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文学】沉船计划

作者
大湿人 (@rangeroutcn)
更新至 2017 年 11 月 11 号

正文
感谢大湿人的辛苦付出!

中共内部有七不讲:普世价值不讲(升高粉红度);新闻自由不讲(蓄积洪水势能);公民社会不讲(瓦解基层组织度);公民权利不讲(生产两脚羊);共产党历史错误不讲(严禁修船);权贵资产阶级不讲(方舟乘客保密);司法独立不讲(炸坝放水)。只有滔天的洪水袭来,方舟才能有用武之地。大家记得电影《2012》的场景吗,洪水涌上珠峰侧峰,方舟才有载体起航。所以,这是一场必定的洪水,它已经近在咫尺了!

一、引子

「沉船计划」也称「逐日计划」,取自《山海经》夸父逐日的典故。释义很明了,喝光所有的水,让老旧的身躯死去。这是上世纪 90 年代初,中共为政权覆灭后给高层准备的一个逃生通道。其分为「方舟计划」、「纤夫计划」,「着港计划」三阶段,其一阶段工程已于 2015 年左右完成,目前正启动二阶段「纤夫计划」。

沉船计划起因是这样的。在六四镇压前,邓小平就做了两手准备,其中 B 选项就是万一镇压失败,停在西山的几架专机随时准备西飞巴基斯坦,当时机内的黄金、美钞已实载,北海舰队的 132 舰(第二护卫群)也启动一级警戒,随时起航。当然,随着镇压的成功,这项逃亡计划也不了了之,但邓的当时举动引起了其他元老的不满,为平息非议,故在 1991 年的中顾委常务会议上,邓提出了「沉船计划」,并获得了全票通过。会后成立组建了秘密筹备小组,仅对中顾委常务委员会负责。

1992 的中共取消了中顾委机构,但机构转成影子模式,由各大家族推荐入驻(人员原则上以血缘为主,婚姻为辅),沉船计划随之正式启动。最后一次中顾委常务会议确定了该工程核心三要素「钱、人、路」,并推出各要素的负责人(家族):陈家钱,邓家人,薄家路。陈家钱,顾名思义,是该家族负责整个计划的资金筹集和支配。在如何开盘运筹中,陈一贯模式是节流,而与邓开源的思维相悖,开局就不顺畅,好在实操的陈长子说服老子,故有了后来邓的南巡划圈。议定等到合适时机,筹建独立运行资金的机构,也就是后来的国开行。陈的得意弟子——棺材总理,就是陈家推出的代言人。财赋分税制、医教产业化、国企大变现,这些都是为沉船计划募集首金而进行的所谓改革。特征是资金的隐匿性要非常强,国开行便应势而出。所以朱的上台,是带有强烈烙印的。什么「经济沙皇」、「铁血宰相」都是只能一笑而过。本质就是个 looter 代理。而陈家另一个传声筒姚家,则推出了快婿,也就是后来的王厂公,厂公事先不作详述,郭爆料已经很多了,等讲到「纤夫计划」时我会补充。总之,「逐日工程」的财备,目前则主要由陈、朱、姚(王)三家总管,其余虾兵蟹将,日后会补充提及。

邓家人,隔代指定胡,三代备选,包子亦是得益者。立储云云不赘述了,重点谈「沉船计划」的设计理念。很多人理解的沉船计划局限在字面,弃船只是其中一环而已,更重要是弃船前后的生态更换。所以对邓而言,方舟蓝图,弃船时机,背纤人选,引航着港,各阶段方案设计,备选应急,才是重中之重。按最初的方舟蓝图:人员配置是 1:3:6:10 即各家族:世仆:外臣:百工,后三者遴选活动由邓家负责。按照前些年爆出的五百家计算,每家按 100 口人计算,那么(100 人 ✖ 500 家)➗(1/20),方舟实载人数约 100 万,也就是 100 万人的目标。

薄家路。薄三原本是条天配的尾巴,是安排主持「断尾行动」的,在红龙登船驶离那刻,负责砍断羁绊方舟的锚索,抽掉人流涌动的跳板。他一向表现出享受粉红簇拥的感觉,以及对即将蜕去的躯壳热爱。可是红龙评估出这将是条稳定性极差的尾巴,忌惮其会缠住本尊,最终抛弃了他。薄三察觉出这个意图,曾试图先一步掀起这股潮流,也就是被贬重庆后的自强,无奈还是被扑杀了。红龙在「路」上选错了人,至于候补的是哪位,请跳至最后的断尾工程,那就是最佳人选大傻。

「钱、人、路」这种分工在开始几年内成果斐然,各大家族二代迅速介入党政中枢、军队控制、财务机构和情报系统中,有着明确的分工。但上世纪九十年代姬 XX 事件后,为避免一家失控导致全局尽毁的风险,他们鼓励每家都参与到上述四个体系中去,故有了儿在高位接班,女隐海外接应,婿在各处发财的现象,并允许培育各自马仔。而且,红龙还在内部严明了家法,也就是大傻经常挂在嘴边的「政治规矩」,并有专门机构调查处理,专治二代不服,震慑家奴异动。

