了
讨论这个没有意义。
如果当初是蒋介石集团在台湾地区先推行汉字简化,中共说不定就会针锋相对在大陆地区推广繁体字。
现在识字率已经足够高了,而且已有的字符编码都已经存在了,再去修改反倒是瞎折腾了。
louisjr 讓XX感染全世界
是不是只有中國人才會一直想要這取代那, 那取代這?
繁簡本來就共存多年了, 有必要誰取代誰?
Imore 你不配做军人!
书简识繁,在小学教育过程中,除了教学生书写简体以外,还要教学生认识繁体。在非手写的打字、印刷当中,提倡繁体。繁体与简体,两种都作为官方文字。正如拉丁字母也有大小写一样。对于一些多繁体字合并为一个简体的情况,应拆分开来,做到一对一,能够一一对应,让简体译繁体的过程可以机翻。
不完全文明人 新注册用户
简体和正体必须统一,00后小孩子对正体中文有排斥感,还有把正体字当成粤语的。。。。。。俺也是无语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2-04
  • 浏览: 24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