薄三的悲剧就在于,他觉得这船还能开,你们不想开可以滚下去,我来掌舵,真是很 Naive;而周、令的结果就是在警示蠢蠢欲动的马仔:偷点吃点也就算了,竟敢打库房的主意。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大戏即将开始了,轻装登船,必须对人员进行二次删减,这也就是即将发生的「瘦身计划」、「脱皮工程」和「断尾行动」。

方舟计划的前奏是重启「夹边沟」,当「物质追求」的糖果掉落那刻起,就预示卡斯特梅的雨季的到来,一场按比例的清洗即将开始。推友们,特定人群抽签,随机罗织控罪,鼓励告密兴起,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的。疆藏模式是小测试,在特定地区针对一些被妖魔化的族群进行,反弹会小很多,而且更能激起小粉红们的狂热,让清洗更省时省力,这也称作「跳板效应」。

「人口在一定时期会产生红利,但在失控的态势下,将会是灾难。过去二十年我们仅将重点放在控制增量上,看来效果还不明显,必要时候要对存量下手!」这是(影子)机构某大佬的原话,是不是应了那句老话:二十年不灾则人无地,三十年不剿则地无人。

上些年爆出的巴拿马文件,仅仅是一些没有抹掉痕迹的备用金池,救生艇配备的定义就是「充足的隐匿离岸资本储备」。是防止在「纤夫计划」实施中出现意外情况,独立的救生艇会对方舟进行疏散,直到确定下一批「纤夫」到位。总之,「救生艇」模式的实施,是把双刃剑,其中一艘叫「海航」的,今年被引爆了。

蛤看中萨哈林联合开发,以图门江出海口试探,被俄爹说先签划界条约,签完发现被忽悠了,所以目标转而向西(配备了国内出台西部大开发的马甲),买单上合,想着中亚五国会上钩,911 后竹篮打水。蛤又继续想着巴铁出海,想法不错,可是时间不够了,交给后来小胡做了。解释了那么多构架,回到探路上来。蛤蛤的探路之旅,其实更加衣可赛艇。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发起组建的「上合组织」,很多人肯定摸不清这组织到底用来干啥的,因为完全是几个貌离神合的乌合。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而且全要蛤背着骂名出饭票。但你若理解成蛤蛤任上探路之旅的总结,那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病毒必须在宿主产生抗体的前一刻,迅速杀死宿主,然后转向下一个目标。」沉船计划的核心理念在于此,知晓这点后就能理解所有「大洪水」播报员的真诚了。战神是抗原,海外林立的山头也是抗原。只不过对于后者,病毒早已变异。面对即将到来的抗原大爆发,不得不提早杀死宿主。简单而无奈的结局!

反抗者焚为灰烬,两面人绞成燃油,小粉红铸作跳板!唯有红色基因的传承者,才能获得方舟船票。这仅仅只是开始,触不到的未来,才是滔天巨浪肆虐的最佳舞台!

高墙内不允许出现任何有关「战神」的只言片语,不服从,唯有消失。他们从「没有敌人」身上小试牛刀,正式版即将推出,《一九八四》有现成模版可用,为加大洪水的预应力,以掩护方舟出航,高墙外的不利噪音也会逐步消声!

沉船容易着港难,一块固定可靠的庇护地是必须的先决条件。当年分内外两种方案,内就是备选海南方案,由此还导致了 94 年房产大崩盘事件,所以机构一致决策海外基地比较妥当。在单基地还是多基地上,还存有分歧,直到百舸争流模式确立后,才不了了之。让泡沫浮起来,更多的泡沫,以掩盖即将到来的腥浪血波,那么是时候发挥洗衣粉的疗效了。谁是洗衣粉?国产的墙内御用文人,进口的墙外亲华友人,还有一些中外合资的品牌,诸如「海豹突击队斩首中南海行动总指挥」,大概连自己都不知道被制成了洗衣粉。

二、瘦身计划

「瘦身计划」即将启动,不同于过去五年内的反腐,后者只是消毒而已。「瘦身」的对象是如今还沉醉在升官发财,却对方舟毫无裨益的厅部级人员,你们即将迎来第一波清洗。刚刚七长老的重新宣誓,就是信号。接下来会对党员身份再审核,按比例剔除,并进行瓜蔓追究,高明吧,底下的掌声会淹没你们的哀嚎。

何为瓜蔓,就比如这个厅官什么出身,后台是谁,交集有谁,然后一步步摸上三级,如非白名单成员,自身也无利用价值,一律拿下。这会是东厂的另一场盛宴,大小硕鼠苦心经营多年的鼠洞,将被一个个掘开,遍地开花;这是燃油回收的开始,绞干选定目标。洗衣粉会加大剂量倒入,搓洗出更多更浓的泡沫,让外界看不到真相。此时,赞美的、哀鸣的、颂圣的各种交织在一起,为「脱皮工程」造势,加强版 1966 开始。

原本的「瘦身计划」,应该在大傻上位初就开始开始实行了,但碍于有些二代们还在筹备救生艇,所以在厂公力谏下延后,这就是为什么「七不讲」被活生生咽回去的原因。当然,厂公也有私心,想造个超级救生艇,没想到今年战神给砸了。说到这里,本大湿情不自禁赋诗一首:陈涉揭竿因鱼书,田齐复国借牛阵。能使厂公撞冰山,文贵无愧称战神。

三、脱皮工程

脱皮工程是涌来的第一波洪水。如果你骤然少了三分之二体重,那么松弛的皮肤将是噩梦。红龙也是如此,亟需来场「脱皮工程」让自己躯体获得重生。当然,丰富的经验会让这场工程更具规模,更有效率,就等刻意溅出的火星,看那一颗最终引燃干柴。

县处级以下的官员,将是脱皮工程的第一波受难对象,今天的长老会无比是从那个时代成长过来的,所以操作起来得心应手。大傻没有那么多时间追遍全支「红红脸,出出汗!」所以这个重担必须交到粉红身上。粉红是催化剂,是脱皮成功与否的关键,这也是为什么过去五年中共国粉红度骤升的原因。过去几年用粉红来掩饰造势,怂恿基层官员为所欲为;接下来必定会用粉红来煽动民众反扑,将其撕成碎片。撕咬的结局就是,支国基层残存的最后一点组织度,爆发中荡然无存。不同于文革的伟人语录越俎代庖,这次的主导者将是一众骨灰级粉红,少数的天赋异禀粉,会在过程中看到真相,嗅到机会。

从大傻树周带鱼这根标杆开始,就是在为这一刻的到来做准备。周带鱼的职责是让整个青年群体的粉红度骤升。从过去几年看,带鱼做的很用心,也成果卓越,如果没有战神这次点炮殃及池鱼,揪住他绿龟帽,他很可能将是另一个王力,这点可以从享用锦衣卫指挥使女宠看出。

想在夹边沟偶遇痒蜜吗?想在改造营邂逅流炎吗?这都不是梦,你只缺一个粉红的信念而已。在「脱皮工程」中找出两脚羊菜谱,你就将开创张献忠般的事业!所以,大家千万正视粉红度飙升的现象,不要肤浅的去嘲笑,那只会让你踏入粉红的陷阱。这是场扮猪吃老虎的游戏,这也是一场无法避免的灾难,如果没有足够的勇气和谋略拥抱张献忠,那么,唯一的生机,就是系紧鞋带,跑赢其他两脚羊!

以基层官员消失殆尽为其出航掩护,以支国遍地腥风血浪为其扬帆,向着星辰大海,留下身后一抹粉红的余晖。

红龙极力培植粉红势力,用于瓦解支国社会秩序和基层组织度,就好似毒蛇滚进了蚁穴,借力蚁类的噬咬为其蜕皮,然后逃离,走刀口的游戏。时点稍有一丝偏差都将葬身蚁口。所以必须制造条尾巴来吸引注意,时间一到自动断尾,让本尊顺利撤退。

本湿人预测:今后五年将会成为粉红崛起乃至泛滥的时代,这也是红龙一系列计划中最毒环节。等到粉红卷起滔天巨浪之际,就是方舟悄然起航之时。届时回望支国大地,都将淹没在这波可怕的洪水中,然后寒冬接踵而至,所有的一切都骤然凝结,冻成一坨黑色,甚至不留痕迹。

四、断尾行动

「断尾行动」:当洪水滔天之际,巨浪中人人都想抓住一根稻草。溺毙边缘的求生欲望,会给方舟安全造成极大隐患。所以需要抛出一个漂浮物,吸引洪流中的生物。谁是这个漂浮物,是推友们密切要关注的动态。目前来看,大傻是当仁不让的最佳人选。大傻贪图浮名,这是致命弱点,才望不足而占据大位,巨祸也。尾巴的风险是会卷住本尊一起葬入巨浪,既然战胜不了,那么同归于尽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德不配位是一方面,这里还有个重要因素是尾巴一定要发挥尾巴的作用,爱折腾的尾巴才能吸引注意,掩护主力出逃!说起尾巴,这里补充下:厂公才是制造尾巴的总工程师。

古语道:权不可中制,将不可遥度。对于包重贵这类金表败内型人物,所有的潜意识都会逆向而行。这就是所谓洪水的预应力,一旦有决口,必将滔天巨浪。过去三十年的裱糊努力,一夜之间消失殆尽。猛饲包重贵这只蚁后,才能让管涌形成,这就是制造洪水的先决条件。气候只是其次,漫堤形势可遇不可求,不要期望各种巧合随机组合,这和中乐透一样虚无缥缈。产生溃口哪种方法简单粗暴就用哪种。很多人提及海航巨资全球收购是否就是沉船计划的表现。这里只能说海航在整个「沉船计划」的地位,不过是「背纤计划」中的一个纤夫,又或者说是「方舟计划」中的一只小救生艇。所以要借海航一斑想窥见整个沉船计划全貌,难度很大。

当前,方舟驶向何方,纤夫如何发力,都不是民众是关注的焦点。迫在眉睫的首要任务是如何在洪水中抓住稻草,生存下来。大湿的忠告:国内粉红度的变化,是推友们目前最须优先关注的,这是判断洪水远近的重要指标!也是你们唯一可以观察到的。(未完待续…)
16
分享 2019-04-09

13 个评论

啥时候转载一下《深圳来信》系列,那个才是真劲爆
已删除
之前在Youtube上有看過劉仲敬先生對沈船計畫的看法,轉載過來與同志們分享一下

逐字稿:https://medium.com/@ihchentw/%E6%95%AC%E8%A8%AA%E8%AB%87-023-20190206-%E8%AB%96%E6%AE%96%E6%B0%91%E8%80%85%E7%9A%84%E9%80%80%E5%8C%96-%E8%AB%96%E8%A2%AB%E6%AE%96%E6%B0%91%E8%80%85%E5%A6%82%E4%BD%95%E7%BF%BB%E8%BA%AB-%E8%AB%96%E6%B2%88%E8%88%B9%E8%A8%88%E7%95%AB-af2613c5d645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XLn8XJ_ef8


[01:08:29]主持人:您剛才提到,目前一帶一路的操作實質和概念其實已經顯示共產黨在海外的匪諜網絡的控制力已經相當地減弱了。我們都知道,很久很久之前就有一個概念叫沉船計劃。就是說,大部分的共產黨的紅二代和紅三代都知道共產黨是撐不了多久的,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要盡可能安全地把在國內鎮壓和搞奴隸勞動的這些血汗移到國外安全的地方,甚至在必要的時候轉身成為諸夏的金主和助力。您覺得這樣的現實操作是可行的嗎?

[01:09:19]劉仲敬:這個我們得分析一下共產黨的幹部結構。共產黨就是幹部党本身,但是它的幹部結構至少是雙層的,有相當於八旗子弟和改革開放幹部這兩種不同。八旗子弟是真正的共產黨自己人,1978年以前共產黨就是共產黨的自己人;而改革開放幹部就像是袁世凱和曾國藩這些人一樣,是後來在鄧小平推行幹部年輕化、技術化、以招商引資為主要政績的情況下,高考恢復以後,受過比較正規教育的一批官僚。這兩種人的階級出身不一樣,他們的立場也不一樣。雖然你要是從技術上講,要說貪污的話,肯定是兩者都有貪污,但是兩者是不一樣的。列寧黨在海外使用的金錢原則上來講不是貪污,雖然跟貪污有時也無法區別,而是體現了列寧黨的工作方式。

[01:10:14]列寧党最早的起源,我們知道它在1905年是一個地下恐怖組織,跟黑手黨沒有什麼區別,只是組織更嚴密一些。像巴讓諾夫(斯大林的那個秘書,我上次提到過)的回憶錄中就提起到,斯維爾德洛夫(Yakov Sverdlov)的妻子就把布爾什維克的基金保存在她自己家裡面。那些基金是什麼?一些珠寶鑽石。珠寶鑽石是從哪兒來的?從資本家手裡面搶來的。他們往往不是帶著盧布去活動的,他們就是帶著這些珠寶鑽石。例如,維經斯基和越飛他們到中華民國來活動,到上海來活動,你以為他們帶的是什麼?他們帶的就是從沙皇、資本家和貴族那裡搞來的珠寶。帶著這些珠寶,像真正的盜賊一樣,到了上海就銷贓,便宜賣了這些珠寶,拿來的錢用來資助國民黨和共產黨。真的,整個過程就跟犯罪分子完全一樣。像陶鑄,後來偉大的啟蒙派知識分子還把陶鑄說成共產黨的開明幹部,說他照顧了陳寅恪和廣州知識分子,太好了,如果不是萬惡的紅衛兵把他打倒了,我們知識分子要跟他多好啊。他是怎麼工作的呢?照曾志的回憶錄,他到廣州的工作方式是,沒有錢,他就綁架了一個地主的孩子,勒索贖金,那個地主給他交了錢,他拿著這些贖金去幹革命。這就是早期共產黨的工作方式,他跟犯罪分子和恐怖分子是沒有任何區別的。

[01:11:34]國民黨一開始不完全是列寧黨,但是它是江湖黨,有青幫、黑社會、三合會之類的作風,所以一開始就有這方面的影子,後來又經過了半列寧化,所以它的時候也是這樣的。例如蔣介石日記提到,抗戰開始的時候,他派宋子文 — — 總之是蔣家那些親戚到香港去開戶,把國家的錢存入他們的私人銀行賬戶裡面,然後讓他們以香港為基地向西方國家購買軍事物資。據他說,這是為了反對日本人搞的海上封鎖和西方國家對他進行的經濟制裁,用私人名義買各種東西可以規避這種制裁。但是當然這樣就有一個副作用:如果他們那些人把錢貪了以後,諒你蔣介石是不敢到香港去打官司的。你怎麼打官司?那明明是人家的私人財產好不好。我想,國民黨黨產在1950年這個風雨倉皇、臺灣好像不見得能守得住、朝鮮戰爭還沒有爆發、美國人還沒有來的這個階段,有很大一部分錢被轉到菲律賓和巴西這些地方,以後就永遠找不回來了。也是用類似的方式,放到党國要人的姨太太、秘書或者其他人的私人賬戶下。這些人,即使後來臺灣安全了,也不見得肯回來,說不定就在本地一路黑下去了。印度尼西亞或者其他什麼地方說不定有很多所謂的華商巨頭就是依靠搞這一套發了家的。

[01:12:54]共產黨在海外的經營也是這樣一套。你以為他是貪污,其實不是,他是替組織執行任務去的。例如他在美國執行任務,要在美國發展什麼,他帶了党國的很多很多錢來,但是你不能說共產黨要開公司,因為至少在形式上講共產黨在美國是非法組織,你必須以某一個形式上跟共產黨沒有關係的個人的名義來開公司,然後用這個公司來掩護做各種事情。當然這個人必須是組織信得過的人,組織最信得過的人往往就是老黨員、老革命的後代。但是這種做法,按照共產黨的理論來說就是萬惡的資產階級的糖衣炮彈是很厲害的,並不是始終都管用。儘管這個人第一通常是老革命的孫子或者諸如此類的人,第二他出國以前是受過很多訓練的,第三他回國以後還是有很高地位的,但是他仍然是經常把錢黑掉。就是在這最近幾十年,共產黨派到加州的諸如此類的公司一次又一次被最根正苗紅的老幹部子弟黑掉,然後組織派人來找也找不回來。你要是跟民運方面接觸的話,你會覺得共產黨好像無所不能,他們都是失敗者;但是你如果是從共產黨內部的體制出來的,你會覺得共產黨在資本主義面前簡直就是不斷地當冤大頭,而且還不得不繼續當下去,因為你還必須不得不派人。我很懷疑這種東西在民運界或者在本質上非常軟弱的華人社會眼裡面是不是就會變成沉船計劃的一部分。

[01:14:27]跟共產黨核心成員 — — 就是列寧党成員內部的組織紀律性相比,儘管理論上大家都是黨員,但是實際上改革開放幹部受到的紀律約束要少得多,默認他不是自己人。例如,滿洲人必須弓馬嫺熟,必須學滿語;但是曾國藩和李鴻章,朝廷就不會讓他學滿語,你自己要學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不學朝廷不會來逼著你。黨內的情況也是這個樣子的,你不是1978年以前的嫡系的話,有很多紀律約束你不用承擔,但是你也進不了最核心層。匪諜方面的工作往往(如果不是全部)是由葉劍英他們家或者這樣的老幹部子弟幹的,而他們當然像潘漢年、佐爾格或者羅倫斯(注:怪西人約瑟夫·華爾頓)這些老匪諜一樣,通常是要以資本主義社會的商號的名義來掩護自己的活動的。這樣造成的大量的資金流動,從原則上講,不是說絕對沒有貪污叛逃的,貪污叛逃是極多的,但是從党國的角度來講,党國自己批准派出去活動的人原則上是為黨國執行各種各樣的任務,或者就是蹲點,建立基地,放長線釣大魚,就是為了建立網絡而採取的行動,這些行動原則上講是組織批准的,是有任務的。當然從反面就是說,比如有一天中美交惡,美國人要抄你,你可能會有必要像是當年共產黨跟國民黨開戰的時候從重慶把所有人都撤回來那樣,至少把已經暴露的那些人統統撤回來,而那時候你也是非撤不可的,不撤你就算是叛徒了。

[01:15:58]這個系統是正式的系統,它很難算是沉船計劃。但是在大多數都是外行和吃瓜群眾、費拉性極強的美國華人社會來看,他就覺得你從紅區帶了很多錢出來,一天到晚花天酒地,你肯定是貪污出來的,大概是沉船計劃。講沉船計劃的人都是很外圍的人,而且多半是那種懷有嫉妒心的費拉。就覺得這麼多好事怎麼沒讓我趕上呢,我反共主要是因為你們把便宜占得太多了而沒給我。這種人喜歡談沉船計劃。這種人看到的現象,很可能照包括國民黨在內的所有列寧黨看來只是一個常規的匪諜工作規範。他們辦的是資本主義意義上的顛覆活動,共產黨意義上的革命工作。當然要花很多錢,白區黨必須花錢很多。你一個貧下中農出身的幹部,在解放區領導一批貧下中農種地,党能給你什麼待遇?你照樣是窮得喝稀飯。但是你要是在巴黎或者其他資本主義世界替黨執行任務,那你必須有資本主義世界的工作經費和生活水平才行。在紅區黨的眼裡來看,我如果不把你打成叛徒,我如果不說你到巴黎去是投敵去了,我的嫉妒心實在是按捺不下來,所以一有機會我就會這麼做的。白區黨回國一般沒有好下場,也就是因為,紅區黨畢竟是人數最多的,而且白區黨回國以後沒有利用價值了,按照共產黨刻薄寡恩的工作方法的話,既然沒有利用價值,搞掉你就沒有什麼問題。要搞掉你,給你隨便製造一個罪名,那當然也是沒有問題的。另一方面,真正的為自己或者為自己的兒女貪污出來,覺得共產黨的天下不長,撈一筆錢就走,這批人是有的,區別不是絕對嚴格的。這個區別就好像,我不能說外省人全都是支持國民黨的,本省人全都是支持民進黨的,但是你可以說,外省人支持國民黨的可能性比較大,本省人支持民進黨的可能性比較大,差不多也就是這樣。

[01:17:55]改革開放幹部比較容易為了自己的家庭,而真正的列寧黨是沒有家庭觀念的,他們的家庭對他們來說就是組織安排的生活秘書。他們看老婆的方式就像是我看待大學的工作助理。比如說我從一個大學跑到另一個大學去,那個接受我的大學要給配翻譯或者工作助理,他就是給我當秘書或者做整理我的錄音稿之類的事情,我跟他完全素不相識,我只是知道學校會派這樣一個人來。然後哪一天我跳槽跳到別的什麼地方去,我一點都不想念他,新的地方還會有這樣的秘書。老共產黨員和真正的共產黨員看待他們的妻子就是這麼看待的,他們的妻子是組織安排的。你不要以為這是共產黨純粹殘忍,不是的,因為一個人的性生活和一個人的私生活是弱點所在,是一個人心靈上最軟的地方,如果不把這些軟的地方用鐵甲裹起來的話,很容易發生洩密或者其他什麼現象。如果你的妻子不是跟你一樣鐵石心腸的共產主義者,那麼很可能在幹某一樣需要違反資產階級家庭倫理的革命工作的時候她會承受不住壓力,做出各種暴露自己的表現,而跟她認識的那些人又是一般的小市民,會因此露出各種蛛絲馬跡,對於特務人員來說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

[01:19:12]我們要明白,真正的共產黨員,就是不包括改革開放幹部在內的核心共產黨員,他們是全員特務,全員恐怖分子,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工作狀態,他們沒有休息時間。因此,他們不能有資產階級意義上的那種妻子,不能有資產階級意義上的那種家庭和子女。但是他們像所有動物和人一樣有性欲,性欲必須得到解決,所以就要有生活秘書,生活秘書比較方便的方式就是在外人面前稱她為妻子。像潘漢年那種級別的匪諜,比如說他在上海工作的時候有一個上海妻子,在香港工作的時候換一個香港妻子。兩個妻子都是匪諜,都負有監視潘匪諜的任務,都負有在潘匪諜叛變的時候殺他滅口或者在潘匪諜雖然沒有叛變、但是黨認為有必要殺他滅口的時候殺他滅口的任務。同樣,像項英這樣的共產黨司令員和幹部,他身邊保衛他的警衛員和秘書(像田家英這種人)也是匪諜,也是政治保衛局或者社會部派出去的,也有在必要的時候殺他滅口的任務。所以,老共產黨員的妻子是任期制的,就像是研究生導師的助理和研究生一樣是任期制的。我換一個地方就有第二任、第三任、第四任和第五任的妻子在那裡等著我,我知道組織會為我安排妻子的,而這個妻子的工作能力比一般兼任丈夫秘書的民間資產階級妻子的工作能力要強得多。但是有一個不好之處就是,她隨時可以殺你滅口。

[01:20:51]按照這樣的工作方式培養出來的老共產黨員就有一個特點:父子之間或夫妻之間相互揭發和相互殘殺是完全正常的事情,只要政治上發生變化了。但這也是一個保證:他們缺乏傳統儒家官僚和改革開放幹部的貪污動機。他的妻子兒女跟他的關係,就跟研究生導師、工作秘書和研究生的關係一樣,是一種工作關係,是隨時可以互相殘殺起來的。因此,你很難指望他們為了自己的妻子兒女在美國過好日子就把自己犧牲了。如果他們肯這麼做的話,他們就不會在運動來臨的時候相互揭發和殘殺了。因此習近平和紅二代的話是正確的:真正的紅二代和紅三代相對而言是比較清廉的,他們缺乏貪污的動機。他們要錢、要奢侈生活是即時享受,像對付性生活時的杯水主義,不講什麼長久夫妻,今天性生活過了、滿足了性欲就完了,明天我就可能親自槍斃你,哪怕昨天你還在我的床上。杯水主義是一杯水喝幹了就不存在了。他對金錢的態度也是這樣的,需要花的時候就花,沒有了就沒有了。他們沒有土地主、土資產階級或者儒家官僚那種要為自己的子孫考慮,我要做一個壞人,刮一刮地皮,貪污到很多錢,好讓我的子孫不用做壞人這種觀念。

[01:22:20]但是改革開放幹部有這種觀念。從嚴格的共產黨的角度來講,即使改革開放幹部在大學裡面就入了黨或者在工作以後入了黨,他仍然不是真正的自己人,他仍然是為了統治淪陷區的統戰對象,就像是滿洲人入了關以後也必須任用一些前朝舊吏或者考科舉上來的新官。這些人,照忽必烈的說法,他不是“自家骨肉”。這些人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是“自家骨肉”,他升官的動機是傳統式的,升官發財,在淪陷區做官畢竟是一個好行當。無論做誰的官,現在共產黨當權,我就做共產黨的官。我是一個讀書人,我大學都讀出來了,難道我不會背書嗎?背江澤民思想還是背習近平思想對我有什麼區別?反正我給你背下來就行了,背下來我就有財發。發了財以後,我把我的子孫送到美國去,順便多貪污一點。大不了東窗事發,我在國內坐牢,但是錢轉移出去了,我的子孫後代變成美國人了。這個動機對舊地主資產階級、對舊社會的人、對新社會的科舉幹部是有極大誘惑力的。

[01:23:27]由於老百姓在體制外,所以是接觸不到核心的。比如說你是滿洲帝國的一個縣裡面的臣民,你見得到滿人嗎?在荊州和南京這些地方才有滿洲的駐防城。你如果在沙市、萬縣這樣的小地方,你一輩子也見不到一個滿人,你見到的全是普通的官,這些官的爺爺還跟你一樣窮,只不過他讀書比較NB,做上了官,於是就可以刮地皮了。大多數老百姓費拉恨的就是這些人。他們根本接觸不到紅二代,就像他們接觸不到滿洲人一樣,恨的就是這些貪官。但是他們恨貪官是什麼原因呢?你貪了而我沒有貪。如果我的孫子有出息的話,我是一定要讓他去上大學,讓他去入黨,讓他去有機會貪一貪,貪了以後能夠送到美國來,我們全家歡慶。在這種情況下你肅個毛的貪,純粹是政治鬥爭。腐敗也是全民性的,大家都很想貪對不對。但這個貪是有限度的,貪官你貪得再厲害,權力是在滿洲皇帝和滿洲貴族手裡面,你要明白這個帝國不是你的。但正因為帝國不是你的,你才貪得更開心,帝國既然不是我的,我貪污了以後跑到香港或者舊金山去享福。滿洲皇帝到了香港和舊金山就不是皇帝了,他只能留在北京城或者回到奉天去,離開帝國他就什麼也不是了;而我離開帝國,我就做一個富家翁,不是很好嗎?我做官不也就是為了做富家翁嗎?

[01:24:48]從人數上來講,改革開放幹部的人數是更多的。而改革開放幹部是代表人民的,他代表了人民那種人人都希望自己去腐敗的衷心期望,而且他們是真正接觸人民、替人民辦事的人民勤務員。如果說是貪污了錢、跑到國外去的沉船計劃,那麼改革開放幹部即使現在還沒有執行沉船計劃,他們每一個人百分之百都在準備執行沉船計劃。例如像我吧,我在還沒有辭職、還在做公務員的時候,雖然當時還沒有任何到美國的可能性,但是我肯定知道,假如有這種可能性的話,我會二話不說就跑的,只是實際上沒有這種可能性,所以我暫時不提而已,而我也知道所有人都會這麼做的。我算不算有沉船計劃的人呢?按照廣義來說也可以算吧,也就是一個還沒有執行沉船計劃、但是按照階級出身和行為模式來看是必然一有機會就會執行的這種人。

[01:25:46]但是我們要注意,沉船計劃的執行者是費拉。他們只顧小團體,一般來說他們只顧自己的家庭,他在自己的家庭內部是慈父和賢夫,為了老婆孩子的日子過得好,自己犧牲都無所謂的;但對於自己家庭以外的人,你全都死了活該,如果我有機會把你賣了多換一筆錢的話,我毫不猶豫就賣你。他們的計劃全都是個體性質的,鑽空子性質的,所以說他們不可能有要把整個集團搬出來或者要坑害或改善中國之類的計劃。他們全都是機會主義者,無一例外都是機會主義者,一切都是機會主義性質和個體家庭性質的。他們比起列寧黨的人好一點的地方就是,他們有一些人性,他們在自己的家庭內部是有人性的。因此,反過來就是說他們有弱點。你如果打擊他們的家庭的話,他們就會屈服。而真正的老列寧黨人是面不改色地可以讓自己的老婆孩子去死的。這個區別就在於這一點。

[01:26:45]這些貪官卷了錢出來或者做企業家發了財出來其實區別不算很大,因為在中國做企業家(也就是做西門慶)靠的也就是你跟公安局長或者跟什麼內線之類的關係,讓他發動各地的鄉幹部給你搞血汗勞工,然後用公安局控制那些血汗勞工,讓他們不敢鬧事,你自然就能發財。如果你跟他們的關係不好的話,他們自然也可以給你鬧事,讓你的企業做不成。你要做的就是這些事情。你說你不是官而是企業家,其實你跟官沒有任何區別。無論你是官還是企業家,你帶著錢出來,也就是這麼一回事了。這算不算沉船計劃,這完全是一個解釋或者定義的問題。

[01:27:25]當然,這整個格局就是這樣的:這樣的計劃不能發揮真正的政治上的作用,如果真的中國退出了國際體系,所有這些東西會被一掃而空的。像馬來西亞稍微搞一次排華,你的什麼碧桂園之類的轉移出來的黑款就全都送給馬來人了。美國人或者是世界上任何人對付這樣的錢都是不費吹灰之力。其實,這種東西就像是送上門來的一口肉,你要想吃的話只需要動動門牙,不需要智力、體力或者任何其他條件,一點成本都沒有的。之所以肉會送到你門口來,當然是因為費拉社會和互害社會的本意。比較正常的社會都是掠奪外人然後把自己的人搞好的,只有費拉社會互不信任,外人反倒是最可信的人。大明國的將領都覺得滿洲人比自己人可信,自己人隨時會坑自己。投降了滿洲人,滿洲人不會隨便殺人,你不造反的話,真的不會殺你;而在大明國內部的話,大家隨時都可以因為黨爭捏造出藉口來殺你。共產黨當然比大明國要嚴重得多,任何人都可以害死任何人;但是你如果跑到美國人麾下來的話,你就可以相信美國人不會隨便整人的。所以,無論如何也要把自己在國內的錢轉到美國來。這是費拉社會自身不可救藥的一個現象。

[01:28:42]但是,你要讓他發揮政治作用,這其實也是很難的。比如說,我如果用槍指著你,我劃分成分的時候,凡是不給我出錢的人,我都劃分為中國人,然後給中國人以像共產黨給黑五類一樣的政治歧視待遇,那麼他們馬上就送錢過來了。但是前提條件是我要有槍。讓他們自覺自願地支持任何一方,哪怕是對他們自己有利的事業的話,我看都非常困難。這倒不是說我瞭解他們每一個人,但是我瞭解費拉社會的階級性,費拉社會的階級性就是這個樣子的。當然這一點事先就決定了大多數費拉都沒什麼好下場,勾心鬥角一輩子,最後都是要為他人做嫁衣裳的。但是格局既然是這樣的,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為何會回覆到4月的文章.....
查了下,这个沉船计划基本可以坐实了:

早在六四之后,引发「苏东波」的蝴蝶效应,共产主义阵营分崩离析。此时中共绕室旁徨,于是加快把政治资源、经济资源转移到红色基因的太子党手中,换言之就是垄断一切,以防一旦政权沉船,他们好留下活路。

“沉船计划”:上层杀鸡取卵式地榨取社会剩余价值,他们是在用百姓的钱给自己铺后路,然后快速逃离;下层和子孙后代则被迫陷于自然环境和人心败坏的恶劣环境中苟延残喘。

中共权贵高层还有一个“末日方舟”计划:该贿赂的国家已贿赂了,该洗的钱早就洗好了,一旦那一天来临,立即激活档案自毁系统(全国联网),销毁所有危险的历史档案,然后整个家族从容撤至避难国,可保几代人平安富贵。
---------------------

港媒2012年也曾引用中共官方内部权威机构的统计,调查结果发现9成中央委员的亲属已移民海外。
大陆体制内专家辛子陵在接受大纪元专访时透露,十八大前,中共内部曾做了一个调查,十七大中央委员、候补委员、中纪委委员的家属子女,已在国外定居、买房,准备弃官逃跑的占了85%以上。
提到粉红度…明白了,现在的国内舆论阵地已经全部沦陷,共青团,观察者,环球网,知乎,微博的强力灌输…
我还是喜欢看洪水学,像我这种跑不出去的,还是提前预习一下大洪水好了。洪水是底层费拉的一次解脱,不用活得像狗一样
我觉得你们低估了人民领袖的政治手腕与政治野心,“竟无一人是男儿”,表面上是傻子去顶包,实际是说不是男儿都该死!要彻底清洗党内的戈尔巴乔夫分子。如果习包子是崇祯皇帝,有几个王爷在他上吊之前能活下来?
我觉得你们低估了人民领袖的政治手腕与政治野心,“竟无一人是男儿”,表面上是傻子去顶包,实际是说不是男...

人民领袖的家族大部分也在国外呀
已删除
查了下,这个沉船计划基本可以坐实了:早在六四之后,引发「苏东波」的蝴蝶效应,共产主义阵营分崩离析。此...

所以这些人难道不该诛九族?
厂公的救生艇被战神给砸了,笑坏我了。。。

这些都是谁…墙外可否说话直接些呢
看来他们作好了逃跑的准备。但是等中共垮台,一个一个都要被清算,跑不了。到时候成立如同摩萨德那样的机构,是必须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